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52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欢喜搬家》(1)发表于《芒种》2004年第10期

(2007-12-01 17:02:5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刊发短篇小说(选段)

《欢喜搬家》(1)发表于《芒种》2004年第10期

 

每天早晨起床前,云芝和她的丈夫张力都要缠绵一会儿,恨不得白天也和晚上一样,分分秒秒不分离。但是在今天早晨,云芝却轻轻推开了张力搂抱过来的胳膊,一边穿衣,一边歉意地对满脸失望的张力笑着说,我得赶紧去给小恬蒸馒头。

电灯的光芒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从白色的小灯泡上滑下来,从粉色的窗帘跳下来,抹了云芝和张力一脸的红,那红拽慢了云芝穿衣服的速度,也惹火了张力脉脉含情的目光,云芝看事情有点不妙,抱着未穿完的衣服跳下炕,一边穿衣一边回头用目光用微笑安抚张力,那目光好像在说,乖孩子,好好睡觉。那微笑好像在说,咱们的日子长着呢!

张力把被头拉倒自己的下巴颏,眼角跳动着笑意,脸上浮动着柔情,他说,如果你蒸不好怎么办?

欠打!云芝的嗔斥如春天孩子甩向晨空的柳鞭,脆脆的响声带动出内心的骄傲。云芝骄傲地说,完中家属院,我蒸馒头的技艺是一流的,你信不信?

信,我敢不信吗?我只是在琢磨,谁流下来的例子,搬家非得从旧家,带一个大馒头到新家去吃,有啥用呢?

有用啊!那用处可大了。云芝扳着手指头说,蒸馒头就是争气,争个好日子红红火火。

还红红火火呢?我敢保证,他们俩用不了多久,保证离婚。搬家只不过是樊伟甩掉小恬的一步棋。

你怎么回事?云芝气愤得目光直立起来,鼻子和小嘴一耸一耸的,吓得樊伟用被头遮住了整张脸。樊伟说的是事实,她不得不承认,但她还是不愿意往那一方面想。说是不想,但又难以控制,鼻子一酸,两颗眼泪如两颗精亮的滚珠怔怔地嵌在略显欧式的眼眶中。

噙着眼泪的云芝,走到外屋,随手拉亮电灯,推开门,想看看外面的天气。却有一股邪风抱着一团凶恶的浓黑滚进屋来,几乎撞她一个趔趄。她急速关好门,背靠屋门,心里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环视屋内橘黄的灯光,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他俩真倒霉,怎么撞了这么个天?难道?难道天也要灭这个家?

难道什么?小恬经常红肿的眼睛,樊伟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已经像世人昭示了离婚的必然结果,谁都说是明摆着,只有她云芝不信,其实是不信吗?她是不想相信,她不想看到她的两个同学朋友在她的眼前由夫妻转入陌路,她不想看到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在她的面前分离崩溃。她坚持在小恬和樊伟搬家的时候,给他们蒸一个大大的馒头,就是在坚持一个祝愿,渴盼一个奇迹。

倒水洗手,清清的水波里都是小恬和樊伟昔日与他夫妻交往的情景。

你也是外地调到这里来的吗?我有伴了。小恬说这话时,满脸的天真。在街上碰上她的云芝不认识她,但云芝认识那条天蓝色的裙子,那是一师八四届女同学的校裙,涤纶的质料,垄沟般的竖条,西服裙的式样,轻盈飘逸年轻快乐。那时候所有的女同学都喜欢。不过自己的那条校裙一毕业就送给舅舅家的小妹妹了,这个小恬参加工作还穿着。不过,看起来好亲切啊!

你的老家也不是这里吗?云芝问的时候,也觉得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于是小恬就滔滔不绝地给她讲,讲她和樊伟在学校时的恋爱故事。她说,让老师给堵到画室时,他们正紧紧拥抱,来人了也不想分开,被老师拽到两个不同的办公室时,有一种生离死别的绝望。好在他们谁也没背叛谁。云芝想,那时候的小恬多幸福啊!幸福的小恬讲述她由城市来到樊伟偏僻的家乡讲述她因为爱情和父母决裂的过程,也没有一丝沉重和悲伤,年轻红润的面颊满都是得意和骄傲,像一朵盛开的红芍药,开在云芝的眼睛里,让正被工作折磨的她,心里好生的羡慕。她觉得小恬是婚姻事业两幸福啊!谁像自己随夫君调到这里,就被打入离家二十里的一个小山沟。不但小山沟里的工作不好干,沟里人总想挤兑外来的人,就是那二十里的山路也让人心生恐惧。工作不好,对夫君就有所怨恨,就是不跟他享福,也不至于跟他受罪啊!看小恬该有多好,两口子一个单位。

打开面盆,那发好的“红雄鸡”牌精粉面团涨如春天的土地,用筷子搅动一下,丝窝如网,洁白而有劲道。云芝黯然的心因这发好的面有了些许的欢喜,格外小心地从瓶中倒出适量的面碱,用少许热水溶了,又加入少许小苏打,用手沾着一点点揉进发好的面中,不一会儿,那面团里的丝窝减少了,总体的体积却悄然变大,捧在手中愈发显得松软,看在眼中愈发地柔韧闪亮,且有稀稀的几个气泡如疏朗的星星一般,点缀在如天体般的面团四周。云芝感觉到自己的心灵里也浮出了快乐的气泡,那气泡就是小恬和樊伟明天最美好的日子。

实际上小恬和樊伟只是现在的日子不算好,经济窘迫,樊伟进城,小恬的工作不好调,夫妻间距离拉大,产生隔阂。实际上他们昨天的日子也很好,小恬那般天真而又可爱,樊伟那般仗义而又多才。

云芝在小恬的家中和小恬一起给他们满院子的鲜花松土,女人家唧唧呱呱的笑声,和满院子的蜜蜂和蝴蝶一起飘舞。樊伟进来时,像和平的小院撞进一头大灰狼,两个女人还没反映过来,他就隔着花畦呶呶喊,你的工作怎么办?

云芝知道这没有称呼的问话是问自己,在花畦中站起身,一边用中指撩起遮住眼帘的头发,一边苦笑着说,没办法,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张力也急得满嘴的泡。

到我们学校来不来?那声音还是钪钪的,没有张力说话的那种柔婉,有的都是同学朋友般的古道热肠。

求之不得啊!云芝带着谢意的话音未落,大灰狼的影子在大门口闪了一下不见了。我去给你找!钪钪的声音像院外扔进来的一把镐头,把小院的土地砸得嗡嗡颤。云芝诧异。小恬笑着说,搞美术的,差劲!贬斥的话语,云芝听得出藏在里面的爱和得意。只好讪讪地说,在学校我好像不认识他。

他认识你,才女。不过我告诉你,你别生气,他说,才女都丑。云芝听了,感到气笑不得。只好笑着说,我有那么丑吗?

这个大灰狼为丑陋的才女办工作调动竭尽全力,到哪儿都拉着丑才女的丈夫张力,工作大功告成,丑才女也不感谢他,她知道他说她丑,她耿耿于怀。倒是张力和他成了搬脖子搂腰的朋友。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