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认真学练《清风亭》

(2009-10-13 18:12:56)
标签:

京剧

马派

杂谈

文化

分类: 随笔
    十月十三日(周二),因为准备十月底演出马派名剧《清风亭》(只演“天雷报”一折)。我们从六月份起就开始学习排练。这出戏我曾系统地向先师李玉书先生(马连良先生嫡传女弟子,我的恩师)学过。据李先生说,她于五十年代曾住在北京马先生府中,马先生因病在家休息期间,在马府的葡萄架下给她说的这出戏。李先生虽然教过我这出戏,但不允许我马上实践演出。是因为这出戏无论是唱、念、做,其难度都非常大,依我当时的功力还不可能演好这出戏。她说:“你要在演完《十老安刘》、《一捧雪》、《打侄上坟》、《四进士》等戏之后,再努力学习一个阶段才能演出。”。李先生于1994年仙逝后,我又向马派名家、恩师张荣善先生学习了这出戏。后来张先生推荐我向马派专家迟金声再学学这出戏,让我学好了再演。同时也告诉我:“此戏不可擅动!”。后来虽然几次去京求艺,但因当时的工作很忙,没有系统地向迟老师学习这出戏。那时迟老师又忙于京剧音配像工作,因而很难再有机会向迟老师学习。这两年演出的马派戏较多,都把演出的录像送给迟老师审阅,并请他老人家挑毛病。包括《白蟒台》、《游龙戏凤》、《汾河湾》、《渭水河》、《二堂舍子》、《四进士》等戏,迟老师都给予了认真的指正和详尽地指导。于是斗胆提出想学演《清风亭》。幸好有迟老师为马先生配像的这出戏,我便以这个音配像为范本,又学习了迟老师编写的《〈清风亭〉学习散记》一文,认真揣摩人物,留心每一个动作和锣鼓经,和文武场进行了密切的研究和演练,再与饰演贺氏的老旦名票王淑琴女士配合。每周至少排练两次,感到有90%的把握了,在10月6日,赴京看望迟金声先生时,又请迟老师给归置了一下,通过这次“取经”,基本得到了恩师的肯定,我这才敢问津此剧了。

        《清风亭》说的是张元秀与贺氏夫妻家贫无子。在去逛灯时在周梁桥下拾得一弃婴,抱回家中,取名张继保,二位老人靠卖豆腐、打草鞋为生,并将张继保抚养十三年,并送到学中读书。张继保听别人说张氏夫妻不是他的亲爹娘后逃出家门,得遇他的亲母周桂英。张元秀赶到清风亭,知周确是继保亲母后,只得让周桂英将继保认走。继保后得中状元,又来到清风亭。这时张氏夫妇已沦为乞丐,在清风亭上哀求继保相义,继保不仅不认,反责以冒认官亲。二老悲愤,先后在清风亭上碰死。这出戏是以念做为主的衰派老生戏,无论唱、念、做都非常复杂。特别是要演出老年张元秀那种穷困潦倒、无所依靠、悲愤填赝的思想感情变化。其中身段动作、唱腔的凄楚、道白的语气都要有严格的规定情景。所以,迟老师强调:“马派戏最主要的是要准!一个腔儿、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种表情、一句道白甚至一个语气都必须有规有矩。”通过学习和排练,特别是迟老师的认真指导,收获颇丰。月底如能演出此剧,权当一次彩排吧。演出后还敬请博友们多提宝贵意见!下面贴一段迟老师说戏的录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