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475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靑茹》(1)——发表《阳光》2011年9期

(2011-09-10 16:02:43)
标签:

本故事纯为虚构

2011年

《阳光》

第9期

文化

分类: 刊发短篇小说(选段)


短篇小说《靑茹》(1)——发表《阳光》2011年9期
(一)

靑茹承认自己的心路有点跑格。每次明科长进来,她都忍不住去看他。他长得好帅,剑眉朗目,乌黑的头发,打理得很光滑齐整。额前一溜头发似乎卷过,也似乎定了型,总是很帅气地弯在那里,给那张本来就俊气的脸颊增添了无限的时尚。第一次看到明科长,靑茹就是被这绺头发吸引住的,大大地睁着眼睛,正着头看半天不解事,歪着头又打量起来,翘起来的嘴巴花瓣一样张开了,声音没出来,心里已经大喊,怎么就这么妥帖?这么恰如其分?这么完美?喊一次眼睑扩张一次,鼻翼似乎也跟着飞起啦。弄得明科长的脸颊都涨红起来,一旁的李姐拉她一下,说靑茹你看什么?靑茹茫然地说,头发,头发……却没说出头发怎么样,惹得李姐一个劲拿怪眼珠看她。坐在一堆材料中间干了老半天活,靑茹才自言自语地说,明科长的头发怎么弄的呢?坐在侧面的李姐看着她说,他妻子说他,可臭美呢,不管工作多忙,打理头发都是第一位,大理发店有专门的理发师不说,就是在家每天早晨都是将头发打理满意才出门。后来李姐再说什么,靑茹就听不见了,她的眼前老是晃着一个大男人,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拿着电吹风对着镜子做头发的景象,想一下,忍不住笑一下,那双眼睛和嘴巴,如树上的一对鸟和树下的一簇花。唧唧喳喳,那是眼睛的目光在说话;一翕一翘,那是心底来风吹动了嘴巴就如花。

明科长也老是爱盯着靑茹看,目光纯纯的,似乎也带着好奇,趁靑茹出去,他对李姐和小夏说,这个林青茹看着挺好的,他们校长怎么就不让她上课呢?李姐说,人太老实了,有点愚讷,要是放在我身上,天天闹他不心静,看他让我上不上?小夏惊讶地说,整个教育界就一个领导不让上课的典型人物,就是靑茹姐啊?你们不提,我还不知道呢。李姐笑,在“名人”身边的人都是很难知道这个人就是“名人”的。小夏说,我看靑茹姐干活实在踏实,学啥看一眼就会,也是心灵手巧的人,他们学校的领导那样待她不公平。李姐说,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公平事?人要活着得自己去创造公平。小夏说,李姐,既然咱们能在一起干活,就是有缘人,你想法教教靑茹姐,让她自己学会创造公平。李姐哈哈地笑起来,我当然得教她,按说她还不是外人呢?小夏问,靑茹姐是李姐的什么人?李姐哈哈笑起来说,她和我没关系,但她丈夫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每一次他喝醉,都是我打车将他送回去的。小夏说,你去过她家啊?李姐笑哈哈地说,我去她家都是在半夜,将酒鬼送到门口就得走,我怎么好跟进去?小夏说,你和她家姐夫好到什么程度啊?李姐转头对着明科长说,小夏你问明科长,明科长知道我和她家男人好到什么程度。说着就更大声地哈哈哈笑了起来。小夏说,李姐,既然你跟她家姐夫挺好的,就跟她家姐夫说说,让他去想想办法,帮帮靑茹姐吧。听说她都五年没上课了,再不上恐怕荒废了,白瞎了大本毕业的人才啊!明科长说,林青茹的丈夫叫贾呈祥,在教育系也是挺有名的人,想来是他和那校长的矛盾牵扯到靑茹老师了,要不一家人怎么会看着不管呢?李姐又哈哈笑着说了,你们可说错了,他和那校长以前关系也是不错的,但是那个校长做人太狡猾了,见到她男人,不等人家问就先诉苦,再说她一大堆的毛病,你说还让他怎么去管这件事。另外一个男人家中的妻子如果自己不知道争气,这个男人就会很泄气的。他问我多少次了,说你说她怎么到新单位就不行呢。喝醉时他老是叨咕她的妻子窝囊,不提气,说以后要是遇到好的他就换。天啊,怎么会这样?小夏喊。李姐说,在一个家庭中如果一个做妻子的对男人没有什么帮助了,那是很容易被淘汰的。小夏遗憾地说,家里人都瞧不起,那就完了。满屋子都是李姐既得意又兴灾乐祸的笑声。

在门外站了许久的靑茹,听到屋里的对话,就将好心情弄丢了,虽然知道他们议论的都是事实,但总是有种被人揭了隐私的感觉。特别是李姐提到自己的丈夫,这让自己心里剜着疼,想他一回家就一声不响,在外倒是和外人近呢,自己一直猜不透他的心思,他却将心里话都对外人说了。看来这世界要永远好下去的两个人,还真是不能做夫妻。可是不做夫妻做什么?做李姐吗?她到底是丈夫的什么人?不会是情人吧?可是这李姐似乎比丈夫大许多,难道他找个大龄女子做?靑茹摇摇头,她不允许自己顺着这条线想下去,于是就转移到明科长身上,想明科长为啥要打探自己不上课的事情?是好奇还是关心?看他那样子,他一定是好心,他和小夏一样,都是善良的好心人。可李姐也是善良的好心人吗?这样想着自己又开始连连摇头,对于李姐和她说出的一些话,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厌恶,那感觉似乎是对情敌。心口有口气堵着怎么喘都喘不上来,肩膀与身子使劲往上提了提,不但依然不行,连腿都显得没劲了,整个人就欲颓委。她觉得自己无法再走进屋子里去了,实在是没面子,于是生出了一种想逃走的想法。但是转念一想,今天走了,明天还来吗?不来,这里的领导报告学校去,学校那校长不得将自己宰了。进城五年了,那校长多恶啊!总是用不停的指派来折磨她。想到校长的那些指派,靑茹的鼻子就有些发酸,心里满都是屈辱感。楼下的电话,没人看,校长说,你去;整理图书仓库没人愿意干,校长说,你去。没有钱的监考,教师找理由走了,校长说,你去。派出所来学校借人帮着抄户籍,校长说,你去。政府办公室需要人整理挤压多年的材料,校长说,你去。教委普教科借人,校长说,你去。档案室也来借人,校长说,你去……校长是个方正脸的人,按理说有这种脸的人都是正人君子脸,做人该是正直无私的,可是这个校长似乎不正也有私,他看别人的目光都带着笑意,但是他在将靑茹找到他的办公室指派靑茹的时候,总是将目光抬起来,傲慢地从靑茹的头顶擦过,一直射向屋顶。

从来没有人正眼搭理的靑茹来到这里本以为总算有几天逃离了校长的魔掌了,可是他们这么一讲,自己就觉得如沉深渊了。正踌躇不知怎么办呢?门就开了,明主任拿着手机,一边说话,一边快步走出来,见靑茹红头涨脸窘迫急促地在门口站着,他一边对着手机说着话,一边伸手在她的肩膀轻轻地拍了两下,转身到一旁接电话去了。靑茹知道明科长显然知道自己听到了屋内的全部对话,他在对她表示安慰,突然就有一种清爽在心田中滋生出来,而且快速生长起来,很快就四通八达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这感觉特像生长在凌水湾的一种植物,那植物快速生长的样子常常显现的青萍的脑海中,万物生长都有一种快感,刚才被对话袭击的靑茹还是悲哀的,或许被植物生长的这种快感所感染,也或许被心田中那种清爽所冲淡,青萍的脸颊恢复了白皙,局促不安的人也突然就平静起来快乐起来,推开工作室的门,她是快乐的;走进工作室的脚步,也是快乐的。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