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金铭
李金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387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报刊杂志上对马连良早期艺术的评论(八)

(2008-01-06 20:26:50)
标签:

马派专题

艺术评论

分类: 评论
 
这是马连良先生的弟子田中玉与北京京剧院著名丑角演员黄德华合作的《问樵》片段。田中玉先生饰演的范仲禹是遵循马派的路子,一招一式交待得都非常清楚,可以学习这出马派戏的范本。
 

3月2日 在亦舞台登台,挂头牌,夜场压轴演出《打棍出箱》,饰范仲禹,李小龙饰樵夫,孟鸿茂、李春棠饰两解差。
      冯小隐著道:海上戏剧近趋于九音连弹、机关布景之一途,旧规早已沦亡,而号称能唱善做如小达子、麒麟童、张国斌、常春恒辈,亦无非狂号怪叫,胡蹦乱跳而已。若王又宸、罗小宝,在上海老生中,已属明星,然除三五略解皮黄者加以青目外,不能为普通顾曲家所欢迎也。语云:曲高和寡,盖信然耳。于此时间来一马连良,以理衡之,似当为海上顾曲家贺,然移听九音连弹之耳,与观连台布景之目,并其欢迎小达子等之热忱,咸集于马连良之身,吾恐若柄鑿之不能相容也。果使马连良之来,竟不敌小达子、麒麟童、张国斌、常春恒,其为海上顾曲家之羞,为何如?吾于是不能不介绍马连良于海上顾曲家矣。马连良,回教中人,世居北京,其家在阜城门外,设小茶肆,人皆呼之曰门马。其父某嗜歌,常于肆中,集票友清唱,连良时方童稚,亦当与其列,嗣见其才之堪于造就,遂送入喜连成科班学艺,备承老伶工之指教,故其学极有根底。十年以来,学业不辍,虽满科犹未离科班,其效力之专,习艺之勤,可想见矣。童时已负盛名,倒仓后,嗓音已失,然善于运用,犹能行腔弄调,人多目为贾洪林第二。近年来,嗓音稍好,能戏愈多,如全本《三国志》,犹为“三庆班”之遗传,举凡一切靠把老生、唱工老生戏,靡不能之,广大渊博,谭王之后一人而已,虽嗓音稍有缺憾,以身份而论,实属至高,虽余叔岩、王又宸辈,对之有逊色矣。吾愿观马连良者,从身份上着眼,勿专从嗓音上论短长,是乃真能观连良者也。

杨尘因评论:马伶扮演范仲禹,自问樵起,至出箱止。按此戏最重做工,唱念则少次之。首场饰樵夫者为李小龙,勉强对付,只可算得背书,却不能称为演戏。故问樵一场,范询子询妻之种种身段,概为樵夫所掩,不能出色。而彼身手之干净,念白咬字之老练,迥非一般时髦须生所可能也。饮酒时一段二黄原板,为嗓音所限制,不能圆润。书房见鬼,及出箱后之平板,皆耐人寻味。盖彼嗓子干涩,行腔使调,只宜于抑,而不宜于扬也。出箱之身段,乃一挺身,即平睡箱面,后随势一滚,姿势甚佳,惜使力特过。又如甩发摆须之种种做工,皆极老练。最后下场之身段亦佳。

3日 夜场《南天门》,饰曹福,白牡丹(荀慧生)饰曹玉莲。
苏少卿著文:乙卯之东,予居京师,某日大风雪,严寒裂指,予观谭鑫培剧于吉祥园,即《南天门》也,陈德霖扮小姐,珠联璧合,其景象与声音,深印予脑,至今不忘。自听得谭陈合演此剧后,迄无当意者。今观马白之演南天门,殆仿佛似之。牡丹久献技沪上,其佳处人皆知之,姑不赘,今独论马连良。连良扮曹福,棉上似罩一层愁云惨雾。所谓脸上有戏,先胜人一筹。点点珠泪洒胸膛一句好,虎口内”“字不用拔尖,是照自己嗓音变化处,家邦”“天官连用二阴平字,极难唱而唱得正,故乡二字,谭调于去声着力使腔,连良又加以变化,亦能入妙,埋藏二字,连用二阳平字,唱来字正腔好。皮黄调之组织,虽只分上下句,接连排下。然用平、上、去三声字,并不呆板守死规矩,而其最要紧处:尤在下句之末一读,如此剧第一场之西皮原板,老生词之下句末读为家邦(二阴平)、大堂(一去一阳平)、故乡(一去一阴平)、埋藏(二阳平)等,须每句使腔不同,且须各声唱出各声意味,谭贾一派之调,精奥处独在此,今连良均能之,真正宗也。哭头太老爷太夫人两节,不同腔,均佳。照例哭头之第四段,原为生旦合唱,今分唱,然可以分头讨好,亦无不可。第一场下场之快板,连良唱来字字真着,送入耳鼓。快板原要字字真,然试观歌场,有几人能哉?下场老态之走像亦佳极。下场时,旦于场内白曹福快来,生云:来了,遂作趋进之势下,此是本剧脚本作者空灵之笔,然亦须角儿能做得出,今连良能不负作者矣。二场不辞小姐走了吧句,唱做双妙,字腔同到,衣解下又披上,争暂时之暖,写尽人情,得老谭妙法。运石填桥,做工写实,吃力畏冷,衰迈等情如绘,状雪中路滑之软步,入妙。不觉来到广华山句平淡之极,小姑娘之变腔,千回百转,情亦如之,令人闻之酸鼻。以下摇板,均变徵之声,且有特别好腔,两次笑法,各斤其情,无微不至。综观全剧,唱做无一不妙,大有观止之叹,尤妙在表情做派,有层次有分际,能设身处地,行与福化,追谭而继贾,舍斯人莫属矣。

杨尘因评论:是剧为谭英秀之拿手戏,余仅聆其一次,洵非后人所能者。贾洪林、余叔岩等,亦以此戏称拿手,然与老谭较,一则纯隽,一则不能脱尽火气也。闻谭五王又宸与贯大元等,皆有此戏,余未往聆,不敢臆断优劣。今聆马伶此戏,乃趋于贾一派,有时摹仿叔岩,若以英秀论,则相去甚远。是夕去小姐者为白牡丹,首场与马伶合唱一段西皮,惜乎二伶之调门,高低不合,在白伶已抑抑牵就,而马伶仍觉吃力,以致行腔使调之精神,皆因是淹没殆尽。幸马伶之嗓音虽不佳,确善于用,自始至终,尚属平稳,不然则力竭声渐不成调矣。迨小姐下场之后,独唱一段快板,则腔圆气满,字字咬得干脆有骨,尤以末句使一小腔,纯练有味。又如搀小姐行路之做工,乃完全摹仿贾洪林者。追摹老爷夫人之哭腔,亦苍凉太朴。末后数八仙之一段摇板,平稳无奇,且此场种种表情,亦少嫌草率。

3月 4日 夜场《珠帘寨》,饰李克用,张国斌饰程敬思,陈桐云饰大太保,小宝翠饰大皇娘,白牡丹饰二皇娘,李永利饰周德威,李春利饰老军。后场李克用所穿黄靠,系借用张国斌在七擒孟获中扮演王平所穿的改良靠。三日打炮,名声大增,月包银即涨至八百。
      冯小隐评论:第三日之《珠帘寨》,楼上下一律客满,后至者,均在台上两旁坐观,至文武场面移至正中,布景不能再用,其盛况已可想见。马伶此来,居然能令海上顾曲者,一移其重嗓音之观念,而重其身段做工,字音腔调,固属马伶之幸,亦海上顾曲者之进步也。
按:这是马连良先生首次赴沪演出的几场打炮戏,所演剧目皆为老谭的拿手戏。因谭鑫培老先生去世已久,上海的观众十分怀念这位唱念做打俱佳的生行泰斗,时隔多年,马先生以“正宗谭派须生”为标榜,到上海演出了谭派剧目,使上海观众耳目一新,把怀念谭老先生的心情都集中到欣赏马先生的艺术上来了。马先生在赴沪之前又打下了良好的谭派艺术基础,其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故沪上顾曲者非常欢迎马先生的到来,为此一炮打红,为以后九次赴沪演出以及组建“扶风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