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18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化成蝴蝶嫁给你(1)--发《山东文学》09年国庆特刊

(2009-11-21 18:46:25)
标签:

小说原创

《山东文学》

特刊

情感

分类: 刊发中篇小说(选段)

化成蝴蝶嫁给你(1)--发《山东文学》09年国庆特刊

(一)

    农闲时节是凌水湾最快乐的时光,吃过晚饭的人们,嘴巴一抹擦,开始往大队部前面的空场溜达,那里的戏台已经搭成一个彩虹门,青翠的松树枝和柳枝装饰的门楣上披了一块结成大红花的彩绸,一左一右两盏嘎石灯,挂在高高举起来的杆子上,突突地向上吐出半尺高的红芯子,将整个戏台照得通亮,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臭烘烘的嘎石味。冷丁闻着,真让人受不了,不过那时还不知道电灯是何物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只要戏台上的人物一出来,人们就只听唱词不闻嘎石味了。

    文彬和秀红扮演的戏中人物出场时,戏台下总要有一阵小小的骚动,后面看不到的嘎小子们起哄往前挤,前面的就拼命往后撅。中间的宛如坐了悠车子,脚不粘地跟着晃,骂声笑声尖叫声一片,只要秀红和文彬那嘹亮的歌声一响起,全场立时鸦雀无声。

    秀红穿着的戏装并不艳丽,常常是一件黑色的大褂,上下飞舞着两片雪白的长袖,她的脚底下从来看不出迈步,在戏台上快速走动,像按了电动的轮子。黑衣衬着的鹅蛋脸有红似白,流转的双眸,谁看一眼都丢魂。那身子不叫身子,不过是谁随意舞动的一根水草。

    文彬周正挺拔的身姿似乎都是秀红的柔软衬托出来的,俊美的眉眼,挺直的鼻梁,一笑嘴边就显两个酒窝。不过此时扮的陈世美,却不让笑,冷着一张脸,看着他面前的秦香莲。听那一声颤巍巍的唱腔“夫啊——”文彬酥软得常常忘记自己饰的是负情绝义的陈世美,恨不得立即扑过去,将秀红抱在怀中,抚去她脸上的泪痕。直到急得导演孙广贤在后台猛拍惊堂木,他才恍惚明白过来,装出酸臭的模样,抻起戏袍,大迈靴步,踩着鼓点,蹬蹬蹬而去。

    台下一片笑声,是松了一口气那样的笑声,笑声中那一帮想为儿孙选媳妇的老头老太太一边点头,一边赞赏,说扮相好看,唱得也好听。心里正嘀咕这孩子会花落谁家,谁人能承受这份福气时,有人悄声说:“胜利的三大爷那年从黑龙江回来曾给秀红相过面,说她长得单薄,天生没福,小时克爹,中年克夫,老了克子。”“天哪?会是这样吗?她可真是两岁就死了父亲。”一帮人嘀嘀咕咕,疑问着,感叹着,有的还担忧地抹起眼泪。说起给谁当媳妇吧,大家都躲躲闪闪地说:“不要,不要!”文彬妈就是这帮老头老太太里的一员,本来得意自己的儿子和秀红关系不一般的,这会儿看到秀红在台上和文彬眉来眼去的,就在心里不断地骂:“狐狸精!扫帚星!”有人逗她说:“这秀红和文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就骂人家:“烂嘴,嚼舌头根。”

文彬很快从老娘嘴里知道了这件事,他说:“不可能吧?相面十个有九个不准。老娘说,我就你一个儿子,咱们可输不起,宁可信,也不能冒这个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无脸去见你地下的祖宗。”文彬去问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胜利,胜利支支唔唔地摸着脑袋说:“我大爷那次回来,好像说过,哎,你信它干吗?”文彬娘去问胜利时,胜利说:“婶子啊,你可要考虑好了,我那三大爷在黑龙江被人称做活神仙的,你就一个儿子,你可得把握好了,别弄得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境况可惨啊!”待文彬娘意志坚定,坚决不让文彬搭理秀红时,胜利又劝文彬:“哥呀,有些时候并不是有情人都成眷属的,你家婶子寡妇失业地把你拉扯大可不容易。”文彬听了也是这个道理,心里想着和秀红离得远点,别让娘为这事生气了,但是一看到秀红就气短,特别是一到台上就更完了,文彬实在是忍不住。

秀红更别说了,卸了装不肯和女伴一起往家转,站在后台,一个劲给正在帮大家往回搬道具的文彬使眼色,曲终人散的山村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场所。嘎石味早没了,小凌河的水腥味在寂静的夜晚格外香,还有蛙声,一片连着一片地呱呱叫。

文彬擦擦手,既害怕又想往地跟着秀红往出走,却没想刚下戏台,就看到老娘冷得哆嗦地等在那里。“文彬啊,跟娘回家!”文彬娘冷着脸大声喊,那态度比戏台上的皇太后还专横。

文彬看看身边的秀红,惭愧地移开了自己的眼睛,回身跟着老娘的身后走。

“你不娶她,就是我的儿,你要是娶了那个狐狸精扫帚星,你娘的命就要归西。”文彬娘一边走,一边磨叨,声音大大的,就是想让站在后边的秀红听清楚。

秀红傻站着,总觉得四周鬼影幢幢,脚下的土地和村庄变成摇晃的翘翘板,心里气恨着,又觉得无可奈何。

“秀红姐,我送你回家”胜利何时站在身边,秀红不知道。这个身体矮壮的男儿,嘴巴特甜,年龄似乎和秀红同岁,也没论过生日时辰,这小子一口一个姐,让秀红觉得自己好像就该有个弟弟。

和胜利有一搭无一搭地往家走,秀红觉得自己难受极了,心里一个劲想着文彬随他娘离去时,躲闪自己的眼神。心里有点怨恨文彬,实在是软骨头,一点没有男人气,为什么被老太太管得那么严?你已经长大,再也不是小孩子!

胜利的话很多,净给秀红讲台下看戏的热闹事,哪个女子看戏时将裤兜中的小镜子丢了,哪个大嫂的奶被挤出来,将前面人的后背洇湿了。腰街的三丫头一回身就没魂地叫起来,原来她身后的魏德子在自己的嘴里粘了一个半尺长的大红舌头。……

好多话,秀红是听不到的,她的心给文彬塞满了。心里在怨恨过后,还是一个劲地老想,要是文彬送自己回来该有多好啊!

想以前,文彬是送过自己的,自己问一句,他说一句,从来就不知道找乐子逗自己开心。贵人语话迟,这是谁说的,想不起来,心里就觉得文彬就是一句话不说都可爱。

胜利在一边自讲自乐,他完全不管秀红在想什么,看秀红不知声,就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姐姐地叫,有时候忍不住用自己的手去扒拉秀红的手,伸出去没碰到呢,自己就觉得不对劲,缩回来,依然乐得手舞足蹈,像个快乐的小孩子。

到秀红的家门口了,胜利望着秀红,眼睛里就有了星星,看看抑郁寡欢的秀红要往院里走,就将手拢在嘴边压着声音喊:“喂,秀红姐,你要是不累,我带你去看憋鱼。”

秀红的脚步停下了,她知道自己就是回去,这个夜晚也是不眠的。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