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禅宗公案:优波毱多尊者的灰色幽默

(2006-12-17 08:30:13)
分类: 道坚法师--开示

优波毱多尊者的灰色幽默

禅门西天第四代祖师名叫优波毱多,吒利国人。他虽然出身低微,却聪慧过人,年十七岁时,遇到三祖商那和修尊者的点化而出家,事师三年,得尊者心印,号西天第四祖。商那和修尊者见佛门后继有人,便归隐罽宾国(今克什米尔一带)南象白山中。年仅二十岁的优波毱多作为佛门领袖,再也无人约束他,过多的顺境使他忘记了过去恩师的教导,心中的骄慢懈怠渐渐生起。三祖商那和修尊者从定中得知此事,便以威神之力,来到优波毱多及其徒众面前,显现龙奋迅三昧,令他们很快证得了阿罗汉果,成了无欲无碍的大圣人。

证果的四祖随缘度化众生,凡每度得一人证阿罗汉,他就在石室里放一根竹签,时间久了,竹签竟装满了石室。由于世上每有一个证果的圣人出现,大地就会发出微妙的震动,住在魔宫的波旬(即是魔王)看到他的子孙越来越少,非常气愤,决定要修理修理四祖优波毱多尊者。

一天,魔王波旬化作风情万种的美女,手持七宝华鬘,来到四祖面前,趁他入定之机,把华鬘带在他的脖子上,想等他出定了勾引戏耍他一回。在定中的尊者早就知道了魔王波旬的馊主意,但出得定来,假意非常高兴,暗中取来人、狗、蛇三尸,化成华鬘,对波旬甜言蜜语地说:“哎呀,小姐,万分感谢你的布施,你的华鬘和你的美丽令人迷醉。为了向你表达我最诚挈的谢意,我特意从大自然中采撷百花,做成华鬘,我把它奉献给你,而你的美丽配上这百花鬘,将更加艳丽无比。”

魔王一听,差点乐坏了,心想:优波毱多呀,只不过徒具虚名罢了,看来你和你的无数弟子,转眼就全要成我魔宫的人了,哈哈!

魔王一边绞尽脑汁地盘算着怎么收拾四祖,一边接过华鬘,戴在颈上。忽然,华鬘越来越深重,不一会儿,竟现出原形来——脖子上挂着的哪是什么华鬘,而是三具臭不可闻的尸体,那腐肉、尸水和着到处乱钻的蛆虫,弄得魔王满身都是。波旬暴跳如雷,怒火万丈,试着除掉这臭秽的玩艺儿。他先用火烧,结果臭尸没有烧着,反倒把他最吓人的怪胡须烧的精光;他用刀砍,除了在身上留下无数深深的伤痕之外,尸体的鬘纹丝不动……

魔王使出了浑身解数不能除去尸体,只有到天宫找诸天王,哪知这些天王早就躲起来了,不想理他,谁叫魔王平时专门跟天王作对哩。他又跑到六欲天宫找上帝,上帝说:“这事我管不了,你去找大梵天王吧,他的神通是我所知道最为广大的了。”

大梵天王果然见多识广,说:“这是佛陀的弟子跟你开玩笑的,他的神变呀,不是我等能解决的。”

“求求你啦,你一定要给我想想法子呀。如果不去除这臭物,我这魔王的脸往那儿搁呀!”魔王在哭丧着脸哀求道。

大梵天王闭着眼算了算说:“我法子倒有一个,不知你是否愿意?”

“只要能除秽物,我什么都愿意!”

“若因地倒,还因地起;离地求起,终无其理。”大梵天王以偈颂为他开示道。

波旬狠狠地从耳朵里揪出一条臭蛆,什么也没听清,也可能是急的。之乎者也的那一套,他本来也搞不懂。

“那么,你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可走,就是皈依优波毱多尊者。”

已经玩到这份上,是面子重要还是生命重要?魔王没有选择,唯有听从大梵天王的。当他再次来到尊者面前,请求宽恕,并发誓说愿意永远皈依佛教,不再为害世界了。

尊者见他说的诚肯,就教导他以后不许为非作歹,因为伤害别人的同时,可能受到伤害的将是自己;要懂得尊重生命,因为每一个生命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忽视生命尊严的结果,便是你自己没有尊严……魔王当即表示:“依教奉行。”那恶臭的尸体应声而除。波旬现在是否还听尊者的话,那就不得则知了。

奉行“毫不利已,专门整人”主张的人,便是魔王眷属。精诚的团结,无间的友谊,慈悲广大的心灵,度尽苍生的宏愿……这是菩萨的行处,也是魔王最害怕的行为。当你布施的时候,波旬会说:“那不是布施,他是为了得到自我的安慰,他想要得到荣誉和回报。他的行为告诉我们,他是虚情假意的,因为……”当你持戒时,波旬会说:“他的为人我最清楚,他的内心世界充满黑暗,持戒只是他外在的表象,他……”当你精进修持时,波旬会说:“我知道他一直非常懒怠,但他这几天怎么就忙乎起来了?哦,我明白了,他又想表现表现了。”然而,当我们听了这些话的时候,生起一念的嗔心或退心时,你就中了魔的计,遂了魔的心,因为这是魔王所期盼的,这是魔所意愿的。如果没有魔的存在,在一帆风顺的日子里,我们成功的可能也将失去,因为魔王在磨砺着我们的信念和意志。魔使我们更加坚强,与魔同在的日子,其乐无穷。当你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魔哪里是魔,他分明是菩萨哟,因为他使你成就。

 

提多迦尊者的梦兆

一轮金色晃耀的太阳,居然从木屋中升起来,那耀眼的光照耀大地,令山水尽成金色。木屋前有一座险峻的高山,山岗上长的不是绿油油的草和树,而是七宝庄严。从高高的山巅上,涌出一冽清泉,沿着山坡,孱孱地四流而下。随着泉水的叮咚,阵阵香风拂面。这是一个吉祥的梦,在梦醒时刻,西天五祖提多迦尊者诞生了。

提多迦尊者,为摩伽陀国人。梵语提多迦,即通达真理的意思。尊者生具慧根,无心于尘世的生活,一心想出家修行。后来遇到四祖优波毱多尊者,便有意跟从他修学佛法。四祖见他器宇非凡,就故意问他:“你是心出家,还是身出家?”

“我来出家,非为身心。”提多迦尊者敏捷地回答道。

尊者道:“不为身心,复谁出家?”意思说,你不是身出家,不是心出家,那是什么出家呢?

提多迦尊者一口梵文,还颇解音韵,应机而道:“夫出家者,无我我故。无我我故,即心不生灭;心不生灭,即是常道。诸佛亦常心无形相,其体亦然。”

用现代语来解释这段层次分明、逻辑严密的回答,即:对于“出家”来说,没有主观客观的分别,它超越对立的思维模式,甚至是超越时空。如此,湛然之心不再沦于生起及消亡的渊薮,空灵的心不再受到拘束和限制,因为它与恒常之道同在。诸佛的心体是不能用形式相状来形容描述的,任何思维的语言的,都显然落入了第二机,偏离了常道的心。心的内涵如此,以此类推,形体也像它一样。

四祖听了提多迦的回答,非常满意,便对他说:“汝当大悟,心自通达。宜依佛法僧,绍隆圣种。”并为他剃度,授与具足大戒,当天就成了佛门僧团的成员。

依《阿育王传》卷六载,师从优波毱多出家,二十岁受具足戒,于初日即得须陀洹果,第一次羯磨(佛教僧团内部半月一次的组织纪律会议)时得斯陀含果,第二次羯磨时得阿那含果,第三次羯磨时证得阿罗汉果,后得优波毱多尊者付法,成为西天第五祖,果然不负众望,弘法利生,度人无数,应验了提多迦尊者父亲的梦兆。

出家有四相,即身出家而心不出家者,心出家而身不出家者,身心俱不出家者,身心俱出家者。出两扇大门之家易,出三界生死之家难,明了身心常与道俱之理,一念之顷,与道相应,则可当下自承当,不再受无明冤气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