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18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秦枣女》(1)发表《飞天》2017年1期

(2017-04-18 09:13:41)
标签:

感谢《飞天》杂志!

感谢赵剑云老师!

分类: 刊发中篇小说(选段)
中篇小说《秦枣女》(1)发表《飞天》2017年1期

作者:于香菊

 (一)

苏成功被青花嫂第一次领到凌水湾枣园来收枣,秦枣女愣愣地看了他半天。那衣裳穿得实在提哩嘡啷。格子衬衫是扎在裤腰里面,但没扎平整,里一半,外一半,后腰支起一个包;前开门的裤口褶皱着,系错了一个扣;一大嘟噜钥匙,大圈套着小圈,小钥匙连着大钥匙,用一个破旧的红布绳系在裤腰上。腰带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似乎折过,被发黑的红色尼龙丝绳锯上了,针脚横七竖八。脚上是破旧的懒汉黑布鞋,后跟没提,踩压跟了,便成了放大一号的济公鞋。裤脚处更别提,要多埋汰,有多埋汰,一看就是没有老娘们经营的人,秦枣女想笑没有笑出声,眼睛望着他那棱角分明的四方大脸,能吃八方的宽阔大嘴,卧蚕眉,老虎目,还有那顶天立地的大手大脚,感觉好个粗犷豪迈,极有男子汉英雄气概!不由得眼睛和心灵一起点赞!羡慕喜欢如清泉,汩地一下从心底泛到喉间,想咽咽不下去,想吐吐不出来,脑子里都是辛红军,细长软弱,脾气格种,如热水锅上刚从饸饹床压出的饸饹条子,立,立不直;堆,堆不得,斜斜歪歪,松松垮垮,一副汉奸样。就这样的人,还赖在外边打工不回来,心思挺伟大,嘴也很硬生,城市永远胜过乡村,好汉不使婆娘钱!实则,外边有相好的勾上了。或许也因在凌水湾住过三夜,各方面都不行,自惭形愧,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降服不了你,我走,还不行吗?

同样糟糠的衣着,气质气概截然不同。秦枣女心里这样想着,就觉得有一种感受突然袭来,酥酥麻麻的,不能言传。身体的某个部位,也跟着使劲旋了一下,又一下,身子变软,眼睛也迷蒙起来。心想,辛红军不行的,他保证能行吧?

哎吆,我的大小姐!你这不是……青花嫂没敢说出后边“花痴”两个字,猛地一侧身用胳膊肘撞向秦枣女。秦枣女如失控的风筝落了地,猛然惊醒,不免有点难为情,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哎呀”了一声,迈一步,如花枝颤,又“哎呀”了一声,更如花枝颤。

苏成功瓮声瓮气地笑着说,是枣女吧?经营秦家枣园,叫枣女,命里和枣有缘,凌水湾最富的女人,大名远扬,哈哈。想想又不许外地问,听说你出生时嘴里噙了一颗枣核,到底真的假的?你爸就因为那个叫你枣枣吧。大名秦枣女怎么来的?

你干啥?要查祖宗十八代啊!噙不噙枣核?怎么叫的名字?和你有啥关系?你买你的枣得了。真是自来熟,不知有点讨人嫌吗?青花嫂一巴掌打过去,清脆的响声来自苏成功的肩膀,他好像一点不知疼,反而放肆地笑了起来。

秦枣女看青花嫂用巴掌袭击人家,如蚍蜉撼树,就笑着说,是噙着枣核出生的,是因此乳名叫枣枣,学名叫枣女。她这个人向来不怎么搭理来买枣的外地客,今天不知触了哪根筋?太阳从西边出来喽!青花嫂半讽刺,半亲昵地说。秦枣女只是不理她,老用眼睛觑着苏成功,一个劲偷着笑。过来人青花嫂当然明白,痴丫头是见到了英雄汉,要守不住自己。

几个穿碎花衣裳的嫂子,从枣园鱼贯而出,来到已有几十个箱子的枣堆跟前,将挎在身上的大筐,从身上卸下来,打开没满的纸壳箱子,将红灿灿的大枣如注水一般倒进去。秦枣女看着那位不错眼珠盯着枣子的苏成功说,看到吗?园里的枣子,都和新摘的差不多,纸箱从底到上一样品相,不会挑出一个瘪枣坏枣。你看着给个价吧。秦枣女向来买卖东西不善讲价还价,而且她卖枣子,还看人。看人不顺眼,不卖。青花嫂时常说她,你以为这些枣子都是你闺女啊,卖枣,还挑人?枣女说,要挑的,人不提气,他买去,再卖不出去,就烂掉啦。秦枣女说得也在理,挑个好主,枣子就会有好的归宿。归宿好,凌水湾的枣子就会出名的。

青花嫂早看出秦枣女的花痴,更怕善于算计的苏成功趁机拣便宜,严肃地对苏成功说,看着给价不行,这是凌水湾最好的枣子,你要给最好的价钱。青花嫂自打秦枣女父母在时,就是这个枣园的管家,她是与枣园共命运的,谁想站便宜,那是休想。所以面对陆续不断来到的买家,青花嫂很多时候都将秦枣女打发走,自己做主。更多的时候,她对秦枣女赤头白脸地说,你老唱红脸,净让我唱白脸!秦枣女对她有一份长嫂大姐的尊重和依赖,知道她生气,也不说什么,就对青花嫂夹夹眼睛,算是撒娇和肯定吧,因为这个没有男人的家庭,实在离不开在凌水湾人缘一点不好的青花嫂。

青花嫂的人缘不好,一方面因为秦枣女的枣园,像一条看家狗一样的青花嫂,把这个三百亩地的枣园看得水泄不通。很多想来枣园抢一把偷一把,或者不抢不偷顺手撸一把的,不管是不是站便宜,都不能得逞,所以人家怎么能不骂青花嫂呢?还有那些来枣园打工干活的人,谁不想偷一会儿懒?谁不想多算一点工钱?不能如愿的,当然也骂她。另一个方面就怪青花嫂自己了。她是秦枣女父母留下来的老人,这个老不是年老的老,她只比秦枣女大两岁。这个老,是根深蒂固的意思,是说她和秦枣女家有很深的渊源。她本是凌水湾的“公共汽车”,暗地里有很多男人稀罕她,但明着是招大家特别是招女人嫉恨的。包括夜晚稀罕她的男人,白天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把她看成臭狗屎,或者骂一声烂货,是跟我了,但你也跟别人了。这世界情意是最不值钱的东西,青花嫂尽管有万千情意,也都被狗吃了。所以她对这个世界只有恨。恨那些无情无义的男人,就如恨自己这块不争气的肉。青花嫂保护枣园如铁桶,对凌水湾人铁面无私,就是她对这个无情世界最好的反抗和报复。她恨凌水湾和她上过床的所有的男人,包括他们的女人和他们看似体面的家庭。

因为就在她破罐子破摔,打算将自己青春的肉体,送给借给自己钱给老爸看病的秦爸爸的时候,秦爸爸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说,妈了巴子的,你和我的闺女差不多,乱扯啥?认我们两口当干爹干妈吧!等我们百年后,和我的闺女做个伴,保护她别让男人欺侮了。她和你一样都是太孤单了。

秦爸爸就是因为给女儿招来的上门女婿老不上门闹心,更因为自己近五十岁得女,女儿二十岁,他们夫妻就已近七十岁,到了有今天没明天的年纪,看着女儿孤零零的,又没有亲人可托着急。他想找不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选择一个女人当保护,也无啥不可。虽然这个女人因为丈夫在外做出了恶心事,他还是感觉很合适。他认为这个经历很多的青花嫂正好能填补如一张白纸的亲闺女。一定会保护女儿不去犯她曾经犯过的错误。尽管秦妈妈反对,害怕女儿近墨而黑,他还是说服秦妈妈,你放心吧,曾经的是墨,如今也已因墨转赤,刀枪不入了。让她和女儿作伴,她的前生就不会成为女儿的今生。然后他一次次将青花嫂招进家来,开始是帮助秦妈妈做饭,惹出秦妈妈的怜爱;后来帮助秦家侍弄枣园,缺她好像连枣园都不能运转了。她也和秦枣女相处很好,如同姐妹闺蜜一般。

秦枣女在二十二岁上,父母亲去世,她接过枣园,就将一切与枣园有关的外部事情都交给了青花嫂,她只负责管理枣树。或许这才是秦爸爸的高明之处呢?他早知她闺女性格中的弱点,害怕在他们走后不能独自支撑,就先给她选了一个得力助手。而这个助手不是花钱买来雇来的,是用自己的善良救助来的。这种救助会让她感恩戴德一辈子。一点不担心,他们走后,这个人会欺侮枣女。因为他早就看透了这个人的本性,豪爽仗义重义气,会知恩图报的。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