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佛教故事---不一样的点心

(2006-12-11 20:18:08)

            不一样的点心

印象中最好吃的点心是在八岁那年吃到的。

  那时大哥刚到二十岁,母亲便托人给他说亲,倒不是母亲让大哥早婚,而是那个时候我们山里面人家的姑娘小伙都是那个年龄就订婚了,再晚一点就找不着合适的人家了。

  既然托人说媒,那礼节自然是少不得的,除了请人家过来喝一场酒,还得送上一些点心糖之类的,图的是让媒人多费点心思,给找个能干又贤良的姑娘。

  媒人倒是热心,也不贪心,不光是给找了个好人家的姑娘给我母亲做大儿媳,还把母亲送去的点心和糖送回来了一半,说是留给我们几个小家伙吃。

  不过那时候的日子实在是太艰难了,我和弟弟连件出门穿的整衣服都没有,母亲自然也就舍不得把送回来的那两包点心分给我们吃,而是拿了一把锁把点心和糖一起锁进了柜子里,说是等到给大哥订婚时再拿出来用。

  我和弟弟只好眼巴巴地瞅着那个柜子干着急。

  但机会总还是有的,没多久,媒人上门来要我大哥的生辰八字,说是女方家要拿去找算命的合一合犯不犯冲,如果不犯,亲事就算定了。

  母亲乐呵呵地打开柜子,然后拿出一个记着我们生时年月的本子就去给媒人看,柜子也自然没有锁。

  我和弟弟便趁着他们都在外面说话的空儿,钻进了屋子里。

  我们先每人装了一块糖,再把一包点心从柜子里拿出来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块圆圆的糕点来,然后我们每人小心翼翼地将掉在手上的饼渣放进嘴里,可是那实在太少了,还没来得及品出味来就顺着嗓子和着口水一起滑下去了。弟弟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我们决定每人咬一小口,就把糕点放回去。

  咬了一小口之后,我们发觉是那么的香甜可口,于是决定把剩下的一分为二装进各自的口袋里,然后把纸包包好,重新放在箱子底下,放上另外一包完整的点心盖在上面,再把柜子关上,接着就溜出了院子,在林子后面找了一个麦草堆坐下来,在暖暖的日头照射下,从口袋里拿出那剩余的点心,咬了一小口在嘴里慢慢地嚼着。那真是世上再没有过的美味,那股甜、酥、香,在口腔散开,然后慢慢进入肠胃里,再在全身漫延开去……就那么一小块点心,我们俩却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想想,那真的是一种享受啊!

  在如同怀揣着一只小兔一样过了几天提心吊胆的日子后,我和弟弟发现,母亲并没有发现她的点心被盗。于是安下心来过了几天太平日子。

  可是毕竟享受过了点心的美妙滋味,过不了多久,我和弟弟的馋虫又都出来了,我们就开始找母亲藏钥匙的地方,希望能打开柜子再偷一块点心出来。可是母亲精明得很,钥匙始终不离身,我们也就一直没有机会打开柜子。

  后来媒人来传话说女方家同意了,隔几天就来看家。

  母亲听后就开始忙着准备起来,还向邻居家借了几张椅子和一张写字桌充充门面。看家的头天晚上,母亲又想起了放在箱子里的两包点心,便让打开柜子取出来备用。

  我和弟弟预知大祸临头了,便悄悄地往外溜。

  可是,母亲还是在后院的墙角边找到了我俩,然后每人各打五十大板,打得我和弟弟连连告饶,发誓以后再也不偷吃了。

  为了使那包少了的点心看上去和原来的一样,母亲找来一块馒头,把它削成跟点心一般大小的样子然后包在纸包里,和另外的一包放在一起留着第二天用。不过母亲在上面用洋红做了个红点当记号,以便自己能认出来。

  当媒人领着女方的家长上门来时,母亲已经把我们都哄出去玩了,具体的怎么看的家,我和弟弟都不清楚,等快到响午了,我们回家寻饭吃的时候,发现媒人和女方的家长都走了,大哥蹲在院子里,低着头显得没精打采的,母亲正独自坐在堂屋的八仙桌边一口接一口地抽着自家卷的纸烟。八仙桌上那两包点心和糖还都好端端的放着。

  我们到灶屋里问正在烧火做饭的二姐。

  二姐告诉我们,女方在我们家看了一下就走了,连饭也不肯留下来吃,走到门外就叫媒人传话说亲事算了。

  “为啥?”我问。

  “那还能为啥,嫌咱家穷呗!”二姐回答。

  吃响午饭的时候,母亲让二姐拿来一个盘子,然后把那包掺了假的点心放在上面,然后每个人分了一块。

  我们面面相觑地看着,却谁也不敢吃。; 母亲说:“这回是给你们吃的,我不会打你们的。吃吧,吃完了还有一包。亲事没成,咱也不能亏待了自己。下回,咱再买好一点的给媒人送去,准保给你们大哥说个不嫌贫爱富的媳妇儿。 ”

  听了母亲这样乐观的话,一家人都忍不住笑了,沉闷的气氛被打破了,大哥也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然后第一个带头拿起点心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还不停地说:“好吃,真好吃。”

  后来我们这些孩子一个个都有了出息,家境也日益好转,母亲的柜子再也没有上过锁,里面堆满了我们给她买的点心和营养品。有时候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母亲还会拿我和弟弟偷吃点心那段往事来取笑我们,然后一家人总会唏嘘不已,颇有些忆苦思甜的意境。

  说来也奇怪,当我游走了许多个城市,也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名叫“核桃酥”的点心,可我却再吃不出在我八岁那年吃到的香甜感觉来,反而让那种感觉慢慢成为了一种遥不可及的记忆。

  母亲在听了我的感慨后总是会摇摇头,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说如果当年不是物质那么匮乏,我也就不会牢记那种美味的记忆了。

  我想,母亲的话是对的,其实点心还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人的心境,所以我便不再追忆,而是认真地活在当下,仔细体会生活中的每一处细节,以惜福的心捕捉丝丝缕缕的爱和真情,生命也因此而充满了生趣。

出处:普陀山佛教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