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沙溪河 ——记忆里的母亲河

(2014-11-22 08:27:48)
标签:

三明

沙溪河

童年

情感

沙溪河 ——记忆里的母亲河

 

沙溪河 <wbr>——记忆里的母亲河

   三明是老马的第二故乡,老马从7岁到三明至今已经50多年,在这个新兴的山城里,度过了少年和中学时代。老马年迈的老母亲,至今还住在三明,哪都不愿去。因此,老马对这个小城有着深深的眷恋,日夜牵挂。父母在,家就在。逢年过节,老马总要回家看看。

   三明坐落在一条狭长的山谷中,一条名叫“沙溪”的小河由南向北穿城而过,将城市东西隔开,它一路向北,经过以“沙县小吃”出名的沙县,在“沙溪口”汇入闽江。如果说闽江是福建的母亲河,那么说沙溪是三明的母亲河一点也不为过。老马就是喝着、沐浴着沙溪河水,在沙溪河的怀抱里长大成人的。

   那时的沙溪河,有着许多鹅卵石、沙砾的浅滩,对于没有公园、动物园、游乐园的山城孩子来说,“河边”就是孩子们玩乐的天堂。周末难得有空的父亲和母亲,带着老马和姐姐来到鹅卵石滩上,我们脱了鞋,光脚踩在卵石上,从未光过脚的小老马,觉着硌得慌。我们弯腰仔细挑选着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漂亮小石子,准备拿回家放在水仙花盆里。无论谁拣到一粒异常美丽的石子,都会令大家惊叹不已。我们拣到的那些小石子中,有许多与著名的“雨花石”相比也毫不逊色。

   父亲捡起一块碎瓦,撇向平静的河面,只见那碎瓦,并没沉入水底,而是在水面上如蜻蜓点水,连续跳跃,打着十几个水漂向河心跳去。见状,我们也纷纷仿效,可谁也没有父亲打出的水漂多,不如他打得远。“打水漂”估计很多人没有玩过,那些玩过的也早已不玩,甚至淡忘了吧?那是需要一点技术的:首先是要选择合适的“子弹”,既要薄,还要有一定面积,碎瓦和碎碗片最好;其次是要掌握合适的力量和合适的触水角度。

   玩累了,我们每人找了一块平坦的卵石坐了下来,父亲指着河对岸的工业区,如数家珍般给我们介绍:火车站背后的是化机厂,那一排十根不冒烟的大烟囱是焦化厂(那时已停产),那方型的大烟囱是化工厂的电石炉,那最远的烟囱边,长相怪怪的是钢铁厂的炼铁高炉……尽管那时正是“三年困难时期”,每个人肚里都是空空的,可心里却都装满着对这个新兴工业城市美好未来的希冀和憧憬。

   夏日到来,放暑假了,孩子们每天都扑进母亲河的怀抱,和她做最亲密的接触。这是孩子们的狂欢季节。小孩子在浅滩扑腾、“狗刨”,大孩子爬上浮桥的船头跳水。有几个喜欢恶作剧的站在桥边,专等过桥的行人多的时候,一、二、三,一声口令,齐齐跳水,抱腿团身砸向水面,激起巨大的水花,溅湿了过往的行人(孩子们称之“扔炸弹”)。我们一个猛子已经扎出很远了,还能清楚听到桥上行人的叫骂。我们这一代“三明人”,哪个不是在母亲河的呵护下完成了游泳的启蒙?哪个不是从沙溪河下水,游向五湖四海、大江大洋……

   沙溪河是慷慨的,孩子们去抓鱼、摸虾、捞蚬子,虽不能每次都满载而归,但总是会有收获。那时的鱼真多,孩子们在浅滩上巡行,清澈凉爽的河水刚淹过腿肚子。水底的鱼儿清楚可见。孩子们循迹追踪,看鱼儿藏在哪块卵石底下后,就摸起一块卵石,向鱼儿藏身的卵石用力砸下去,然后翻开那块被砸的卵石,一条被震昏过去的鱼儿就肚皮朝上,随着水流漂了起来。

   蚬子是长在沙里的,每个孩子都拿着一个竹编的“土箕”(粪箕),铲起一土箕河沙,轻轻摇动土箕,就象淘金一样在流动的河水里筛洗,没一会,细沙粒被冲走了,土箕里留下的只有一些粗沙砾和黄澄澄的蚬子。也有偷懒不带土箕的,在浅水处用脚、用手扒开沙子,等流水恢复清澈时,一粒粒蚬子就显现出来,垂手可得。每次刻意去捞蚬子,半天时间总可以捞个几斤。

   那时老马就开始钓鱼,钓具十分简陋,哪有现在考究。鱼竿是山上砍的细竹子,钓线是透明尼龙丝,鱼钩是用大头针弯的,浮标是大蒜头中间那芯子。钩上一截蚯蚓,扔下水去,马上就有鱼儿来咬钩……太阳下山,钓上来的十几条小鱼儿就拔一根狗尾草,从鱼鳃下穿入,从鱼嘴穿出,穿成一串,高高兴兴提溜着回家去“改善生活”了。

   转眼半个世纪过去了,改变了容颜的不仅是当年的这帮孩子,沙溪河也早已改变了模样。现如今从连接闽江的沙溪口朔江而上,沙溪被多座大坝拦腰截断,建成了一个个梯级水电站。(老马也有幸参与了其中最大的沙溪口电站,利用科威特优惠贷款的融资工作。)由于大坝的拦截,坝上的水位大大提高,所有的沙滩、卵石滩全被淹没了,水流不再湍急。穿过三明市区的这段的河道,变得宽阔,水面平静,沿河两岸都建了公园、步道,开了茶座、咖啡厅、水上餐厅、旱冰场、舞池……每当夜幕降临,沿河两岸被“LED”和泛光灯构建的“夜景工程”装点得五光十色,流金溢彩。人们嘴边那“河边”的称呼,已被“江滨”或“江滨公园”所替代。过去的“河边”(老马还是习惯这么称呼它)今天的“江滨”,成了三明市民休闲、锻炼的首选之地。

   沙溪河静静的流淌,她见证了一个城市的崛起和兴盛,也看着老马这一代人从少年走向老年。沙溪河,母亲河,你将在老马的记忆里继续流淌,直至生命的终点……

 

沙溪河 <wbr>——记忆里的母亲河

沙溪河 <wbr>——记忆里的母亲河

沙溪河 <wbr>——记忆里的母亲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老马退休了
后一篇:鞭炮旧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马退休了
    后一篇 >鞭炮旧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