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关《圣经》观的一次讨论

(2008-10-24 01:46:48)
标签:

杂谈

分类: 神学话题

    今天晚餐时,我与几位同学在一起讨论有关《圣经》观的话题,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讨论时气氛异常热烈。说实话,我很喜欢这样的讨论氛围,因为大家可以在彼此的交流和沟通之中学到更多的常识和知识。当然,有时由于各自持有不同的意见,难免会为一些观点争锋相对,甚至争得脸红耳赤。因此,也求神带领我们,使我们带着谦卑的心来互相探讨神学和信仰,使大家做到以坦诚的心沟通、以谦卑的心聆听。

    回到今天所要探讨的话题上——《圣经》观。众所周知,自十九世纪法国医生阿斯徒绿(jean astruc)推出底本说(documentary hypothesis)以来,高等批评学(higher criticism)(相对于低等批判学:经文鉴别学)就立即成为了神学界谈论的焦点,其间经过了德国旧约学者威尔浩生(julius wellhausen 1844—1914 AD)推波助澜后,欧美神学界便逐渐接纳了这个学说[1]。面对来势如此勇猛的高等批评学,众多基督教保守派的学者也纷纷出面狙击,其中颇为著名的有十九世纪德国神学家亨斯登伯(1802—1869 AD)以及美国老普林斯顿神学家格林(William Henry Green),以及二十世纪的艾利斯(O.T.Allis)、卡苏特(U.Cassuto)、济钦(K.Kitchen)和万南(G.J.Wenham)等。[2]可以这么说,自十九世纪以来,所有重要的神学争论和分歧,无不是围绕着《圣经》观而展开的,这一点我们从福音派系统神学家通常把启示论放在系统神学著作的首章之中可以看出蛛丝马迹。

    今天,当我们面对高等批评学横扫欧美神学界(尤其是自由派神学院)时,我们是持何等的态度呢?面对自由派神学院那恢宏的学术著作,面对福音派学者欲哭无泪的尴尬局面,作为年轻一代的我们将如何面对教会历史以来从没有过的信仰危机——《圣经》权威受到质疑。前华神院长林道亮的话似乎道出了笔者几乎心碎的心肠:“千百年来,《圣经》备受各类仇敌的攻击,然而《圣经》受到家里成员的攻击,这还是第一次!目前许多讲台上的传道人和在大部分神学院教室里的教授们,对《圣经》都普遍地抱着怀疑的态度。平信徒实在难以相信,今天这么多的宣教师,实际上并不接受《圣经》的启示和权威。其中有些根本不相信《圣经》,也有些不想面对这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教会有讲台,但没有悔改;有《圣经》,但没有权威;有道理,但没有真理;有基督,但没有神子!”[3]

    记得在前不久的一次林慈信讲座上,当我听到这位被誉为“老古董”、“独行侠”的华人神学家仍然在为着圣经无误的立场而四处奔波、呐喊时,我的心境几乎无法平静,那一句句的分析、那一声声的呐喊让我仿佛想到了二千多年前那位腰束皮带,专吃蝗虫、野蜜的“孤独侠”——施洗约翰。一样的孤独,一样的心志。近几十年来,林牧师为了捍卫“圣经无误论”的立场不知失去了多少的“荣誉”和“美名”,为了抵御新派神学思潮对华人教会的侵蚀,他四处奔波,苦口婆心地规劝及呼吁华人教会要回归纯正的信仰根基。

    在笔者看来,之所以众多学者不想或不敢直面“圣经无误”问题,无非几个原因,其一便是当下的客观环境使然,既然看到具有重要影响的神学院和神学家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高等批评学的影响,自己也就顺其自然“随流而去”吧;其二是因为感觉自己没有足够学术的资格和资历,羞于面对在学术界具有崇高和垄断地位的高等批评学和新派神学思潮。事实上,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扭曲心态,有时撒但就是想借着这种心理作用来挫败我们的信心和勇气,正如一位牧者说过“有时我们还没与自由派进行神学的交锋之前,我的心态已被撒旦打败了。”当然,就目前的状况来说,大部分福音派的牧者都是没有足够的学术资历和神学造诣来评论《圣经》观的神学思想走向的,但是我们应该要明白,神学绝对不是学者的专利,作为神的儿女,即或是一位普通的信徒,我们也仍然有足够的资格和底气来谈论信仰问题,因为我们相信任何的神学问题,其根本都是信仰问题。当然作为一位福音派的一份子,我们需要不断去阅读和学习更多的神学知识(这也是笔者读书的目的),不过,我们绝不应该以学术修养的高低来作为是否有资格评论《圣经》观的标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时代有资格来捍卫正统信仰的人也只能是那些在神学院做学问的学者们了,但可怜的是,被新派神学思潮所侵蚀的却往往首先是这些学者们。

    今天,尤其要引起我们重视的是高等批评学者所持有的立场已绝不仅仅是一种释经的观点而已,其背后乃是一种与教会传统完全不同的信仰立场,据里程分析“威尔浩生的著作之所以如此受欢迎,主要是因为他把进化论引进了神学,认为以色列民的信仰是从最初的精灵崇拜逐渐进化为一神崇拜;并把这种观点与五经的研究结合起来……也就是说,按照威尔浩生的著作,五经并不是神的启示,而只是以色列人的宗教自然发展的记录,五经只是一本人写的书,一本关于以色列人的宗教经验汇编,与其他宗教书籍没有本质的区别。”[4]

    针对众多的神学分歧,我们很愿意以爱心和耐心来沟通和交流,不仅因为人无完人,事实上神的话语也的确是奥秘无比,我们单凭自己的信仰积淀是无法来彻底领悟神的启示和奥秘。针对福音派里众多的神学分歧,我们也巴不得能以“点对点”而非“面对面”来进行沟通和辩论,因为每个人都有对信仰存在不同程度的误解和偏离。但是作为基督教赖以信靠的信仰根基——圣经,如果我们能任由它受高等批判学的蹂躏和摧残,毫无疑问那基督教的信仰和神学就不会比哲学的状况好到那里去——必将走向虚无主义。今天的沟通,我听到了一句及其宝贵的话,一位同学所说的话真实道出了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即——不确信圣经无误必将走向虚无主义。保守的福音派之所以不认同巴特的启示观,那是因为在巴特看来,圣经只不过是一本为神所做见证的记录,本身不完全是神的话,只有神用它来使人与耶稣产生关系时,它才具有神话语的功能。里程指出“巴特的基调就是《圣经》是一部人写的、有错误的作品;《圣经》的权威在于,神一直在使用它。”[5]尽管巴特很重视神的启示,尽管新正统主义认为《圣经》是无可代替的,但是他们却认为神的启示只是指耶稣基督,也就是说他们不承认整本圣经是神的启示,只是认为里面记载有关耶稣的事迹之经文才具有神启示的地位。认识巴特启示观的不足之处,事实上我们可以套用马丁路德对伊拉斯姆斯(Desiderius Erasmus)说过的话:“你我之间的差别是,你站在《圣经》之上来审判《圣经》,我是坐在《圣经》之下,听《圣经》审判我!”[6]

    对于巴特——这位曾在反击自由派神学中做出重要贡献的重量级神学巨匠,后辈对他的崇敬是无可厚非的,因为他在抵抗自由派的神学思潮中的确做出过其他人无法替代的贡献,他当之无愧为二十世纪的“世纪神学家”。但是作为如此具有影响力的神学家,在《圣经》观上却走得不正不偏,却是及其令人担忧的。因为在保守福音派看来,对于圣经权威观退一小步和退一大步事实上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认为圣经的记载或许有1%的可能是错误的(原文),那有人认为10%错误的可能性也当然可以成立了,如果依次类推,谁能说99%的错误是不可能成立的呢?

    当下,或许有福音派人士认为是否持有《圣经》无误其实无关紧要,就当不持守也不会影响他的信仰和事奉,他们认为教会应该把更大的注意力放在福音事业上。当然,我们深信这样说的人或许他真的有这样的心态。但是作为基督教信仰的根本依据和行为准则,我们岂可以允许有人去开这个口呢?中国有句俗话叫:“千里之堤,决于蚁穴。”世人都知道“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的道理,何况我们这些蒙神众多恩典的天国子民呢。

 

    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六十六2)

 

    但你已经服从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以及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所遭遇的逼迫,苦难。我所忍受是何等的逼迫。但从这一切苦难中主都把我救出来了。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三10—17)



[1] 里程著《圣经的权威》 (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 ) 184页

[2]里程著《圣经的权威》 (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 ) 185页

[3] 林道亮著 《圣经的启示和权威》 (新加坡 新加坡神学院 1977)1页

[4]里程著《圣经的权威》 (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 ) 216页

[5]里程著《圣经的权威》 (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 ) 242页

[6] 斯托得 曾宗国译《当代神学对话》 (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1995年)140—141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