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演《打侄上坟》的体会

(2010-05-18 22:03:42)
标签:

京剧

马派

体会

杂谈

文化

分类: 艺术

    最近,除了继续排练即将演出的《苏武牧羊》一剧之外。又仔细地复习了《打侄上坟》一剧,以便本月28日能把此剧演好。《打侄上坟》是一出传统戏,亦名《状元谱》。许多著名老生演员都擅演此剧。余叔岩先生留有这出戏的唱片,成为“十八张半”中之一的经典唱段;马连良先生在继承老谭派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艺术特点,经常与著名小生姜妙香、叶盛兰等先生合作此剧,亦留有这出戏的唱片选段和六十年代初的全剧录音;周信芳先生与俞振飞先生亦合作过此剧,也留下了全剧的录音;谭富英、李少春先生也很擅演此剧。可以说是大凡老生演员都应该学会并能演唱这出戏。我曾向李玉书、赵金年、张荣善等先生学习过此剧,后又经迟金声先生指导,也多次上演过此剧。

                       学演《打侄上坟》的体会
    
    一,唱段不多,但很精练。这出戏都是[西皮]板式。头一段是陈伯愚听陈志说张公道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孩子,是因为他“祖上阴功积下来的”。这一下对于没有子嗣的陈伯愚,无疑是个强烈的刺激!于是,通过一段[西皮快三眼]抒发了陈伯愚的感慨和无奈的心情。唱词是这样的:“张公道三十五六子有靠,陈伯愚年半百无有后苗。为儿女我也曾朝山拜庙,为子嗣我也曾铺路修桥。怕将来老天爷无有果报,眼睁睁有何人去把纸烧?”马先生唱这段时,抓住了人物沉重的心情,虽然唱的比较平稳,但不失有一种无奈的焦急心情。所以这段唱的节奏是先慢后快的。头两句是两个人的对比,张才三十五岁就有六个儿子了,我陈伯愚都五十多岁了还没有后代,确实是很可悲的事情。因为是一种叙述的口气,所以节奏控制的比较平稳,唱腔的起伏也不大。第四句,余派的唱词是“为儿女我也曾铺路修桥”,马先生为了防止与第三句的唱词“为儿女我也曾朝山拜庙”雷同,换成了“为子嗣我也曾铺路修桥”,其运腔大体与余派唱法相似,速度较头两句快一些。唱到“怕将来老天爷无有果报”时,强调了“老天爷”三字,用了一个婉转的甩腔,是寄希望于“老天爷”的意思,同时第五句与第六句中间不加过门,唱完“无有果报”后,马上转入“眼睁睁有何人去把纸烧”一句。“纸烧”两字行腔又有所下降,是一种巧妙的收腔形式。所以,整个唱段从节奏上来说是非常合理的。

        在“打侄”一场,陈伯愚唱了一段[西皮散板]:“提起了二爹娘要掌儿的嘴,陈门中竟出了这不肖的人!万贯家财儿俱花尽,活活打死你这败家的根”。虽然短短四句的唱腔,却把陈伯愚的一腔愤怒全部呈现出来了。我觉得唱这段时,一定要带着情绪,要调动起满腔的怨恨去唱。他没有后代,他曾收养过的亲胞侄竟然沦落在这个地步,必然激起他的无比气氛。这里马先生对演唱的气息控制得非常好,“提起了”三字要平着唱,唱到“二爹娘”时,要把声音提高,同时运用了一个起伏的波浪音,换一口大气,然后满音唱出“要掌儿的嘴”。这就起到了绝好的舞台效果!使观众与演员形成有机的共鸣。

      后面还有两段上板的[西皮唱腔],也是非常精彩的。既简约又有韵味儿,虽普通但不平凡。可见马先生对于唱腔的运用,确实做到了“惜墨如金”的地步。

        二,经典的念白,是这出戏的一个重点。当陈伯愚看到陈大官落到如此悲惨的光景,又气又恨又怜又悯,都是通过念白来体现出来的。带有苦涩的“三笑”以及“你们哪一个大胆地敢哭”,看似“笑”或“怒”,其实是一种无奈怨恨又加怜惜情绪的充分表露。下面,我选择了一段念白的音配像视频,进一步的加以分析:

         

     

    这是陈伯愚将陈大官打倒在地后,责骂他的一段念白。全部念白可分为四个节段来理解。从“儿不记得......我那兄嫂就双双去世”为一个小节。是叙述陈伯愚的兄嫂临死之前将陈大官托付给陈伯愚夫妇的情景。这一阶段的念白是比较平稳的,念的节奏要放慢,是一种叙述的形式。但是在语气上,要表现出十分悲痛的心情的。“那时你这奴才刚刚七岁......平分了儿一大半哪”这是第二节,是陈伯愚给陈大官讲理了,这一节要比第一节的节奏要快些了,其中的语气的升降起伏特别动听,抑扬顿挫十分得体精彩。这就是马先生经常强调的“念要像唱”,即是念要也不能平淡,也要有音乐感和节奏感,通过生动的语言,与观众形成共鸣。从“儿就该发奋攻书.....只落得乞讨之中”,为第三节。 这一节段的念白要加快语速,道白要铿锵有力,是数落陈大官,骂他。特别是在念“儿在外不习正道,吃喝嫖赌,浪荡逍遥、日赌夜游,将一份家财俱已花尽,失却功名.......”的类似排比句时,要一句比一句快,一句比一句有力,才能展现出陈伯愚的气愤心情。同时,阴阳顿挫的语气也要掌握好。第四节是从“这个奴才多大年纪了......怎不气、气煞人也”,这一段主要是抒发陈伯愚的一种悲叹、绝望的情感,因此,念白的节奏又放慢了。我们可以通过看和听上面这段录像,加以深入的体会。马先生的这段念白都通过语调、快慢、起伏的各种形式来体现出来了。

        三,自然妥贴的做工,为人物增添了鲜明的色彩。

        这出戏的做工,也是比较繁重的。但是,我觉得这出戏的做工,并不是刻意地卖弄技巧。而是密切结合人物的情绪,身段安排的十分妥贴自然。比如:陈伯愚叫陈大官“近前来,为叔的有话对你言讲”,陈大官怕挨打,不敢向前。陈伯愚却自然逼进他,一把将他的衣领抓住,气得浑身发抖,陈大官吓得也惊慌失措,二人的短暂的、没有声音的表演,是浑然天成的,丝毫没有做作的痕迹,观众亦被这种逼真的表演所感染,一定会报以热烈的掌声!陈伯愚打了陈大官一耳光后,顺手将陈大官推倒,拿起板子来就打。三个“丝边一击”,陈伯愚划圆弧状打下去,向左甩髯口。陈大官配合走三个“屁股坐子”,使舞台形成很优美的艺术画面。这是该戏的表演亮点,可谓精彩绝伦。我听已故京剧名家赵金年先生说,当年马先生与叶盛兰先生合作此剧时,台下观众像炸了窝一样地给予二位先生的精彩表演连续不断的掌声。又如:陈伯愚对陈志说:“这个奴才死了便罢,如若不死,你就与我轰!”这时,场面起“冲头”,马先生翻右袖,向右甩髯,向右走半个小圆场。“与我赶!”再翻左水袖,向左甩髯,向左走半个小圆场。“轰了出去”,向里缠水袖,向后一背下场。其动作既妥贴,又优美。为人物增添了鲜明的艺术色彩。

         以上是本人的点滴体会,还望方家和诸位博友匡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