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罕
大罕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831
  • 关注人气:6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大罕

(2008-12-11 20:46:27)
标签:

林世保

熊荟蓉

武汉

真性情

至高

休闲

分类: 转帖

一 给大罕兄的一封信(嵌题文)

撰文/林世保

    (注:文中《****》均为大罕老师的诗文)

   

    大罕兄:您好!

    六届会议匆匆一别,转眼又过了十几天,在武汉欢乐的日子里,我们受到《朋友》——您的热情款待,这不愧是一种《爱了就无悔》的《缘份》,《我走了这么久》还常常《想起》我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不是吗?在《秋之来临》之际,在那《夜》,我们《曾经》慢步在江城繁华的步行街,以《浸满夜色的音乐心情》欣赏《夏夜街头即景》,欣赏动人的《黄昏吟》,聆听柔情的《桃花吟》;在古老名城的外滩观看《午夜流星》,陶冶《春的心情》,《这“呼吸” 》就像《洁白的花》!不是吗?我们又在在古琴台前品尝《古茶》,《茶的闲聊》使我心醉,在那伯牙弹琴的琴台前,我们《快乐,就跳起来》,翩翩起舞,唱着《深情演绎的情歌对唱》,可谓是《知音一曲清我心》,仿佛《清音涤心灵,雅曲脱凡尘》!任我痴狂!

我们《相知恨晚》,短短的、欢快的日子,我们的心,像《这无声的雨》、像《月亮湾》歌,像《温柔港湾》的情,使我们真的《有一点舍不得你》,《你让我心动》,经常使我《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我还觉得《我不够爱你》,对此,我有《一万个理由》,来深表感谢!

    我只知道,老兄您在数学天地里历经几十年的《数苑蝴蝶梦》,成果累累,不论是《向量》、折线的研究,还是《渐近线》、《三角函数》的探索,都是一位高产的数学家,但我却不知道,您也是一位诗人,一位《真心英雄》,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读你,懂你?》的原因.说实在,数学不是一朵《白兰花》,而是一把《悲伤的二胡》,《非凡》的您,却在数学的《烦恼》和《情殇》之余,却《以文代酒,一醉解千愁》,抛开《不了情》,以《浸满夜色的音乐心情》,而达到《心情随笔》、舒展双翅、神彩飞扬的神的彼岸.

    《有人说……》离别也是一种《情缘》,不是《爱断情伤》,上帝告诉我:我们还有好多的《莲蓬情》,注定我们将《纠缠一生》,我们曾经勾手,在《我的木棉》的故乡——广东,2009年8月七届会议再相会!《归去来兮》,我们《图什么?》,就图和您《泡天沐温泉》、《漫步剪刀峡》、《夜游烟水亭》,传授曲线的变幻和符号的神奇的诗经.

恭祝大罕老兄

一帆风顺 二龙腾飞

三羊开泰 四季平安

五福临门 六六大顺

七星高照 八方来财

九九同心 十全十美

百事亨通 千事吉祥

万事如意 戌年好运

愚弟  林世保敬上

 

       

二 写给大罕(嵌题文)

    (撰文/熊荟蓉)

  

   在十分女人印象里,你是一段特别的独白,你是一个用灵魂作画的人。

   烟花三月,梦入桃花源,轻风溪水,栀子花的情怀。你夜弄丝竹,音乐,精灵,春天鸣奏,漫空都是七彩琉璃雨,一颗摇曳的心,在诗情悠悠里悄然开放。

   山野幽居,一面湖水,满腔莲蓬情。午夜随想,心是莲花开,宁静平和。当思念守望成一种姿势,你的心漂浮在夜空,悲伤的二胡,月下聆听,知音一曲清我心。听缘分,有风的呢喃。

   一笛断秋,这高亢、激越、婉转而苍凉的笛声,深情演绎情歌对唱。在玫瑰盛开的山冈,陆游与唐婉,以文代酒,一醉解千愁。无声的雨,不了情,纠缠一生。爱了就无悔,秋逝,流浪的玫瑰,怒放的生命,花雨夜,把悲伤留给自己。

   享受冬日暖暖的悠闲,想念你雪。百合花,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梦中的恋人,我不该看你的眼神,寂寞与孤独,你让我心动,我让你依靠。一万个理由,爱,又不能爱,情缘?情怨?毒药?

   平安夜,伤心酒店,沧海男人心,怀念母亲,善待女人——眼圈女人,家——温暖的港湾。一曲高原红,一盅古茶,梅兰竹菊。一颗感恩的心,在数苑漫步。数与形的感悟:点、直线、弧线、曲线、方程、绝对值和三角函数,把梅花三弄。

   干杯朋友,走了这么久,快乐就跳起来!云水禅音,武汉方言说大罕。人在旅途,草原心田,向往神鹰。

   (注:本文除用了使用极少的串词外,全部语言都是用大罕老师的85首诗文的题目拼接而成,希望罕兄眉开眼笑,网友们开开心心.)

 

 

三 永远的精灵——致大罕
(诗/熊荟蓉)

一串执著的足音
穿越关山万重
沿东湖之滨
凌波而来

至尊的风范
少年的情怀
一架无弦之琴
关关雎鸠

红烛的微光
辉映天庭
一场绵绵的流星雨
把心花浇得斑斓

俯拾缘分
暗香盈袖
从最初的惊鸿
到如今的驻守

苍颜素发
在秋草篱篱的陌上
是这样的歌者
为我们的快乐轻轻放喉


 

四 恭候大罕哥哥归来

    (撰文/熊荟蓉)

  

   大罕哥哥,荟蓉记得,你该是今天回家了.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哥哥去上海10天,我们十分的朋友仿佛等了你30年啊!

   是两个蓉儿不听话,让你在外面没过一天安生日子吧?哥哥,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小蓉儿只是暂时去找靖哥哥,云游几天就会归来,委托大蓉儿好好照料桃花岛,等着为哥哥接风洗尘哈!

   哥哥,想当初荟蓉推举你为桃花岛总管真的是明智呵!你的赤胆忠心真的可照日月.人的情分是在危难中体现的,哥哥在上海诸多不便的情形下,仍然时刻挂心我们,实在是感人至深!

   哥哥,回想起来,十分的每一寸土地都洒下了你辛勤的汗水,你关心回帖少的帖子,你给错误的排版修正,你为好多朋友的诗歌配曲,你一次又一次用你美妙的诗文歌唱,歌唱真,歌唱善,歌唱美!你是我们十分的精灵,带给我们繁荣和吉祥!

   你不是版主,胜是版主.十分的哪一次活动你都积极支持,热情参与.哪一次风波你都殚精竭虑,尽心尽职.忘不了你不顾路遥奔赴京山,又不顾体弱熬夜撰文;忘不了你对我们版主和网友们提出的好多善意和中肯的建议;忘不了你不顾长途电话费用高,为十分的稳定一说就是几十分钟;忘不了你说颈椎痛还是舍不得网上的我们------

   哥哥,你乘春江花月夜而去,你驾清风仙云而归,荟蓉率十分的兄弟姐妹已在府门候你多时.回家后,请先喝茶,再沐浴,再吃点清淡的食物,然后下榻在我们专门为你打扫过的房间,安心地歇息一晚吧!

   明天,我们再把酒细说,好么?

        

 

五 真性情至高格
(撰文/熊荟蓉)

  

    一篇文,一首诗,一则悄悄话,算起来,我先后为大罕老师写过三篇文字了。可是,当我今天决定再写他时,我的脑海里突然涌出了这样两个短语:真性情,至高格。我觉得除了这两个词,其他的都不足以概括他的为人与品格。
    后来从他的文中慢慢了解到,原来他竟是一个近 60 岁的人了。我曾在心里掠过一丝疑虑。如此年纪,还这样风花雪月,一定是个在生活中闲得没事干的人。等我读到他的系列数学诗,我又惊讶地发现,他居然是个数学教授。出版过数学专著多本,现在还被教育部授权编写全国通用的高中数学教本。在繁重的教学著述的空隙,他还爱舞文弄墨,仅在东湖社区,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他就发表了 700 多个精华,这个数字说起来是非常惊人的。
    与他谈起这个事情时,他笑了笑,我的精华不能跟刘老师等人比的,他们的精华沉甸甸的,我的轻飘飘的,经不起推敲的。他说他写作纯粹是一种休闲娱乐,听到一首歌有感想可以写;看到什么字有感触也可以写;平时散步时有所感悟一回家提笔就写。他的文字大多是临屏写作,信手拈来,随心所欲,写完往网上一扔,大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他都是一笑而过。即便有些人不懂其文字的凝重,而以自己的一管之见大放厥词,他也耐心地解释,解释不清楚也不深究.他珍视友情,厌恶纷争,喜欢说良善的话,喜欢成人之美。
    过去十分女人几次邀请他做版主,他都坚决拒绝了,理由是自己受不住束缚。可是名义上不做版主,他却一直把自己当十分女人的主人在尽职。十分女人的大小活动他都积极参与,在十分女人的一个个危难关头,他都挺身而出,其高风亮节大有昔日孔明之风。我刚看到他辞去了贵宾头衔,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惊讶,他本就不是个追逐虚名的人,卸去头衔符合他洒脱的性格,并不表示他卸去责任卸去自己对十分女人的钟情,我相信他会继续活跃在十分女人的阵地上,这里有他的爱与牵挂.
    他重情重意,平时风平浪静也许还不能体现其本色,危难十分就见真情了。当我因种种莫名的因素辞去十分女人斑竹之职时,他用他的歌与文表达他的惜别之情,听之落泪读之伤怀,可是那温暖的情意却丝丝渗入心田。然后,在我开办的天门文坛里,他几乎每天都来发帖回帖,他用他的恒久的行动履行着对我的一份无言的支持与鼓舞。再然后,当我在情感的低落时期萌发出外散心时,又是他第一个明确表示要接待我,为我提供来武汉的一切方便。
    当我走进这个独居学者的家时,我意外地发现,生活中的他竟然也是一个井井有条的人。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厨房擦拭得一尘不染,冰箱里的食品也准备得很丰富。当他下课回家,看到我做的一桌子菜时,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孩子似的欣喜,他一边津津有味地吃一边赞不绝口。平时一贯叫他大罕哥哥,此刻他让我感觉到他像个慈祥的父亲。
    他用一整天的时间陪我参观古琴台,逛步行街,游览东湖。他是地道的汉阳人,这武汉的一砖一瓦他似乎都能说出个来历。我们边走边聊,他口若悬河,兴致很高,除坐过两趟车外,我们一般都是步行,想起来该走了一二十里路了,可他的步伐仍然矫健。他对我呵护备至,过马路是我最害怕的,他总是叮嘱我不要慌,先看左边,再看右边。买门票坐车等总是抢着出钱,说你来我这里就是我的客人,一切都不用你操心。最后一天,他是打的一直把我送到天门的车上才离开的,并要我回家后一定给他报个平安。
    许多人说,网上的情谊是最虚幻的,是不能带到生活中去的,可是,与大罕老师的两天相处,让我感慨良深。当我们一起吃着家常小菜,当我们一起并肩街头,当我们相携畅游东湖时,我常常产生一种幻觉,觉得陪在我身边的不是一个享有声誉的数学教授,不是结识才半年的网友,而是我慈爱的父兄,我亲切的师长。我甚至觉得武汉这个地方我仿佛也生活了千百年,这一山一水都因为大罕老师而情趣盎然,令人忍不住不断地回眸微笑。
    想起大罕老师种种,他的简单的生活蕴藏着洒脱自在,他的平凡的话语渗透着哲理禅思,没有真性情,没有大胸怀,是不可能如此随意如此淡定的。
    我想起了周国平的一句话:一个人在衡量任何事物时,看重的是它们在自己生活中的意义,而不是它们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实际利益。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就是真性情。
    那么,用“真性情,至高格”来评价大罕老师,应该是恰如其分的。

 

(伊人红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原创]秋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原创]秋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