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475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常回家看看》(1)发表《芳草潮》2015年3期

(2015-07-11 06:35:49)
标签:

文学/原创

感谢《芳草》杂志

感谢倩茜老师

情感

分类: 刊发中篇小说(选段)
中篇小说《常回家看看》(1)发表《芳草潮》2015年3期

(一)

自打妈妈有病,每周五下午,鞠湘不等学校散学,就偷偷溜出,往老家凌水湾赶,去看妈妈。这天,鞠湘正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往车站赶,手机铃响。鞠湘将右手拎的东西都归拢到左手上,腾出右手从包中翻出手机接听。是在新凌城打工的弟弟打来的,弟弟说:“姐,明晚我回家,你别回去了。在家歇歇吧。”鞠湘疑惑地问:“你有空闲吗?不耽误挣钱吧?”弟弟说:“老板通知后天停电,可以回家歇一天。”鞠湘很高兴。想弟弟因为打工挣日工资,很少回家。这会儿,有功夫回去,太好了!妈妈见到弟弟保证比见到她还高兴。于是打算歇一周,不回去了。毕竟回老家一趟太不容易了。倘若林宇有空开车送她回去还好;要是没空,鞠湘就得坐普客或者到姝江拼客。普客坐不到家门口,要从凌水坝车站下车,走回家去,还需要半小时左右。拼客倒是能做家门口,但是拼客贵,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一般要你三十元。要是赶上人员坐不满,你还得等,不知等到啥时,这样的车都是坐满人才能走的。打车,还是舍不得,一百元人家都不愿去。再说有一百元,给妈买吃的,够她活一周了,总还是有点舍不得,毕竟自己也只是个工薪阶层,不是大富大贵。所以只好拼客,但是有时好不易等人员坐满,看着坐上来的都是大老爷们,一个个流氓匪气十足,她还不敢坐,害怕半道被劫色或者劫财。虽说女人四十没有色,但是万一被倒卖到哪个大山沟子,卖给一个既老又丑的光棍子出不来,就惨了。这例子在凌城也不是没有。在财的方面呢,谁说一个穷教师没啥钱,也不能被劫去。再说到娘家就得装出有钱人的样子,大把花钱到集上购物,大把地将钱给弟妹,诱惑她对老妈好点,还得给妈买吃的用的,更别说供妈吃药,给妈留零花钱了。所以说,她这点钱也是很宝贵的,是万不能被劫走的。

唉,就是安全到老家,也歇不到啥,因为是快散学赶回来,定然是晚18点左右了。别看很晚,弟妹在外干活,保证还没回家。鞠湘进屋要先做饭。一做就是三四口人吃的。给老妈做,能不给回来晚的弟妹做么?再说自己回家也是要吃的。做完饭,就收拾。平时弟妹给妈做饭,是单纯做饭。锅盖脏了,不知刷;盆铲油腻了,不知擦。老妈干净一辈子,看到什么脏了,眼不顺,心着急。动不动就看弟妹出去,明明动不了手,也去收拾。收拾不了,就急得要疯。鞠湘知道就赶紧将一切收拾完,临睡前给老妈洗脚。平常,妈妈天天洗。自打有病,手够不着脚。就只得等鞠湘回来一次,给她洗一次。老妈不让弟妹给洗,弟妹也没张罗给洗。老妈说:“能帮助做点饭,就烧高香了,怎么能要求人家太多?毕竟儿媳不是亲生。”

第二天是周六。早晨,鞠湘就忙着烧水,给老妈洗头。做饭吃饭后,有集就去赶集,买菜买肉买水果买糕点。看到妈妈的什么厨具不好使,赶紧买来;想到妈妈生活用品,缺啥少啥,买到位。要不自己回家用着,也是不方便。没有集市的时候,就是洗衣服,打理菜园,准备这一天三顿饭,还得招待来看母亲的舅舅们。看着没啥活,这一天也是紧忙乎,连躺一会儿的功夫,也是没有的。

所以每一次回娘家,鞠湘都是很累。不管身体,还是心理,都是累得喘不上气来。星期天下午赶回家,自己还得洗澡洗衣服做家务。每一次回来,都想在家大睡一觉,还要按时按点上班。虽说学校工作还不太累,但是每天要按时摁四个手印签到签退,早八点,中午十二点,下午两点,晚上六点,各一个,早一点不行,晚一点也不算。教师的工作,虽然是旱涝保收,却没有人身自由。鞠湘真是觉得自己如上了发条的闹钟,浑身都是紧绷绷的,累死了。

这时,一听弟弟有空回去了,鞠湘真就有了偷懒的想法。心想,让弟弟去侍候两天,自己休息两天。于是忍不住窃笑。只是这窃笑,如昙花,一开就谢了。因为突然想到周日是母亲节,得给母亲将穿的吃的用的都带回去。人不回去,东西回去,多多少少也能弥补母亲节不回娘家的歉意吧。所以她嘱咐弟弟,回家前一定到她这里来一趟。所以在第二天周六早晨,她顾不得休息,赶紧上街大购物。

母亲有糖尿病,不能吃太甜的东西。买糕点,就买两样,一样无糖,一样有糖。无糖的给母亲吃;有糖的给母亲身边的人吃。而母亲身边的人,无外乎是弟妹,还有一些经常来看望母亲的人。排骨肘子猪蹄羊肉馅也是得买的,即使母亲吃不了多少,人家弟妹在家多多少少照顾母亲呢,得多多将人家喜欢吃的都买回去。至于水果,鞠湘买了红富士苹果猕猴桃荔枝和樱桃,都是在老家买不到的贵重水果。要是让弟弟或者弟妹上集去买,那是啥便宜买啥。最主要的就是衣服了,鞠湘去了一趟大商场,逛了好几个地方,终于给母亲买了一件碎花淡蓝的小褂,古色古香的翠兰小花疏疏密密地点缀在淡蓝真丝上,真的挺素净雅致的,鞠湘觉得挺适合老妈。当然价钱也是很贵,680元呢。要知道,鞠湘自己相中这样价位的一件衣服,还得寻思好几天,等打折才去买呢。鞠湘给弟妹就没舍得买那么贵的,只是花200元买了一件在城里普通,在农村也是非常时尚的衣裳。另外还将她不穿的半新的衣服,给弟妹拿回几件。自打弟妹嫁到鞠家,鞠湘每年都在过年给她买一身新衣裳。平时给她拿回去的,都是鞠湘淘汰的衣服,给弟弟穿的都是林宇的剩。说是淘汰,说是剩,比他们在集上买的强多了,时常让附近的那些亲属邻居看着眼红,都说她摊上了一个好大姑子。本来这过母亲节的时候,是不该鞠湘给她买衣裳的,再说她也不是鞠湘的母亲。想到人家毕竟在家看护自己的母亲,怎么能单给母亲买,不给她买呢?用母亲平日嘱咐的话说:“就是不给我买,也得给她买。”母亲话里的这个她,当然指的就是弟妹。现在人家是这个家的主人,要维护就得维护人家,否则你回来人家不搭理你,看你怎么在这个家呆?唉,这些道理,鞠湘都懂。做女儿的,要想在娘家有地位,受人尊重,就得处处不拉空。不能让人抓住小辫子,说你三,道你四,处处说这个姑奶子的不是。鞠湘处处让弟妹欢喜,想要什么,给什么。她这个姑奶子的,还有啥挑的?不信满凌水湾绕一圈,四处打听打听各家出嫁的闺女,对娘家都咋样,再拿自家的比一比,就都该知足满意的。看弟妹的样子,也很知足满意。唉!像鞠湘这样做姑奶子,做到这份,真的很累。

一切准备就绪,鞠湘心里特别得意。特别是看弟弟过来,将一个连他拎着都吃力的大提包,绑在摩托车后座上驮回老家去,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回头上楼进家躺在床上,虽然感觉很累,但特别舒畅。一是因为终于有能够不回老家奔忙的时候;二是因为总想弟弟回到家,将大提包往炕上一放,一件件往出掏东西,弟妹和妈妈的高兴样。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