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18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美丽的五月》(上)发表《阳光》2012年6期

(2012-11-29 19:56:31)
标签:

纯虚构小说

菊香原创

《阳光》12年12期

2012年6期

娱乐

分类: 刊发短篇小说(选段)
短篇小说《美丽的五月》(上)发表《阳光》2012年6期
美丽的五月
(上)
 作者:于香菊
    凌水湾的董兴伟从城市娶个媳妇回来那天,洞房闹腾得很厉害。刁钻的小峰问新媳妇,嫂子高名贵姓?被一帮小年轻的推来搡去的新媳妇看一眼身边护着她的董兴伟,撩撩耳边耷拉的头发,仰着特别白净的脸颊说,免贵,姓吴名越。耳朵上夹了一根烟的小峰是个十七八的小青年,早不念书了,因家里条件还好,父母一直没舍得让他到外边去闯荡,成了这一群半大孩子的头,凌水湾谁家有事他都闯在前头。此时他斜眼瞪着新媳妇,故意装出痞样,阴阳怪气地说,啥?五月?这都寒冬腊月了,你怎么就叫五月呢?新媳妇也看出这孩子外痞内良,对他故意改调换字没有生气,只是加重语气说,我叫吴越,是吴国的吴,越国的越。小峰继续装痞说,什么这个国那个国的?你来到凌水湾,嫁给凌水湾的哥们,就已经失去这个国那个国了。你是凌水湾的五月,是我们兴伟哥的五月。吴越听着愣怔好半天,她觉得这个孩子太有才了!虽然油腔滑调,但一语道出真谛。自己本是在城市出生长大婚嫁的,来到凌水湾不就是将城里的这个国那个国都失去了吗?从此后我不再是城里的吴越,但就是凌水湾的五月吗?新媳妇有点茫然。

小峰已经掉头问兴伟,哥,你说是不?董兴伟嘴讷不会说,只是连连点头。小峰又拉着新媳妇问兴伟,哥,我给嫂子改名你不会生气吧?董兴伟看一眼媳妇小声说,不生气。实际上他将这三字说得虚虚的,心里是很怕媳妇生气的。炕上坐在一群老太太中间的兴伟妈看出儿子心虚了,大声说,不生气!在咱们凌水湾闹新房越刁专以后的日子越红火。她这话是对小峰说的,实际上也是给儿子特别是媳妇听的。小峰可如拿了圣旨对大伙说,我大姑都说不生气了,这说明咱们怎么闹都行,现在我先给大家说几句顺口溜。小峰的爷爷早年是凌水湾秧歌队的伞头,见人见事皆能出口成章,小峰继承了爷爷的本事,村里遇个事,他就爱显摆几句。此时挤在他身旁的一帮小啰嗦跳跃着喊,好!好!好!小峰故意清清嗓子正正身体一本正经地说道,兴伟哥,真伟大!进城打工没两年,城里媳妇娶回家。旁边的一帮小啰嗦拍着手跟着喊,娶回家!娶回家!小峰又接着说,腊月天,新房闹,改嫂名字瞎胡闹,来年就抱小宝宝。那帮小啰嗦依然拍着手跟着喊,小宝宝,小宝宝!

新媳妇听到大伙喊小宝宝脸就红了,本想想再次强调,我叫吴越,不是五月。没等喊出声,小峰已经鼓动身旁的一帮小年轻的,从此后咱们大家都叫她五月嫂吧。寒冬腊月我们凌水湾迎进一个五月,这寒冷日子都暖洋洋的,大家说对不对?一帮小年轻的跟着喊,对——。炕上坐着的一帮看热闹的奶奶婆婆姨姨姑姑们都抿着嘴笑,觉得小峰这孩子,真会偷换名字!五月这个名字比吴越更让凌水湾人欢喜。特别是婆婆,笑呵呵地对大伙说,我也喜欢五月这名字,朴朴实实的,顺口。五月嫂心头一热,没再反对,从城市嫁到乡村,她突然觉得自己该换个名字了。吴越带给她的是一连串的人生霉运。嫁到到凌水湾,她的人生应该重新开始了。在这人生的转折处,突然有人给她改了一个名字,她觉得这是上天的一种旨意呢。所以在接下来的点烟剥糖果啃萝卜搬蒲团抢福等一系列的闹房环节中,不管大家怎么喊她五月或者五月嫂,她都欣然答应,宛如自己就该叫这个名字一般。特别是等闹房的孩子们离去,她和董兴伟睡觉,董兴伟兴奋地喊她吴越吴越的时候,她特意从他的身下翻到他的身上说,从此后你也叫我五月吧。

五月嫂在凌水湾过了一个丰足愉快的春节。元宵节过后,大部分人都回城里打工了,五月嫂的婆婆公公以为五月嫂和兴伟也会回到城里去,特地忙忙呼呼地给他们准备了小米绿豆蘑菇鸭蛋等土特产,让他们带给城里的亲属和朋友。五月嫂很郑重地对婆婆和公公说,我们不回城里了。公公没吱声,婆婆疑惑地问,不回城里,你们干啥?家里就这点地。婆婆是个快过六十的老女人,瘦瘦的火鸡脖,黑黑的茄子脸,通红的辣椒鼻,一看就是厉害人,说话干巴脆。五月一进这个家门,就知道这个家是婆婆当家。公爹和兴伟一样,都是厚道得不能再厚道的老实人。五月嫂说,我和兴伟商量过了,我们就在凌水湾搞生态养殖。婆婆瘦如两条绳子的胳膊在胸前一缠,胸脯虽瘪但挺得很高,她斜着眼睛问,啥叫生态养殖?五月嫂知道多说她也不会懂,于是非常简单地说,就是不用化肥农药种庄稼和蔬菜。婆婆很坚决地摇摇头说,不用化肥农药,什么都不长的。那年你爸长病,家里钱都用光了,没钱买农药化肥,结果咱家的地,几乎没收成。五月嫂问,没收成?那是没侍弄好。只要我们搭得辛苦,不用化肥农药也会很好的。我是农业中专毕业的人,我懂得这方面的技术。

和婆婆一样黑黑的瘦瘦的公公,使劲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将最后的一截烟头按到烟灰缸,沉思半天,才看着老伴说,我看让他们试试也行。婆婆说,行什么行?那年你和兴伟不听话,非得在咱家的土地上种药材,说卖了能挣钱?结果呢?药材没少收,却卖不出,最后是要粮无粮要钱无钱。公公的头低下去了,似乎不再敢说什么。五月却兴奋起来,她觉得公公支持她,同时也为公公和兴伟有过不安份的举动而高兴。人都说创意点亮希望,只有敢做才会挣来成果,遗憾的是公公和兴伟做一次失败了就不敢再干了,做事业是需要百挫不挠的。当年自己和前夫做那家公司也是经过很多次失败才做成的。于是五月细细地跟婆婆说,妈,让我们试试吧,也别担心往里投钱的问题,这多年我也有一些积蓄,何况我来凌水湾之前我就将城里楼房卖了,我想将小小凌水湾变成一个生态养殖场还是不成问题的。到时实在资金不够,我们就去寻求政府的支持,我们还可以贷款。

兴伟妈本来听儿子说媳妇城里有楼房就特别高兴,觉得儿子娶了城里的媳妇一下就变成真正的城里人了。现在听五月说什么楼房卖了,还要贷款,脖子立时又扯出老长,如要斗架的公鸡。心想,这媳妇真绝,竟然没吱一声将楼卖了,这是不想让我儿子成为城里人啊!她不好意思强调楼的问题,抓住贷款的事尖着声音喊,啥?还贷款?你打听打听,在凌水湾我们老董家人一向正派做人勤俭持家,别说不欠公家的一分一毫,就是村里邻居,我们从来没借过一分钱。过日子靠自己勤奋吃苦行,!贷款,拿别人的钱去生钱,这事在我这里就通不过。我们兴伟和我们老的一样,都是过本份日子的人,你刚进这个家门可别乱整。一大堆钱投出去,到时挣不回来,我们董家没本事赔你。你要是愿意在农村过日子,就和我们本本份份地过;不愿意在这里,和兴伟就回城里去吧。等你们有了小孩,可以送到凌水湾来,我们老的只要还能动,就能替你们照顾好孩子。

婆婆的几句话说得五月嫂半天透不过气来,看看在那里低头不语的兴伟,她怕丈夫犯难,咽下了反对婆婆的激烈话语。走过去搂住婆婆的肩膀,撒着娇说,妈,我来到董家就是董家的媳妇了,希望您老给媳妇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您不知从小到大,我老是梦到一座山和一条河,梦到我自己奔跑在开满油菜花的田野中。没认识兴伟前,虽然也走出过城市,但从来不知道哪里有这座山,哪里有这样一条河。认识兴伟后,我来到凌水湾,还没下车的时候,我就知道找到了我梦里的山和梦里的河。从那一刻,我就想不走了,命运将我从城市送到凌水湾,一定是和凌水湾有缘。既然有缘,我就不想再到城里去了。我将城里的房子卖掉,就是断了再回城市的路。好妈妈,你就让我和兴伟生活在这里吧,我们会使这里的山水更美好的。

五月嫂几句动情的话语,没使婆婆的面色和缓下来。她依然黑着脸忧伤地说,哪个做母亲的愿意让儿女离开自己到外边去打工啊?还不是这世道就是这样。好像好男儿老守家门不出去,就没能耐似的,我怕让人看不起。另外这邻里邻居的都成了城里人,就我的儿子还在这里当农民不磕碜吗?五月嫂说,妈妈呀!这世上农村的男儿也不只剩进城这条路。倘若有心,就是在农村也能将日子过起来。妈,你放心地让我们在农村干吧,用不了多少时候,你看着,我们保证让咱家大变样,让这美丽的凌水湾大变样。

五月嫂的婆婆半信半疑,见媳妇一再坚持留在凌水湾,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她怕儿子儿媳说她招不了她们。心想,以后遇到困难做不下去,他们就会自动回到城里去。五月嫂在心里想的是,等干出一点模样,老太太想撵我们走,也撵不走了。

说实在的,五月是真的不想再回城里去。城里留给她的伤心往事实在太多了。何况城里正生活着前夫一家四口,她这个多余的人,选择离开也是正确的。前夫和她一样,也是从工厂下岗的人,下岗后夫妻二人,协力创业,都没顾得要个孩子。等事业了规模,日子见了起色,吴越想给丈夫给这个家生个孩子的时候,丈夫告诉她,已经有别人替她生了,而且一下生了一对龙凤胎。那时候五月还是吴越,叮叮当当和丈夫干了一架,发现越干架自己越受伤害,越干架丈夫离自己越远,后来觉得干架也没劲了,便选择了离婚,离婚后才发觉城里的好男人几乎都有主了,她再也嫁不出去。于是她灵机一动,将目光投到到城里打工的人群里。竟然发现到城里打工的农村人,还有优秀的男人没有媳妇呢。董兴伟三十多岁说不上媳妇,可能就是因为嘴笨。不太会说的男人,在这世道不吃香了。吴越看到他时,就觉得这个有点木讷的男人很稳重,在她和前夫以前的公司上班,不多言也不多语,干活挺地道的。于是她就相中他,和他套近乎,发现他蔫不唧却挺有思想,于是对他有了感情,很快她就随他到凌水湾来了。

凌水湾风景美丽,五月一来就喜欢上这里了。或许是干惯事业的人,到哪里都能发现商机。她第一次来到凌水湾时,就将凌水湾的地形地貌观察好了,前临水后靠山,中间夹杂的土地似乎有千来亩,有现成的山林和河林,土地上大多种一种植物,就是大苞米。这种植物好侍弄,只要春天播下去,该耪的时候耪耪,该苗的时候苗,就只管秋后收获卖粮食,很适合平时不在家的打工农民种植。但是五月也看出这种种植收成不理想了。一来年年这样种,重茬的土地不饱打;二来,整个辽西地区,都这么种庄稼,苞米不值钱,虽然从以前的几分钱一斤长到一块钱了,但是种子化肥以及人工也是年年长,孩子上学的费用,家庭的开支也是年年长,显然只种苞米,过不了好日子。对那些常年打工在外的农民来说,土地是鸡肋,扔掉,可惜了;不扔,费时费工没意思。五月想倘若自己能将这些土地包过来,就能替凌水湾人解决这个鸡肋问题。在外打工的人,再也不用一根肠子两下牵。他们不用费劲巴力地和老板请假回来种庄稼了。

五月嫂要在农村扎根承包土地,婆婆就是第一个反对人。她在面上劝说不了儿媳,私下净搞小动作。五月嫂让兴伟带她去找凌水湾的村长,村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长得像六十多岁的人。说话净打哈哈,你怎么跟他说,他将双手往屁股后头一背,连头都不抬;说话更是乱打转,不往正题上说,显然他不支持这个新生项目。因为感觉五月嫂是个新媳妇,他没直说五月嫂瞎整。将兴伟叫出门口好个训,他说,你妈妈先给我发话了,说不让我答应你们,让你们赶快回到城里去。再说了,你这大男人得管着点自己的媳妇,别出马一条枪,想哪是哪儿,凌水湾上百年就是这个摸样,她想改变这是可能的吗?赶紧劝劝她,要想承包凌水湾的土地,从我这里就行不通,赶紧回去做城里人吧。

五月嫂在门里将村长在外训兴伟的话听到了耳中,气得脸颊涨紫泪水盈眶,心说都是那老妖婆捣鬼啊!兴伟拽着她往出走的时候,她好几次想挣扎回去要和村长说。她想说,你这样当村长会误了凌水湾;她想说,凌水湾要发展你就得放手让年轻人干;她还想说,求求你了大叔,我们成功后不会忘记你!她甚至想声泪俱下地给村长大叔磕个头。可是兴伟不让她说,也不让她做,拉着她就走。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