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士师记》注释 读书报告之二

(2007-03-16 14:45:36)
分类: 新作在线
 

一、阅读页数:P388-517

二、大致内容和读书心得

  1、结论部分的特征

  曾祥新博士把17:1-21:25归纳为《士师记》的结论部分。这段故事与3-16章的内容有非常大的区别。根据曾博士的《士师记注释》,我得出如下的结论和心得:
  (1)没有记载恶性循环,即犯罪——受苦——呼求——拯救的过程。没有出现外邦人的欺压,也没有记载士师的兴起,故此,它不属于士师的故事,而是属于士师时代所发生的故事。这正如《路得记》的内容一样,她的故事发生在士师秉政的时代(得1:1)。
  (2)本段经文有它自己的结构性用语,即“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这句话成了本书结论部分的标志性经文,而这里的“任意而行”,原文即为“看为正”,这正表明了以色列人在士师秉政的时代,没有明确的行事标准,各人以自己的要求为标准,凡自己看为正的就是正确的,如同参孙对他父亲说的那样,“愿你给我娶那女子,因我喜悦她。”(14:3下)可见,参孙的婚姻并非来自真爱,而是“喜悦”,他看为“喜悦”,并不是父亲看为“喜悦”(14:3上)。
  (3)尽管本段落与本书的正文部分有很大的差异,但它与本书的引论部分却是“息息相连”,彼此呼应。
  17-18章,通过米迦的故事,带出了偶像的问题。米迦故事从一开始就蒙上了反常的阴影。比如,他偷了他母亲的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他母亲不正常的“家教”,他用了两百舍客勒银子为自己雕了一个像并铸成一个像,他私自设立神堂和祭司等等。而后,在这两章经文中反复出现“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等类似的话(17:4-5,18:14,17,18,20,24,30,31)。因此,偶像问题成了17-18章经文的中心问题,它表示了以色列人的失败还是信仰上的问题。从米迦故事就可以看出偶像敬拜从以法莲山地的一个家庭发展到但支派,这也是偶像蔓延的一个过程,整个过程展示了以色列信仰堕落的真实境况。
    19-21章看似一场内战,其实,它也反映了以色列当时的社会问题,与本书引论的所提出的两个问题之一——社会政治问题遥遥相应。故事发生在基比亚,一位利未人的妾被该城的人强奸,并致死。这是道德沦丧的结果,而非常稀奇的事,便雅悯的人却不愿意交出那些匪徒,从而引发了一场战争。这个故事也让我们看到了罪恶从一个城市到一个支派的发展过程,与上文的米迦故事的流程有异曲同工之处。它似乎表示着因为信仰的破产,道德的沦丧已经成为全以色列人的基本境况。
    从以上分析我们得知,《士师记》全书所表达的是以色列人的悖逆和犯罪,假使换了我,我则会用一把火烧灭这个民族,如同昔日耶和华神对待所多玛和蛾摩拉那样。然而,神却是大有慈悲,在以色列人完全违命的情况下,他依然坚守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盟约。他不铲除以色列人并不表示他们依然有药可救,他存留以色列人如同本书的最后十一支派存留便雅悯支派的余种那样,是出于他全然的爱。

  2、利未人的作用失去

  以色列国是一个神治国家,这从王国时代可以体现出来。尽管士师时代与王国时代是两种不同的政治体制,但神对以色列人的要求却是一致的。
  在君王之前,受膏管理国家信仰大事的是祭司,而祭司则属于从利未支派,因此,利未人对国家的复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故此,神要让利未人永远专心于圣殿侍奉,就不像其他支派一样给他们分地居住,而是在圣殿侍奉,并在全国散居。散居有其好处,可以随处教导以色列人遵行神的律法。
  但非常奇怪的是,《士师记》前17章从没有提到过利未人,但在本书的结尾部分则以两个利未人的故事作为结束,而两个利未人的处境都是令人担忧的。
  在17-18章米迦的故事中,这位少年利未人似乎没有找到可居之处,所以,他在四处寻找。后来,米迦聘请他为家庭祭司。米迦满以为这样就可以获得神的祝福,岂料,事情的结果恰恰相反。这个利未人不但没有给他带来祝福,反而带着他的神像跟随但支派的人走之大吉。不但如此,但支派的人同样的以为有了这个利未人就有了信仰上的保障,所以,他们为自己私立敬拜中心,结果,如圣经所描写的,“神的殿在示罗多少日子,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时间。”(18:31)这句话体现出来的是,米迦的像在但人那里终究被毁灭,如同示罗被非利士人夷为平地一样。原本为百姓祈福赎罪的利未人,现在他所起到的反作用却是如此之大。他与异邦的“神棍”没有多少区别,这对以色列人的信仰来说是何等的悲哀!
  19-20章讲述了另一个利未人以及他所引发的战争的故事。这个利未人到伯利恒劝自己的妾回家,然后,他在岳父家里收到了“偏离正统的款待”(19:5-9)。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天黑所以要寻找居住的地方。他原以为以色列人的城市会比外邦人的城市要安全,结果基比亚人却将他的妾轮奸了(19:25)。之后,他的妾死在了主人暂居的房门口。由此,以色列人发起了一场战争,目的是要在以色列人中间铲除罪恶。这场战争损失非常大,以色列人险些失去了一个支派,因为便雅悯人只留下了600男人。为了保持原有的十二支派的数目,以色列人发起了另一场战争,将基列雅比人尽行毁灭,只将他们当中的处女留下带到便雅悯人那里,给他们作妻子。不但如此,以色列人还设谋让便雅悯人去抢示罗的女子,以便凑足600个数字。这是极其讽刺的一件事情。以色列人以除灭轮奸妇女的人而发起战争为开始,以示罗的女子被强奸为结束。请问,问题最终解决了吗?没有!不但没有解决一个城的问题,最后把问题蔓延到了一个支派中间。悲啊!

  从以上两个利未人的故事,我们看到了《士师记》所处的时代的确是一个可悲的时代,信仰堕落的时代,道德沦丧的时候;以色列人的罪恶从家庭到支派再到全国范围,层层上升,无法控制;利未人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他们不但不能给民族带来祝福,反而在历史中扮演了负面的角色,把罪恶扩大,把信仰抹黑。

  《士师记》的结尾似乎还不是结尾。以色列人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它留给后人的是一个空白,一个尚待填写的空白。那么,他们期待什么呢?——“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21:25)——他们在期待君王吗?他们在期待《撒母耳记》的出现吗?——不,跟确切的说,他们期待神能够回到他们中间。因为从耶弗他的故事开始,到参孙,再到最后的两位利未人的故事,神已经逐步隐藏,偶像逐步抬头。

  耶和华啊!你的百姓期待的不正是你的临在吗?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