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水菊香
凌水菊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52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游在林中的兰蝶》(1)发表《青年文学家》07年2期

(2007-11-30 16:09:4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刊发中篇小说(选段)
《梦游在林中的兰蝶》(1)发表《青年文学家》07年2期 

(一)

雨后天晴的阳光,像刚刚经历过新婚初夜的新娘,把单家小院和山后古老的林子照耀成羡嫁的女郎。小院木门上缠绕的牵牛花傻哈哈地招摇着,院后的林子也传来没心没肺的鸟鸣。大祸临头了,这世界没有一点前兆,只有满面愁绪的兰蝶,游魂一般游荡在屋里屋外院里院外。

屋子里那面古老的坐镜,照出兰蝶苍黄的脸颊,十五年前这镜子初见她时,她的颜面光洁润滑,丝毫不逊于炕上正睡着的女儿单露十四岁的脸颊。为了这片林子,她承受多少打击不说,她的青春几乎在这里消耗至尽。

单露自打前天从学校回来就有点发烧,她在向妈妈描述被洪水冲毁的校园时,满脸的惊悸不说,眼睛里一会儿转出一对泪珠,一会儿又转出一对泪珠。她说,妈呀,我刚到学校,就看到黑压压的学生和老师都围在校园的周围流眼泪呀!

建校卖林的消息是和柳大姑那胖圆的身子一起滚进来的,像一个巨大的石碾子凭空而降,让兰蝶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手中压下去的压水井杆砰然弹起,打在兰蝶的胳膊肘上立刻现出一块青紫。兰蝶一边用手捂着胳膊,一边在心里暗暗叫苦。单家人守护这片林子到今天足有五十年的光景了。林子的劫难一次连着一次,单家人在劫难中一个个化成了林中的泥土,可是这林子的劫难怎么还没有尽期啊?

柳大姑的脸型和身子一样胖圆,但她的话语尖刻锋利句句扎兰蝶的心。兰蝶,你不要太固执了,单家人都死了,你还能守到死吗?再说用这片林子来建校,可以说是有钱用在了刀刃上。

兰蝶抹抹自己因上火而干涩的眼睛说,大姑,不是我固执,这林中有九棵老柏树的树龄足有千年了。我父亲考察出是唐代种植的。按理说都是文物了,如果卖了实在可惜。

柳大姑说,就是啥时栽的和咱们有啥关系?能得济就得济,不为别人,还为咱们的孩子呢?

兰蝶无语,她知道和柳大姑这样的村妇说什么也没用,心思重重装也装不出笑脸,好歹将柳大姑敷衍走了,就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搜罗出一大堆房产地契金银首饰还有存折和现金。这些东西一半是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一半是单伯伯临死时的遗赠。单伯伯说,蝶兰,这些东西归你,屋后的这片林子也全靠你照顾了。含泪跪在单伯伯头前的兰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是单伯伯死后的眼睛还是不肯闭上。十五年来,兰蝶遇到多少回城的机会,但是一想到单伯伯到死都合不上的眼睛,她就不忍心走啊!

唉!如果好好保留这些东西,足以保证自己母女今生的衣食无忧。可是自己不能再留这些了,把它们捐赠出去,看看能否保全那些老树?

去乡政府的大院是在昨日,大院中有一座崭新的办公大楼,让站在楼下的兰蝶徒然生出一种眩晕,在小村生活有十五六年没看到大楼了,今日猛然相见让她想起少女时那个在大城市中的家。赖以生存的东西都捐出去,她和单露只有回当年的那个家。鼓足勇气进入大楼,身边往来的足音吭吭作响,让兰蝶又生出一种惶惑,久居乡村的自己是否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节拍?自己一直固守的那片林子是否该和这乡镇一样有城市的新气象?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