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鞭炮旧事

(2015-03-10 15:48:01)
标签:

童年

放鞭炮

淘气

三明

鞭炮旧事

 

鞭炮旧事

 

   迷糊中被一阵阵此起彼落的鞭炮声吵醒。老马从枕头下掏出手机一看,已经跨入了羊年。

   睡意全无。躺在暖暖的被窝里,听着窗外时近时远绵绵不断的鞭炮声,老马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些与鞭炮有关的旧事……

   老马第一次亲自放鞭炮是1964年春节,那时正是老马三年级的寒假。看见小伙伴们噼噼啪啪放着鞭炮,小老马也不由得心痒手痒。到日杂公司的门市部一打听,一挂五十响的小鞭,要二毛钱。那时的二毛钱对于孩子们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它可以买二十粒“水果糖硬糖”;也可以买四块“杏仁酥”饼;也可以买三两散装的饼干……一般孩子的压岁钱最多也就是一、二毛。不是有那么一首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吗,那时捡到一分钱上交,可就是“拾金不昧”的好人好事啊。在柜台前,小老马徘徊盘恒许久,不是兜里钱不够,实在是在心里反复权衡,兜里这二毛钱,究竟是买吃的饱口腹好呢?还是买鞭炮听响?经过再三比较论证,小老马最终做出了决策——买鞭炮。毕竟放鞭炮是生平第一次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一挂鞭炮买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将它拆散,然后小心翼翼将五十粒鞭炮和几段药线收在一个小铁盒里。然后就用“草纸”(上厕所用的手纸)搓一根纸媒,用纸媒来点鞭炮。(后来先进了,用蚊香来点炮)一切准备妥当,小老马从铁盒里抓出十几粒鞭炮装在兜里,到厨房点燃纸媒,兴匆匆跑到院子里招呼小伙伴了。第一次亲自点炮,还是有点害怕和紧张,不敢将鞭炮拿在手上点,先将鞭炮插在地上,人离开老远,伸直了手臂,用纸媒对了好几下才把药线点着,药线嗤嗤冒出火星,“啪”鞭炮炸响了,飘起几块红纸碎和一缕硝烟……这就是老马的“第一次”。十几、二十次之后,小老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敢将鞭炮拿在手上点着了再扔出去,而且还想方设法放出各种花样和恶作剧。

   那时的三明说是城市,其实就是农村,充其量就算个村镇。虽说有了一条百来米的“柏油路”——列东街,路两边建起了十几栋三四层的“高楼”,云集了机关、银行、商店、饭店……但大街上还跑着猪、狗、鸡鸭、水牛,没隔几步,就有一泡大大的牛屎。将点燃的鞭炮扔到猪肚子下、狗鼻子前、鸡鸭群里,搞得鸡飞狗跳,是小老马们的一大乐趣。最恶劣的是将鞭炮插在牛屎上,将牛屎炸得到处飞溅。要是正好有倒霉鬼经过,少不了晦气地沾上点牛屎。

   比小鞭更有意思的是“两响炮”,北方人称“二踢腿”。药线引信在炮仗中段,点着了先是“乒”的一声,炸开下半截,爆炸产生的推力,将上半截“打出”好几米再“乓”的一声炸响。利用它的这种特性,小老马们造出来土炮:选一节口径比“两响炮”稍粗点的竹节当“炮管”,将炮点燃后滑入“炮管”底部,于是就可以指哪打哪了。为了避免竹炮管被炸裂,小老马们还在竹管外缠上几圈铁丝,增加竹管的强度。不过“两响炮”的价钱可是比小鞭贵多了,如果没记错,十枚一扎要四毛钱。所以许多时候只能看别人放过过瘾,毕竟囊中羞涩啊。有一次小老马和几个小伙伴经过日杂店,正好有个大叔在买鞭炮,一下就买了十几挂小鞭和十几扎“两响炮”,堆在地上正往一条麻袋里装。没有人出主意,大家就默契的围上去,有人帮着大叔撑麻袋,有人帮着装,有人悄悄将一扎“两响炮”用脚拨到身后。大叔始终没有发现落下了一扎,装好鞭炮就走了。大家高兴得不得了,而且心安理得。这可不是偷,明明是捡到的嘛。

   那时好象大小事都要放鞭炮,许多会议都有“鸣炮”这项程序。每逢看有人放鞭炮,小老马们总是兴奋不已,只要炮一炸响,几个小伙伴就会奋不顾身扑上去,奋力用脚去踩灭正在爆响的鞭炮的药线引信。每每总会有所收获,能抢下一些未被点燃的鞭炮。“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拿着“战利品”,哼着《游击队之歌》对于我们这些孩子们,是何等惬意的事啊。

   关于鞭炮,有件事至今令老马无法忘怀,也令这件事的受害者,耿耿于怀。时间已进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也是一个春节。小伙伴“泉啊”(闽南话小名)穿着一件崭新的咖啡色、宽条绒、有着四个贴袋的外衣。那时的孩子,只有在过年时才有新衣服穿,平时衣裤可都是补丁摞补丁。“泉啊”穿着第一次上身的新衣挺不自在,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生怕弄脏了回家挨骂,就连鞭炮也舍不得装在衣兜里。他和老马边走边将点燃的鞭炮随手扔出,走一路响一路。没想到乐极生悲,老马向后扔出的一粒鞭炮,正好落到身后“泉啊”新衣的贴袋里,而且居然有这么巧,这粒鞭炮竟然没有炸响,是一粒“嗤火”的哑炮。随着鞭炮两头“嗤”出的火苗,新衣服贴袋上顿时被烧出二个大洞。“泉啊”脸都绿了,他将手插入贴袋,两个手指头从破洞里伸了出来,嘴里叨叨的哭丧着说:“完了,完了,回家我妈要打死我了……”老马知道这祸闯大了,但也无能为力。只好安慰“泉啊”:“你回家找找看还有没有剩下的布,有的话,把这个贴袋拆下来,再做个贴上去,就没事了……”。“泉啊”悻悻回家了,老马不知他回家后发生了些什么。第二天再见到他的时候,那身崭新的衣服上,已经补上了一个显眼的大补丁。

 

   窗外的鞭炮声渐渐稀疏了,看来三明人民的文明程度和环保意识有所提高,今夜比往年少放了许多鞭炮。辞旧迎新的鞭炮声就要停了,老马的困意也上来了,还是到梦里再去寻那些过往的旧事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