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不是潘金莲》于和伟精湛演技成就角色

11f9000283f0da2c2ec9

文/言小夫

亚马逊河流的蝴蝶闪动几下翅膀,便会引发一场龙卷风。而光明镇的李雪莲,一纸诉状便可以引发至光明县的一场震动。有这般能耐引发县级甚至市级“蝴蝶效应”的李雪莲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本身不占任何道理手上并没有半点实质性证据的一介村妇,怎么就一而再,再而10多年将告状变成了人生信仰?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太值得思考。

李雪莲荒诞至极的喊冤状告人生始于家庭琐事,但为何她小小的家庭琐事就是没人能解决?为何她总是与现实如此格格不入形同异类的告告告?从李雪莲身上其实是可以看出诸多社会现实问题的,李雪莲虽然是小人物,但她的故事却是大典型,引发观众思考的震源也是极深的。

当然李雪莲问题也并非没人想给她解决好,比如新任县长郑众,他对王公道口中“小白菜+潘金莲+冤窦娥”三人合一三头六臂的李雪莲确有着几分欣赏和好奇,才会决定亲自去“会会她”。但结果是李雪莲的脑回路确实令他吃不消,第一次登门谈话便犹如秀才遇到兵,无果而返。

郑众第一次走访后,直接导致了李雪莲这位告状专业户重操旧业,而郑众也因此开始了闹心费力的截访围堵过程。因此他在片中的位置和意义很关键,下要继续试图各种方法安抚制止李雪莲,上要完成不定时各种任务要求,夹在中间位置几番有苦难言外焦里糊。无论是对于故事线的左右发展还是对观众的带入感的影响,郑众这个角色能否生动深刻,至关重要。

可喜的是,郑众交给资深实力力派于和伟来演就对了,他炉火纯青的表演,从外到里,从细节到大面将郑众这个父母官演绎的入木三分。比如演绎郑众与李雪莲第一次交谈时,于和伟将一个走访基础群众领导的心思揣摩到位。尤其是谈崩了后李雪莲炸毛的局面,郑众拂袖而去的无奈感,于和伟刻画的分寸恰当。

11f90002842390a40684

而于和伟拿捏郑众对马市长的态度和身段,也是惟妙惟肖的。看得出于和伟对演技要求极高,特别注意细节方面,如马市长开完会后单独点名留下郑众就李雪莲事件做指导工作那场戏,于和伟以诸多细小的肢体动作的表演,全程辅助演绎出角色谨小慎微和谦虚受教的态度,角色极为鲜活接地气。不要小看细节方面的丰富,以小见大滴水穿石,从细微处见演技实力和威力。

所以说,于和伟演绎郑众对下方李雪莲安抚的无奈,刻画对上头领导问责指导的谨慎,皆是面面平实又深刻的,因而郑众在李雪莲告状事件中上下为难的状态被清晰体现。很多时候不是不想作为,而是方法不当或是工作不到位,最终落得里外艰难。

郑众是想要做好父母官的,就算不是李雪莲这个难题,很多时候对上对下也会束手束脚,所以他在工作上一直存在纠结,否则怎么会第一次听说李雪莲这个告状专业钉子户时会说出,“反正我不想干了”呢?当然在李雪莲事件中,郑众最终很巧妙的做到了万无一失,一失万无的处理结果,虽然不尽完美,但却意义深重。应该说从角色被簇拥出场,到最后在市长的指导谈话中走远,于和伟一直在用扎实演技拉近观众与角色的距离,令观众在跟着角色一路走完之后,能做到一定的理解和思考。

所以,最终影片中郑众的位置摆正了,于和伟精湛纯熟的演技深刻生动,角色的意义作用也就成了。

最后,还要赞一下于和伟特别鲜亮的一些风趣的表演,比如郑众听闻李雪莲金蝉脱壳逃跑成功后用手扶额头说出“我很被动哦”时,于和伟的演技让全场观众都笑了。不否认,人物以及台词上不时出现的黑色幽默,是冯小刚导演以笑见苦满怀深意的表现手法,而于和伟却懂得在把握角色严肃身份与风趣表演之间的度,精准。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