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转载]《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是伪经,请勿受持读诵、书写流通

转载 2018-10-19 22:14:33
标签:转载

    我国历代藏经皆未收此经。近代日本所编之《卍续藏》中虽首度收录此经,然亦与《天地八阳神咒经》、《预修十王生七经》等伪经置于“疑伪部”。可见《卍续藏》之编者亦觉此经可疑。      此书署名为‘佛陀波利译’。按,佛陀波利其人以译出《尊胜陀罗尼经》而驰名于史乘。然在历代经录之中,皆未载佛陀波利曾译出此经。   

    ​在梵文本、藏文本,或中亚佛典之中,从未见此经出现。      此伪经许多地方与教理不符,如五无间罪,此伪经中说是“何等为五?一者杀父,二者杀母,三者杀胎,四者出佛身血,五者破和合僧”。依佛法说,杀胎(堕胎)罪同杀人,是很重的,但不是五逆罪,毕竟不能与杀父、杀母相等。这里把佛教中五无间罪原有的杀阿罗汉换成了杀胎,杀阿罗汉是杀圣者,杀胎不能与杀圣者相提并论。      还有此伪经中六度的顺序错误,等等。          下面转一篇写得较好的分析文章。《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七伪(转贴)   有一部经在佛教界流传相当广泛,很多正规的佛教团体、寺院都在流通这一部经典,由于经典内容是关乎堕胎罪和如何灭除堕胎罪业,所以在在家众中影响更大,这部经就是《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后简称《长寿经》),此经初流通于我国时,就有人提出了其可疑处,但除了认为我国历代藏经未收以及以五逆罪为疑点外,并没有提出更多有说服力的证据,加上其内容能切中现在社会道德缺失、堕胎现象严重的时弊,所以,一些小小的疑点无法阻止此经的流通之势,以至于此经在短短的几年遍及广大信众。本文将对此经的疑伪处进行认真剖析,愿以此来护持真正佛典,因为揭露伪法,使佛陀正法的流通不至于鱼龙混杂、真伪难辩而贻误佛法的正信和正见,也就是护持正法。  

      一、关于此经翻译的可疑      

  此经在我国历代大藏经都未曾列入,并且梵文本、藏文本以及中亚佛典之中,从未见此经出现。最早出现此经是在日本的《卍续藏》,如果这部经是伪,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此经是日本人伪造的,二是此经为中国人所伪造,后流入到了日本而被日本收于《卍续藏》中。这两点哪一点是事实都以难考究了,现在我们只考究此经的真伪。    

  首先我们看看此经在翻译上的疑点,该经所署是“罽賓國沙門佛陀波利”所译。佛陀波利,在佛教史上是以翻译《佛顶尊胜陀罗尼经》而驰名,实则他本人,并不象鸠摩罗什、实叉难陀等大师一样是一个译经法师,他的翻译《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可以说是事出有因,据《宋高僧传》:“释佛陀波利。华言觉护。北印度罽宾国人。忘身徇道遍观灵迹。闻文殊师利在清凉山。远涉流沙躬来礼谒。”一个喜欢到处礼谒古圣灵迹的出家法师,因听说文殊菩萨在中国五台山(即清凉山),于是远度流沙,在唐高宗仪凤元年(公元676年),从北印来到中国并到了五台山,一心想暏菩萨圣容,据传记言,就在他想暏圣容而不知如何礼觐时,从山里走出一个老头问他:“师父,你来这里想求什么呢?”,他说:“听说文殊菩萨在此山中隐迹,所以特从印度来到这里,希望能礼见菩萨”,于是老头对他说:“你从你的国家带了《佛顶尊胜陀罗经》来没有,这里的众生造罪众多,就是出家人也造了很多罪,佛顶神咒是除罪秘方,你不带经来空手求见菩萨又有什么益处,就算见了你也不会认识的,你现在回你国家去把那部经带来,流通于现在这个国土,那就是利益广大众生得报佛恩了,你带了经来后,我会告诉你文殊菩萨的住处”。佛陀波利听了此言,于是倍感高兴而对山礼拜,拜完抬头老头儿已不见了,心中更生惊愕虔诚。于是就回到本国把梵本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带来中土,并启奏皇上,皇上令其译经。这部经曾译过两次,第一次与日照三藏等于宫内译完,译本被皇帝留在宫内没有流通,为了达成利生之愿,不得已,佛陀波利再次请求皇上流通,皇上受其请还其梵本经典,于是,佛陀波利寻得一懂梵文的顺贞法师一同再次译经。据传记记载,经译完了,把译本流通下来后,他就“所愿既毕。却持梵本入于五台。莫知所之。”把梵本带着进了五台山,从此世人再也没有见到他了。据其传记,后于唐代宗大历年间(公元766-779),有一僧人名法照,入五台山礼金刚窟,曾感得佛陀波利示现云云。而《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一经译出,便大流通于世,唐朝皇帝还下诏,佛顶尊胜陀罗尼定为佛门每日必修的功课,应日诵二十一遍。佛陀波利的传记除《宋高僧传》有载外,另《释氏稽古略》《广清凉传》等皆有其传,内容皆相类,只是文字广狭等不同。      

在佛经翻译史上,因为佛陀波利本来并不是译经法师,只是有五台山礼文殊菩萨的特殊因缘,才促使他译了一部《佛顶尊胜陀罗尼》,除此之外,并没有记载他译有其他的经典,以佛陀波利译经的流通程度和他的名望,如果他还译了其他的经典,没有可能中国历代大藏经都不收录入藏的,并且历代经录也不见此《长寿经》的经名,直至在日本的《卍续藏》中才首次出现此经。由此可知,《长寿经》署名佛陀波利译,实为可疑,不过,这一疑点到本文结束时就会真相大白。     

    二、关于五逆罪的问题    

  《长寿经》初流通时,即有人认为该经所列五逆罪与其他诸经不合,将杀阿罗汉变为杀胎,从而提出疑问,但由于未能从戒律上提出有力的反证,以至于此一疑点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甚至有人认为佛是因机设教的,所以这一五逆罪的不同,不构成疑点。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将从三个方面来讨论这个问题:  

  1、什么是五逆罪?五种极逆于理的罪恶,即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之血、破和合之僧。因此五种是极端罪恶的行为,任犯一种,即堕无间地狱,在显教里是千佛出世不通忏悔的,即便在《无量寿经》四十八愿里谈到往生也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之说。 

在佛戒中,不同的戒本里,因为对机的问题,而于一些小戒、轻戒或者稍有不同,但任何一部戒本,于五逆罪及四根本罪(杀盗淫妄)都是不变的,通于一切戒经戒论。只有增加条目,不可能取代和减少。比如四根本罪,在大乘菩萨戒则除此四外,更增有“不说四众过”等六条,成为十根本罪。五逆罪也在大乘里更增两条。止观辅行传弘决卷二之一:“言五逆者,谓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血。……若大乘中加杀和尚及阿阇黎,以为七逆。”,因为和尚(梵音,义译“亲教师”,谓能说法度人,指导人修持者,现在把出了家就称为和尚,实为后世之误称)与阿阇梨为授戒师。      

 2、四根本罪以其是性罪,是无可变动的,不论大小乘律都是以之为根本罪,那为什么五逆罪也不能变动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五逆罪的对境,都是众生福田。一切众生皆因父母而有生命,作为子女者,父母之生身、养育之恩重于泰山,父母是子女的第一福田,杀父杀母,那是自损福田,自然是极重之罪。而阿罗汉,则同样是一切众生福田。阿罗汉者,译曰杀贼,谓能杀烦恼贼也。又译曰应供,为人天福田,一切众生皆应供养。又译曰不生,证无漏入涅槃离生死果报也。阿罗汉,这里其实已指代一切大小乘果位上的圣众。所以佛、一切果位圣众以及依法修行的和合僧众都是一切人天之福田。故杀之、危害之和破坏之,都是极重之罪。而大乘开杀和尚和阿奢黎而为七逆罪,那是因为这两类人是修学者的导师,也是修学者的福田,并且,也是修学者受戒的戒师,如果一个人曾杀害自己的导师和戒师,自然是极重罪。    

  所以应知,是以福田为依才有此五逆重罪(或大乘七逆罪)的。如果把堕胎取代阿罗汉,阿罗汉是一切众生福田啊,那岂不是说所堕胎的子女反是父母的福田?甚至是一切众生福田,焉有此理?   

  3、既然堕胎不能取代杀阿罗汉,那堕胎在佛戒中到底属什么性质的罪恶?承继南山律宗的近代大德弘一律师,曾著《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南山律在家备览》《弘一大师律学著述》(此三书皆已收录进普慧大藏经)。而弘一律师在《南山律在家备览》一书论及杀戒之性罪时,谓依轻重杀罪有上中下三等。上罪杀人,中罪杀非人(鬼神一类),下罪杀畜生。在上罪杀人戒条中对人有如是定义“人者,律云,从初识至后识,而断其命也,初识者,谓初识在胎、犹自凝滑,是识所依,乃至命终最后一念”又录大集经言:“初识,歌罗逻时”,注言:“此云杂秽,入胎七日,状如凝酥,即凝滑也”。由此可见,就人这一生命种类而言,自入胎七日起,形虽未成,但神识已住,胎体则为神识所依,故以此时起,至出生后命终最后一念止,此期间之生命,皆为人。因此,杀胎实则与杀人同罪,亦能招致未来恶果及怨报酬对。但罪不及五逆。

 由此可见,把与杀人同罪的杀胎取代五逆中的杀阿罗汉,实为大误。依《无量寿经》四十八愿摄受众生往生净土,但“唯除五逆及诽谤正法”言,那杀人者还有机会往生,而堕胎者则往生的机会都没有了,焉有是理???     

  三、关于魔王波旬放四毒蛇、六尘恶贼于童子身的问题。

《长寿经》言“尔时世尊。告诸大众。童子受胎。魔王波旬。即放四大毒蛇、六尘恶贼。止住其身。若一不调。命根即断”。我们知道,佛法中,四大毒蛇是指人身的地水火风四大,六尘恶贼是指色声香味触法,因为能引发人的贪嗔痴三毒而损法财故。这段话有三个错处。

1、童子受胎,成地水火风四大之身,是由神识自身罪福之業而成,如《佛说入胞胎经》中说:“阿难!神处于内,缘其罪福得成四大,地、水、火、风究竟摄持,水种分别,火种因号,风种则得长大,因而成就”,怎会是波旬“放四大毒蛇”呢?按因果律,人的业身只是自己业因所感的正报,如果是波旬可放四大于人身,那因果律岂非欺人之谈,因为波旬可以决定人的四大业身嘛。

2、况且,童子受胎所成身,本来就是四大之体,又怎会再被波旬放四大止于其本来就是四大之身呢? 

 3、六尘恶贼是指色声香味触法,是六根的对境,六尘对人心理产生作用形成六识,必须要以六根为媒介,而童子初受胎时,六根未具,更不会产生六识作用,据《佛说胞胎经》,神识入胎后,当于五个七天以后,才会渐具成形,渐成六根,这样。又怎会让波旬用六尘“止于其身”呢?     

 试想,如果此经真是佛所说的经,又怎么会有如此粗浅的错误存在呢。这类粗浅的错误还不止此,看下面……    

  四、关于六波罗密的次第问题   经云:“尔时普光正见如来。复告颠倒。我已为汝。说十二因缘竟。更为汝说六波罗蜜。汝当受持。般若波罗蜜。禅波罗蜜。毗棃耶波罗蜜。羼提波罗蜜。尸波罗密。檀波罗蜜。此六波罗蜜。汝当受持。”这一段两个问题:     

  1、六波罗密的次第,在佛所说的经典中与及诸大菩萨的论藏里,毫无例外的,只要涉及到六波罗密,其次第一定是以檀波罗密为首,尸波罗密次之,后面依次为:羼提波罗蜜、毗棃耶波罗蜜、禅波罗蜜和般若波罗密。在佛经论典里,为什么六波罗密是这样的排序?原来这是依人修行起心的次第而来的。       《佛说大方广菩萨十地经》言:“当知初发心。彼因檀波罗蜜。犹如大地所持。当知第二心起。彼因尸波罗蜜。犹如师子兽王勇猛。当知第三心起。彼因羼提波罗蜜。犹如那罗延勇猛大力便。当知第四心起。摧伏一切诸结怨敌。彼因毗梨耶波罗蜜。种种善根功德华开。当知第五心起。譬如天帝释大会拘毗陀罗树。彼因禅那波罗蜜。犹如日轮无量光曜。当知第六心起。悉能除灭一切闇冥。彼因般若波罗蜜。……”   《优婆塞戒经》言:“如来所以最初先说檀波罗密,为调众生施时离贪,是故次说尸波罗蜜,施时能忍舍离之心,是故次说忍波罗蜜,施时心乐,不观时节,是故次说进波罗蜜,施时一心,无有乱想,是故次说定波罗蜜,施时不为受生死乐,是故次说智波罗蜜。”      就次第而言,以檀波罗蜜始,以般若波罗蜜终,可谓是诸佛同说,诸经共显的。而《长寿经》则刚好反过来,岂非是粗浅的错误,若经实为佛陀所说,岂有此误?  

    2、佛为众生说法总是不厌其烦,初善,中善,后善的,不会开了个头,就没有了下文。而此经关于六波罗蜜的开示恰是如此,说要为颠倒女说六波罗蜜,令其受持,结果开了个头,说了六波罗蜜的名号,既不说什么是六波罗蜜,又不说明该如何受持,就没有了下文。如此虎头蛇尾,岂是佛说法的风格???      

 五、关于此经的主题前后不相应的问题    

   佛所说经典,向来是主题明确,经的内容、结题与经名间是联系密切、前后相应的。而看本经,先由文殊菩萨问法言:“世尊。一切众生。于生死海。造诸恶业。从劫至劫。轮回六道。纵得人身。得短命报。云何令其得寿命长。”由此可见,此经当以如何灭罪得长寿为主题,事实上,经中也多次提到“闻此长寿经”之语,同时也不厌其烦的谈了不少受持此经如何如何得长寿,可经到了最末结束时,却一再说“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菩萨。我今说此长寿灭罪十二因缘佛性经时。”“佛於大眾中。說此十二因緣佛性法時。”,把主题变成了十二因缘佛性法,而经名却又是“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经的内容、经的结题与经的题名,如此语无伦次,前后不相应,这岂是佛陀说法的风格???明眼人一望而知矣!并且,“十二因缘佛性法”又是什么法?十二因缘与佛性之间,是如何确立关系,经中似乎又在自说自话。    

  六、关于此经十二因缘与佛性的关系问题       现在,我们再来探讨一下经中所谓“十二因缘佛性法”的问题。     《长寿经》言:“若有人见十二因缘者。即是见法。见法者即是见佛。见佛者即是佛性。何以故。一切诸佛以此为性。”这一段文,与《大般涅槃经》中的一段话完全一样,在《大般涅槃经-师子吼菩萨品》中,世尊对师子吼菩萨言:“我于诸经中说,若有人见十二因缘者。即是见法。见法者即是见佛。见佛者即是佛性。何以故。一切诸佛以此为性。善男子,说十二因缘智,凡有四种:一者下,二者中,三者上,四者上上。下智观者,不见佛性,以不见故,得声闻道;中智观者,不见佛性,以不见故,得缘觉道;上智观者,见不了了,不了了故,住十住地;上上智者,见了了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以是义故,十二因缘名为佛性,佛性者,即第一义空,第一义空者,名为中道,中道者,即名为佛,佛者名为涅槃”。两部不同的经,不同时代和不同译者(《大般涅槃经》的译者为北凉的昙无谶,与唐高宗时的佛陀波利相差了三百余年),却译出完全一样的文字,这咄咄怪事我们暂且不谈。我们还是先看看《长寿经》里的十二因缘法是《大般涅槃经》中能了了见佛性的第一义空智十二因缘呢,还是不能见佛性的缘觉智十二因缘呢。    

 《长寿经》里普光正见如来对颠倒女言:“我当依过去诸佛。说十二因缘法。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无明灭即行灭。行灭即识灭。识灭即名色灭。名色灭即六入灭。六入灭即触灭。触灭即受灭。受灭即爱灭。爱灭即取灭。取灭即有灭。有灭即生灭。生灭即老死忧悲苦恼灭。”这就是《长寿经》的十二因缘法,这十二因缘法是否第一义空十二因缘,显然不是。而是生灭十二因缘,以无明缘行、行缘识,乃至生缘老死而有三世六道轮回,此为十二因缘诸支顺行。缘觉人于此逆行渐次灭除诸支,故有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乃至生灭则老死灭,由此而解脱轮回,这是顺逆生灭十二因缘。缘觉智先执顺支十二因缘为有,更以逆支渐次灭去无明等十一支因缘而达到灭老死的目的。而第一义空十二因缘,则是要观十二因缘诸支当体本自无生,自性空寂之理,如《心经》言:“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究竟涅槃”,这才是第一义空观,也就是所谓佛说上上智者,唯依这个第一义空观,方能了了见佛性,而以顺逆生灭十二因缘,只能成就缘觉解脱,不能见佛性。一切六道众生,以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十二支顺行而沉轮回苦海,二乘人则以灭无明而灭行,乃至灭生而灭老死十二支逆行而证寂果,不能得见佛性。大乘缘起空观则是以缘起方便析空十二因缘,虽能证得法空,但未当体究竟空。故于佛性见不了了,所以佛称之为上智。而大乘第一义空观者,不取顺逆两边,亦不依缘起方便,唯契诸法当体,但见无明当体自性本空,求无明不可得,故无无明,亦无无明可灭,乃至见老死当体自性本空,求老死不可得,故无老死,亦无老死可灭。唯以此观修证得实相,名了了见佛性,得究竟涅槃。并且,若果能依此第一义空而观十二因缘见诸佛性,那也不必求什么长寿了,因为佛性本无生灭、无来去,那哪还有寿命长短可求呢。    

  由此可见,《长寿经》编者自认为说的是十二因缘佛性法,不知恰恰是十二因缘缘觉法,想依此法而见佛性,真如缘木求鱼、于兔求角一样,只能是自说自话了。如果真是佛所说经,绝不会把十二因缘缘觉法说成是十二因缘佛性法的。并且,在译经史上,即使是同经异译这种情况,由于是不同的译者所译,其文字也绝不会相同,况相差二三百年的译者昙无谶和佛陀波利,译的还不是同一部经(《大般涅槃经》和《长寿经》),怎么会有完全相同的文字出现,除非后来的佛陀波利剽窃了昙无谶《大般涅槃经》的译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那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长寿经》是伪经,是伪造者剽窃了《大般涅槃经》的译文作为自己伪造经典上的经文。在《长寿经》里,剽窃其他经本的内容并不止一处,经中的两段陀罗尼密咒,就是典型的剽窃他经的内容。  

七、关于经中两个密咒的来源问题       我们知道,密咒的翻译是咒音的翻译,也就是说只是对密咒的发音进行中文转译,不是对其含义进行翻译,因此只需要在中文中找到与其梵文发音相同的文字把其发音表达出来即可。这样,在密咒的翻译过程中会有两种情形出现:

 一是梵文发音在中文中能找到的相同发音的字越多,这咒音译文雷同的机会越小。这很自然的会造成哪怕是同咒的异译,结果也会差别很大。比如学佛人都很熟悉的心经里的一个咒子“般若心咒”:“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这是玄奘法师所译的咒文。而同是这一咒的异译,如三藏沙门智慧轮所译咒文是:“唵,誐帝,誐帝,播啰誐帝,播啰散誐帝,冒地,娑缚贺”,三藏沙门法成则把般若心咒译成:“峩帝,峩帝,波啰峩帝,波啰僧峩帝,菩提,莎诃”这其中,差别之大是一目了然的。这是一种情形。    

  另一种情形是,对于相同发音的梵音咒句,不同的译者译成文后虽差异会很大,但同一译者则一般是有固定的模式和风格的,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差别,最多不过是个别字的差别。比如说密咒里最常见的一个咒句“萨婆诃”,很多密咒的结束语都有这一句,义译为“圆满成就”。梵文罗马转写是“svāhā ”,“萨婆诃”基本上是玄奘法师的翻译定式,实叉难陀则一般是译成“莎诃”。不空大师一般是译成“娑嚩诃”。即使稍有不同,也不会相差太大,这种不同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古人译经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个人在译,而是有一个译经的组织,有取义者,有润笔者,有校对者等等,在译密咒时,只要是音对,字不同并不太重要。 

那下面我们来看看《长寿经》的两个咒。两咒最后咒句“svāhā ”一个是译成“苏波呵”,一个是译成“薮婆诃”,如果是不同的经和不同的人所译,这很正常,然该经署名佛陀波利译,而真正由佛陀波利译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对这一句的译文则是“娑嚩贺”。同一个译者,译同一音,会用三种完全不同的文字来表达,何况,在同一部经里的文字都完全不同,这倒真是令人费解了。我们不禁会问,这两咒真的是《长寿经》里的密咒吗?同是佛陀波利所译吗?还是根本就来自于两部不同的经里,并由不同的译者所译?下面我们将揭开这一谜底。   

   原来,《长寿经》的两个密咒都有其来处:  

    1、《长寿经》第一个咒“波头弥波 头弥提婢 奚尼奚尼 奚弥诸棃 诸罗诸丽 候罗候罗 由丽由罗 由丽波罗波丽闻 制瞋迭 频迭般逝末迭迟那迦棃苏波诃”出自于元魏三藏菩提流支所译的《入楞伽经》,我们翻开此经《陀罗尼品第十七》,就能看到这段咒文。在说此咒前,佛已说过一咒,这一咒是《入楞伽经》的第二咒,其原文如下:      “佛复告大慧。大慧。我为护此护法法师。更说陀罗尼。而说呪。波头弥 波头弥提婢 奚尼奚尼奚祢诸梨 诸罗 诸丽 侯罗 侯罗 由丽 由罗 由丽 波丽 波罗 波丽 闻制 瞋迭频迭盘逝末迭迟那 迦梨 苏波呵,大慧。是陀罗尼呪文句。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为人演说。无人能得与作过失。……大慧。若有人能受持读诵此呪文句。彼人得名诵一切楞伽经。是故我说此陀罗尼句。为遮一切诸罗剎。护一切善男子善女人护持此经者。”      而《长寿经》的第一段咒文与这段楞伽咒文除了断句上稍作改动外,其字句完全一样,如假包换。   

   2、如果说《长寿经》第一个密咒是伪造者从《入楞伽经》中剽窃而来,那第二个名之为“护诸童子吉祥神咒”的密咒又来自哪部经典呢?我们再翻开另一部经,经名《大方等大集经》,《大方等大集经》共六十卷,前三十卷为昙无懺译,后三十卷为那连提黎耶舍译,此经卷四十六《月藏分第十四-月幢神咒品第一》即有《长寿经》所称为“护诸童子吉祥神咒”的密咒,不过,名字是“月幢月神咒”,为月藏菩萨所说咒。伪造者在剽窃本咒时,不象剽窃《入楞伽经》的咒一样照搬无误。因为月藏菩萨所说的“月幢月神咒”较长,伪造者做了一些剪裁工作,把部分咒文抽取出来。当然,抽取出来的咒文文字与原文文字还是一样没变。我们看一下原咒:      月藏菩萨对佛说:“大德婆伽婆。我今欲说吉祥章句大力神咒。如是神咒过去诸仙之所宣说。建立守护善能增长吉祥之事。能除一切罪垢恶见。入诸善根增长大悲。……作是语已。而说咒曰:      多地夜他 栴达梨 栴达啰毘提 栴达啰磨咩 栴达啰婆婆犀 栴达啰跋帝 栴达啰不[口*梨] 栴达啰婆[口*兮] 栴达啰差帝[口*梨] 栴达啰阇移 栴达啰頞寄 栴达啰底[口*梨] 栴达啰瞂咩 栴突喽 栴达啰婆啰[口*兮] 栴达啰勿达[口*梨] 栴达啰婆地移 栴达啰婆咩 栴达啰佉祇 栴达啰因达[口*梨] 栴达啰恶差 栴达啰梨鞞 栴达啰簸利鞞 栴达啰跋簁 栴达啰悉帝 栴达啰簸剃 栴达啰頞泥 栴达啰祇[口*梨] 栴达啰博差 栴达啰悉泥[口*兮] 栴达啰卢咩 栴达啰鸠闭 栴达啰娑闭 栴达啰受婆隶 栴达啰宾滞 栴达啰恶差 栴达啰薮帝 栴达啰伽泥 栴达啰什鞞 栴达啰悉钵尸 栴达啰磨泥 栴达啰跋帝 迷底唎耶跋帝 迦喽拏跋帝 萨底耶跋帝多剃耶跋帝 差耶跋帝 扇多跋帝 底啰跋帝 栴达啰卢寄 薮婆呵  世尊。如此神呪。过去诸佛牟尼仙圣建立守护。如此神呪名月幢月。能令众生悉得吉祥归信三宝。灭除一切诸恶重罪。乃至逮得无上涅槃。月藏菩萨说是呪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依欲界色界一切众生。皆大战悚惊怖不安。”      我们看了月幢月神咒,再来看《长寿经》的“护诸童子吉祥神咒”:多地夜他  旃达利  旃达啰毗提  旃达啰魔吽  旃达啰跋帝旃达啰不棃  旃达啰阇移  旃达啰底[口*梨]  旃达吠咩旃突喽旃达啰婆啰吇旃达啰勿达[口*梨]  旃达啰婆地移  旃达啰婆咩旃达啰佉祇  旃达啰卢寄  薮婆呵      我们对比这两个密咒,“月幢月神咒”中有特殊标记的,就是《长寿经》伪造者所剪裁出来为己用的部分。除了第四句的“咩”变成了“吽”,还有一个字“[口*兮]”变成“吇”外,其他字句完全一样。(网络流通此经时,由于[口*梨]字无法输出,都变成去了“口”边的“梨”字。)明眼人一看,就会明白“月幢月神咒”与“护诸童子吉祥神咒”会是怎样一种关系。      我们曾说明过,同咒异译也不可能使咒文完全相同,况不是同咒异译的咒文,怎么《长寿经》的两个密咒与《入楞伽经》和《大方等大集经》的密咒会相似得如出一辙呢?结论是:第一,两个咒分别来自《入楞伽经》和《大方等大集经》,这是确定无疑的。第二,这两个咒当然也就不会是佛陀波利所译的,而分别是由菩提流支和那连提黎耶舍两位译经法师所译。经此一来,《长寿经》的伪经面目至此是展露无疑。经里的两个咒也是伪造者从《入楞伽经》和《大方等大集经》里剽窃出来的。      一部以剽窃他人译经果实而为己用,东拼西凑且又违背佛理的伪经会在佛教界如此大畅其道,并且会有法师去讲解、注释,还有白话文的译本出现。这对佛陀正法的流通来说,不啻是一个天大的玩笑,玩笑之余,却又令人不禁扼腕长叹!伪法盛则正法灭,流通伪经就是自毁正法,面对我们这些不肖的弟子,三世之佛冤将向何处诉说?也许有人说,面对堕胎的不良现象,这部经就算是伪经,也会有意义吧,岂不知,这正可以为伪经的编造和流通留下了一个借口,为了一点小小的意义,而置佛陀正法的衰毁于不顾,置三界人天的慧命于不顾,这又岂是一个佛子所应为呢。或许也会有人说,不少人念了好象也有效果啊,当然啊,经是伪经,咒则非伪咒,虽然咒已被七剪八裁的,诵之多少会有效果的,然而,我们应该贪此小利而失正法的大利吗。 

 佛菩萨的密咒经文那么多不念,这些都有大利益大功德,度婴度亡,消罪灭障,如果用佛陀波利所译的“佛顶尊胜陀罗尼”,功德无量。如经所言:“此呪名净除一切恶道佛顶尊胜陀罗尼。能除一切罪业等障。能破一切秽恶道苦。……此大陀罗尼。八十八殑伽沙俱胝百千诸佛同共宣说。随喜受持。大日如来智印印之。为破一切众生秽恶道苦故。为一切地狱畜生阎罗王界众生得解脱故。临急苦难堕生死海中众生得解脱故。短命薄福无救护众生乐造杂染恶业众生得饶益故。又此陀罗尼于赡部洲住持力故。能令地狱恶道众生。种种流转生死。薄福众生。不信善恶业失正道众生等。得解脱义故。……若人须臾得闻此陀罗尼。……即得转生诸佛如来一生补处菩萨同会处生。或得大姓婆罗门家生。或得大剎利种家生。或得豪贵最胜家生。”如此殊胜之利益,什么恶不破,什么罪不消,为什么却要执伪不舍呢。       

  针对伪经,印光大师言:“此种伪造经,按理,念之尚有罪过。不过彼等以至诚心念,亦不能说全无功德,但只得诚心之功德,盖小之小耳。曷若念佛念心经之为愈也。念佛念心经,功德如大海。念伪造经,或有一滴,或不及一滴耳。”末法时期的佛子们,思之!思之!慎之!慎之!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52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