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味“麦乳精”

(2015-06-08 18:05:47)
标签:

情感

麦乳精

回味历史

回味“麦乳精”

    那天看电视剧,有这样一个情节:妈妈每天夜里,都给正在复习功课,准备参加1977年高考的儿子,泡上一杯“麦乳精”。

 “麦乳精”这在当年多少有些奢侈的“营养饮品”,现如今早就退出商场的货架,别说许多80后、90后不知那是什么东东,就连老马这一代人,也将它渐渐淡忘了。

    据说“麦乳精”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在上海面世,但到60年代末和70年代才为人熟知,进入其鼎盛风靡的黄金时代,80年代后期被“乐口福”所替代,逐渐淡出“江湖”。当年上海是最时髦的,引领着全国时尚和消费的潮流。在国人眼里,“上海生产的”,总是最好的:上海牌轿车、上海牌手表、永久和凤凰自行车、红灯收音机、蜜蜂牌缝纫机、大白兔奶糖、梅林罐头、冠生园饼干、百雀羚护肤品、中华和美加净牙膏、中华牡丹凤凰大前门飞马香烟……“麦乳精”也无例外,虽说后来有不少地方也出产“麦乳精”,也有塑料袋装的,也有玻璃瓶装的,但还是以铁罐装的上海“麦乳精”名气最大。

    老马第一次见到“麦乳精”,是“文革”中老马在上海外婆家避难时。那时上海南京路上的食品公司,是老马见过的(估计也是全国)最大、商品最多的食品店,看得老马眼花缭乱,不停吞咽口水,无奈囊中羞涩,只能买支3分钱的“赤豆冰”解解馋。“麦乳精”就摆在货架上,当时是全红的包装,马口铁罐装,每罐500克,好象要5元左右。那时学徒工每月才18元工资,二级工才37-8元一月,所以,说“麦乳精”是“多少有些奢侈的‘营养饮品‘”,一点也不过分。一般人家是不会买的,只有家境较好的人家,偶尔买上一罐,给家中老人、病人、孩子“增加营养”。“麦乳精”主要还是作为礼品用来馈赠。当年去探望病号最时尚和讲究的,不是鲜花和水果篮,而是“麦乳精”。在医院门口,常看见有人手提着一、二罐“麦乳精”进出。

    第一次喝“麦乳精”是70年代初,那时父亲虽说还没有“解放”,但已经从“牛棚”里放了出来,在家赋闲,还补发了前几年被扣发的工资。父亲参加革命前在上海念书,新中国成立后又在外事接待部门工作,有点“海派”,对新事物总有兴趣,对没吃过的,总想尝尝。一天他上街回来买了一罐“上海强化麦乳精”。那时罐身已经改成红白相间。打开罐盖,里面还封着一层锡箔。撕开锡箔,一股带着可可和奶香的甜味扑鼻而来,“麦乳精”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浅咖啡色的颗粒,颗粒上还有着细小的孔洞,光线下,小颗粒上有点光泽。老马迫不及待舀了一点放在舌头上,小颗粒在舌尖上很快融化,口腔里顿时充满了香甜。按照说明,舀了一调羹“麦乳精”放进玻璃杯,冲入大半杯开水,用调羹轻轻搅动,香味随着杯口冒出的热气在室内飘散……喝一口,有点巧克力的味道,甜中带丁点苦;一杯下肚,胃里暖暖的,鼻尖上还渗出几点汗珠——好喝!再仔细看成分表:麦精(不知是啥东东)、牛奶、可可、蔗糖、葡萄糖、矿物质、维生素……按现今的说法,应该属“能量饮料”。老马有理由相信,那是货真价实的,因为那时的厂家、商家乃至整个社会,都还有着道德底线和良心,不象现如今。

    真正拥有第一罐属于老马自己自由支配的“麦乳精”,还是在部队当兵的时候。在海岛当兵的老马扭伤了腰,卫生队初步诊断是“腰椎间盘突出”,让老马去省城军区总院会诊。到省城,老马去看望了时任省商业厅长的张遗伯伯(他是父亲老战友,后任福建省副省长。老马大学毕业后,给他当了最后一任秘书)临走时,张妈妈(张遗伯伯夫人,原福建省高院副院长杨健)塞给老马一罐“麦乳精”。 

    回到部队,老马将“麦乳精”藏进自己用废电池箱做的,能上锁的“食品库”(里面私藏着巧克力、奶糖、饼干、白糖、牛肉干)。这些东西要是被发现了,可是问题大了。就因为有次开班务会,老马拿出球队发的白糖给大家泡糖水喝,就被领导批评:“生活不艰苦朴素。”要是让他们知道老马还喝“麦乳精”,吃巧克力,那还了得?老马总是在夜里放哨的时候“偷”吃、“偷”喝。“麦乳精”带给老马的热量,帮老马抵挡了多少个冬夜,海岛那料峭的寒风。

    1977年恢复高考,老马考上了厦门大学。由于老马人学前已有四年“工龄”,可以带薪上学,每月有40元的工资,那真是“学生贵族”。从此“麦乳精”就没有断过,以至于积攒了不少空罐,遇有同学需要,老马就慷慨相送。老马早晨基本不去食堂排队吃稀饭、咸菜,都是叫同寝室的舍友,顺便带一个二两的馒头回来,泡上一杯“麦乳精”就着当早餐。老马在学校是校排球队队员;也是系篮球、排球队主力。每逢下午有比赛,出发去赛场前,老马总要泡上一杯“麦乳精”喝下,补充体力,以壮行色。我们中文系在厦大是个小系,但球队却能打败经济、化学等大系,成为全校篮球、排球冠军。老马想,“麦乳精”在其中应该也发挥了一点作用。

    后来老马有了家庭、孩子,买“麦乳精”的钱买了奶粉、糕干粉、乳儿糕,订了鲜奶,“麦乳精”少了象老马这样一批忠实的“粉丝”。再后来“麦乳精”变成了“乐口福”,再再后来……

    一定是老了的缘故,老马越来越喜欢怀旧,电视剧一个镜头,顿时就勾起了老马对“麦乳精”,这曾经伴随着我们这一代人那一段生活经历,见证了那一个时代风貌的“老物件”的怀念。是苦?是甜?……

 

 

                
回味“麦乳精”
                                    回味“麦乳精”

                                  这一罐已有英文“LACOVO”(乐口福)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鞭炮旧事
后一篇:买肉 吃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鞭炮旧事
    后一篇 >买肉 吃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