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18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五月的凌水湾》(上)--发表《满族文学》2013年1期

(2013-01-07 20:19:46)
标签:

菊香原创

发表《满族文学》

蛇年第一期

小说头题

娱乐

分类: 刊发短篇小说(选段)


短篇《五月的凌水湾》(上)--发表《满族文学》2013年1期
      大学毕业不久,刚到司法所工作的罗霄,跟着乡司法所的宋所长走进凌水湾,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方芳的母亲。她坐在五月的晨光中,背靠一堵河卵石垒就的矮墙,目光直直地投向前方。前方有树林,有河流,过了河流还是树林,树林的那边有一条国道,车站正对方家的门口。

罗霄在来凌水湾之前,就听宋所长说过方芳离家出走的事情。凌水湾的村长带着方芳的父亲到司法所寻过帮助,司法所的同行想尽办法帮助寻找过一年过去,始终没有回来,甚至没有音信。方芳的母亲因为这事有点魔怔了,整天坐在家门口,对着车站痴望。刚才在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听宋所长指着前方这个石碑样直坐的女人说,看,那就是出走的那个小丫头方芳的妈。罗霄的心就有一种被牵扯的感受,总想快速走近看个分明。此时越走越近,清楚地看到那被思念与担心折磨得非常憔悴的脸,那种被牵扯的感觉像要爆裂一般,在灵宫深处发出隆隆的声响,这声响是同情心与正义感的交响,是在其职要行其责的蠢蠢欲动。正是这种声响让罗霄白皙的面颊在五月的晨光中略显红涨,神情也在对弱势的凝视中变得庄重,伸手抻抻司法着装的衣角,就想走上前去,蹲在方芳妈妈的身前,握住她的手,柔声给她几句抚慰,然后再郑重也正式给她一个承诺。遗憾的是她刚要走上前,就被宋所长拉住了,或许是怕这个有点魔怔的女人会伤害罗霄。

罗霄看到方芳母亲的神情也确实令人可怕,那是手里的一个花瓶碎掉,她就敢让世界所有的花瓶都碎掉的气概,期待与绝望交织,在她紧紧抿着的薄薄嘴角凝成一股恨,里面的上下牙齿变成了一对撕咬的小耗子,在她嘴角的缝隙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宋所长粗声大气地对方芳妈说,别看了,看也回不来。凡事要自己想开,才不做病的。

方芳的母亲转动脖颈,眼睛动了动,似乎很不待见地瞥了一眼宋所长,显然对他的话语一点不感冒。待盱着眼睛依然直视前方的时候,忽然瞥见罗霄,眼睛在霎时睁大了,冒出一道贼亮的光芒,很突兀地大声说,方芳,你回来啦?

  宋所长上前拦住站起来的母亲要伸展开来的双臂,大声对她说,这不是你的女儿,这是咱司法所新来的司法助理小罗,人家大名叫罗霄。

  方芳的母亲立时站住了,前扑的身体似乎往后一墩,两条胳膊像母鸡受伤的翅膀,无力地耷拉下去,低头寻思半天,再次蔫蔫地坐下了抬起头来,不看宋所长和罗霄,依然目视前方。罗霄看到那目光不像刚才那样空洞呆板痴愚了,突然生起一股火辣辣的热盼,像恹恹欲息的火堆,突然加进干柴,又热烈地燃烧起来。

这景象让罗霄心里刀绞一般地难受,感叹一个人能经受多少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折腾啊?这一年里,火焰曾要熄灭过多少次,加点柴燃起来,加点柴再燃起来,可到了有一天没有柴火时,那这个女人可能要完全地完了。

心疼又无奈的罗霄也顺着她的目光向前望去,她真的希望在这母亲目光的甬道上会有奇迹出现,那就是出走的方芳突然翩翩归来……


凌水湾的村委会是个有白色瓦房的小院,几栋样式新颖的小房子错落有致地拥挤在一处,宛如初夏的草地上冒出的一堆白蘑菇。房间不少,都很整洁。门口钉着门牌,有村长办公室,会计室,保管室,妇联主任室,村民调解办公室,会议室,保卫室,……罗霄觉得这个小小村委会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比她来前想象的要好许多正乱想着,听村长办公室的门知扭一声开了,五大三粗的男人的影子先让阳光顶出来,那声音也跟着冒出来了。操,怎么是个丫头片子?

宋所长说,老孙,别小瞧人,这是我们司法所学历最高的,相信工作起来也会很棒的。

操,学历高有啥用?你以为村民调解是过家家啊?凌水湾的老娘们野着呢,要是不敢和她们对骂,怎么能掐住她们?

宋所长说,你知道野是最没用的,我们的司法干部能四两拨千斤。

哈哈哈哈,什么四两拨千斤,不就是一个小麻雀能生一个大鹅蛋呗!这叫老孙的村长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将罗霄从上到下打量一个遍,看这小姑娘在他面前沉了好几次脸,似乎觉得没趣起来,挥手对宋所长说,让她进屋吧,只是可别总在我面前哭鼻子,我是最怕女孩子哭的,像怕毛毛虫。

噗嗤,罗霄忍不住笑了,心想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怎么会怕毛毛虫?那东西自己可是不怕的,记得小时候上姥姥家,和表哥就愿意抓毛毛虫给鸡吃。那鸡也爱吃,啄起一只,就有一半进了嘴里,再一抻脖子,另一半就吞下去了,很好玩的。

宋所长回头看了她一眼,小声说,笑啥,毛毛虫不咬人,但膈应人。他是说膈应你呢,你小心。

罗霄撅一下嘴,脸又沉起来。上级搞活动,要搞村村和谐三个月,所里响应号召,将有限的几个人都承包到各村,本来一个人都是要承包几个村的,但所里考虑罗霄刚毕业又是个女生,几个村庄来回跑不方便,就派她独住凌水湾来了。来前听所里的几个大哥说,凌水湾是个大村,也是个事贼多的村子,一般人很难应付的,但在这样的村子工作会很快见成效的。那几个大哥还说,那村长好色,你个如花似玉的女学生到那里可要小心了。几个大哥说完,还挤眉弄眼笑半天。弄得罗霄不知说啥好。今天之所以在这村长面前沉几次脸,也是想告诉他,自己是冷面罗刹,你不要来招惹我的。

罗霄随着宋所长孙村长,进入那间叫村民调节办的小屋,看窗明几静,窗台上还摆了一盆叫不出名字的小花,淡粉的花朵配着豆绿的叶子,纤纤巧巧,看着真让人欢喜,就跑过去细细瞧,深深嗅,是宋所长使劲咳嗽一声,罗霄才知自己又在不知不觉间流露小女生的情态了,立时端庄起身姿,等两位领导的指示。


 

一上午,罗霄都在那村民调节办公室,看村里备案的各种纠纷记录,琢磨应该重点抓哪些事项看得非常专注。

宋所长将罗霄送到这里就匆匆走了,他说有别的事着急去办,任孙村长怎么留他在村里吃中饭,他都没站下。孙村长说,老宋,村里一有事就麻烦你,今天中午你要是在这儿吃饭,我专门为你杀一只羊。宋所长说,我们所里有规定你还不知道吗?今天我在这里吃你一只羊,下个月我就没处领工资了,说不定得到你这儿来给你当羊倌扬扬手,大步去了。

    孙村长对罗霄说,他爱走就走,这人太古板,不活络,从来到这儿不吃饭。其实吃了也就吃了,不吃白不吃呢,谁还因为一顿饭给他记上,或者到上边告他呀?这样吧,中午单独给你接风吧。

罗霄严肃地说,我也不要你接风,我们所里有规定的,为百姓办事不许收罗财物,不许吃请。这不是活络不活络的问题,而是工作的原则问题,更是做人的原则问题。

得得得,孙村长盯着罗霄戏谑地说,真看不出,你这小丫头比那老古板还古板,吃一顿饭就拉稀咋的?

罗霄气他总在自己面前说粗话,就瞪着眼睛无比恼怒地反驳道,作为一个村长,你说话文明点行不?

哈哈哈,孙村长大声笑起来说,看你像只小母鸡似的,还挺厉害呢?刚到这里就想打架咋的?不怕我告诉你们领导,你在这里不好好工作。

罗霄依然挺严肃地说,司法干部就是和不文明的言行作斗争的,打架就打架,至于我工作做的好不好,群众的眼睛是亮的,不由你村长怎么评价。

好好好,好男不和女斗,算我怕你,以后在你跟前说话文——明——。这孙村长将文明两个字的字音拉得很长,最后还使劲往上一挑,就带了戏谑的口气,可能也是怕小姑娘生气,说完转身就走,罗霄也正在生气呢,却听那村长走到外边就大咧咧地唱上了:九月九做新饭 出在咱的手 。吃了咱的 上下通气不咳嗽 ;吃了咱的饭, 滋阴壮阳嘴不臭 了咱的饭, 一人敢走青刹口 了咱的饭,见了皇帝不磕头 一四七三六九 九九归一跟我走 饭好菜加好酒 ……

罗霄听他将那《酒神曲》歌词里的酒字改成饭,而且唱得变腔变调,像一只扎歪了得大蜈蚣风筝,勉强上了天空,也是东窜西跳,一不小心就会嘎嘣掉下来。罗霄听着听着不由得噗地一声笑起来,心说这个村长,真是一个活宝。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