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2010-08-24 07:06:41)
标签:

文化

分类: 美德故事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上匾是1986年6月由刘用舟(曾任原临清武训小学初级部主任)、李耀堂(曾任临清工商联主席)、王宝礼、王宝仁、王宝群(三人为继承武训遗志矢志办学的原武训学校校长王丕显之孙)赠送,题匾者为杜向春。

下面塑像位于冠县柳林镇武训墓园。

 

918年前,大文豪苏轼以“匹夫而为百世师”来称赞“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842年后,国民党元老于佑任再次重复这句话,不过,他称赞的是一个目不识丁、连正式名字也没有的乞丐武训

一个乞丐,缘何能与“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比肩呢?

据《中国男:百年转型中国人的命运与抗争》载:

武训1838~1896),清末山东堂邑(今聊城市东昌府区西北)柳林镇武家庄人,无名,因排行而被人称为武七。武七羡慕富人家的孩子可以读书,去私塾偷听读书声时遭到塾师的呵斥。八岁时,父亲病死,姐姐给人家做了童养媳。九岁时,武七跟着母亲到处要饭。十五岁时在姨夫家做童工,十七岁时给地主李廪生打长工,饱受人间白眼。他身材肥短,一说话嘴角即现白沫,大家给他取了个诨号“武豆沫”。尤其是因为不识字而多次被人毒打,被骗财,被讹掉工钱。他给李廪生做工三年,分文不得,反而被打得头破血流,赶出家门。无望之际,他在一破庙里昏睡三天。

三天之后,他起来了。他没有忧愤而死,而是如痴如癫,半呆半傻,既不回家,也不再给人家做长工,而是手舞足蹈地到处要饭,做零工。这个大字不识的文盲,经过三天的昏睡,一下子明心见性、才华横溢。那一年,武七二十一岁。他依然穷苦,一顿饭吃好就得寻找下一顿,但却从此出口成章,念念有词,随时可以应对人们的询问、嘲弄、拳打脚踢。他立下的志愿乃是兴办义学:

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

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武七到处吆喝着出卖苦力:“出粪,锄草,拉砘子来找,管黑不管了,不论钱多少。”为了多挣钱,他把自己的长辫子剃掉,净得京钱一吊,作为他兴办义学的基金。他没有工做的时候,就到各地去要饭。因为他总是唠唠叨叨的“义学长,义学短”,乡邻以为他害了什么“义学症”,就又把“义学症”作为他的第二个诨号,他无动于衷:

义学症,没火性,

见了人,把礼敬,

赏了钱,活了命,

修个义学万年不能动。

他行乞时,把要来的钱都积存起来,要来的干粮,自己只吃碎烂的,好的完整的拿去卖了,变成现钱积存下来,作为义学的基金;甚至捡菜根、芋尾来吃,以节省他要来的菜和饭。他说:

吃得好,不算好,

修个义学才算好。

 

食菜根,食菜根,

我吃饱,不求人,

省下饭,修个义学院。

 

吃芋尾,吃芋尾,

不用火,不用水,

省下钱,修个义学不费难。

  为了积攒钱,武七在山东、江苏、河北、河南一带行乞,并做过各种各样的农活、杂耍、手艺:推磨、推碾、割麦、浇园、挑担、拉车、纺线、竖鼎、做马骑、吃蛇蝎、捻线头、轧棉花、做媒红、给农民小额贷款买地买牛 ……武七积来的钱又被姐夫骗去后,他就打听当地可以信任的士绅,跪求那些住在深宅大院里的举人、进士,求他们帮自己存款。他可以不顾家人亲友,但若乡亲真有困难,如三十八岁那年,鲁西北大旱,赤地千里,到处有人饿死,武七就买了四十担红高粱,托绅士替他办理赈济灾民的工作。又如农民张春和外出十年没有音讯,生死下落不明,家里婆媳二人的生活全靠媳妇张陈氏做针线活或要饭来维持,武七听说后,就送给她们十亩地。

就这样,经过了三十年的努力,在他五十岁的时候,武七觉得有力量办学的时候,他跪请进士杨树芳先生,一位急公好义的绅士来替他筹划兴办义学的事。杨非常惊喜同情,但以不孝有三来劝武七成家,武七说:

不娶妻,不生子,

修个义学才无私。

杨表示愿意出面帮忙,并向当地的绅耆募集不足资金。武七搬砖、买木料、亲自做工,在杨树芳等人的主持下,不到一年时间,崇贤义塾于1888年春天开学。从二十一岁立志,到武七五十七岁时亲眼看见义学开学,过去了整整三十年。武七亲自劝说穷苦人家的孩子上学,七十几个学生分经学、蒙学两班。武七跪请杨树芳为学董,主持义塾一切。但他并不放松,跪请睡懒觉的教师,跪求学生不要调皮旷课。

  最重要的是,武七仍自律苦行。义塾创办之初,他准备丰盛的筵席招待教师,请学董和热心赞助的绅士们作陪,他自己并不入席,而是站在客厅外面,向来客磕头致谢。他说:“我不敢同老师和诸位先生们坐在一起,我站在门外,觉得心安,觉得快乐。”他跟学生们一样分得一斤馍馍,一碗大锅菜,仍舍不得吃,跑到庄外的砖窑上换了几块新砖回来,自己仍吃些残菜剩饭。义塾成立后,虽然已经实现了他的心愿,但他依旧过着漂泊无定的流浪生活,到处去要饭,仍旧住破庙。学生们劝他别再要饭了。他说:“我办义学的目的,不是为了个人的生活享受,完全为了使我们这群穷孩子们有机会念书!我过的生活自己并不觉苦,只要你们努力学习,我比什么都快乐。”

  这样三十年如一日厉行的人格力量迟早要进入社会的核心层面。后来的张学良说他“行兼孔墨”,这样一个最底层的中国人三十年来做着孔子、墨子的事业,那种力行示范不仅得到了乡邻们的承认,也最终获得了社会上层人士的尊重同情。在这样的人物事迹面前,任何有心人都是富有成效的传媒,迅速地让他进入全社会的视野中去。杨树芳等人把他的事迹呈报给知县郭春煦,郭大为惊奇,到义学视察,对武七崇仰不已,不仅赠银十两,而且把他的事迹转陈山东省巡抚请予嘉奖。

  山东省巡抚张曜知道后,邀见武七,见他疯疯癫癫的样子,以为他害过什么重病,他说:

我不疯,我不病,

一心只害义学症。

一面跟巡抚谈话,一面还不断地捻着线头。张巡抚大为感动,助他二百两银子作为义学的基金,另外给他方便劝募的缘簿,下令免征义学田钱粮和徭役,并给这个无名的同胞赐名“训”,从此,这个名叫武训的穷苦人教化、训导了几代中国人。

张曜奏请光绪皇帝颁以“乐善好施”的匾额。武训的绝世奇行轰动朝野。当时的清政府已是大厦将倾、摇摇欲坠,仍令国史馆为武训的事迹立传。《清史稿》宣统本纪记载:

己未,予积赀兴学山东堂邑。义丐武训事实宣付史馆。

朝廷还授以武训“义学正”名号,赏穿黄马褂。

武训甚至感动了佛门中人。在他五十三岁那年,馆陶县杨二庄的了证和尚,因为景慕武训的精神,而把自己的香火钱和部分庙产捐出来,想为穷孩子们办第二所义塾,武训听说后,主动找到了证,把自己的义学基金奉献出来,一起创办了馆陶杨二庄义塾。武训还感动了当时的教育部长。在他五十六岁那年,学部侍郎裕德到山东视察学务,武训拦轿向他募捐,裕德捐给他二百两银子。加上自己的旧存,武训在临清创办了第三所义学:临清御史巷义塾。

在第三所义学创立的那年,武训已经五十八岁了。他长年苦行,至此耗干了精神,当年五月,武训得了重病。他住在义塾里休养,躺在屋檐下边,不肯占用一间房子。最初几天他不吃饭也不吃药,每天只喝几口开水。据说,只要听见学生们琅琅的读书声,他那病弱的脸上就有着无限愉快的神情。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四月二十三日,武训病逝于御史巷义塾。根据《清史稿》的记载:“(武训)病革,闻诸生诵读声,犹张目而笑。”武训含笑离开了世界,享年五十九岁。出殡之日,堂邑、馆陶、临清三县官绅全体执绋送殡,遵照武训遗嘱归葬于堂邑县柳林镇崇贤义塾的东侧。各县乡民自动参加葬礼达万人以上,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一时师生哭声震天,乡民纷纷落泪。据说当时即有人相互低声议论:“谁说武训没有儿子?”

  在武训辞世的五十多年间,他的事迹感动了世界,首先感动了他的同胞们:

1903年山东巡抚衙门为武训修葺了陵墓、建造了武训祠,并立碑为纪。

1920年左右,临清西路指挥兼专员赵仁泉,在临清进德分会中间修建了一座纪念堂。

1921年,民国大总统徐世昌赠给武训“热心公益”的匾额。曾任山东教育厅长的何思源拨款重建了武训祠,并在武训祠堂立了尊武训汉白玉雕像。

1932年,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建造了“武公纪念堂”,并在纪念堂两侧建造了两个“武公纪念厅”。

1934年,临清县武训小学发起了武训九十七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参加这次纪念活动的人几乎囊括了当时全国军政要员和文教界知名人士。蒋介石、张学良、杨虎城、冯玉祥、于右任、郁达夫、陈衡哲、何思源等人都对武训的办学精神给予了颂扬。

1945 12月,陶行知等人又在重庆兴起了纪念武训诞辰一百零七周年活动。郭沫若、邓初民、柳亚子等人参加了纪念会。陶行知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物价飞涨、教育经费紧张的时期,曾在全国提出“跟武训学”的口号,要求大家做“集体的武训”,艰苦办学。

武训感化了无数的中国人。段承泽曾在孙传芳手下当过师长、副军长等职。1927年听到朋友们谈起武训的故事,当时立定了“退赃赎罪”的志愿,决心将自己的财产捐献出来。1930年,河北、河南闹水灾,段将军把灾民迁移到包头,依照“耕者有其田”的原则,实行集体生活和集体生产,以期造成共同劳动平等享受的新社会。1933年,段将军又开办了武训小学,实施生活教育,以期创造新农村,建立新文化。段承泽去世后被人称为“荣军之父”。

武训乞讨办“义学”的故事传入英租界。英总督感到了一阵阵从未有过的恐惧和震撼。他重新审视了一番世界地图,仰视着这只昂首挺胸的“雄鸡”,喃喃自语道:“他使我看到了一个不死的民族!我们永远不可能战胜它!”是的,只要有这样的义人存在,中华文化就不会亡,中华就不会亡,宇宙乾坤都不会有绝期。

  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武训的兴学事迹还被列入学校教科书中。全国共有七省三十多处学校以武训名字命名。特别是“大量办义学,急务此为最”的冯玉祥,在 1932年至 1935年间,在山东创办了十五所武训小学。全国甚至出现了武训出版社、武训街这样的名称。江苏南通的一所师范学校还将武训像与孔子像并列。山东民众甚至直呼武训为“武圣人”。在国外,武训被称为“无声教育家”、“平民教育家”。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武训被埋进了历史。新天新地的国家不需要他,新天新地的人民也被迫把他遗忘。这个坚定地活在自己个体本位上的穷苦人,被丑化成一种乡愿阶层的可笑代表而被新社会抛弃。直到又一个三十年后,他才被人们小心翼翼地想起。胡乔木在 1985年如此说过:

解放初期,也就是 1951年,曾经发生过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这个批判涉及的范围相当广泛 ……我可以负责地说,当时的这种批判是非常粗暴的。因此,这个批判不但不能认为完全正确,甚至也不能认为基本正确。

改革开放以来,临清市在他生前兴义学的御史巷义学 ( 今临清实验小学 ) 内建起一座武训纪念馆。

其实,这个乞丐决非一个吃了上顿愁下顿、心为物役的小民,而是发下金刚心有着非凡智慧的行者、圣者、明哲。据说,他省吃俭用,三十多年间乞讨所得,经营所得,贡献给义学的,相当于清政府年财政收入的八千分之一,相当于当今的八百万至一千万元。

  在武训的人格力量面前,任何人都没有力量来为他加冕,任何机构都不配来给他盖棺定论。但谈论武训,最令人难解的是他那三天的昏睡,我们,甚至他自己也难以说清楚那昏睡的意义。也许那是天启,那是中外历史上无数圣哲、使徒们觉悟前的“高峰体验”。但与众不同的是,武训找到的却是个人的人生道路。虽然人们多以为他是农民阶级的代表,他多次说过为穷苦孩子办学的话,他也说过不要忘记穷人的话,但是,在他的三十年行乞生涯中,最重要的不是血缘、阶层、阶级的意识,而是他要做事的意识。换句话说,他是立足于个人本位而非阶层本位做事。这种立足于个人本位就是一种可示范的镜子,照见自我的独立不依。“何期自性,本来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性。”因此,他的形象、生存状态所归属的底层并不真的懂得他,那个阶层的人们至多把他理解成好人、善人,反而上层士绅多从他那面镜子中读懂了人生的可能意义。蒋介石说他“独行空前”,汪精卫说他“廉顽立懦”,于右任说他“匹夫而为百世师”,蔡元培说“武训先生提醒我们我国有普及教育的必要”,段祺瑞说“丐金以兴学难于舍身以卫国是游侠传之,雄而非卑田院之客亿万斯年式以民德”,冯玉祥说“特立独行百世流芳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杨虎城说“风兴百代”。

  这个文盲像历史上大字不识的六祖慧能一样,顿悟成佛,那一道强光如醍醐灌顶,更新成就了肉身,肩负起人间大道。慧能是要开宗立派,为无数同胞寻找救济解脱之道。武训却仍旧以身见证,他像大阿罗汉、使徒、圣愚、义人、侠客,自身清明,却回向尘世,为我们示范了一种可能的人生。他强大的精神力量重构了苦行的意义,苦行在他那里不再是悲惨生活的象征,而是一种心灵、人格和精神趋于完善的途径。

这个在人性上有着革命觉悟的圣者,拒绝了尘世和未来的一切物欲享受:“有你们人世的筳宴口腹之欲我不愿意去,有你们所谓的天堂我不愿意去,有你们所谓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这个圣徒的精神有如另外一个圣雄,将会让后人长久地惊奇,如爱因斯坦说:“在未来的时代,极少有人相信,这样一个血肉之躯曾在地球上匆匆走过。”

武训在历史上留下的甚深的烙印,本地县志也多有记载。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堂邑县志》重镌本载有《武训先生事略》(文中有“赍志以殁,是年为清光绪二十二年夏四月戊子日”,可证此文为武训去逝后新增):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民国临清县志》(张自清修)载有《武义人敞缕记》和《武训传》: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匹夫而为百世师”,对武训来说,这一评价恰如其分。

 

 

附一:武训兴学

    (台湾岛南一版《国语课本》第九课) 


    莫叹苦,莫愁贫。有志竟成语非假,铁杵磨成绣花针。古今多少奇男子,谁似山东堂邑姓武人!武先生,单名叫做训。兄弟都早死,父母又不存。饥寒交迫难度日,沿门托钵受苦辛。
  武先生,做乞丐,有深心。他见邑人知识浅,少年失学是原因。长恨自己力薄家又贫,哪有金钱办学校,教育清寒子弟们!
  武先生,一边去乞食,一边自沉吟:将来若要办学校,先得积蓄基本金。从此乞食更努力,遭人侮辱尽容忍。每日只费钱两枚,买个馒头囫囵吞。忍辛耐苦二三载,果然积下六千文。
  堂邑有个富家翁,丰衣足食冠四邻。武先生,走到富翁家,跪在门前不起身。富翁当他是疯子,门外哀求如不闻。武先生,跪了六日并六夜,富翁才来问原因。武先生,貌温顺,语诚恳:“小人有钱六千文,想托贵人谋子金。贵人心肠善,定肯助孤贫。”富翁口答应,心自惊,乞丐竟然能储蓄,节俭精神莫与伦。
  富翁既允准,武训喜万分。只要积满一千文,立刻送进富翁门。十多年,一转瞬。本金生利息,利息做本金,总数达到几万文。
  武先生,创学校,不稍停。租借古庙几间屋,粉刷门墙气象新。学生招集贫家子,教师聘请宿学人。有人见他是乞丐,存心推托不愿任。武先生,跪在地上不起身,使他不得不应允。
  开学日,更殷勤。备酒菜,宴嘉宾。教师坐首席,陪伴有乡绅。有人见他是乞丐,坐著不食也不饮。武先生,又双膝落地不起身,使他不能不沾唇。逢朔望,进校门。遇见教师能进责,拱手屈膝谢殷勤。遇见学生不好学,跪地劝诫泪涔涔,教师学生都感愧,讲习不得不认真。
  武先生,年到五十九,仍然乞食储钱文。创设学校有三所,教育子弟千余人。有的就工商,有的勤耕耘。他们衣食都无虑,只有先生还苦辛。路上相见心不忍,齐来迎养报深恩。武先生,不答应,并对大家说:“但愿养我志,何须养我身!”

 

 

附二:清史稿---武训

  (列传二百八十六 孝义三)
  武训,山东堂邑人。乞者也,初无名,以其第曰武七。七孤贫,从母乞於市,得钱必市甘旨奉母。母既丧,稍长,且佣且乞。自恨不识字,誓积赀设义学,以所得钱寄富家权子母,积三十人,得田二百三十亩有奇,乞如故。蓝缕蔽骭,昼乞而夜织。或劝其娶,七谢之。又数年,设义塾柳林庄,筑塾费钱四千馀缗,尽出所积田以资塾。塾为二级,曰蒙学,曰经学。开塾日,七先拜塾师,次遍拜诸生,具盛馔飨师,七屏立门外,俟宴罢,啜其馀。曰:“我乞者,不敢与师抗礼也!”常往来塾中,值师昼寝,默跪榻前,师觉惊起;遇学生游戏,亦如之:师生相戒勉。於学有不谨者,七闻之,泣且劝。有司旌其勤,名之曰训。尝至馆陶,僧了证设塾鸦庄,赀不足,出钱数百缗助其成。复积金千馀,建义塾临清,皆以其姓名名焉。县有嫠张陈氏,家贫,刲肉以奉姑,训予田十亩助其养。遇孤寒,辄假以钱,终身不取,亦不以告人。光绪二十二年,殁临清义塾庑下,年五十九。病革,闻诸生诵读声,犹张目而笑。县人感其义,镌像於石,归田四十亩,以其从子奉祀。山东巡抚张曜、袁树勋先后疏请旌,祀孝义祠。

 

附三:1991年夏季羡林先生为纪念武训先生题词。

    武训乞讨兴学--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十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