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宴》:被抽空了的“西方故事”

(2006-11-16 14:04:25)
分类: 好文推荐

  试图把一个经典的西方故事中国化,走进口转外销之路,以此征服外国人的审美口味。“夜宴”像极了一场中国式的“贿赂”,只是,西方故事挽救不了中国电影。

 

  《夜宴》:被抽空了的“西方故事”

                 杨桂青《中国教育报》

  《夜宴》一经放映,已经迅速成为文化界中的重大事件。

  众口评说中,除了画面、武打设计获得赞美外,冯小刚恐怕是遭遇到了一场“滑铁卢”。

  《夜宴》中讲了907年五代十国时期一个中国王子复仇的故事。故事中老王睡觉时被毒死、兄弟篡位、王后改嫁、王子复仇,等等,故事模型和结构安排上都显出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的痕迹。就连哈姆雷特的忧郁、莎翁闻名遐迩的“戏中戏”也没有遗漏,一一模仿。包括语言。“父皇的灵魂还在宫殿外徘徊”,以此一句代过老王的鬼魂;婉后在第二次册封大典前抚摸着“茜素红”对青女说,这“原本是待你和太子成亲时赐给你的嫁衣,没想到用到了我的册封大典上”,显然化用了王后在奥菲莉亚的“墓前致辞”:“这些鲜花本来要铺在你的新床上,亲爱的女郎,谁想得到我会把它们撒在你的坟上”(朱生豪译本)。

  这样的模仿,只是换得了西方式的完整故事和结构。

  武打片的主题基本上继承了武侠小说的主题,主要有侠义、柔情、命运,等等,突出了传统文化中的精蕴,并以快意情仇的故事表现出来,无论从形式上,还是从内容上,都比较容易征服读者,征服观众。前几年的“武侠热”,就是明证。但在《夜宴》中,这些主题都不同程度地减弱,欲望与权谋得到彰显。“夜宴”开始,主客未到,

  《夜宴》的武打似镜前起舞,无人喝彩。

  《夜宴》中,东方因素、西方因素,民间、宫廷,权谋与纯情等因素穿插在一起,但没有对话,没有交融。一群穿着东方服装,讲着中国语言的人,演出了一个“哈姆雷特”的故事。试图把一个经典的西方故事中国化,走进口转外销之路,以此征服外国人的审美口味。“夜宴”像极了一场中国式的“贿赂”,只是,西方故事挽救不了中国电影。从审美角度说,在近年来试图以武打片征服国外观众,捧取国际大奖的努力中,《夜宴》不能算是成功的。

  侠义退隐,欲望登场

  在《夜宴》中,侠义主题退隐,欲望和权谋主题突出。

  《夜宴》突出了权谋,张扬了欲望。它表现了王子无鸾对婉后的欲望、厉帝对婉后的欲望、婉后对权力和皇位的欲望;婉后在对太子彻底失望后,以青女为要挟,和殷太常父子联合篡位的权谋。《夜宴》的代表符号有面具、弑兄盗嫂、登基等。

  权谋、欲望等是武打片中常见的内容因素。但是,这些因素往往是和侠义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甚至是作为权谋与欲望的对立面存在的。但是,在《夜宴》中,侠义的因素几乎消失了。殷隼于边疆雪地救王子无鸾一场,似乎具有侠义的色彩,但他是婉后的一个棋子,是他与父亲太常卿因心爱的妹妹青女在婉后手上,不得已为之,只能是“类侠义”。

  “侠义”退场,在武打片中是比较罕见的。《天地英雄》比较成功地突出了侠义,其代表符号是戍边校尉(姜文饰)和他的弟兄在朝廷捕快(中井贵一饰)追捕下护送朝廷商队的故事,商队中藏有佛祖舍利,如果佛祖舍利落入突厥可汗的邪恶之手,36国要沦入邪恶统治,而且大唐帝国也因此失了基础。响马受突厥指使,也在打驼队的主意。徐克的《七剑下天山》也突出了侠义。傅青主冒险摘取亡命牌,去天山“取剑”。七剑下天山,以及七剑护庄,都是侠义行为。但对“侠之大者”的形而上探索,在《英雄》中。“侠之大者,忧国忧民。”《英雄》中的残剑和无名,都悟到了侠的最高境界。《英雄》对秦始皇做出了高度评价,这种评价是否全面、符合史实暂且不论,单就秦始皇从残剑手书的“剑”字上悟出“和平”(虽然惹观众笑)一处,还是可以说明,《英雄》是在探索侠的形而上层面的东西。《天地英雄》中李校尉不计个人情仇,不惧自己是朝廷重犯,和同样具有侠义精神的朝廷捕快联手护送佛祖舍利入长安,也应该算是“侠之大者”。但是,他和“七剑”一样,主要是“侠义”的实践者。由于片尾的处理显示出一个不善于信仰的民族不知该怎样面对佛祖,不知道佛祖的力量何在,而使他们的侠义行为带有极大的盲目色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