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18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绣儿本是老实人》(1)发《章回小说》2009年第6

(2009-05-16 20:14:18)
标签:

07作品

《章回小说》

09.6期

头题

六届大奖

入围作品

分类: 刊发中篇小说(选段)

《绣儿本是老实人》(1)发《章回小说》2009年第6

 

    张绣儿嫁给陈方真的就是因为媒人大舅妈对妈妈说的一句话,你看她那老实样,有人要就不错了,还嫌人家二婚年龄大呢?人家是城里学校的校长,要不是原来的媳妇乱搞,谁上农村来找这种老实巴交的人?你好好掂量掂量,机会难得,过了这村可没有这个店!人家可说一结婚就将她的工作调到城里去呢!

大舅妈一向说话刻薄,事事站小姑子绣儿妈的上风,被训得无话可说的绣儿妈吃过晚饭,就急忙追绣儿一起回到她们娘俩住的小房间,低声和绣儿商量这件事。她怕那屋儿子和儿媳听到。

进屋就一头扎到炕上的绣儿不说话。她的脑海中一直转着一个男孩的形象,那是她在师专读书时的同学,她喜欢的,毕业时,为了留在城里工作,和一个城里姑娘结婚了。她很痛恨他,更恨自己管不住自己,人家结婚了,还忘不了,就一直想自杀,刀子都买好了,是一把地摊上的小弯刀,刀柄画着深蓝色的古画,细看是貂禅戏吕布。刀身不到五寸,略有点弯曲,含光闪闪,如一弯弦月。这把刀很贵,几乎是绣儿喜欢的一件连衣裙的价钱,但绣儿一看到这把刀就喜欢得心里乱跳,所以不惜一切买了下来。她想就算自己给自己置备一件送葬的礼物吧!死在这把刀下,自己会含笑。总想着死,看着书也将一刀能致命的地方琢磨好了,但每次拿起刀对准自己敞开胸怀的那个地方时,又总是犹豫不定,总觉得这人世还有什么事情扔不下。所以在犹豫间就将自己要死的念头耽误了,一耽误就将自己耽误成快到三十的老姑娘了。虽然这老长时间了,心里一憋屈,或者感觉活着没啥意思时,就拿出那把刀,对准胸口的那个地方试试,但终是没有一刀攮进去。其实也不是没有攮进去的勇气,关键是她一拿那把刀,一对准自己的胸口,不论怎么懊恼烦躁的心,都会在刹那间平静下来,仿佛这个世界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这个世界也在此刻突然间平静明亮起来。看来这把刀是能够治愈抑郁和烦恼的良药呢!所以她更喜欢那把刀了,经常带在身边,时而摸摸润滑的刀柄,似乎就多了不少生活的勇气;手指从那冰凉的刀刃上滑过,就有一种快乐的感觉从心里小风般飘过。

看你这儿烟不出,火不冒的,你倒是有屁放一个,我也好回人家的话啊!本来很老实的绣儿妈也急了,望着绣儿连说带骂,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唉!眼看奔三十的大姑娘嫁不出去,谁不愁不急哦?何况这个家似乎越来越多余她这个人。

听妈妈这样磨叨自己,钻到炕上的绣儿身子就感到非常烦躁,手就从炕里卷着的行李边摸了进去,那把上班带着的刀,回到家就被她藏到褥子底下了,睡觉时,摸摸它觉得安稳。现在摸到它,她就不怕妈的絮叨,突然间似乎有了主意。

你看着行就行吧,我无所谓。绣儿的手已经握紧刀柄,眼睛看着别处皱着眉说。她知道妈是怕弟弟和弟媳,总想把这个老姑娘快速嫁掉。弟弟本来是好弟弟,但自打娶了媳妇后总找茬和她干仗。显然后边的指使人是弟妹。那个厉害精总看她在家不顺眼。再说绣儿在附近的农村中学工作了七八年也不顺心,也许因为她不爱说话,更不会交往,不管怎么拼命地干工作,总是吃力不讨好。快点嫁掉,离开家,也离开这所学校,这是绣儿做梦都想的事。能够进城去,那当然是好事哦,多少人剜门倒洞地想去,还进不去呢!

从相亲到订婚,绣儿觉得自己就是被大家牵来牵去的一只羊,那男人什么样,她根本没看清。烦躁时,她就将手握住自己那柔软的小挎包,从挎包外边摸摸自己的那把刀。被那男人盯着看的时候,她就是觉得心里惶惶的,握住挎包的手也越来越紧!

钱啊!财礼啊!都是弟媳撺掇妈妈做主要的,她没有问过,张罗结婚要买要做的一些东西,绣儿也都随妈妈和弟媳她们去张罗,再说她上班也没有工夫。就是让她张罗也不会不懂,用妈妈的话说,横针不知竖线的,就知道读书了!弟媳说,你闺女除了会读书,还长了一个漂亮的人样子,要不也不可能嫁到城里去。虽然二婚,那可是当官的人家。弟媳说时满脸羡慕的样子让她恶心。

绣儿不知道该为自己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人家不来电话,不接她过去,她根本就不知道先联系人家。弄得那男人握着她的手说,你老实得让人心疼呢!绣儿就因为这句话,才好好地看看这个男人,才知道这个男人长得并不好看,黑黑的脸膛,小小的眼睛,个子不高,人却有点胖。整体感觉倒不算恶心,看着还算顺眼吧!若没有刚才他说的那句话让人觉得心暖,绣儿不会主动和他亲热,这会儿心里一热,紧握小包的手就松开了,一头钻入他的怀中,嘤嘤地哭泣起来。婚期定得很快,婚礼举行得也很神速。幸福的感觉和这婚事一样似乎都是从梦里突然钻出来的。

好在绣儿在结婚时真的感觉很幸福。从草窝到了甜蜜窝,不仅是众亲属的感叹,也是她自己从头顶到脚心的深深感受。陈方的前妻在和他离婚时是净身而出,所有的家产财物都归了陈方,还带走了女儿。结婚时,没用绣儿说话,陈方就将不少生活用品全部换了新的,尽量使前妻的影子和气味消失至尽。这种做法让绣儿很感激,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不安,好像是自己强求了人家似的。(

(博主说明:这篇小说,因为不能发表,一共改了四稿,因为留用的时间长,忘记投给《章回》的是那稿了,前些日子将第四稿粘贴在这儿,样刊来了,才知道发表的是三稿。故此改过。致歉!)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