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法门寺》的演唱特点

(2010-05-25 21:31:19)
标签:

京剧

马派

演出

体会

文化

分类: 艺术

    京剧传统戏《法门寺》,一名《朱砂井》、《双娇奇缘》,是一出生旦净丑行当齐全的群戏。剧中的赵廉,由正工老生扮演。余幼年在河东区少儿京剧团时便学会了这出戏,并曾多次演出。1984年拜马连良大师的嫡传女弟子李玉书先生后,则开始按马派路子进行表演。因六月底即将再次上演此剧,最近又进行了认真的复习和排练,那么马派的演唱特点是什么呢?下面谈谈粗浅的体会。

       

              这是张学津先生在《法门寺》一剧中演唱的一段[西皮慢板转二六]的视频

    一,唱腔与众不同,流派特点非常明显。

    这出戏,赵廉的主要唱段是在奉命押解人犯途中,唱的一段[西皮慢板转二六]唱段。马派的这段唱一般比其他老生流派的唱词多,基本是通过唱,叙述了剧情的大致情况。  唱词如下:“眉邬县在马上心神不定,这几天为人犯死里逃生。自幼儿在窗前习学孔圣,一心想占鳌头荣耀门庭。实指望做清官(转二六)高升一品,又谁知孙家庄起下祸根。孙玉姣卖风流在门前站定,引动了小傅朋他起下淫心。假意儿失玉镯以为媒证,又有个刘媒婆你老不正经。诓玉娇绣鞋儿在两下里勾引,小刘彪你竟敢讹诈书生。孙家庄你一刀连伤二命,将人头丢别家你移祸别人。刘公道当乡约常在衙门,为什么见人头你不打报呈?朱砂井觅人头暗害人命,最可叹宋国士他绝了后根!宋巧姣冤枉状将本县告定,千岁爷将本县传到法门。限三天将人犯俱要拿问,这也是尔等命就不能脱生。见千岁典刑时休要怨恨,待本县我请高僧和高道,高搭着席棚我超度尔等的阴魂。明知道山有虎伤人性命,放大胆闯虎穴去见上人。”(共27句)

    前四句的[慢板],唱的比较平稳。一上来的“眉”字便挑着唱,“在(呀)马上”,干脆利落唱出,犹如硬山搁檩。“心神”和“不(哇)定”之间不加胡琴过门,显得唱腔既简约又响堂。马先生经常使用这种唱法。如《串龙珠》中“叹英雄枉挂那三尺利剑”也是这样唱的。第二句“这几天”,先扬着唱;“为人犯”与“死里逃生”之间不加过门,一气呵成,连续唱出。在收腔前运用了经常使用的那种向下行腔的特殊唱法。第三四句,一般流派的唱词是“劝世人休为官务农为本,你看我七品官不如黎民”。马先生是唱“自幼儿在窗前习学孔圣,一心想占鳌头荣耀门庭”,而且在行腔方面酣畅淋漓,抑扬宛转。从第五句“实指望做清官”开始,演唱的节奏有所加快,以为转[二六]达到自然的起承转合。仔细听马先生唱的这些[二六]唱腔,每句都有各自的特点,绝不雷同。特别是在唱“待本县我请高僧和高道......”垛板时,“待”字从板上张嘴,逐步垛着唱出,在平稳中有跳跃,中间并不断开,一直唱到“我超度尔等的阴魂”,保持了唱腔的完整性。一般老生流派在唱到“明知道山有虎伤人性命”时就“拉散”了,马先生不断开也不“拉散”,而是原着板,自然过渡到“放大胆闯虎穴”再“拉散”,同时应用了一个由低回过渡到放出音去的行腔,把“去见上人”这四个字唱出来,取得了绝佳的演唱效果。

    另外,这出戏里的赵廉还有几段[西皮散板],也是与众不同的。大家都知道,马先生的[散板]演唱功力是十分了得的!《庙堂》一折中,赵廉唱的两段[散板],最能体现马派唱[散板]的功力。第一段“小傅朋他本是杀人的凶犯”,“小傅朋”的音阶基本上在同一个位置人而略有不同,“他本是”后面的行腔一波二折,“杀”字唱三声,是符合四声演唱规律的,马先生扼守传统,“杀人的”要连着唱,“凶犯”又行了一个大腔,喷薄而出。虽然后面没走高音,但唱腔不落俗套,很有特点。第二句“臣问他口供时件件招全”,“招全”是用了个马派小腔。第三句“在法堂未动刑他自己招认”,唱的比较平稳,基本不行腔;第四句“因此上臣将傅朋拿问在监”,这里唱“臣”字时,马先生使用的是京音,而没有完全遵循“四声”的规矩,则凸显了马派的个别唱声中走京音的特点。第二段,是赵廉听了宋巧姣的辩白后,恍然大悟,忏悔自己过错时唱的,唱词是“才知道小刘彪是杀人的凶犯,又谁知这内中有许多的牵连,在庙堂恕为臣(呐呃)才疏学浅,千岁爷(呀啊),望千岁开宏恩限臣三天。”这段唱的抒情色彩极为浓厚。因此在唱的时候,既要动听又能感人!第一句“杀人的”,“杀”字,却唱成京音,但在“人”字上加强了,避免了与第一段第一句的雷同。第三句“在庙堂”扬着唱,“恕为臣”运用了一个非常好听的悠扬低转的唱腔,表现了赵廉此时后悔的心情,“才疏学”的“学”字,马先生没有采取通常的三声唱法,而是用“阳平”唱出来,便又形成了一个特点。我觉得抓住以上演唱的方法,马派的特点才会突出出来。

    在押解人犯途中,赵廉还有一段斥责刘公道的[西皮流水]小唱段。虽然唱词不多,但非常精彩。唱词是“刘公道做事真胆大,身当乡约犯王法,打死了兴儿你反讹诈,你绝了宋国士的后代根芽!此一番去见那千岁爷的驾,老无才,准备着钢刀把尔的头来杀。”这段唱,婉转流畅,一气呵成,收腔铿锵有力,具有高超的演唱技巧。先师玉书先生曾对我说过:“马先生这段唱还没唱完,那台底下的‘好”就起来了!”

      二,很好地把握人物,念白身段为剧情服务。

    赵廉是一个七品县令,是明朝的下层小吏,又是个饱读诗书的文人。对这样一个人物的塑造,既有其自负的一面,又有其卑微的一面。因此,台步不能迈得太大,腰要微躬,既要体面,又要洒脱。同时,随着剧情的发展,赵廉要在三场戏里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庙堂》一折,要突出赵廉的“惊”;《路审》一折要突出赵廉的“智”;《大审》一折,要突出赵廉的“顺”。因此,在念白和身段表演方面,都要为剧情服务好。因此,在《庙堂》一折中,赵廉要表现出惭愧万分的心情,念做都不能太伸展,因为在“千岁爷”的面前,自己的身份地位太小了,弄不好要身首异处了,于是,不可有丝亮彰显“县太爷”的架子。《路审》中,赵廉因为比较清楚了案情,所以在审问的断案时就放得开了,对犯人的严厉训斥、搜凶器、验尸体等,做得都很准确。因此,这一阶段的戏,要撒得开,既要严厉又要从容,既要规整又要洒脱。念白和身段都要放得开,要表现出赵廉机智断案的清官本质。

       三,人物表演要密切配合,生旦净丑各显奇能。

    《法门寺》这出戏,之所以久演不衰,在于各个行当都有精彩的表演及角色之间的密切配合。刘瑾的神完气足;贾桂的精彩读状;宋巧姣的优美唱腔;刘公道的插科打浑;刘彪的穷凶极恶;宋国士的谨小慎微......构成了一幅幅鲜活的角色亮点,深受观众的欢迎。但角色之间的密切配合,则是这出戏的能否演好的关键。例如,刘瑾和贾桂口语化的繁难对白,如果中间衔接得不好,就会降低戏的看点。再如,宋巧姣和赵廉的唇枪舌箭,如果配合不好,也会影响剧情的紧凑。同时,该剧不可忽视校尉和衙役以及皇太、老和尚等龙套和配角的作用。过去,在“起驾法门寺”的途中,场上的人都要会唱“一江风”曲牌。而现在连专业的龙套都不会唱了。在走“圆场”时,龙套头儿如何带好,使场上的秩序不乱,则是很重要的。在“路审”一折中,两个差役的作用很大,也是不可忽视的。总之,红花绿叶都要各显奇能,才能把这出戏演成功。否则,《法门寺》真的就变成“法门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