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贺基旭
贺基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105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必须讲的几句话

(2006-11-14 14:02:25)
分类: 心灵碎语

  一个不易忘记的人,并不是因为他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儿,而是因为他给了你细心的照顾。这照顾犹如天上的星星一样多,数也数不清楚。似乎你和他(她)生前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割不断,理还乱”。这几天想写一位朋友却写不出,究其原因,他给我的是点点滴滴的帮助,甚至不需要交流。这些事儿太小,小得可以省略;这些事太大,大得几乎盛不下,如果硬要盛下它,就非得把心震动几下,要腾出个地方才行。快乐是他们的,却给了我;痛苦是我的,他们却抢了去,不让我再去触摩它。因此你喜欢上他生活的那片土地,准确地讲,不是那块土地给了你什么,而是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和事儿给了你不能磨灭的回忆和幸福。也就记住了记住了他所在的城市,不是因为这个城市里的建筑精巧,环境美好,而是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着你的朋友和亲人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延安,对我来讲是无关紧要的城市,只是从老家到单位经过的地方,也只是在这个城市里下了车吃吃饭,睡睡觉,买些水果放在火车上而已。如果再要讲,延安只不是个站台,过往的人在这里停停走走,留下一些疲惫带走一些回记。我是一个易激动的人,却在一个众所周知的城市里留下了空旷和寂寞。

  这个城市不好。

  可这突然对它感兴趣了。因为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不能上网,不能写字,见不到众多亲切的文章。听不到动人心弦的歌曲。在这一个月里,我总是偷偷地从学校跑出来到网上看看我所喜爱的朋友,他们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新的作品写出来。有时我也会和他们视频交流,谈谈彼此的伤心,快乐事,谈自己所见所闻。你说,王家的狗死了,主人很伤心。同时也就学着主人的话语描述丧狗之痛,语调却幽默,逗得大家都乐,笑得合不拢嘴,前伏后仰,心里却跟着主人的心情恨恨地伤心了一把。他说,李家买了一头驴,还没拉到村口,就挣脱缰绳跑了,先跑到张家的糜谷地,吃了些糜草。结果张家当路躲了住和李家要糜谷。我们尽情的笑。正说得起劲,突然断电了,我们又开始手机聊开了,我问,那驴跑那里去了?对方就言,不就在你家里吗?这时我才知道上当了。朋友就这么有声有色地讲,我也早拿一个登登坐下听了。

  我从他们那里听到了很多故事,也渐渐知道了一些有关他们的事情。

  先是流沙。

  我记不清我们是什么时候才开始交往的,只记得是在陕北传统音乐网认识的,是因为文字。那时候,他在“如弦生命”栏目做版主,但回贴很少。在今天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接受了一个陌生人的资助,就彻底地感动了一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庄稼地里走过,看见一条要死的狗,见了我还打招呼,便紧紧地抱住它,等它死去,并葬它。树老了,被乡亲们伐倒,却看见树根底渗出水.又感动了一回.

文字乱了,也没整理.只是写,保留原貌.(先放着,以后整理)

2006.11.14

朋友到另一个朋友那里打电话了,却给我发信息说:"我到凡夫这里了,如果再有你就好了。"这是什么样的幸福,只是一句话,却如此动人。也想以一个月前写的一首诗。

  “《哭》文/贺基旭
  /一年前找不到工作/躲在广场的角落/也没哭过//三月前/我再次失业/也没哭过//而现在/一句久违而熟悉的祝福/就再也忍不住/忍不住滴下一滴眼泪/落在我的心上。”

现在反过来读它时,脑海中涌现出很多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流沙,兴涛,流水。流沙的淡雅,兴涛的执着,流水的坚韧。他们身上散发着各自独有气质吸引着我,使我感动。我清晰得记得我欠兴涛一个电话,欠流水一本原生态的剪纸集,欠流沙一份情谊。我因此而愧疚过,高兴过.

  键盘不好,那一天再上线了,一定挑一个好字,让这些情谊变成流畅的文字.记着,在生活中,我们每一时刻都生活在关怀和爱里,是幸福的宠儿.  

  2006.11.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乱(不是诗歌)
后一篇:关于回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乱(不是诗歌)
    后一篇 >关于回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