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买肉 吃肉

(2015-07-01 06:47:29)
标签:

计划经济

短缺经济

肉票

美食

回味历史

买肉 吃肉



买肉 <wbr>吃肉

   老马不吃草,是食肉动物——肉食者。一日三餐,除早餐外,可以说是无肉不欢,而且喜欢肥肉远超过瘦肉。哪怕是满桌菜蔬,即便有山珍海味,要是没有“猪八戒”,老马总觉得是回到“旧社会”;总感到主人有所怠慢。老马最喜欢的菜肴是:红烧肉、扣肉、红烧蹄膀……。老马是学文学的,可是但凡听到或想起苏轼这个名字,首先出现在脑海里的不是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丙辰中秋》,而是“东坡肉”和“东坡肘子”。所以请老马吃饭,是很好打发的,有红烧肉就行,而且经济实惠。因为与鸡、鸭、牛、羊、河鲜、海鲜相比,猪肉还是最便宜的。毫不夸张地讲,现在买肉比买一些蔬菜还便宜,前几天在“大润发超市”买一朵花菜,居然22元,可买一斤精肉却20元不到。这世道真是变了。

   这段时间老马天天到菜场买菜,自然少不了逛肉摊。早市上有好几摊固定卖肉的摊点,每摊案板上都摆满了分割好的各部位鲜肉,不过摊前买肉的人没几个,卖肉的比买肉的还多。只要有人经过肉摊前,每个摊主都会殷情招呼,连声夸自己的肉好。这服务态度也很好,你要哪块、要多少随意,任你挑挑拣拣,换了又换,也绝无怨言。不过各摊位的肉,价钱相差蛮大。同样是“五花肉”,贵的每斤叫到13元,而便宜的只要9元。老马问那卖得最贵的摊主:“你凭啥比别人贵那么多。不是要宰我这老头吧?”摊主回答说:“哪敢宰你老。我这猪是本地猪,养了一年多。你看这皮有多厚。”哈哈,现如今这不仅人脸皮厚,就连猪皮厚也成了优势。

   提着一斤多肥瘦适中,皮也挺厚的“五花肉”,老马边走边想着红烧肉的美味。忽然脑海里浮现出许多与买肉、吃肉有关的往事……

   改革开放前,三明市场上的肉由副食品公司垄断经营,印象中只卖冻肉,一只猪从背上剖开分成二大片,冻得硬邦邦的。而且不分部位,统一价格,统肉每斤7角6分。当年卖肉的职工可是很吃香的,甚至有顺口溜说,谈恋爱选择的对象依次是:“一嘟嘟(汽车司机),二杀猪……”。你想要砍一块中意的肉,站在案板前不知要喊上多少声:“同志、同志,师傅、师傅……”要赔上多少笑脸。而且还要看人家今天的心情好不好。

   最惨的是文革时期的1968-1970年间。大家都闹革命去了,猪没人养了,运输瘫痪了,库存的冻肉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于是新生的“革命委员会”就祭起了计划经济的法宝——凭票供应:每人每月半斤肉。有钱没票,那是绝买不到肉的。那时老马父母都还关在“牛棚”,老马一人在家,就在机关食堂搭伙。“革委会”发的半斤肉票要拿到食堂换成二张食堂自己印制的肉票,凭这肉票,在食堂可买一份肉菜(红烧排骨或红烧肉)。也就是说,在食堂,每月只能吃二次肉菜。发肉票以前,食堂红烧肉、红烧排骨1角5分一份,发肉票以后2角5分一份,涨了价,可肉没多几块。记得有一个月初,那天食堂卖馒头(不是每天都有),老马就买了四块大馒头,外加一份红烧肉。馒头夹红烧肉就别提多带劲了。可是才吃下二块馒头,菜盘就见底了。老马意犹未尽,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一不做二不休,再掏出最后一张肉票,又买了一份红烧肉。四个馒头下肚,二盘红烧肉就连盘子都用馒头擦个精光铮亮,不留丁点汤汁。而付出的代价就是:这整个月都只能望肉兴叹,直到下月发了肉票才开荤。真奇了怪,那时怎么就没有办假证的?也没人想着“山寨”几张,那毫无防伪设防的肉票呢?也许正是因为那时物质极度贫乏,人们的物欲才没有膨胀泛滥。不象现在物质极大丰富了,而全民、全社会、全行业都玩起弄虚作假的把戏以牟利。

   有一次老马在学校打球回家晚了,过了食堂的开饭时间,老马就到长途汽车站旁的“车站饭店”去吃“清汤面”(4两粮票,1角2分钱)。到饭店一看,居然有卖“卤肉皮”,一碟2角钱。那个时候,就连饭店也没有肉菜卖,有肉皮也是稀罕货。老马喜出望外,赶紧排队买了二碟,倒在面条里,算是打了个牙祭,开了荤。不管怎么说,肉皮也算肉啊。

   由于每月的伙食费是母亲按天核算好的,虽说稍有宽松,但也经不起老马这么奢侈,一顿吃掉5-6角啊。所以这两餐的超支,要靠老马以后每餐努力节支来弥补。要是亏空不补上,那到了月底可就没钱吃饭了。

   肉票好象到上世纪80年代才取消,不过到70年代中期,好象居民的定量有所提高,由每月每人半斤,提高到每月每人1斤。老马当兵时,部队的肉也是凭票供应,好象每人每月1斤半,即便定量是比老百姓高出不少,可菜碗里也少见纯肉菜。菜谱上写的是:蒜苗炒肉片、土豆烧肉……可一份里也只有薄薄二、三片肉。要是担任分菜的“小值日”,是个爱拍领导、老兵马屁的,那有限的肉都跑到领导和老兵碗里了。有一次老马见自己碗里只有一小片肉,实在按捺不住心中怒火,在饭桌上当场发飙,站起来指着“小值日”破口大骂:“你分的什么屌菜?!”震惊了饭堂。还是班长息事宁人,将自己碗里的肉拨了些到老马碗里才了事。你别说,老马这一闹还真管用,从此老马碗里的肉再不会比班长、老兵碗里的少了。谁也不想再惹毛这不惧天高地厚、不讲情面的新兵蛋子,当众挨骂。所以说会闹的孩子有奶吃;老实人吃哑巴亏真还没错。

   在部队吃肉最过瘾时是“八一”、春节时自己杀猪。部队的猪也可怜,吃的是菜叶、水浮莲、地瓜叶和一点糠,养上年把也才八九十斤,瘦肉型,肋骨都看得见,不过皮倒是挺厚。这样的猪,一般连队百十号人一顿就吃光了,可我们营部人少,可以吃上好几餐。老马觉得后来吃过的扣肉,都远不及我们那位湖南籍炊事班长做的味美。那型、那色、那味、那鲜、那口感令老马至今念念不忘,想起还流口水……

   现在肉可以随意买了,兜里也不缺买肉的钱了,本该大快朵颐吃肉了。可偏偏因害怕“三高”,反而不太敢吃了。老马对自己有所节制,每餐只吃二块肥肉。当然,也时常抵挡不住诱惑,放宽对自己的限制。

   年过花甲,究竟是为所欲为,想吃就痛痛快快大块吃肉好呢?还是压制自己食肉的欲望,细水长流,每次少吃点,争取吃得更长久点好呢?这是摆在老马面前的现实问题……

   想着想着就到家了,先将红烧肉炖上再思考问题吧。

买肉 <wbr>吃肉

红烧肉

买肉 <wbr>吃肉
梅菜扣肉


买肉 <wbr>吃肉

红烧蹄膀

买肉 <wbr>吃肉

东坡肉

照片取自网络。诸位看着这些图片食指大动吧?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