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475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柔桑的错误》(上)发表《星火》2012年6期

(2012-10-22 09:30:51)
标签:

“凌水柔桑”系列

《星火中短篇小说》

11年创作

12年修改

情感

分类: 刊发短篇小说(选段)

短篇小说《柔桑的错误》(上)发表《星火》2012年6期

柔桑的错误 (上) 

作者 :于香菊 

 扶朵是在出走第五年的春天,回到凌水湾的。那天早晨,柔桑在镜子前梳头,对凤鸣说,昨夜我做梦吃肉,好像要来客人了。在脸盆边洗脸的凤鸣,一边打着香皂,一边说,是的,我做梦也吃肉了,好香,看来是个贵客。柔桑双手在脑后编着辫子,扭身斜睨一眼凤鸣,疑惑地问,是吗?真的香吗?凤鸣捧水泼脸没顾得回答,在炕上被窝中睡醒的小鸣,探出脑袋说,妈妈,你落下一溜头发。这孩子总是比小姐姐泠泠醒的早,有时无事总爱盯着柔桑看,叫起妈妈也格外亲。柔桑扬起胳膊伸五指往脖子后一摸,一小绺头发捋到胸前,笑道,可不是,这孩子刚睡醒眼睛就这么尖溜!凤鸣笑道,关心妈妈。柔桑斜睨凤鸣一眼,说道,这孩子比你会来事,由不得别人不疼他。俗话说梳头时落头发,来客,看来今天的客人是真要来了。你去赶集莫忘买几斤肉。凤鸣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答应着。柔桑一手拽着那根落下的头发,一边走到凤鸣跟前,将脑袋抵过去说,嗯,帮着掖一下,就不重梳了。凤鸣看一眼炕上盯着他们的儿子,身子一滑躲开了。回头又怕柔桑不高兴,笑道,重梳就重梳呗,费啥事?小鸣歪着脑袋看爸爸一眼说,爸爸,别不好意思,你给妈妈重梳吧,我蒙上被子就看不见了。说着这个小家伙一下钻进了被子里,利索得简直像条入水的小鱼。不过那被子可不像水面那么平静,鼓攘鼓攘的,显然小家伙在里面不老实。后来静止不动了,从某个缝里露出一只眼睛,看到爸爸真的在给妈妈梳头,他眯着眼睛狡黠又很满足地笑了。

一天无客,傍晚要做饭了,泠泠问妈妈说,那肉放一天了,晚上总该给我们吃吧?泠泠说话总是很厉害。柔桑常为女儿的厉害而感叹,心说爸不厉害,妈不厉害,这孩子这张尖嘴巴,不知随谁?柔桑不敢得罪女儿,忙着说,那是爸爸从集上买来,准备待客的。客人没来,当然得给你俩小馋鬼吃了。泠泠很高兴,拉着弟弟小鸣说,这回我们又有肉吃了。小鸣说,要想多吃肉,就得让咱妈咱爸多做吃肉的梦。那样肉买来了,客没来才好呢。凤鸣笑骂道,小王八蛋,就这点聪明,书不好好念。泠泠正色说,弟弟现在成绩快追上我了,不许再说他不好好念了。凤鸣忙着点头,嗯,嗯,爸爸听泠泠的,泠泠不让说就不说。

一家人正欢天喜地的准备吃肉呢。一辆小车在门口停一下又开走了,丢下一个穿皮靴黑裙挎着一个乳白色皮包的城市女人。她犹疑着,要往凤鸣家迈步,眼睛却不住地往那院柔桑原来的住处看。柔桑正在园子里抱柴火呢,看见了这个女人,手中的苞米桔就从手里哗啦啦地滑落了。

姐!这是那个女人的叫声,像一个大木棒,打得柔桑站不住,使劲摇晃了几下,连滚带爬跑出来,看着来者,哆嗦着嗓子说,扶朵,你来家了。回身冲着屋子里抖着声音喊,凤鸣,小鸣,你们快出来,看谁回来啦?

在屋子里看电视的爷三个,跑了出来。在院子里看到来人,便远远的停住脚,却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凤鸣,干脆一扭身,踅到磨盘那边,蹲在那里,眼睛谁也不看,只是一个劲地看天,心里老说,找你四年都没踪影,怎么不找,倒回来了?柔桑冲小鸣摆手,让他快点过来。小鸣傻傻地被泠泠拉着跑过来,却在柔桑的身后藏起身子,双手抱头将脸颊紧紧贴在柔桑的大腿上谁也不看,或许他知道来者是谁了。那泠泠可不安分,不时伸伸脑袋看看。柔桑将小鸣拽到腿前,那孩子就将两个小拳头紧紧攥在胸前,高高地仰着脖子,紧紧地闭着眼睛,那紧绷的小身体就像一张拉紧弦的弓,他的心里实在不敢看这个喊了多少年妈妈,却总也找不到的人。柔桑拉着这紧绷的孩子,扒着这孩子的眼睛说,小鸣,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你妈妈,你妈妈这回真的回来了。你不是做梦都在喊妈妈吗?小鸣紧绷的身体哗地一下垮了,闭眼向天哇地一声哭起来。扶朵过来,欲将他抱在怀中,他却小鱼一样溜走了。哭声停止,带泪的脸颊依然紧紧的贴在柔桑的大腿上。不管扶朵怎么拉他过去,他就是缠着柔桑的大腿扭糖股。好半天,这孩子才哑着嗓子对柔桑说,妈妈,你是我妈妈。

柔桑俯身劝小鸣,我是你妈妈,从前是你大姨;这个人才是你的妈妈,是生你的妈妈。小鸣突然一甩手,睁开眼睛大声说,我就认你这个妈妈。说着胳膊一伸,往前一扑,像抱柱子一样,再次抱住了柔桑的大腿。泠泠说话依然冷冷的,她不耐烦地冲着扶朵小眼珠一翻说,我们没人理你的,你走吧。小鸣的妈妈是我妈。柔桑看扶朵低着头欲哭泣的样子,回身打了泠泠一巴掌,说小孩子,怎么这么刻薄说话?这是你姨,快叫姨。泠泠的白眼珠更多了,撅着嘴巴,一躲,拉着小鸣说,咱俩回屋玩。柔桑生气了,一把抓住泠泠和小鸣,大声说,泠泠,赶紧叫姨!小鸣,你必须给我叫妈妈。两个小孩杀猪样哭嚎起来。那边的凤鸣过来,为两个孩子解围。柔桑才想起自己真是糊涂了,带两个孩子在这里闹什么?得给两个大人容空,让他们相见,说说体己话啊!于是一把抓住要往屋里跑的两个小家伙说,你们俩随我到那院吧。回头对凤鸣说,你好好和扶朵谈谈。锅里的肉马上就好,一会儿,我们一起吃饭。

柔桑拉着两个孩子,回到西院,空了一年多的屋子,哪儿都有灰尘。本来一两个月还过来打扫打扫的,总因为时间长不住人显得空落落的。柔桑给两个孩子打开电视机,让他们看《快乐小戏园》。自己拿起笤帚,开始打扫。扶朵突然归来,她觉得今晚自己和泠泠该回这里睡了。至于为什么?她却不想多想。那里本就是扶朵的家,自己鸠占鹊巢,该屋归原主了。心里还总是害怕扶朵会因为自己和凤鸣合而大发雷霆。用笤帚扫了炕上的尘土,看看还是不干净。就到院子打了一盆凉水,在端进屋子的刹那儿,翘脚听听那院的动静,没有哭声,也没有发火的怒骂,心里便感觉安稳了许多。爬到炕上,用湿抹布擦炕,每擦一下,都侧耳听听外边。擦完了,也没听到邻院有啥动静。地板革的炕面在白炽灯的照耀下,现出了光彩;柔桑尘蒙的心还是见不着光,够不着底。到院子打水将大锅填了半锅水,灶膛里架上木头柈子。那火汹汹的,一会儿,就将冷清的屋子烧得暖了,炕也烧得热了。从柜子里拽出两床被子捂在炕上。泠泠就问妈妈?今晚谁住在这里?是那个女的吗?柔桑说,妈妈和你都住在这里。小鸣听见便说,你们住在这里干啥?我们都要过去住的。柔桑说,你妈妈回来了,你们一家三口才应该住那边。小鸣说,谁妈呀?你是我妈妈,我不要那个女人做我妈妈。柔桑叹气,想这孩子一岁多点就丢了妈妈,难怪他对扶朵没感情。难怪老人们说,孩子谁养向着谁呢。这样想着便坐到两个孩子身边去了。一个胳膊搂着闺女泠泠,另一只手拂过小鸣柔滑的头发。这孩子的头发,很像扶朵小时候的头发,柔柔软软的。那时候姐俩一起长大亲亲热热,后来姨娘姐妹嫁给了龚家堂兄弟,又后来自己的丈夫龚乃春死了,自己的姨娘妹妹扶朵就离开她的丈夫自己的堂小叔龚凤鸣出去打工了,继而失踪了。唉,实在是生活所迫,才和凤鸣成为一家过日子的,要不两个半拉家庭那光景实在太惨了……柔桑想到这里,心里一酸,眼泪就滚了下来,怕孩子看见,忙用衣袖擦了,哽咽着想说说小鸣,却又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东院的大门就是在这时噹啷一下响的,柔桑迅速站起身,半跪在炕沿上,透过窗棂往外观看,隐约地看到扶朵一溜小跑冲出大门。她以为扶朵会到这院来,或是向她质问,或是对她厮打。她想不管扶朵怎么发泄,她都打算不知声。一定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谁让自己勾引凤鸣,抢了扶朵的位置?如果她让自己还给她,那自己该怎么办呢?

半跪在炕沿上的柔桑,心里想着这些事情,呆愣愣地等了半天,也听不到这院大门口有动静。突然说声不好,下地就往外跑。两个孩子也跟着吱哇乱叫往出跑。泠泠一边跑,一边喊,妈妈——,妈妈你干啥去啊?我俩饿啦!柔桑回头没好气地回答女儿说,带着弟弟找爸爸去,锅里肉好啦。

顾不上两个孩子,柔桑的心里只想着扶朵。追出大门,隐约见到扶朵在树林边上一闪,不见了。她张嘴喊着,扶朵——扶朵——。便紧跑着,跟了过去。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