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苏武牧羊》的念与做

(2010-05-03 19:24:42)
标签:

念白

苏武牧羊

丝边

圣旨

文化

分类: 艺术

    上篇对《苏武牧羊》的唱,写了点体会。下面就其念与做,再写点体会,请众博友多提宝贵意见。以便将此戏演得更好。

                关于《苏武牧羊》的念与做

   
    苏武在这出戏里共出现了七场(按马连良先生的演出最新本),从苏武接到圣旨出使匈奴开始到离开番国,其时间跨度是很长的,大约有十九年之久。他出使匈奴时正值壮年,到归国时年纪已到五十多岁了,其中又经历了怒斥卫律、番庭抗礼、放遂北海、阿云完婚、别妻归国等情节,是在遭受了很大打击的情况下度过了人生的大半,可谓历尽苍桑。所以,要抓住每场戏的特点进行表演。除了用唱腔来表达人物的心境外,其念和做又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我们在演绎苏武这个人物时要抓住每场戏的特点,尽量把人物表现好。
    一,“见卫律”一场。苏武刚刚来到北国,原来汉臣后投降了北国、被封为丁陵王的卫律就奉了番王的圣旨来劝说苏武也投降北国。苏武对卫律的卖主求荣的叛徒行径非常憎恶,对卫律的“来访”,起初是一种不屑一顾的鄙视的态度,首先举起节旄(使臣出使外国时随身携带的标志物,代表本国政府)要求卫律参君,卫律不参,苏武马上给他来个“下马威”:“既不参君,何劳费礼?不能还礼!”弄得卫律好没有面子!两人“双进门”归座后,卫律没话搭拉话,苏武的态度要表现出非常冷漠,极不耐烦地答讪着。当卫律劝降时,苏武勃然大怒,说道:“卫兄,此言差矣!”接着有一段精彩的道白:“想俺苏武,今奉天子命诏,授之节旄,到此讲和,为免生灵涂炭,并非叫俺前来求功名,觅富贵。况我苏门,世受汉恩,怎肯学那背主抛亲,已丧臣节之辈!卫兄,似你这不顾纲常,哪管明教,无君无父,非礼之言,你要谨慎那谨慎!”这段念白,要先慢后快,当念到“怎肯学那”后,要念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最后念到“谨慎那谨慎”时,要拉长声音,随着场面打“丝边”,挑髯,手指卫律,要有怒不可遏的神情。将卫律骂得无地自容,同时,也引起观众的强烈共鸣。卫律羞恼成怒,用“难逃出番国”来威胁苏武,苏武也将一腔愤怒达到了极点,在怒斥中竟将卫律赶走。这场戏苏武的表演要抓住一个“鄙”字,要与卫律的卑鄙奴才像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才会把戏演成生动逼真。

    二,“望家乡”一场。苏武被放遂海上牧羊后,刚刚战败投降了番邦又招为驸马后的原汉将李陵又奉了番王的圣旨来劝降苏武。当苏武得知李陵的确投降后,表现一惊。并对这么一员武将竟然也投降了表示深深的婉惜。因此念白的语气主要突出一个“惜”字。念白的语气要在遣责的同时加入了同情的因素。“哎呀!(“大锣五击”,站起,走到李陵跟前)想你李门,乃是汉朝世代忠良,今一旦归顺北国,难道把君恩家眷都抛弃了吗?”这是一种遣责中带有婉惜的语气。所以,苏武与李陵还是以兄弟相称。他对李陵的态度是和对卫律的态度不同的,这点要分清。

    三,“完婚”一场,则是这出悲剧里赋于喜剧色彩的一折。苏武是在“小锣加钹”的“垛头”后,在演奏[二黄三眼]的伴奏中缓缓迈步走上台的。这是苏武历尽艰辛、生活潦倒、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后出场的,虽然挂黪三,也就五十多岁的人,但应该是很憔悴、举步很艰难的,那个符节基本上是当着拐杖了。因此不能像走普通台步那样出来,要掺有“老头步”的台步,才符合人物规定的情景。同时,这场戏,演员要通过情感的变化将观众引导到一段情绪暂时放松的场景。当李陵、卫律等来宣读番王的圣旨,告诉苏武将胡阿云(番将胡克丹的女儿)赐配给苏武等情节时,苏武要表现出强烈的反感,念白的语气要坚定。如“俺乃汉朝使臣,不尊你这外邦的旨意!”“俺乃大汉使臣,岂要你这番邦胡女,万难办到.......”李、卫强拉胡阿云和苏武“拜堂”后,苏武还陷在莫名其妙之中。但很快地就下意识地认为这件事很蹊跷,便猜想是番王的美人计,目的还是想劝降他。“怎么勒逼成起亲来了?真真的岂有哇(“八大仓”)此理!(在“丝边”中转身虚望胡阿云,似乎明白了)哦哦哦,我明白了!”念“哦哦哦”时,苏武转眼珠想,念“明白了”时,语气开始转慢,是思考中的自然降速,是用苍老的带有颤音的语气结束。然后,走到胡阿云身边,但不正眼看她,右手甩水袖,突然发出一个响亮的“哎”字!接着念道:“那一女子听者,休同你家狼主用这美人之计前来哄我,俺苏武乃是有血性的男儿,岂是美色打得动的?哼哼!岂有哇岂有——”这段念要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为后来胡阿云的一大段念白打下伏笔。

    苏武念完这段话后,便坐在大边的矮凳子上,身体要面向台下右侧观众,不能看胡阿云。胡阿云的念白很多很长,苏武在回答胡阿云的问话时只是只言片语;胡阿云的念白表现的比较热情,苏武则要表现得很冷漠,这就形成了一长一短,一冷一热的表演反差。苏武时常用强硬的语气,是打算将胡阿云赶紧轰走,心中的遗台词是“你别在那儿花言巧语的哄骗我,我苏武是不会上你们的当的,我要冷淡你,你就无计可施了”。所以在念“不肖!”、“你自己不会坐下吗?”“啊,你请教什么?你请教什么?嘿嘿,你是装糊涂哇!”等,都是一种强硬的、不耐烦的情绪。当胡阿云说:“这么大岁数,一点也想不开”时,激怒了苏武,才被迫站起来朝胡阿云走去,说到“啊?我怎么想不开?我怎么想不开?我又想不开了我又——”这时,自觉失态,马上用右手斗蓬挡住脸,回到原位坐下。当胡阿云说明了真实的想法后,苏武开始意识到她并不是用什么“美人计”来哄他,而是真心实意地来嫁他时,开始理解了,才慢慢地将身驱转向胡阿云。这时的面部表情由愤懑遂步转向了兴奋,下面两个人调侃的对话十分风趣:

    苏   武:气恼之中,未看她的相貌如何。有了,上前见个礼儿!(走向胡)啊,小姐,卑人这厢有礼了!

    胡阿云:(学苏武的口气)不肖!

    苏   武:哈哈!你又不是什么小家之女,怎么无故害起羞来了!哎呀呀,看起来你们北方人哪,无有我们南方人

                 大方啊!(分明带有调侃的语气)

    胡阿云:我倒不是不大方,就是有点怕人家瞧。

    苏   武:噢!想是长得丑陋?

    胡阿云:对呀,你想我们一个北方的鞑子妞能长得好看吗?

    苏   武:唉!这就难怪了!

    胡阿云:你瞧哇,这么大岁数,刚听说自己的媳妇长得不好看,你听他这味儿(学苏武语气)“这就难怪了”。

            我说你把眼睛擦干净点儿,给你瞧!

    以上的对白,就轻松得多了。因此,这段念白,要生活化,要有逗趣的因素,苏武一扫过去那种沉重的心情,变得放松而愉快,尽量增加喜剧色彩,带动观众跟着演员一起享受这愉悦的场面。

    接着,在三个“丝边”中,苏武看胡阿云,当发现阿云长得很漂亮,高兴地大笑三声“哈哈!哈哈!啊?哈哈哈......”由于太兴奋了,有点站不住,身体向后略做倾斜,胡阿去赶快去搀扶。这时,苏武的表情是在惊讶中高兴的神情,戏要做得真实、自然。

       这里附带说明一下,关于胡阿云的念白,也要分清轻重疾徐,念出来的字不能含糊不清,语气要亲切动人。表现时必须自然大方。太慢了则会把戏唱散了;太快了又感到没有重点,容易犯“一道汤”的毛病。所以,胡阿云的表演是非常重要的,在衬托苏武这个主要人物中,起到很关键的作用。比如在学苏武“这就难怪了”这句台词时,尽量学的像,不能太快,含混而过,否则不会很好地抓住观众也产生不了应有的喜剧效果。

       总之,这出戏念白、表情以及身段表演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因此要细研精雕,才会产生很好的舞台效果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