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金铭
李金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049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报刊杂志上对马连良早期艺术的评论(二十三)

(2008-02-01 19:08:33)
标签:

马派专题

艺术评论

分类: 评论
 

    10月 19日华乐戏院白天,初次演唱新排《十道本》,前部饰禇遂良,后部饰唐王。(按:《十道本》亦名《宫门带》,说的是唐太祖李渊染病,次子秦王李世民入宫侍疾,出宫时路经张、尹二妃的宫门,听到太子建成和三弟元吉在内与二妃饮宴,盛怒,挂御带于宫门以上以示警告。建成、元吉发现后,恐事败露,遂唆使二妃诬告世民无礼。李渊大怒,未加详查,便以子戏父妃为罪,欲斩世民。诸臣谏奏,皆遭贬斥,褚遂良冒死以十道本章保奏,李渊方悟而赦之,并封赏了褚遂良。马先生在是剧中曾分饰过褚遂良和李渊,该剧唱念做俱佳,为马派代表剧目之一。下面是马先生主演的《十道本》一剧的音配像片段,张学津配像。)

 


    报纸报道:马连良自与荣蝶仙组扶荣社以来,营业鼎盛。初在中和演白天,近则改攀华乐。每隔三日,出演一天,每月共计八次,仍演白天,票价售大洋九毛,另公安局加一捐外,费大洋一元,即可饱看马戏,故每次售座在千元以上。每次开支及场面、各伶脑门钱等,尚不过五百元,除与华乐三七拆帐外,马、荣二人,每月净获约在三千元左右。净角侯喜瑞,因不能与马配新戏,仅能以己之能戏出台,出演不久,即行辞区。马遂仍将郝寿臣邀来,每出戏份四十元。最近新一添副净刘连荣,乃富连成班弟子,与马为同科,年仅二十。自满师后,不敢出科,向在富连成班,每日拿戏份铜圆六十枚。近荣蝶仙向富连成说来,将他提拔,每出戏份五元,马且为添置行头。三日打泡:《丁甲山》、《连环套》、《恶虎村》。本钱雄、中气足、工架好、身段态度足可并肩侯喜瑞,如能长随连良,则将来不难成一名角。近演新戏《许田射鹿》,自白门楼起至射鹿止,郝寿臣饰曹操,马饰陈宫(演白门楼)、刘备,黄桂秋貂禅,马春樵关公,姜妙香吕布,张春彦献帝,刘砚亭张飞,卖座之盛,得未曾有。马师蔡钰亭已奖《梅伯炮烙柱》新戏派就,中有大段说白,不久亦将出演,至于连良来沪一节,此时仍无眉目。近北平须生人才,小余不唱,高庆奎来沪,惟有马连良独撑市面,马之唱做无宗派别,行腔使调,则又自成一派,在当今须生中,可谓独树一帜。

11月 7日应上海荣记大舞台之聘,乘平浦车出京,此系第八次赴沪公演。
    9日抵沪,寓万航渡路梵王宫5号。
        报纸报道(梅花馆主):晚近十年来之菊部,灵秀独踵于占行,如梅程荀尚徐王辈,皆为一时俊杰,虽声誉高下不一,要皆各有相当之艺术与地位。独须生一门,人才寥落,后起乏人,纵览南北,几有才难之叹,平心而论,舍大名已成之叔岩外,王又宸、马连良、言菊朋、谭富英四人,俱不失为庸中之佼佼。惟又宸年来精力日衰,已无独立之可能(年来与小云同班,名列小云之下),菊朋艺术虽精,而戏运不佳,自与陈十二分手后,益觉奄无生气。富英本为一好材料,且有谭氏荫余之福,后起之中以此豸为最有希望之一人,讵知去岁偕梅畹华南来,而牌子尽为李万春所盖,郁郁北归,识者俱为不平。独连良数次来沪,俱收美誉,在平且自组一班,不屑为旦角之附庸,其艺固可佩,而其志尤堪嘉焉。连良近来嗓音日见浏亮,已非昔日之连良可比,听蓓开唱片之报名,可以知其艺术之进步(连良今年在蓓开所灌之唱片,每片报名,俱表明“民国十八年”灌数字,此即明言十八年前之非是。昔蘧伯玉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之非,连良之所以欲表明“十八年”者,殆亦蘧氏知非之意欤)。此次来沪,事前未得充分准备,故对于配角一层,殊不惬意。好在连良之戏,以三国戏居多,有碧兰、妙香、少山、富禄、春樵、连荣等为配,已觉应付有余,连良大可不必鳃鳃过虑焉。《借东风》一剧,为连良杰作之一,场子既繁,唱工尤为吃重,此次竟以此剧打炮,可见其实力之决心,吾辈戏迷,不愁无好戏听矣。

11月16日大舞台夜场,全部《四郎探母》,与胡碧兰、姜妙香、张少泉、于莲仙、马富禄、孙庆芬、曹连孝、高连峰合作。
        报纸评论(良玉):马连良登台之第二天,赴观,但见人头攒动,络绎缤纷,台上悬一联句云:士别当刮目相看,梦里烟花传仙曲;名高则虚怀若谷,万人空巷聆弦歌。意颇贴切,幛幔字句,当以韵味无穷,纤迴萦折八字最能写尽连良。时台上方演《探阴山》,金少山之包拯,黄种大吕,石破天惊,自是当行出色。继为高雪樵之《驱车战将》,出场时所执武器,殊别致,非特不能举其名,恐武器中亦无此名曰,形如双头画戟,而略具枪形,枪头大于人头,长可七尺余,衡其重量,足抵一小号仙人桥。复次,为连良、胡碧兰之《四郎探母》。连良之四郎,坐宫自叹,佳腔叠出,未开言不由人一段,亦妙。后数段[流水],较前进步,抑扬顿挫,胡索衬托得妙,低处如清泉漱石,别有境界,“回令”终了,竟能高唱入云,嗓音较上次来沪时为佳。连良此来,予有以下三种感想:新制行头,温文尔雅,一也;[流水板]亦错落有致,确具改良精神,二也,去谭派日远,而冠以“独树一帜”之头衔,有自知之明,三也。至胡碧兰之公主,扮相甚美,“三猜”中于“第三猜”之终了,得一具体而微之程艳秋新腔,吾知其在此剧中,尚未能一展抱负也。做工表情,并皆佳妙,方之新艳秋,可称一时瑜亮。姜妙香之宗保,马富禄之关官,一则风神潇洒,一则滑稽可喜。聆罢归来,犹萦梦思,爰泚兔毫,藉留鸿爪。

11月24日 大舞台日场,全部《许田射鹿》,前陈宫后刘备。
        报纸报道:全剧自曹操起兵破徐州擒吕布起,至许田射鹿为止。马艺员前饰陈宫,后饰刘备。饰陈宫时怒发冲冠,恨不当时斩曹操,饰刘备时,涵养功深,暂从人下,一举一动,恰合身份,十分卖力。

11月27日 大舞台夜场,双出:《焚棉山》、《宝莲灯代打堂》。
    报纸报道:连良自在大舞台登台以来,营业旺盛,且每晚皆演全本,使观者能悉剧情之前因后果,无遗前后忘之病。然每晚必在一时左右方可打住,回梵王宫则已两时矣。燕林春平菜馆早有晚膳送来,于是独人埋首大嚼。盖饱膳须在戏后,如在戏前饱食,于嗓音有碍。非到钟报四下,不能入睡。日间辛苦,晚夜睡浓。至翌日下午三时间起身,漱洗毕,即与乃师蔡钰亭从事吊嗓工作。半小时后,用牛奶面包点饥,于是即料理剧务,平友惠函,一一作复,批阅沪平各报。六时后,即须至三马路华清池沐浴,浴后赴东新桥燕林春,略进晚膳,餐毕即驾车赴后台。如遇日戏,则起身提早二小时,待戏毕方就浴。友人如有访马者,亦须在四时之后,六时以前,否则不能相值,故有先打35227电话询问者。此二小时内之梵王宫接线生,与马老板之登台演戏,一样卖力,同等认真云。

12月8日夜场全本《珠帘寨》,与胡碧兰、姜妙香、马富禄、马春樵、曹连孝、高连峰合作,系该剧最后一次演出珠帘寨(堂会演出不可考)。
    报纸评论(余余):初八晚,聆马戏《珠帘寨》,“解宝”起“收威”止,满意非凡,其佳处能在不知不觉中表出,今余试述之:(一)凡饰李克用最不易处,须形容老没出息之表情,连良演此,而能出乎自然。(二)太保报皇娘求见凡两次,李用扇挡遮,表示害羞,两次之式样并不雷同。(三)[快板]中之三个“哗啦啦”,一字一腔,一句一调,唱法有三种调格,难在相同处而又不相同。(四)“收威”前不服老之一段[二六],与皇娘“有好处”的咬耳状,怕老婆而又恐被人讪笑之身段甚佳,令人一望即知为有一季常惧者。(五)“收威”接箭之手法,亦是两次身段,接箭后有二小节[摇板],其作表唱法,与剧情有密切关系,歌声动听,足当“甚为佳妙”四字。(六)以胡碧兰配皇娘,仪态万方,姜妙香配太保,儒雅非常,马富禄配老军,突梯滑稽,曹连孝配程敬思,出色当行。(按:一九二九年,即民国十八年,是马先生的表演艺术达到的一个新的高峰,这一年,马先生的嗓音大好,除了演出一些念做为主的戏以外,恢复演出了许多唱工戏,如《四郎探母》、《珠帘寨》等。他在上海演出间隙,还应百代唱片公司相邀,灌制了大批唱片,我们从听这些唱片中,可以体会出马派的“独树一帜”的风格业已形成,为自组“扶风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所以马先生解放后曾对他的学生们说:“不要只学我现在的唱法,要学我民国十八年的唱法。”,就是告诉马派传人们要从马先生早期的唱法来学习马派声腔艺术,从源头学起,才能真正掌握马派艺术的真谛。)    (二十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