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52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的饭局谁买单》(1)发《章回小说》08第10期

(2008-11-29 18:50:32)
标签:

《章回小说》

08.10期

六届大奖

入围作品

分类: 刊发中篇小说(选段)

 

《今天的饭局谁买单》(1)发《章回小说》08第10期

(一)

许晴雯忐忑着再次来到方德律师的办公室门口,抬手刚要敲门,从敞开的门缝看到里面有客人,她就停住了,觉得站不稳,就手扶墙壁,使劲闭着眼睛,叹出一口长气,才觉得好一点。几个月前从这里抱着上百万财产的转交证书和银行支票走出去时,她没想到自己还会回来。那时尽管自己的心理充满了矛盾和疑惑,但神情是平常的,人也很有精神;而这次回来,她却觉得自己浑身无力,从走廊上的大镜子中,她看到了自己的憔悴和萎靡,眼睛里充满了忧伤。

出来送客的方德律师,看见她几乎是大吃一惊,与客人摆摆手,就急忙过来扶住她的肩膀询问:“许女士,你怎么了?病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许晴雯摇摇头,想说话,感觉嗓子有啥堵着,苍白的面孔使劲摇了摇,眼角就湿润了。说实在的,他见到方德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被方德扶进办公室,喝了一口水,好半天才噙着眼泪说:“我想找到他。”

方德长舒出一口气。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孩子样露着许多乞求的许晴雯,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心说:“这女人,真有意思!”

许晴雯知道方德律师在笑他,但是她顾不过来了,她急切地抓住他的手近乎哀求地请求:“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知道你俩最好,他的行踪你不可能不知道。”

方德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移到了别处。

“你告诉我,我一定要找到他,如果他没有把这些钱交给我,那他的死活与我没关。可是他已经将这些钱交给我了,说明我还是他的妻子,他还认我和他的孩子,那我就不能由着他无影无踪地在外边飘着,我和孩子就应该生死与共地和他在一起。”

“我知道你一直在找他,知道你打电话,找熟人,四处散发那种打印出来的广告,还到电视台报纸上去做那种寻人启示。但是没用的,你别瞎折腾了。”方德律师转过身,避开许晴文的目光说。

“可我……可我……”许晴雯极力想说,还是说不出来。急得目光乱撞,脑袋似乎也想撞墙。

自打那天方德律师将那些财产转交给她,十年来在她心中建立起来的坚固防线在刹那之间崩溃了。没有那种天降横财的欣喜若狂,许晴雯几乎是哀伤欲绝。安静平稳的心灵本是胸间悬挂的一颗桃子,突然间在风雨中就摇摇欲坠起来。这种情况,方德律师不可能看不出来。许晴雯再次重返律师所,她坚信自己一定能感动这个律师,他一定会把他的行踪告诉他。

方德叹了一口气说“许女士,你别白费工夫了,隋先生让我在他失踪一年后将这些财产交给你,就是让你不要找他。他说事业很累,他干够了;女人不少,也玩够了。他想一个人到外边走走,看看他想看的名山大川,至于回来不回来,随缘吧!也兴许就这样,永远不回来了。”

许晴雯焦急地问:“听说他走前在医院查出了绝症,对不对?”

“这个,隋先生没说,希望你不要听信外边的传言,一个小城市颇有名望的大财主在突然之间失踪,会产生多种传言的。你有这些钱,往后的生活不用愁,也别瞎操心,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吧!”

方德律师的劝说和领取财产时还是一个样,许晴雯听不进去。她失望地站起身,木头人一样往出走。

方德律师在他身后感叹:“这人啊!怎么就解不开自己的心结?”

许晴雯真的就是解不开自己的心结。她觉得在他人生风光的时候,自己选择离开他,没有什么。但他真是到了孤家寡人重症加身的地步,自己还真的不能割舍。他将这么大的一笔财产留给自己和孩子,他现在的生活有没有保证?没有人陪伴的漫漫旅程,遭遇了风霜雨雪怎么办?真要是身体不好,卧倒在荒郊野店,谁给他寻找医生?……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疑问,像一只恶猫使劲抓挠许晴雯的心扉,几乎让她疯掉。在家中呆不住,在办公室坐不住,一个人疾步行走在城郊僻静无人的大马路上,仰头看天,不住地询问:“这一年多,你跑到哪里去啦?你到底是死是活?你为什么要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你的那些女人呢?……”

天空没有隋景阳的影子,懒散的白云也不会回答她什么?她只有绝望地低下头去,两只眼睛没有一点神采,眉宇中全是焦虑。当年抱着孩子离开那个皇宫似的家,她都没有这种颓唐,迎接即将到来的贫困,也是平静如水。可是今天啊!她觉得自己要是找不到他,就活不下去了。

妹妹许晴倩说:“姐,你至于吗?没有他,这么多年你和扬扬不是照样过得很好吗?”

“可是,你知道,他现在没钱了,自然也会失去很多朋友。一个人没人疼没人爱的,万一真有病,可咋过啊?”

“姐,你瞎操啥心啊!他的本事那样大,没钱才怪?要是没女人,更怪。说不上和谁去过神仙伴侣的日子去了。还算他有良心,临走没忘把财产给他的儿子留下。”

“可我真想知道他现在到底咋样?要是真的很好,我就放心了。我害怕真的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得了什么绝症。”

“哦,姐,你也知道啊,大家都那样说,不过他做得挺时髦的。你想一个平时风光惯了的人,怎么会甘心自己非常惨败地躺在众人面前,让平日那些恨他惧怕他嫉妒他的人笑看他的下场。就是那些爱他喜欢他崇拜他的人,我想他也不希望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惨像。这件事他做得多明智啊!敢做敢为,临危不乱,拿得起,放得下,真的很令人敬佩!”

许晴雯也赞同妹妹的观点,想起那个她离开十年的人,在人生的最后关头,做出这样的选择,她的心理充满了敬意。由敬生爱,理智当然惨败在情感的下方,仰头看天,牙齿紧咬,依然说出很不现实的傻话:“我说什么都要找到他,就是死也让他死在我的怀里!”说完就伏在妹妹的肩头抑制不住地哭泣起来。

“姐,你傻啊!别忘记你已经和他离婚十年了。”妹妹生气地将姐姐攮搡起来,翻着白眼说,“你现在还是多想想扬扬吧!”

想起扬扬,许晴雯疯狂骚动哀伤欲绝的心,慢慢平缓起来。在清贫无助的日子中,她为扬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哦!扬扬是她的命,这世界她谁都可以失去,但不能失去扬扬。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