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民公仆爱国情—纪念牡丹江地委书记林明逝世二十周年

(2014-04-24 21:02:17)
标签:

杂谈

原牡丹江地委书记、兼军分区第一政委林明同志,于1977年5月21日逝世。他离开我们已经20周年了,谨以此文作为纪念。

林明,汉族,男,原名:郑喜亭,曾用名:吴金,慕杰,郑省农,郑振东,郑早光等。于1915年农历5月15日出生。原籍:山东省牟平县八区东桑行埠村。父亲郑鸿秋,母亲从树凤,务农为生,养育八个儿女,最后只剩下林明和其妹祁民。林明在中学读书时就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9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历任山东牟平抗日游击大队教导员、独立营长、县委书记、县长、地委宣传部长、地委组织部长、地委副书记、地委书记、省委委员、省委财贸部长,黑龙江省松花江地委书记处书记、黑龙江建设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牡丹江地委书记兼军分区第一政治委员等职。于1977年5月21日含冤去世,享年62岁。

聪明好学,教书育人,为人师表树典范。

林明自幼聪明好学,6岁入本村私塾读书,后又读小学,1929年冬小学毕业后,父亲认为种田人有点文化就行了,要他在家务农。可他特别喜欢读书,且成绩又好,只因家贫,面临辍学。15岁的林明央求父亲同意他继续求学,就读县立中学的师范班,这样可以享受到一些公费补贴。迫于无奈,父亲只好卖掉几亩薄田,供他读书。1933年3月三年的师范毕业后,被聘到徐家小学教书一年。1934年2月至35年12月又被聘到萧家庄小学教书两年。这两所小学,都是初级小学,复式教育,即他一个人同时要教几个学年的学生上课,要兼语文、算术、音体美的教学任务,不仅教文化,还讲历史英雄人物,启发教育孩子做人的本份。1936年3月,被聘到花沟庙小学任教。此校地处牟平、文登、海阳三县交界处,各县学生每天爬山涉水来上学,初小毕业后,还要到外地去读高小。林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深深体会到农家子弟求学心切和读书的艰辛。所以他在完成教学任务外和同事们计议,能否创办完全小学以解决孩子求学难的问题。经过多方联络、协商、筹措,闯过了一道道难关,于1937年3月花沟庙小学终于建成为完全小学,他被聘为高级教师,不久又被聘为校长。由于他热爱家乡和学生,教学生唱抗日歌曲、讲爱国故事,激励学生们的爱国情怀,深受学生和家长们的爱戴,所以连年被聘为校长。他在学生时代时就和同学们一起读进步书刊,谈论革命理想,抒发爱国情怀,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到街头演讲、贴标语。他在参加了革命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特别是领导抗日武装斗争后,还常常以教员、校长的身份掩护自己的同志和革命组织的活动。

林明刻苦学习,文武兼备,在革命队伍中是出了名的。全国抗战开始不久的1938年,他就在地方报纸上发表文章《从事教育,还是从军》,号召知识青年投笔从戎,保家卫国,抗击日本侵略者,不做亡国奴。他中等身材,文质彬彬,很瘦弱,但目光炯炯,思维敏捷。在抗日游击战争的艰苦岁月里,革命战士难得吃顿饱饭,睡个好觉。同乡战友孙槐楠(已故)在林明逝世三周年时撰文回忆说:吃饭后或开会的间隙,别人倒下就睡了,只有林明披个灰大衣,在草垛旁或场院里读毛主席“论持久战”或是“论形势”的小册子。人们都称他是好学习的林小个子。

林明深知“厚积薄发”、“理论指导实践”的道理,只有增长知识,才能增长才干。他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他在山东省任胶州地委书记时,总结了集体养猪的经验,这篇文章选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一书中,毛泽东主席加了按语。在1955年《学习》杂志(即《红旗》杂志,现在的《求是》杂志前身)第11期上,第一篇是毛泽东“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二、三篇是决议及说明,第四篇是华东局书记柯庆施的文章,第五篇林明的文章“必须确立依靠贫农的思想”。第六篇是中共湖南省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的文章“充分研究农村各阶层的动态”。另1957年“学习”杂志第13期,“社论”之后的文章就是林明的“论左、中、右”。他的论文有理有据,现在看来也是很科学、很精辟的。

林明重视教育,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他很有办学、教学的经验。1961年秋,在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指示下,林明负责创办黑龙江省社会主义建设学院,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于1962年秋建成。他非常赞成刘少奇的观点:把大批的青年知识分子加以训练,送到农村,农业才能很快改变面貌。他在任建设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时,亲自讲课,讲哲学、政治经济学,提高学生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水平,教育学生如何到基层当干部。学院开设了农机班、畜牧班,农业技术班、妇干班、财会班等各种专业和调干短训班,为农业生产的各行各业培训了大批骨干力量。

坚持抗日武装斗争,为民掌权做好公仆。

1931年“9.18”事变,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三省相继沦陷。此时,林明正在牟平县中学读书,他积极参加了学生的爱国运动。当时,中共山东省委把发展党员的重点放在教师中,利用“互济会”、“读书会”、“教学研究会”等组织宣传、发动群众。

1933年11月,他们以纪念苏联“十月革命”为名,揭露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印刷了大批宣传品《告全县同胞书》,从县城到乡村,从交通要道到农家院墙及树干上,都贴上传单,教育和鼓舞了广大的革命群众。国民党反动派恐慌了,进行了残酷的大搜捕,党组织几遭破坏,但党员同志们仍以教师为掩护坚持战斗,打击敌人。

1935年11月,党发起武装暴动失败了,胶东特委、县委书记曹云章、张贤和、马英勇、蔡英卓等英勇牺牲了,百余名老百姓被杀害。1936年春,理琪任中共胶东特委书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全国抗日战争爆发。1938年春,日寇在牟平县建立了伪政权。

1937年12月24日,理琪领导天福山起义,建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第三军。38年2月7日,理琪在牟平县八区育梨乡农校策划部分乡丁起义,获长短枪30支,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五大队。38年2月13日特委书记理琪和林一山、宋澄学率队攻克牟平县城,在城南雷神庙于日本侵略军驻烟台海军陆战队展开了激战,毙敌50多人,理琪同志在战斗中壮烈牺牲。雷神庙一战,打响了胶东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从此,胶东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武装斗争此起披伏,风起云涌,给日寇以沉重打击。

林明就是在抗日烽火的考验中,于1938年正式参加革命工作,9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1月中国牟平县委在六区地口村正式成立,对外称“牟平战时动员委员会”,以开办织袜合作社为掩护,组织民众参加抗日活动。成立妇女、职工、农民、儿童等抗日救国会,宣传、组织、发动群众。1939年1月,林明任牟平县第五区中共区委书记,先后建立了14个党支部,郑铭石任青年抗日救国联合会会长。在这前后,林明曾被派往胶东军政学校和党训班学习,并担任过东海总队秘书、组织干事、留守处主任等职。39年10月,国民党反动派苗占魁部队(驻崖子)包围了地口织袜社——牟平县委机关,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县委机关迁到七区安子卧村,林明接任县委书记,主要任务是恢复发展组织,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筹集武器,建立武装抗日游击队。40年2月,日寇大扫荡,国民党顽固派一万八千多人纷纷弃枪溃逃。东海特委指示,要抓紧这一有利时机,开展捡枪运动,组织抗日武装。县委书记林明亲自抓这项工作。3月就建立起50多人的抗日武装,编为东海四大队。不久,牟平四大队与海洋五大队合编成东海九大队,孙宝山任队长,林明任教导员,队伍有200多人。5月林明又组建了县委保卫队,锄奸、反特、保卫县委机关。10月又成立了牟平县抗日游击大队。

这时的林明已脱下长衫,离开了学校,他身穿短袄,头戴毡帽,完全是农民打扮。他常常在大会上做演讲:大敌当前,国难当头,地不分南北东西,人不分男女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团结一致,抗战到底!他一边讲话,一边挥动手臂,讲得头头是道,句句在理,会场上群情激昂,纷纷表示要奋勇参加抗日战争。

林明常常是一个人到游击区、沦陷区做组织发动工作,区委要派抗日武工队跟着他,保护他,他坚决不要。他说:我的保卫员就是人民群众!他处处收到群众的用户和爱戴,所到之处人民把他视为亲人,他走到哪里,那里就是他的家。

1941年1月21日,在五区合子村召开牟平县第一届临时参议会,与会议员120名,中共党员占35%。进步力量占36%,中间力量29%,刘诚任参议长。会上,议员们愤怒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决定成立牟平县抗日民主政府。会议讨论通过了“坚持抗战,反对投降”、“推行战时财政政策,实行合理负担”、“实行国防教育”,“改善司法制度”等议案。林明(郑省农)当选为牟平县第一任县长,县委书记钟麒麟。当时,牟平县民主政府辖区占牟平全县的57%,计8个区63个乡,815个村,各区都建起区公所,各乡村中也都建起抗日民主政权。牟平县成了山东省的抗日根据地。1941年12月15—19日,牟平第二届临时参议会在三区埠西头村召开,林一夫为参议长,林明再次被选为县长。1941年8月钟麒麟调东海地委,方明代理县委书记。10月肖康接任县委书记,肖养病,由组织部长杨文主持工作,1942年6月,于清波任县委书记。全县共有2948名党员,183个党支部,11的区委。

1940年后,抗战进入到相持的最艰苦阶段。林明亲自率领武装抗日游击队,进行反封锁、反蚕食、反扫荡、拔据点,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敌人对林明恨之入骨,千方百计地要抓到他。由于军民鱼水情,林明在群众的掩护下,敌人的阴谋诡计总也没有得逞。于是在1941年秋,抢劫了他家的牲口、粮食等财物,并放火烧了他家的房屋。1942年初,一次大扫荡又抓走了林明的父亲和妹妹,但是在党员同志和群众的掩护下,父女俩被过了一下堂就放出来了。而有的群众却备受折磨,春寒料峭,敌人吧凉水灌倒群众的裤筒里,逼他们说出谁是党员干部、家属,革命群众更是没有交待出父女二人。还有的党员干部因此而被带走,有的献出宝贵的生命。这年秋天(10月),日伪军匡亚洲部,在两个月内就残杀无辜群众百余人之多,在六区(地口村)以教员身份为掩护的宣传委员王文轩同志也惨遭杀害。

林明把对敌的深仇大恨埋在心里,掩埋了战友的尸体,又继续投入战斗,他决心狠抓武装抗日斗争,给敌人更沉重的打击。1942年县武装大队仅是一个连,到1943年扩大为3个连,599人,被编为牟平县独立营,林明兼任营长,于清波兼任政委。他们在一年中对敌作战12次,取得辉煌战果。1943年7月1日,中共胶东区委行署、军区在牟平县五区留疃村,联合召开万人大会,鼓励全区军民勇敢战斗,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会上,还举办了根据地自力更生、艰苦抗战成绩展览。

1943年反扫荡期间,召开群众公审大会,处理奸细94名,其中处决30人,教育释放57人,转送外地4人,争取教育3人。

林明非常注重抓统一战线工作,利用统一战线进行合法斗争。他主持创办了“伪”乡长、村长的训练班,一次集训140人,对他们进行爱国主义的思想教育,让他们回去动员群众、发展生产,掩护抗日的工作人员,进行合法的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他还利用寒暑假期,举办敌占区教师训练班,给教师们讲抗日斗争的形势,组织他们参观解放区的军队、学校、民主政府,让他们回去教育学生爱祖国,积极投身到抗日斗争中去。

1943年,全县14个敌伪据点,有11个与我党的县敌工部有联系,13户伪军家属动员伪军回家抗日,29名伪军投入抗日队伍中来。

1943年,牟平县党员3467人,支部210个,12个区委。

1942至1944年,按中共中央指示精神,牟平县开展了大生产运动,整风学习、精兵简政等工作。抗日部队开荒种地、植树、打井、修河堤。仅1942年一年,就开荒2298亩,打井1126眼,植树136700棵,修河堤90多里,减轻劳役负担一半。1942至43年,全县党政机关调转工作的107人,占总数30%,参加生产劳动的71人,占总数的24%,县委减员57%,县政府减员66%,群众组织减员34%,真正实施了精兵简政。

结合整风学习,组织了扫盲识字班,办冬学220处,入学学员11200名,主要是农民学文化、学知识。还组织了生产互助班,减租减息工作队。

1944年3月至1945年2月,牟平县委书记于清波去上级参加整风学习,县长郑省农(林明)代理县委书记,主持全县党政工作。1944年5月,主持召开了全县民兵积极分子庆功大会,会上奖励了民兵模范,庆祝拔掉日寇据点。庆功会上他亲自为模范们端盘上菜,人们深受感动,一齐站起来说:“哪能劳累县长为我们上菜呢!”他却乐呵呵地说:“我是人民公仆,我代表全县人民的情意,感谢诸位为抗日出力献策。诸位都是人民政府请来的贵客,我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区委书记也离席端菜。林明巡回敬酒说:“酒淡菜薄,没有山珍海味。而我们的酒席却是‘八仙过海’(八碗菜)。这是希望各位朋友回去后,各显神通,群策群力,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语重心长,鼓舞人心。

1944年6月22日林明亲率独立营打击高陵据点敌人,俘伪军19人,机枪一挺,长短枪19支。6月25日有截击日军秋野小队,击毙小队长秋野等日军30多人,获机枪、掷弹筒、长短枪、望远镜等物品30多件。1944年牟平县抗日游击队不仅拔掉了日伪据点,还解放了300多村庄,20多万人民,只剩下牟平县城和孙家滩镇被日寇占据。

1945年3月30日,东海独立团解放孙家滩,歼灭守军140多名,缴获机枪4挺,小炮1门,长短枪130多支,军用物资一批。

1945年8.15日本投降,县委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解放牟平城指挥部,林明(郑省农)、田夫任正副指挥,于清波、王亚明任正副政委。8月18日凌晨,我军入城,张贴安民告示,牟平县全境解放,取得了抗战的最后胜利。

勇挑重担、化险为夷,关心人民疾苦。

1939年10月,牟平县委机关被破坏后,林明接任县委书记,受命于危难之中,他在上任工作途中,被山东省保安六旅(苗占魁部)十二团一营逮捕。同时被捕10多人。他坚持说自己是教员,不认识其他人。因苗与我东海地委有统战关系,即派人联系。东海地委派统战部副部长于梦龙去交涉,苗占魁赔礼道歉,并设酒宴招待被捕人员,最后全部释放。林明借此机会宣传抗日救国道理,但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和组织机密。

1940年,一次他到村公所,正碰到两个伪军与村长谈话。村长一看他来了,忙用暗语说:“表弟,你请坐!”又指着两个伪军说:“这位老总想讨个大烟抽,你帮帮忙吧!”暗示他快脱身逃走。他非但没走,反而平静地坐下来与两伪军攀谈起来,婉转地劝说他们吸毒的害处,禁烟爱国爱民保身体的道理,说的两伪军连连点头称是地走了。

1941年林明任牟平县长兼县大队队长时,得知谭家泊村有5支短枪,就带着警卫员和10多个战士去起枪,途经沙堤坝庄时,与伪军遭遇交火。在夜晚情况不明的情况下,他马上率队撤出战斗,奔到县委机关所在的潘各庄,避免了无谓的牺牲。1941年冬,日寇抓走革命群众40多人,他冒风雪严寒连夜到县城附近的参议员家商议营救事宜,又返回根据地,组织人员安抚遇难家属。第二天拂晓又与商务会长一起向日军保释出一部分同志。其余人日寇坚持要发往东北煤矿做劳工。参议员受林明之托,又买通了汽车司机,在去烟台途中,放走了车上群众。这关系到40多条人命关天的大事圆满解决,是统战工作做得好的具体表现。

他被调到福山县后,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去,搞土改、扩军、送子弟兵上前线,组织担架队、运输队,提供给养,支援鲁西南大会战。1948年,在支援淮海战役的同时,还组织民兵修河堤,恢复发展经济,开展大生产运动,抽出一般的人力、物力支援全国解放战争,一半的机关干部随军南下,这时的他日以继夜的工作,一个人担几副工作重担。

待续!

作者:

中共牡丹江市委党史研究室副编审

张蕴英

牡丹江医学院社科部主任、副教授

林玉敏

这是母亲和牡丹江市委党史研究室副编审张蕴英共同写的纪念我的姥爷逝世二十周年的纪念文章!今发前半段抗日部分,以此表达心情,更为纪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