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2010-05-16 11:27:26)
标签:

文化

分类: 美德故事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说明:生生不息的人文火炬,一代代传承不绝,其中,那些优秀的美德故事对世人一直施加着重要影响,而这其中,就有几个源于我们聊城,如――
  春秋时季札挂剑徐君墓,使其诚信高风传颂千古。而这个广为人知的故事,就发生在今阳谷县张秋镇,现有“五体十三碑”等文物留世。

  战国时的鲁仲连,义不帝秦,射书救聊城,以排忧解难著称于世。他深遂的思想,高尚的人格,超人的智慧,散发出惊人的魅力和传奇色彩。现其故里茌平县望鲁店村仍有鲁仲连祠,“连村烟市”(现仍有照片)列入古茌平十景。

  周朝闪子“鹿乳奉亲”的故事,列入二十四孝,莘县城南有闪里村,莘城南关古有闪王庙,城南2里处古有闪王墓,旧时褒封甚重,题咏甚多;
  田真等三兄弟“紫荆堂”的故事,发生在今莘县,田真墓在张秋“城西二十里,地名廣村,蓋田真、田廣故址也”。田氏族人以紫荆做为家族团结和睦的象征,把紫荆树定为堂号“紫荆堂”流传至今;
  唐代张公艺手书百个“忍”字的故事,发生在寿张县(今阳谷县寿张镇),反映了以和治家,和睦相处的治家理想,这一故事广为流传,民国时被湖州蔡振绅先生所编辑的《德育课本》收入。
  王氏“三槐堂”源于宋代时的莘县,王旦相真宗,一生为官知人善任,任人唯贤,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创王家世代家风,苏轼曾撰《三槐堂铭》赞颂。

  元代堂邑县令张养浩在署建“四知堂”,以汉代杨震所说的“天知,地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自勉,要求自己居官清正廉洁,不受贿,不徇私,至今让我们备加敬仰。

  阳谷的博济桥,以明万历年间阳谷县丞笪一顺的故事而闻名。他上任时自驭一牝牛而来,任期内牝牛生一犊。任满回籍,声称牛犊系吃阳谷料草生成,故坚留牛犊于阳谷,仍驾牝牛而去。后人感其清廉,将事迹刻制成《车去留犊》图雕于城东关博济桥上,以志怀念。 

    傅以渐不仅是清代第一个状元,而且还以劝家人不争宅基留下了佳话。在今聊城东关街傅斯年陈列馆东侧,有一条仁义胡同,灰色的墙壁、彩绘的牌坊、大大的牌匾,十分醒目。这条宽为六尺的小巷虽然是再造的,但其教育意义却十分重大。

  清末冠县人武训,“朝朝暮暮,快快乐乐。一生到老,四处奔波。为了苦孩,甘为骆驼。与人有益,牛马也做。公无靠背,朋友无多。未受教育,状元盖过。当众跪求,顽石转舵。不置家产,不娶老婆。为著一件大事来,兴学,兴学,兴学。”

  ……

  这些传颂已久的美德故事,足以让今天的人景仰、学习。其实,了解故事的过程,就是熏陶、改造自己的过程。缘于此,笔者近期将着手整理相关资料,不求系统,但求论之有据,说有出处,使大家不再停留在传说故事这个层面上,进而真正相信,这些美德故事,确实是发生过,只要我们对自己严格要求,一样可以做到。

 

  季札挂剑(季子資料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f2df93010006xg.html)的故事发生在张秋。张秋之名最早见于唐五代时期,位于东阿、寿张、阳谷三县之间。北宋设张秋镇,后又称景德镇、安平镇,明末又改称张秋镇。1940年成立张秋县抗日民主政府,1964年撤县建镇,现属阳谷县。明万历二十四年,黄承玄曾第一次修过《张秋志》,后又有重修,现依清康熙斌业斋抄本,介绍相关记载。

  《张秋志》中:

  一、有两处介绍挂劍臺

  1、在“陵墓”部分

  挂劍臺即徐君墓。《史記》:季札使齊,過徐君,徐君好札劍,口不敢言,札心知之,為使上國木(注:为“未”之误)獻,還至徐,徐君已死,乃解其劍繫之冢樹而去,從者曰“徐君已死,尚誰子乎?”曰:“不然,始我心許之,豈以死背吾心哉?”徐人歌之曰:“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挂丘墓”。 

  2、在”古迹“部分

  徐君墓即挂(注:原误为“持”)劍臺,在城南。按《括地志》:徐君廟在泗州徐城縣,以地圖度之,徐城者為是。然古蹟兩見者多相傳已久,未必無據。而挂劍草亦奇跡也,草形似劍,可療心疾,土人珍之,今亡。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二、收录了四个文章

  在镇志的“艺文”部分,有四个文献记载:     

  1、吴季札挂剑徐君墓记 元 康时;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由此文可知:

  (1)徐君墓的位置:“冢在景德故镇之南百举武,惟地丛草蔓延,形皆肖剑,土人以挂剑名之。”(举武,即举足;举步)

  (2)元代的康时对徐君墓真伪的态度:“或云冢在泗州,今按此地古有碑刻‘季札挂剑徐君墓处’八字,昔人已尝访其墓而树之,又从而歌咏之,故老相传,必有所据,愚不复置辨。”

  (3)初建季子祠:元代的康时曾于“元至正间,盖尝封树徐君之墓矣而弗季子祠之建,可叹矣。”就是说,此时,还没建季子祠。到了明代正德十二年(丁丑岁)正月,工部都水郎中杨淳“承命巡河,因其傍有三官庙,遂撤之以祠季子,仍封树徐君之墓而并祀”。

  2、季札赞有序 明 东阿知县周祚(山阴人);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此文是赞颂之文,作者是明代的东阿县知县,有文献价值者,是点明了季子祠情况:

  “阿河水之上,有庙旧矣。”说明,自杨淳始建的季子祠已经有些年头了,开始破旧了。

  3、重修挂剑台祠记 总督漕运尚书蔡士英(辽东人);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此记是时任总督漕运尚书的蔡士英撰。

  蔡士英,号魁吾,锦州人,江西巡抚,漕运总督大司马,谥襄敏。崇德七年(1642年),蔡随总兵祖大寿降清郑亲王济尔哈朗,隶汉军正白旗,授牛录章京。顺治七年(1650年庚寅)授梅勒章京。顺治九年授江西巡抚、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康熙《永平府志•蔡士英传》记载:“顺治十一年冬,升兵部左侍郎,总督漕运,巡抚凤阳等处地方。”顺治十六年(1659年己亥)八月,以蔡士英为凤阳巡抚,总督漕运。顺治十八岁冬,再乞休,得允。蔡士英还乡后,隐居永平府城,热心公益事业,兴修寺观,除捐资刊刻《永平府志》外,还屡行善事,捐助无资家贫者。

  蔡这个记,记述了他出资委托吕振之重修挂剑台祠的情况。
  (1)描述了旧台祠的情况:“己亥(顺治十六年1659年)之秋”,第二次总督漕运的蔡士英终于有机会来到张秋,“维舟祠下,始入祠致敬焉。前列季子、徐君二像,后有垅岿然,云即君墓也。古柏尚存,遗碑星列,榱桷摧圮,风雨飘摇。”
  (2)说明了撰此文的原因:(吕君)“请纪其事。余思季子让国之义,高拟夷齐,孔子大圣,为书其墓。今延陵片石零落无闻,吴人亦未有起而表彰之者”。意思是说,考虑到这位高风足与伯夷、叔齐比肩,又得到孔子为其亲书墓碑的高士,而现在竟然沦落到“片石零落无闻”,“吴人亦未有起而表彰之者”(或许是在吴地也未见季子的纪念建筑之意),于是才写了此文。

  这里,蔡以“高拟夷齐”比喻季子,不算高明。夷、齐虽然有高风,但只是一避了之,远不如季子让位、出访、劝友、挂剑、救难等给人印象深刻,其对后世产生的教化作用非常大。因此,连孔子也禁不住发出了赞叹:“延陵季子,其天民也乎?”(范常喜《〈上博楚簡·弟子問〉1、2號殘簡字補說》)

    4、张秋挂剑台辨 寿张主薄马之驦(雄县人);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此文对张秋挂剑台进行了论证,很有价值。
  (1)明确提出泗州徐君墓与张秋徐君墓真伪问题
  “余尝读《地志》,谓徐君墓在泗州者,近是。盖以泗州有徐城,遂有徐君墓,事相因缘,不应张秋无端又有墓。”
  (2)张秋徐君墓挂剑台的根据
  其一,古石碑。“第张秋之墓,元至正以前即有古石碑,则其所由来者远矣。”
  其二,张秋地处古徐州,泗州地处古扬州。
  “窃谓古人建国必以地著为号。而古今州国中中历废兴,恒多改易,循名以求后先,乖舛必详,测往典,庶可为后人立说之衡。”
  又引《夏书》(《书经•禹贡》)云:“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艺,大野既猪,东原厎平。济河惟兖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

  接着,作者作了自己的解释:
  “按淮水豫州,经徐、扬;沂水出艾山,在沂州;蒙山在今费县;羽山在今郯城,皆今兖府东境。大野即今巨野县;东原即今东平州。一在今兖西,一在北,皆是属兖,是今兖府东四境尽是古徐州之域。周人并徐州于青州,虽无徐州之名,而徐地自在。夫以徐地而有徐国,因有徐君,因有其墓,至当也。泗州今属江南,古属可以认知,与徐何涉?即志以古徐子国,实徐偃王之国。偃王乘周穆之荒佚,扩地而朝诸候,奄有此土。及八骏还辕,已举徐而灭之矣。后之为徐者,迁徙于北,理或有之,即都邑之,于丘墓相距远迩,亦无可考。乌在彼之为是,此之为非乎?”
  在这里,作者认为,泗州徐君墓即是真是徐国国君之墓,也只能是周初造反被灭国的徐偃王及其后人的墓地。或者张秋徐国国君是被灭国的徐偃王后人北迁造成的。但不管如何,张秋徐君墓才是真的季札挂剑的徐君墓。明白了这段内容,就会理解泗州挂剑台及现在徐州新建的挂剑台的真伪。但伪并非就是不好,有多处挂剑台存在,也正证明了季子的做法得到广泛的认可和颂扬,诚信之于我们,是何等的重要。
  其三,引杜甫诗以证,说明兖州处青州、徐州之间,间接说明,“以徐地而有徐国,因有徐君,因有其墓,至当也”。其他所谓的徐君墓本不在古徐州地,其所建的挂剑台真伪自然就很清楚了。

 

结语

张秋挂剑台由于历史悠久,历年来受到了崇敬。

自明正德十一年(1516)在张秋工部分司负责管理河道的官员杨淳于徐君墓前修建了 “挂剑祠”后,明、清年间,一些文人、官员也纷纷题咏镌碑,对“挂剑祠”予以续修。在内,四壁立有十三通碑刻,皆为历史名人题词。这十三块碑刻,计有五种字体,书法精妙,称之为“五体十三碑”。

可惜的是,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7年),“挂剑祠”被大水冲没,而立于“挂剑祠”中的十三通历代名人诗文碑刻却被完整地保存下来。陈昆嶙、李印元曾出版过<张秋挂剑台五体十三考释>一书。

 

  三、怀念诗多首  

 

  徐君墓
  北周 无名法师
延陵上国返,枉道过徐公;
死生命忽异,欢娱意不同。
始往邙山北,聊践平陵东;
徒解千金剑,终恨九泉空。
日尽荒郊外,烟生松柏中;
何言悉寂寞,日暮白杨风。

 

  季子祠
  元 学士 李歉(东阿人)
瘠卤丰营茅,荒林翳荆棘;
此地杲何地,云有徐君域;
当年吴公子,过此聘上国;
心交固已许,一剑非所惜;
岂期轺车还,君已掩窀穸;
抚摩三尺铁,欲效知无及;
惟有挂剑树,此恨容可释;
精诚达泉壤,千载未易息。
至今地效灵,化为异墓碧;
采采不忍去,观此叹今昔;
今人交面颜,昔人示曾臆;
曾臆久益坚,面颜徒外饰;
我诗志其墓,非徒吊陈迹;
百世闻高风,衰俗庶可激。

 

  挂剑曲
  明 大学士 李东阳(字宾之,茶陵人)
长剑许烈士,寸心报知己。
死者岂必知,我心原不死。
平生让国心,耿耿方在此。

 

  题挂剑台
  吉安推官 陆丛桂(字冲默,东平人)
把剑倚寒空,青萍色不发;
夙昔赠心人,心存人已没;
但见荒丘原,野草覆石发;
魂来烟景翻,魂去青霜兀;
一念平生言,松枝挂秋月。

 

  挂剑台歌
  明 山西副使 杨基(字孟载,吴县人)
语诺诺尚浅,死诺诺更深;
当时季子意,即是徐君心;
嗟嗟徐君骨已朽,宝剑摩娑在吾手;
正拟临岐解赠君,不意挂君坟上柳;
挂剑果何益,聊以明不欺;
当时让国心,肯使徐君疑;
于乎剑可折台可隳,死生之诺不可亏!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注:照片中的诗,可先直接点击,然后在新打开的页面中点击最下面的“点击查看原图”即可清晰阅读)
  五、聊城其他志书载诗

  登挂剑台
   
光绪《寿张县志》 陆弘亮

秋水城南墓草生,枝枝犹作剑悬形(墓有剑形草);
鱼肠伯业今安在,赢得延陵季子名。

 

苏台曾比剑台高,夺国何如逊国豪;
心许尚能酬死后,延陵千载笑儿曹。

 

挂剑台怀古 
  光绪《阳谷县志》 前人 
  吴公子季札奉命出聘路过徐国,徐君甚爱其剑。公子云返国奉赠。后公子反国,徐君已薨,公子挂剑其墓以践前言。至今草发叶垂形如剑,足见古人交友之诚。
当年解佩挂古邱,抔土伤心涕泗流,
此日草生犹带剑,两君不见使人愁。

 

  挂剑台二首
  民国《东阿县志》 高绍和 
吴国江山曾一瞬,延陵风义尚千秋;
剑台那比苏台峻,糜鹿缘何不去游?

 

千金友道久凌夷,生尚欺心殁可知。
谁似云情吴季子,九泉未认尽交期。

 

    延陵季子挂剑赋
    (以“冥会心许,暗无我欺”为韵) 

   《东阿县志》唐王起

    循修陇树兮,挂剑於兹。所以表徐君之所欲,明季子之不欺。予取予求,昔藏心而可测;一生一死,终弃宝而如遗。盖烈士孤标之节,而神明幽感之时。当其昔结欢娱,从容不阻。孤锋乍拔,密坐之所。彼眷眷於目击,此默默而心许。

  谅他日而来思,非伊人而谁与。及夫历聘上国,言旋东吴。访旧友,遵旧途。亦当开宝匣,献鹿卢。何阅水兮不待,吊荒埏兮已芜。由是执龙泉而慷慨,望马鬣而踟蹰。想间岁之披云,忽然而在;抚今辰之切玉,视之若无。且曰器可谋新,室宁欺暗。解腰间之善结,仰树杪而延瞰。乃脱白刃,推赤心。耀宿草之煌煌,悬拱木之森森。错落金环,疑夜月而生陇;晶莹霜锷,谓春冰之在林。龙形蜿蜿而未化,蛟枝亭亭而欲寻。解佩义广,脱骖感深。英声遂腾於万国,善价不顾其千金。呜呼!剑之掷也无前,人之行也必果。诚去彼而取此,非祈君之我。无宿诺匹之以庸庸,不食言方之以琐琐。向若蔑元壤,吝青萍。重提携於掌握,轻耿介於心灵。则三尺之中,空腾云而漫漫;重泉之下,将愧色於冥冥。无言者道之宏,不约者信之大。峻节卓以特立,义风纷而繁会。盛矣哉挂剑之名,将万古而不昧。

 

《东阿县志》其他詩文:
  无名法师《过徐君墓》
  东平陆叶桂《题挂剑台》
  峻德《登挂剑台》
  吴都杨基《挂剑台歌》
  会稽唐肃《季子挂剑冢》
  莱阳宋琬《挂剑台》
  马之驦《挂剑台》
  白水王讴《拜季子祠二首》
  濮阳李先芳《过挂剑台》
  叶鸣鸾《挂剑台》
  寿张闫*《题挂剑台二首》
  薛瑄《挂剑台》
  赵思齐《题挂剑台徐君墓》
  邑人马履吉《挂剑台怀古》

  注:上述有的收入张秋志,有的未收入。

  六、相关资料收集

  史料记载:
   刘向《新序》:

  “延陵季子将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献也,然其心许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 

  《史记·吴太伯世家》:

  “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经死倍吾心哉?”         

  后人诗文:
  漳滨与蒿里,逝水竟同年。欲挂留徐剑,犹回忆戴船。
  相知成白首,此别间黄泉。风雨嗟何及,江湖涕泫然。
  修文将管辂,奉使失张骞。史阁行人在,诗家秀句传。
  客亭鞍马绝,旅榇网虫悬。复魄昭丘远,归魂素浐偏。
  樵苏封葬地,喉舌罢朝天。秋色凋春草,王孙若个边。
                 ——杜甫《哭李尚书》

 

  延陵有宝剑,价重千黄金。
  观风历上国,暗许故人深。
  归来挂坟松,万古知其心。”
        ——李白《陈情赠友人》

 

  季札贵公子,聘鲁来泗水。
  佩剑好光芒,徐君以为美。
  君意公子知,及还君已死。
  解之系墓前,诚信直若此。
  只今高台上,朝暮苍烟起。
       ——韩跄的《挂剑台》

 

  季子让一国,视之敝屣然,
  宁当宝一剑,不为徐君悬。
  徐君虽死骨未朽,挂剑坟前垂杨柳。
  君知不知不足悲,我心许君终不移。
       ——唐箫的《季子挂剑歌》

 

  注:季子的资料可参考信圣季札

  

吴季子张秋挂剑徐君墓――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一

  原首都博物馆馆长马希桂主编的图录《青花名瓷》上的一只大盘。图录注明为万历青花八仙人物盘。口径29.1厘米,盘为撇口,圈足。盘中心主图是“季札挂剑”。底有“大明万历年制青花款”。

 

  七、<张秋挂剑台五体十三考释http://tieba.baidu.com/f?kz=79647077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