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雁
大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97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雁旧作新改45首

(2021-04-05 19:04:17)
标签:

大雁

诗歌

诗人

跟一个孤老讲讲话

我舅,在村里,是个孤老
他喜欢拿出一张钱
对着山口的风
钱哗啦哗啦响
他说钱里面的人
在跟他讲话
他一个人遛弯时,喜欢听他们讲话

我给他塞上几张钱
我说,这里还有好几拨人,想
跟你讲话

他双手一推,说
多了。这个也讲,那个也讲,容易不和
成了吵架

我发现我舅,耳朵硕大。此刻山风猛烈
我一年才跟他遛一次弯,我只有尽量讲话
才能不输给他裤袋里那张被吹软的钱



柚子的妈妈

妈妈是柚子的妈妈
也是我的妈妈

去年妈妈给我寄了柚子来
今年妈妈把我寄给柚子,是一样的事情

我用刀、用十指、用力气,进入柚子的身体
那也是妈妈亲手筑的房子
我又看见无数长长的、整齐的泪滴抱拥成瓤
我又看见我走过的路,我以前的笑
成了一瓣一瓣的形状
窝在金黄而柔软而密闭的一双女性手里
我说我回来了,说不出口,就成了轻轻的咬
慢慢的吮和咂

我想我一直是柚子的兄弟
妈妈种下过最好的我,也把最优秀的柚子
寄去了远方,寄到了城市里,或者高高的天上

所幸年年,我都成熟一次,袒露肉和汁
在妈妈的面前……
年年,妈妈都品尝我一次,含着新的泪
只懂说一个“甜”字……

妈妈,我又要回城了,我又要重新长大
而你又怀上了一颗柚子,为此你不得不变年轻
当秋临的地球变得棉厚,人间变得甜脆
你想我和我想你,就是淡金的、椭圆的、垂沉的
一样的事情!



一亩脸

春天的时候我站在爸爸的脸上
为他种今年的胡须

秋天我就在他的脸上挥镰
一部胡须值一千两百块钱

告诉他长浓胡子很帅的是我
告诉他光脸更帅的也是我

谢谢咯,爸爸,冬天时我就会心中默念这句话
对着他留下的永远不会反驳我的脸

别人说如何思念他,那都不实在
还是我最了解他,过不了多少日,我的锄头
对着他的脸使劲挥下
他会重新满面堆笑



购衣记

关了灯
我点亮手机
我上网为自己买衣服
给睡在我背后不舍得买衣服的女人看

她看累了,她睡着了,她相信我已经买好了衣服
而我忒像一件粗厚的棉衫,她脱下来的,掖在炕边
明天早上,她会披上我,她不知道这就是我
她要下地干活去,她以为我睡在一套新衣里
她安心,就成

谁让她是我抗拒新衣服的妈妈
谁让我是她披得越旧越舒服的
隐了身的儿子



兄弟仨的女人

井,我,塔,是兄弟仨
井和塔从来不动弹
一个得到永远的水,一个得不尽的白云
我爱动
我得到一个女人和她四十年的唠叨

当然,我也有短暂静止的时候
而我女人,也有口吐清水和白云的时候

我明白了,尽管有点晚了 
土地的女人啊,是深入,天空的女人啊,是高耸
我只能拥有几十年的女人啊,是恰到好处的平凡



螯变

秋蟹上市的日子
我把一台手机邮给老爸,命他自己摸索着用
我妈说,你爸端手机的样儿
活像捧了只气恼的螃蟹

过了许久,爸你为啥还不给我发你俩的近照
是螃蟹爬回大海了吗?
我妈说,是螃钳夹了人的手。人
要脸所以不喊疼

梦里,老爸抬手,举起的竟是一只红红的蟹螯
我妈笑言:那是宝贝手机和蠢笨的手合二为一!
也可能是我用梦的相机,拍到了种必然:
一只老螃蟹,上岸,为研究一台手机
在热沙中炙着,活着,在大海边吐着关于儿子的泡沫

好了,你给我发的近照,我一闭眼就能收到
那红肿的蟹螯好大好威、好圆好亮
在仲秋的夜空,在退潮的海滩,你哆嗦着高举它时
忐忑而自责。我看到它时
欣慰而愧怍,在使用过度、却永不关机的人间




我照

小时候
晚上十点
我站在阳台
用电筒光去摸宇宙
摸得有多深
我没概念
然后再摸你前方一米的路
你下夜班
匆匆走回家,你觉得路有点长,有点烦
不要紧,不必急
从宇宙中返回的一束光
正一点点吐出你前方这小小的水泥道
我知道宇宙广阔
唯独你向我走来
而此刻我也不在乎自己啦
我是空的,但有形状,发着冷冷的亮
准确地,按时地
打在你脚前



捧着

一个孩子让他爸爸蹲下来
他要捧着爸爸的脸
说话
那张疲惫的脸
开始生动起来……
我要是也能捧着我爸爸的脸说会儿话呢?
在老头儿七十一岁
生命最后一天的时候
我的手抖得厉害
这脸却在我手中完全安静下来

如此
捧着,就代表一种不容置疑的占有
因为被占有你将完全生动起来
因为被占有你会完全安静下来

我骄傲——我曾羞赧而坚定地捧着



看不见的诗

唯有我的诗歌,会陪伴我一辈子
可我还是想把它装扮成个女人的样子
跟我母亲借一剪白发
跟我姐姐借一片黑皮肤
跟我小妹借一串亮鼻涕

唯有我的女人,会陪伴我一辈子
末了,我要不要把她还原成一大簿诗歌呢?
不行!白发、黑皮肤、亮鼻涕,都太亲切,太亲切
我一写下它们,它们就蠕着喊我的乳名,哪肯乖乖
静停于纸间

所以这辈子,我手握一杆活的笔,它属于雌性
虽没人看得到。我曾有一些再亲不过的字
不需要人看到



有个贼

我在手机里的卫星图上看到我爸了
赤着膊
在翻田

我在手机里的卫星图上看到我家祖坟了
小小的
很干净

我想问天空中的眼球什么时候闭起来呐
你们越来越多,看啥都清晰,害我心难静

有个贼,从天空中贪贪地看他的老爸和坟
却轻声细气地跟朋友说他正无聊
开个软件,瞄眼世界



—————————————————————————————



爸爸逝后,我广阔无边了

清瘦的爸爸在地底下跳绳
清瘦的我趴在地上
听他跳绳的声音
他知道我在听他跳绳的声音
他就格外卖力地跳绳
下面的世界是广阔无边的吧?
这个我听出来了
不过他不跳绳的时候,他就在我的怀里吮指酣睡
这时候我也还在听下面的世界
那里是不是广阔无边的呢?
我不确定了,我感到害怕了
因为我一直活着不死
而他不是在我怀里甜睡,就是在下面跳绳
他告诉我广阔无边就是这样子的
这也太简单了吧!
我爱广阔无边啊——我说
他告诉我那根本不算什么
那就是他醒来时跳了一会儿绳



爸爸,我聘你当寿衣模特

寿衣模特
我爸爸
问我照相时,是该张开眼
还是闭上
是站着
还是笔挺卧下
我说随便吧
您老主动请缨
就随您喜欢

寿衣模特
在刚装修好的寿衣店里散步
他说亮堂
大!
他说他欣慰
他说儿子你辛苦了
他说勤勤恳恳干这行,过三五年
你就致富了

我说谢谢爸爸为我出这主意
以前的老王寿衣铺,老王去年真穿寿衣了
多肥丰的生意啊!我俩去找小王唠唠旧
小王说你家是熟客,就盘给你吧
一切就那么顺利,人到中年,人脉通达
赚钱,可不就水到渠成?

絮絮叨叨,店堂里荡了十来圈,寿衣模特
走向一张框起来的相片
摆个pose
我说很帅,他说那是活得久的气质练就
而且
你知道我想赚钱
我知道你想当模特
我知道你想让我赚钱
你知道我想要一个相貌俊逸又不谈条件的模特

你很俊逸
这身寿衣很合体
后面
还有至少几百张背景空白的相片在等着你
请你在里面分别站好了,你先帅着
爸爸
待会我就打开电脑,麻利儿地
给你配上山水
配上家屋
配上
人间



乡耳

她听不得深夜的狗吠,每次,跟我回乡下
都带一盒德产隔音耳塞

我正相反,我会把狗吠撕成一缕一缕,间隔开
仔细种在我耳蜗里

回城,她在柜台后面,在嘈杂的人声中
也可以入睡
我反而在寂静的夜里,辗转难眠,入梦也勉强

可在我梦里
我的耳朵四脚着地,啃骨头,吠蝴蝶,嗅花香
奔向田野,每夜
留下一条黄色疾奔的身影

这样也好,我的耳朵和她的耳朵,就各自安宁吧
无论是生长青草还是满贮人声



稻之时

好久没有用双手,做一个捧的动作了
被捧起来的
定是些细碎的、弥贵的、亲养的东西

好久没有感觉十指间,有东西
漏下来了
漏是一种缓慢的、赘复的、炫耀的状态

唔,其实我指的是时间,却被
理解成了稻谷
一粒一粒,每一粒都流动,就连成了——好久

现在
我还是捧着我的
我还是漏着我的
我觉得舒服,我觉得连续
我觉得生死两端都偶然,而中间颗粒分明
好密,好碎——等同好久



不动天土

知道土和天
为何纹丝不动吗?
可能两者都处于
一种哺乳的状态:丰满,轻柔,低垂着眼

这令我猜测,两者所哺的是同一条命

要么他有两张嘴
要么黑白两只乳头在他嘴里融化合一

如果我在黄昏时完成一次极目远眺
只会得到一种结果:频频咽下口水

我羡慕万物暗了三分,也胖了三分啊
我知道万物习惯了闭眼和紧紧吸吮

土和天,依然纹丝不动,那可不是永恒
只是为保持袒胸露乳之姿如初



银河,葱,沟渠

我们俩
躺在一颗葱下面
头枕在泥上
自下向上望
银河和带腥味的沟渠
被一段葱梗连接在一起
银河有点腥,飘浮着稻皮
沟渠幽蓝,好像有几万光年深
这颗葱在摆动
像一根自我否定的手指
可是我们凭什么信它?而且
不能说我和你,如今还活着
夜田悄无声息,我们好睡不睡
携手睡在万物的下面
用积攒了一天的疲累和突然的安静
来请求加入永恒

看来银河,葱,沟渠
这三者是中空的
所有被掰得像土一样碎碎的生命,就热乎乎地
在它们体内流啊流,流不出这蓝和黑的静脉
很好。这样
就没有人,需要确切知道大和小的区别



十针

回乡十天,打算为家里做十件事
过了九天
一件没做成

最后一天,买了十根衣针,十卷棉线
一口气穿好十口针眼,留在桌上

我猜得到:
下次回乡,我会像深蓝色的线一条
可能是一朵云,可能是一辆车,会集中注意力
捏住我的颈脖,送我过一口小小的眼

不准也得准,此眼就是唯一容我的眼
往后我畅快地缝补着蔚蓝、碧绿、深黛
不要打断我,我忘了自己已经很短
不要打断我,一只大手正在把我打成一个
最后的结,我要隐入这块由无尽丝缕构成的平坦之地啦
它有个名字,叫完整



和三袋种子一起夜读

在地窖里
光被圈围起来,绝不浪费
我和三袋种子一起夜读
种子肥胖
所以我允许它们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瘦
我得蹲着
这样就不会犯困

这里有且只有一本新的书

我读着书上那粒粒黑种子,蹲着打起了鼾
我不会梦见别的,在一种发酵的气味中
我看到我妈妈覆盖在大地上
我妻子在山边流淌
我女儿先叮这根枝头,又啄那根枝头
还有脚下千万遍的丰收,看着像一个个句号
还有多年来我一路小跑归家的脚步,像逗号

夜深了,夜就是个老窖
有一部分文字挂在天上,你读我也读
不懂,就继续一遍遍地读

还需要怎么懂呢?宇宙广阔。村庄渺小
一个人和他新买的三袋种子在夜读
直到一阵阵脚麻袭来

我想,世界上有很多和我一样蹲着的人吧
都在读一本草就于地窖的书
三袋种子读懂此书之时,就结了穗,飘了香
我读懂的时候,就老了,蹲习惯了



—————————————————————————————



桶的一生

我环绕过一个婴儿
我环绕过几双冰凉的脚
我浸过菜、农具
现在我敞开胸膛,装粪

我去过河边和水井,幽会清凉的灵魂
现在我去菜地,幽会老实的薯和根

我已经不能进屋与人同坐同眠
没有装粪的时候,他们只会把我放在阳光里
暴晒我

我不装阳光——装不进多少的
我发现阳光倒有点想装我。
我越来越健康和衰老了
我越来越轻,土中生长的万物,谁要是
将我穿体而过,也并不难
因为我朽了
四周越来越黑越来越肥的伙计们
奔我的味道而来,埋我入怀,将我装满
装进了多少
我也记不得



一种拒绝超现实的送别

一瞎眼老农,在医院弥留
他说想回家,家人说不行
他说想摸一下猪,家人沉默

我去买猪,时间紧迫,买一大块带皮猪肉
温水烫一烫,让它有温度
在两侧穿孔绑它上我背胛
我去病房,我是一头可以让人摸的猪
我双肘撑地在一只手底下拱动
病房里的嘴巴们,都配合我学猪哼

事完后,回到家
一只猪,刚刚到了宰杀期,却几日没人理它了
我真的背了一些什么东西回来
我终日蹲在它左右,我觉得我想归还它点什么
但是又不好意思,毕竟它是猪,也不懂我

不过它不可能连触感都不懂吧?
我背了一只甩不掉的手回来
继续摸它、按时喂它、不排除要亲自宰它送它



老实的信

为纸

蚯蚓
为字

我写了一封
松软的信

你可以说我
什么都没写

但玉米和秋风
开始朗读我的笔迹
已好多年……

秋天有硕大的不合理
我要我的信
压在每年独一只的秋的丰臀下面

一封信应该老实
它的读者才会胡思乱想



鼠禅

这是守林员的林,守林员有一个
固守的爱好:看林鼠肆无忌惮地娶亲

守林员自己娶的亲不纯:娶了林的一部分
娶了个女人的一部分,等于忍了林的一部分
忍了女人的一部分

后来女人生出无边的一部分
生出枯燥的一部分,大概
相当于从山上抱回来一个儿子,一筐松子

所以这是林的守林员,林有半个纯粹的理想:
有林鼠肆无忌惮地娶亲,有人只瞧着,不打扰
让心底怀一山无聊的事情、无用的事情、好的事情



苏姓赶鸭人

苏姓赶鸭人一边读手中的书
一边赶鸭
把鸭子赶得徐徐

我一路尾随苏姓赶鸭人,怕他摔跤
又盼他小小地摔一跤。书教的东西很多
但总有东西在书之外

天色不早,苏姓赶鸭人不知第几次
申请加入一群鸭子
鸭子说他不认真。可哪有认真的鸭子?

每当他读到精彩的地方,我就偷他一只鸭子
他绝对不会发现!他也从没觉察我
就是他的时间,哎,当我挥起他扔给我的鸭鞭
他一躲,就去了一大群和不认真里面
撂我一人,在亦步亦趋和没完没了的认真之中



土行岁月

我试着问水和根
一个问题:离开现世,加入你们的土行岁月
需要做什么准备?
一个说:无形
一个说:耐心

现在,我仍身罩一具人形,里面
贮满了水和土

这意味着在当世,有人想进入我的身体
我无它求。只要此人
销了形、有徐缓之心



圣母院,玉米秸秆

在农村,玉米秆
有诸多用途:作肥料、作饲料、沤沼气
最直接就是烧火做饭

巴黎圣母院被火烧毁的时候
我正把一根很大的玉米秆拖回家,我是个
一米多的小孩,我曾经
手握镰刀悄悄在月夜登上圣母院的塔楼
瞭望我们村新出现的秋天旷野
巴黎这所大庙随风摇曳在我脚下

圣母院的帽儿掉下来啦,奶奶看着电视说
不!我纠正:那是它宏伟的尖塔烧毁了
奶奶正把秸秆的头,伸进灶子里
炊烟和饭,慢慢变成白白的,软软的,胖胖的
我咕咕着肚子想:

在巴黎,圣母院
有很多种意义:信仰、美景、文学、浪漫
如果今天,它不幸消逝,它会被我看作秸秆

秸秆长在地里,奶奶松散着身体,在收拾它们
地里有好多个奶奶啊,像是一坨坨浮动的火灰
我想我八成是在某个黄昏的时候靠近过圣母:
她黄黄的牙齿、枯枯的易燃的手、随时可能坍掉的命
耳朵不灵,脾气不好,骂人粗鄙,但关键是饭香裹身



—————————————————————————————



牛血信(组诗七首)


亲爱的牛血杯

公牛和母牛
像两只盛满牛血的酒杯
在埂上和野地慢慢移动,然后砰地碰到一起
每碰一次,酒就少一点

公牛杯和母牛杯
酒已快见底了
酒杯里浸泡之物越来越清晰
是父亲的裸体和母亲的裸体,都发皱,都安详

我承认,我一口饮下了双杯中大部分甘醇,然后
我比它们更清晰,也更麻痹
我金黄地兴奋,我枯黄地卧倒,我翠绿地站起来
我重复自己的笑和泣,然后我说:都怪酒

事实上,是我
挑选了父亲的裸体和母亲的裸体,我还从天上
汲饱了酒味的血,合成牛酒双份,慢慢互碰
只要够轻,它们就不醒,就继续
作一个哺育我的梦。事实上我喜欢
把这梦倒入土、河、山岩。我有些浪费

事实上,有些品酒师,或日或月吧
把这叫做轮回,什么轮回?明明是
父亲曾经硬沉的裸体,去碰母亲曾经轻软的裸体
简单来说,这叫做舒服
事实上是我把舒服这种稀罕滋味,告知贪睡的父母

我是谁?杯见底时我问自己,趁醺醉,我把自己
暂命名为:简单。我有且仅有一个任务:满上。



牛血信

我收到一封来自农村的信
信角有一滴乌血
人血?猪血?牛血?
我选择牛血
我看见一个中年人在宰牛
他的儿子在写信,被打断,被唤出去帮忙
再回屋写信
我觉得牛空着脖子也进屋写信了
我觉得中年人提着刀也进屋写信了
我觉得这封信的空白,很自觉地
跑出去宰牛了。
读着这封平常的乡村来信
我正在诗稿上落笔的手,僵住了
而且我也想不到怎么回信了
我可能缺一种叫做屠宰的平常



大雁与牛血

手捧一碗牛血的时候
看天
大雁高
牛血低
大雁倒映牛血中

捧着牛血碗
去追大雁的影
总觉得雁影在牛血里
才能叫休息

爸爸遥斥我:快回家烧水煮牛血
可我怕大雁飞出了牛血
就飞出了故乡

我还是听爸的话,回去煮牛血
吃牛血。
愿明年,有新鲜的牛血,让回程的大雁
停泊

如果大雁问起自己的家乡
我就说:不是原来那一碗啦
但味道相同
因为牛
一直是我养、我驱使、我宰杀、我以白碗一只
无数次将它复原



牛血船

一头牛
成了一案牛肉
和一大盆牛血——这个木盆
是我以前洗澡用的
我和弟弟
折了最小的纸船
放下去
想让牛血未凝前知道
自己的深和宽

秋风吹过
牛血漾起一纹纹的高兴
我在等小白船
慢慢变红

变全红,是种必然
我们捞起牛血船
以后,那盆罕见的深和宽,定然留不久
会被分成一碗碗,一勺勺

但是牛血船,好腥,好黑,好小
不住棚中、已去向天边的牛啊,你可知道
它这个不起眼的样
正适合
我把它停在此世长泊



牛血冻

中风
送我爸去急救
爸在我耳边喃,我听很久,听出那不像
遗言
他说:冰箱里还有一碗牛血冻

去年
牛头摆在祭台上
我看见个孩子把耳朵贴去牛嘴边
就笑着问他听到什么
他让我别讲话

我不讲话,我光想
我想到牛是一座炉子
温着它自己的老血
到后来,我是一台冰箱
储着牛血,但也不能储太久

又想我爸爸真像颗牛头,实在醒不来时
他唯一惦记着他自己的血
吩咐儿子
要解冻,炒了,赶紧吃哦



牛血棉花糖

拿了小碗白糖
拿了小碗牛血
我要去棉花糖老头那里
做一朵牛血棉花糖,或者一朵血色的云

我要举着血色云,这不值钱的礼物
送给那个回乡做老师的大学生

轻飘的云搭了你一程吧,我对老师说,你到家了
你到了牛的梦境里
你进了糖的丝缕中
所以请你收下牛血棉花糖

所以对我们小孩子温柔吧
所以对我们小孩子沸滚你的血吧

所以你会慢慢进入牛的身体!欢迎。
所以我们也会进入草的身体、土的身体
稻的身体!长大。

你一回来,血和糖就膨大、合一、松松绽开了



自饮:牛血酒

牛被树上的尖刺划伤
牛伯让我们别急
他含一口酒
喷到牛的伤口上
血还在流
他含半口酒
用嘴去堵牛伤口
我们笑他
可能是想尝最新鲜的牛血酒

后来,有一次
我嘴里含酒
去找自己的伤口
我的确想喝酒
但我不想喝那种空白的酒

身体里的牛
故意挨向我想出的密密的树刺
去求真实一醉



—————————————————————————————



大海中的学泳者

那个渔村里的孩子学游泳
都是被扔进大海的
学过的看见在学的被扔,会欢呼
没学过的看见在学的被扔,会哭泣
如果没有扔的动作,据说不可能真正学会
我被扔下去的时候
没有恐惧,只得怒气
常听有村民这么说
闻此言者如果摇摇头,村民还会说
得一份怒气,也好
像海一样不藏憋屈

我年年去看海,对着大海发呆
我眉毛都白了,后来,我看到的大海
却像在用力息怒。我想起那些学泳到老的孩子

我还是褪光衣服吧,把自己扔进大海
昨天我还跟妻子吵架,却突然觉得我并不恼火
我像海,充分鼓励着她该有的愤怒 
她低泣,感谢我每一次对她的粗糙
就像将她一扔,然后马上
用张得太大而又痛得太深的怀抱将她一接


鹿的两次签名

第一次,签成潦草的鹿角,笔头有些躲闪
第二次,签成娟秀的鹿骸骨,曝在荒野里
落落大方

大部分的爱鹿人,在山脚下痛泣
回忆起鹿的可爱,那是被他们放生后
又时不时去偷窥它的那只

仅有一个爱鹿者,爬上山坡,俯瞰鹿的骨骸
怎么看也看不够,那是我的一声久叹:
生命真是大方啊,像久久练习两三个字
到死时往地面轻轻一签,权作纪念

春天到了,无数小鹿,又在鹿角上署着名
看上去那么恰当,那么潦草!
只有我认真地,一笔一划,生长我的肉中骨
而且,我觉得荒野的荒啊,才是够大方
它和鹿最清楚:永恒不一定有名姓



亮度与长度

不是蜡烛产生了焰苗
是蜡烛一心一意
接待某颗突然而至的焰苗
用慢慢下蹲、直至隐没自身的礼仪

我愿意用此生接待一位,只要健在
亮度就不变的贵客
因为我只有长度



只有九

停电了
对面那栋巨厦
只有九扇窗口亮起了蜡烛光

我们来形容一下它吧
我身边的诗人说
这有九大朵黑暗
这有九小只在黑暗之蕊上停留的金蜜蜂

轮到我来形容时,来电了
金蜜蜂遮天蔽眼
九朵黑暗要被主人收藏起来了,像这次
烧不完的蜡烛一样

假设光亮突然失真,进入了永恒照耀阶段
我会记起
世间只得九户心细的人 
可以绽开九朵极小
只够自用的反对



人马一体以后

有没有发现人骑马的模样
很奇妙?
因为路途而做的结合:一竖一横,一静一动
一到达一无所谓到达

假设这里已是尽头,下马的人
一般会回头瞧瞧过去

而我盯着马:喘着粗气的肉颈
起伏的肋骨和红涨透明的长脸
待会这个东西,要驮我,慢慢又返回过去

我没有指出某某方向的义务了
我乐意成为马望得更远、又不进行任何思考
的一部分
我们提着脚,轻触大地,细颠慢簸
世界依旧不平坦啊:那是它在我们下面
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兴奋



无齿之笑

有一点我不能确定:我靠近的是你的微笑
还是你的牙齿

我还是呆着
等待你苍老的微笑吧,那里面没了森森白齿

到时间啦,我靠近啦,我进入啦
可我感觉你无力把我咀嚼



野花拳

承认也好
不承认也罢
花绽之前
有个拳头阶段
在高原上它们曾经大规模挥拳
有风相助
却没什么对象可击

挥完拳
接下来就绽了
谁以前的拳捏得最紧
谁现在被称赞:贼漂亮

后来
我送了好多捧断掉的拳,给病人、给女友
他们低下头去闻
我的个天呐!

我在高原上,在从前
独自一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
我现在真想让你们嗅嗅这拳上粘的风和血
然后赞叹一下
我种出来的、无边无际、年年滞销的纯痛

病人反说我超温馨
爱人竟夸我忒浪漫



一只大海碗

你宽宽的碗沿上,崩了一颗角

我要保护我的嘴,我扒饭时把崩角转去对面

三年以后,崩角依旧,那是我保护它保护得好

谢谢你
当初赏我一角破了的笑,利闪闪,芒一样指着
我的嘴
让我一直吃得小心
让我吃得比别人有味



一条叫做明白路的高原路

平地精明
上坡的路,有点笨
下坡的路,有小狡猾
山口那里的路,先是想不开,到恍然大悟
大雨漫原时,看不见的路,像初生,也像永生
以上,是我,一条长路的分段简介
一排被组织来参观的飞鸟,把我看完
一下子笑,一下子撒鸟泪

我请示这些飞鸟改进意见
一只鸟说:可以稀稀地摆几辆破吉普在路上
一只鸟说:周边再放百来具有犄角的枯骨
一只鸟说:大大小小的纪念碑,沿路插一打
我说:可以,都可以,谢谢鸟们的中肯
我这副颀长不见尽头的裸体
会慢慢钻进一件你们构思好的褴褛衣服

我尽量谦逊吧
我终于活着,走过了所有飞鸟的嘴



嫦娥与鸭苗

走在广寒宫围墙的外周
手里提着两笼鸭苗
过中秋节我没想家
因为我想嫦娥

不过嫦娥说讨厌我这种人
累死累活的,又蠢
每年都抢不到火车票回家
还喜欢蹲在厕坑上抽烟加抽泣

嫦娥在外面从拍门到踢门
从揶揄到大骂
我怕,只好死守住我的宫殿不出来
这里挺安全,这里有点像
安静下来的火车站

烟抽完。我取出一只鸭苗
我一点也不怕别人笑我
因为笑我的人都眼朝天
我这样亲了它一下、两下、三下

去年我也曾到过火车售票厅
同样手空空走出大厅
有人向我兜售鸭苗,一块五一只
他说卖完最后几只他就上火车回家了……
今年,嫦娥的小手放在我的胸口取暖
这时它慢慢抽了出来
她说:苏,带上鸭苗,去月亮我的家

今天我把鸭苗倒出笼子
如果嫦娥还不原谅我,我就回地球
透明胶缠紧了每只鸭苗的双脚,它们在一地银辉中
拼力腾挪,在广寒宫的外周,黄绒绒的一地
是想池塘了吧,想黑糯糯的水?可地上赏月的人
却心忧你们走远,说你们就该在天上铆住
且圆胖生辉



双花

这世界上,只有两种花
一种花旁边有一长串脚印
一种花旁边没有脚印

我是那种花:我的头颅走了,随一串脚印去了远地
最后我的脸会枯萎在一只无情脚印的旁边
你是那种花:你保有你的头颅,而且你不断
更换你的头颅,导致你有一巴掌宽、重复的永生



控水者

听说井通大海
池塘通天

我取了一桶井水,煮来喝
我在池塘里洗了今天的菜和泥脚

所以大海少了水一桶。天空比昨天干燥一分
这两件事情,只有我知道

就这么简简单单,我活着,在控制世界上的水
这件事情,大海和天空会意



一次握别

你伸出你的一把骨头
我伸出我的一把骨头
两把骨头相视一笑,咔擦一碰,散伙
你回去长你的血肉
我回去长我的血肉,为了考考
下次见面,我们还认不认得:彼此的骨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小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小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