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建的博客
孙建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64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天里的二三事

(2012-03-31 13:42:35)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春天扑面而来,就在那刚刚过去的一周时间内。

我不喜欢用1234……之类的标号来显示段落,但是这篇文字的确是在说不同的几件事,就像题目所说的:春天里的二三事。

我先说第一件事。

去年的十二月份老师从山东打来电话,问我现在的情况,随后又给我寄来了一本书——三年前刚入学时,得老师莫大信任,即开始参与此书的写作。虽然整体上只占七分之一,但是我仍感到弥足珍贵和宝贵。那时就一直盼望着它的出版。一等就是三年,如今毕业了才有了结果。看到彩色、厚重、大气的书样时,我有点感动,又有点惭愧。对于老师,我感动;对于书本,我惭愧。话说少作也悔,我的惭愧大抵就来自于此。而感动呢,则在于老师此前的信任和此时的细心以及此后的重望——我那个时候不仅答应了要写书评,更给了老师一两年后一个口头说辞。“有没有继续读书的打算?提前给我说……”我应诺。

在和老师交流时,我的眼前浮现出山大的景象,但多少已经有点模糊。那时,我刚从会议室出来,在会议室中慌忙挂了老师的电话,赶忙出来给他回过去。就着一处楼道,我的心情也如那楼梯一样起伏。挂了电话到接到书不过四五天时间,我想那是老师在去邮局的路上给我的电话。

我很快收到书,很快忘记这个场景。

有时候忽然想起来,就在一个纸片上写上一些字,似乎是提纲,似乎是一篇文章的脉络,然后第二天我就不知道把它们扔到哪里去了。把书带到单位,又带到家,再带回来带回去,如同携带着一个梦想,一个心愿。只是我这梦想至今没有发芽,没有像那天下午在路边看到的桃花一样开花。“如今所有的愿望都落地,如今所有的愿望都发芽,如今所有的愿望都开花”——这是我在一篇工作之文中放肆地煽情,写下这样几句话的同时,我知道这和我没有多大关系。这一刻,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以平静的心情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如果这样的环境有了,这样的条件具备了,你忽然却哑然失声,这就是悲剧。春天来了,你的灵感来了吗?你的心情来了吗?你的梦想来了吗?你的生活来了吗?

再说第二件事吧。

上个周末去了一趟深圳和广州。一来一回仅仅两天多的时间,但是在南方看到的景色足以让我欣羡。

在深圳,路边那些茂密的植物,那些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那些似乎有着异域色彩的生活,让我感到,不同的地方差别是如此大;不同的城市,生活是如此地不同。在广州,于闹市区中感到安静,于小店之中体验生活,于夜景之下漫步街头,于夜游之中乘船游江——让我这个北方之人不由地感叹。

在北方呆久了,人变得有些干燥、火爆,南方那种渗透在骨子中的温润消失了。这是我每次去南方之后回来的感受。这种感受就像是一片含着愁绪的凉雾,开始回忆时像刚从梦中醒来,“薄雾浓云愁永昼”,弄得化不开;渐渐地它们消退了、退隐了,像一片云翳在天边漂浮,漂浮在你的心头;有的时候你甚至忘记了这段经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你从来没有去过南方,但是一当你这样想的时候,心头就隐隐地感动悸动,那些如梦境的中事物出现了;像是平坦如砥的湖面掷入了一枚石子。两三年前去上海,至今想起也觉得匆忙,三四天前去广深,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凄惶——似乎在哪些地方,你丢失了魂魄。

即便你在那些地方丢失了魂魄,但是你也再没有提及要去寻梦、要去故地重游的念头。大多时候你只是在回想、在感叹、在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多看那几眼呢?

虽然现在交通如此便捷,但是你能保证说这些地方,你什么时候想去就能够达到的吗?

我想起了几天前爸爸给我打电话,问我清明节要不要回家。我惭愧地说“不确定”、“尽量吧”、“到时候再说吧”——对于这件近在眼前的事,我都是如此地不能决定,对于再熟悉不过的家我都是如此地犹豫,那些远方的“他处”,我又能怎样呢?

想起了在济南的日子——在那里我度过了三个春天,确切地说是两个半春天。每一个春天到来时,大地之下似乎都有什么在动弹,有什么在蓄势待发。深夜我听到大地深处在低沉地怒吼,我感到大地在震动,第二天树木的叶子变绿了,路边的花儿开放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自小而上升腾起来,将树木拔高,将人催促得坐立不宁。在那样的日子里,人容易失眠,人容易焦躁,人容易莫名其妙地冲动。

当第三个春天到来时,我到了郑州。去年。这个春天我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关注春天,去倾听大地之下的声音,也可能是越往南春天的力量越薄弱。去年我没有听到这种声音。我想今年也是一样。

然而路边的花开了,在我离开郑州两天之内。我走的时候,穿着厚厚的衣服,在去往南方的路上我就不停地卸下一件又一件,等到了广深,我就到了夏天。在广深,我想北方真是太冷了。回来的那天夜里,我惯性地加上后衣服,然而从机场出来,我已经汗流满面。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彻底脱掉了棉衣,每天早上六点多一点就被窗外的光线给叫醒——刚刚过去的冬天让我习惯了黑夜起床,虽然是在早上。

春天来了……办公室里开始热起来,尤其是在我这靠着窗户的位置。去年十二月份搬到这里,偶尔被阳光眷恋,一片片的暖黄跑到桌子上,如今对待阳光只有避之而唯恐不速。打开窗子,凉凉的风吹进来,也吹进了隔壁小学的吵闹声。“让我们荡起双桨”被不同的声音唱响,有中年女人捏着嗓门假装少女,有男男女女的合唱;有“学习雷锋好榜样”气壮山河般的吼声——快二十年了,二十年前小学中的我们不也是在这样唱吗?让我们荡起双桨,学习雷锋好榜样,蜗牛和黄鹂鸟……

还有第三件事。

第三件事是我忽然特别想回家。我给女朋友说,我们家的春天是多么地好,山上有漫山遍野的山花,小河边的有新生的水草,再晚些时候,还有小蝌蚪……她说她想跟我一起去看看。然而清明节马上就要到了,我的行程却有了变化,回家的安排又被往后推延。

我忽然想:我们回家了这些景色还能看到吗?我忽然想到,十几年来我都没有在家看过春天了。我给女朋友说的是我小时候的所见所闻,是记忆中的美好,十几年来,这些景色还存在吗?这些事物还真的如我所说的那样吗?

大概六七年前,一条高速路贯穿我家所在的村子。几十个高高的桥墩伫立在河床上,河水顿时消散了很多,就像是失血过多,小河从那时候起就丧失了生机,若有若无地流淌着。深水潭不见了,潭中的神奇传说也随之失传了;河流的水面由整个河床收拢成一股溪流,紧靠着堤岸的一边暗自啜泣。河边的水草变成了沙子,水中的青苔变成了浑浊的泥沙……

 “草色要看近却无”,看山花也是如此,那时候站在院子中看对面的山坡,看到灿烂的一大片,等到走近时,却只是枝头上凸出的花骨朵,偶尔点缀几朵早开的花瓣。映山红,一株株的一串串的;还有黄色的一串串山花,我叫不上名字但是觉得欣喜。但是随着种植袋料香菇,树木减少了,山上的绿色也减少了,露出大面积的黄土或者山石,像是一块块伤疤裸露在绝望的春天里。春天来了,那片片伤疤分外明显。

春天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在这春天那写一些文字:它们淡雅、羞涩、腼腆,甚至是含情脉脉、意味深长……就像一个女子,站立在水边的女子,一袭白衣裙,在三月的春风里似乎充满哀怨和忧伤。

春天,让人像女子一般温婉。

这样的文字毫无疑问是抒情的,是柔软的,是温软中带着丝丝凉意的,就像幼年时候耐不住春的诱惑,早早地跑到河边将脚丫子伸进水中……那最初的一阵颤栗,仿佛踩在了冬天的尾巴上,又如同触摸到了春天的电波。

                                            

                                                                写于二〇一二年的三月初春

                                                                  孙 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