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苏武牧羊》的唱

(2010-05-02 21:38:03)
标签:

反二黄

马派

苏武牧羊

北海

杂谈

分类: 艺术

    我剧社将于五月中下旬演出马派名剧《苏武牧羊》,余饰苏武;安淑华饰胡阿云;韩忠义、方建中饰前后李陵;寇胜利饰卫律;王冬饰壶衍提;李用饰付节子。下面,谈谈关于《苏武牧羊》的唱方面的体会,以便更好地把演出质量提高。

                         关于《苏武牧羊》的唱
                                 这是我在《苏武牧羊》中饰苏武的剧照

    京剧中的“四功”:唱、念、做、打(舞),唱是首位的。所以,想在这里谈谈对学习《苏武牧羊》一剧唱腔的体会。《苏武牧羊》有两个主唱段,一是“望乡”一场苏武唱的[二黄导板][回龙][反二黄原板][反二黄散板];二是“完婚”一场中,苏武唱的[二黄慢板转原板]。大凡学习马派的同志,都会唱这两段。然而要想唱好这两段亦非易事。因为这两段的马派风格非常明显且又家喻互晓、脍炙人口。

        “望乡”一折中,还有四句[二黄散板]:“贤弟提起望家乡,不由子卿我两泪汪。贤弟带路头前往,不知家乡在何方?”这是苏武听李陵说城南有一望乡台,思乡心切的苏武很兴奋,马上请李陵带领他去望乡台看望家乡时唱的。因此,这段唱的感情色彩非常浓厚,“提起”二字要唱得醒目、振奋,要扬着唱;“两泪汪”的“两”字要走下滑音,“泪汪”二字要干脆,收音要快,不可托泥带水。“贤弟带路”唱完要换一下气口,再唱“头前”,“头前”和“往”字之间要偷气,再把“往”字一气呵成地唱完。但是不能有偷气、换气的明显痕迹,还要保持马派独有的那种圆润风格,这就是音断气不断的技巧。马先生每唱到“往”字时,那一波三折、迭宕悠扬的拖腔感染着每一位观众,使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紧接着的就是一组“反二黄”唱腔。“反二黄”唱腔在马派戏里是比较少的。最为著名的就是这段唱腔和《赵氏孤儿》的一段[反二黄散板、原板]“老程婴提笔泪难忍”。马先生对唱腔的运用是惜墨如金的,不唱则已,要唱就要唱出精彩来!那么,这一组“反二黄”唱段,其精彩之处在哪里呢?愚下认为:

        一,一开始的[二黄导板]从京胡的前奏就设计了悲怆的大过门,“登层台望家乡躬身下拜”,“登”字一张嘴,便使了一个高腔,又通过“层台”的中间过渡,竞自转到低转曲折了“望家乡”的运腔。犹如瀑布一泄而下汇入江河,这一高一低的反差,形成了唱腔调式的落差,很醒目感人!抒发了苏武急切观望家乡的心情。

        二,[回龙]是从[二黄]唱腔自然地转入[反二黄]唱腔的有机过渡。“向长空,洒血泪,好不伤怀”。这段[回龙]要圆着板唱,不能忽快忽慢,当唱到“伤怀”时,“伤怀”的行腔适当放慢,放过“大、大”两楗子后,“怀”的拖腔要适当下扳,唱到位,为后面的[反二黄原板]的行腔,做好铺垫。

        三,[反二黄原板],唱词是“想当年奉王旨来到北海,晓番奴熄干戈免动刀来。贼卫律金华馆假意款待,又谁知贼暗地早有安排。他劝臣我降北国把心术来改,为臣我泼口骂贼无话来。二次里见番王煽惑一派,牧羝羊食毡雪夜卧阳台。圣天子望为臣把刀兵和解,怎知道为臣我困沙漠,日无食,夜无盖,冷冷清清痛伤怀!大料着臣的命我要丧北海,我命丧北海,我主爷呀啊!........”唱好这段的精彩之处在于节奏的掌握要灵活多变;总的原则是由慢到快,由徐到疾,要表现出来苏武越说越气氛,越唱越伤悲的情感。“金华馆”“臣的命”等三个字连在一起的地方要连着唱,不可一个字一个字地摆在那儿。前四句要唱得比较平稳,到第五句“他劝臣我”时,要扳下点节奏,每两字各唱两板,唱到“降北国”后,要暂小停顿,再唱出“把心术来改”,这样就把马派的悠扬顿挫、俏皮轻快的特点反映出来了。也就是俗话所说的避免了“一道汤”。

        四,唱这段一定要带着浓厚的感情,要随着唱词的变化伴以情绪的升华,对番王和卫律的恨,对自己的悲惨境遇,对君王的忠贞,对老母的亲情,对妻子的倦恋,都要通过绘声绘色的唱腔来表达出来,才会使剧情精彩,才具备强烈的感染力!

        第二段上板唱腔,是“完婚”一折,苏武出场时唱的[二黄三眼转原板]。这也是最具典型的马派唱段。马先生最早的这段唱段的词比较多:“叹苏武身困在沙漠苦海,眼睁睁君与臣要两下分开。想当年在朝中官居位在,朝朝待露五更来。闲来无事游郊外,闷来时家中把宴摆。高堂老母夫妻们多恩爱,一家人朝欢暮乐快乐哉。到如今被困在沙漠苦海,清清冷冷好不伤怀!可怜我身上无衣夜无盖,腹内儿又无食饥饿难挨。我有心将身儿跳入苦海,不清不明所为何来?苏子卿持节旄把忠心不改,望苍天保佑我待等时来!”(共16句),后来,马先生删去了6句,改成了10句的唱词了(有时只唱8句)。同时,在晚年又将“叹苏武”改为了“叹子卿”。不管是16句抑或是10句,这段唱都有鲜明的马派特色。那么,主要特色在哪里呢?愚下认为:

        一,慢板的第一句“身困在”的唱法是很典型的马派行腔。应用“7”的过渡音,使唱腔自然妥贴。“海”的拖腔也多应用过度音“7”,节奏由快到慢,悠扬宛转,十分动听。

        二,第二句“眼睁睁”的“睁”字的行腔,由口腔共鸣自然转到鼻腔共鸣,显得苍劲有力。“两下”的“下”,唱得短促、干净。“分开”的行腔,也是马派独有的一种拖腔形式,而别具一格。

        三,后面虽然转入了[原板],但不能马上把演唱的速度马上提上去,而是由慢到快地、不留痕迹的提速。在最后唱“苏子卿持节旄忠心不改”时,在“忠心”的后面小拉腔略微停顿一下后,再用喷口的唱法,唱出“不改”二字,很俏皮很潇洒。

        这一段,通过细腻逶婉的唱腔,抒发了苏武虽然在艰难困苦中,仍然保持着忠贞爱国的情操。平稳、伤感,是这段唱腔的主要特点。

        全剧中,还有许多精彩的[西皮]和[二黄]流水、散板等唱段,也是马连良大师的力作,也不能小视。也要唱好唱到位唱精彩了。以上是个人管窥浅见,不妥之处,敬请方家和博友指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