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金铭
李金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049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报刊杂志上对马连良早期艺术的评论(十七)

(2008-01-22 20:49:55)
标签:

马派专题

艺术评论

分类: 评论
 
   
    这是马连良先生主演的《火牛阵》音配像视频片段。《火牛阵》是马连良先生在上世纪20年代在传统老戏《黄金台》基础上增益首尾,改编而成的一出大戏。1927年首演于上海,合作者有麒麟童(周信芳,饰田法章,大嗓小生)。马先生饰田单,是一出唱念做舞都很全面的戏。解放后,又同郝寿臣、姜妙香、张君秋、萧长华、马富禄等先生合作演出过,并留下宝贵的全剧录音资料。此配像就是根据马先生等解放后演出的实况录音配制的。(张学津配像田单)
 

1927

2月 2月在上海天蟾舞台登台,挂头牌,头衔为“全球欢迎谭派正宗唱做均优泰斗须生”,月包银七千五百元,由于时逢新正,上海各大报停刊,打泡三天戏码未详。

报纸评论:马连良习须生,卒业富连成班,初宗汪派。自倒嗓后,扒字调尚嫌竭蹶,后摹老伶工贾洪林之腔调,致力于抑扬顿挫,徐疾高下之间,颇得其余绪,韵味浓厚,他如台步做派,均极自然,故时人多誉之,几度南下,颇为沪上票界所赞许。近年来,嗓音渐见恢复,由扒字调而够到六字半调以上。

27日 日场,全班合演全部《红鬃烈马》。
      报纸报道:天蟾以马、麟、刘、王四男角为台柱,包银连良最大,而尝数唱压轴,举大轴让之周。王之包银去马周弥远,而合演各剧,名与二人并列,派戏者铲除阶级主义,均表示满意,从无咬牙吃醋之臭习气,盖戏班前所未有之公开政策也,猗欤盛哉。连良曰:平心而论,我们的男角儿,未见得一定比人家硬上多少,那么我们的生意老轰轰烈烈,人家的生意却差了,却是为何呢?原来是靠我们后台的一口气卖得钱。我们一下后台,彼此亲亲热热,嘻嘻哈哈,有说有笑,气儿老顺着,到了外台,有了精彩,听戏的一痛快,一传十,十传百,生意便蒸蒸日上了。常言道得好:家和万事兴,真是至理名言啊。

3月5日夜场,与周信芳、刘汉臣、马连昆等合演全部《武乡侯》(注:《武乡侯》是在传统戏《战北原》的基础上,前边增加了诸葛亮“二上出师表”、“六出祁山”、“祭昭烈帝”等情节;后边增加了多年失传的诸葛亮与司马懿“祁山对阵”一场。戏中“祭昭烈帝”一场有大段“二黄”唱腔,“祁山对阵”一场又有大段“散板”,发挥了马先生的特长。),饰诸葛亮,周饰郑文,刘汉臣饰秦朗,系初次演唱。
      广告云:此剧原系清宫庭供奉杰作,外间少绝流传,马艺员连良家藏秘本,情节紧凑,词章典雅,文武俱全,大有可观。武乡侯一角,唱做繁重,非全才须生,不克愉快胜任。今由马艺员担任搬演,淋漓尽致。而全剧角色众多,本台名角如林,足敷支配。武乡侯祭昭烈庙一场,马艺员唱大段二黄,腔调新颖,不同凡响。哭关兴之西皮,悲歌慷慨,风云变色。与周艺员对唱,珠润同玉润,各极其妙。祁山对阵,侃侃而流,字字清晰,又隽雅,又昂激,神聚劲足,令人叫绝。又有刘艺员之特别大开打,套子翻新,精彩纷呈,全剧须演十六刻之久。

3月12日夜场,与周信芳、刘汉臣、王芸芳、董志扬、马连昆、马富禄等合演全本《复齐邦巧设火牛阵》,系首次演唱,全剧须演出四小时,故是夜开锣较之往时格外提早。
报纸评论(吉诚):马连良这次到上海来,差不多已经有一月多了。他在天蟾出演,虽然没有极好的旦角和他匹配,然而王芸芳却很小心地和他同台,所以也称得一声珠联璧合。琴雪芳本来也是常和连良同台的,因为他们同是姓马(雪芳本来叫马金凤),而且又同是信仰回教的,所以也非常凑手。可是雪芳来申的时候,舟车劳顿,患了一场大病,近来虽然好了一点,但是还不能上台,天蟾所有的角色,当然以连良的号召力最大。连良本来合同只有一月,包银七千五百元,因为他号召力大,天蟾能赚钱,所以台主顾竹轩君便预备连一月,但是连良因为在上海一则辛苦一点,二则终觉比北京不便,可是顾君的盛情又难却,所以允连半月,唱到阴历十五日止,连帮忙顶多只有两星期的戏可看了。他近来竭力搜觅全部头的老剧本,新近唱了两部戏,一部是《明大义熊羽劝庄姬》,一部是《复齐邦巧设火牛阵》。这两出本来多是老戏,《劝庄姬》就是《摘缨会》,《火牛阵》就是《黄金台》。然而《摘缨会》、《黄金台》却只有一节,而《明大义熊羽劝庄姬》、《复齐邦巧设火牛阵》都是全部,而且别人所不常唱的。所有剧本,据连良说,多是费了极大的价目购来的,因为这是内廷的秘本,别处都不容易看见,所以他不辞劳苦排演出来。前天正是他出演火牛阵的第一天,我因为不大明了这出戏的剧情,也不知从哪里唱起,凑巧有一点空功夫,便到他那里去玩一回,顺便问问我所不明了的几点。到那正是下午二句钟,上楼去一问,连良还没有起身哩。当时他的令兄出来招呼,说连良因为昨晚排《火牛阵》,所以到早晨七点钟才睡,便说沈先生坐一回罢。那时候在下想,时间还早,连良恐怕至少五六句钟起身,这一等不是太久了么?正是这当儿,隔室忽然有琴声发出来,唱得是二黄慢板,这声气很低,好象是病后乏力的样子。一问傍人,原来正是琴雪芳病后吊嗓子,还是第一次咧。在下听完之后,便到北京大戏院看巴达之贼,戏完之后,已是五点,再回到长安里,连良已经坐在屋子里了。他本来是很节俭的,随身只穿了一件爱国布皮袍子,一顶红结帽子,和前次看见他一样的装束。寒暄了一番,在下一眼看见他手边一本剧本,拿来一看,正是火牛阵的本子,当下便问这本子的来历。连良操着一口很纯正的京话道:这是内廷的秘本,但是文字之间仍旧有一点欠通的地方。我已经稍为修改了一下,您要看不妨看一下子。我把这剧本大略翻了一下,总共分六场,从乐毅拜帅伐齐到齐国太子登基止。连良又道:这本戏至少须唱三个钟头,所以还称得重头。(十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