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一一
张一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9,300
  • 关注人气:1,9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错怪了陈雨露——岳阳楼确曾是一座青楼

(2016-10-16 18:04:55)
标签:

文化

历史

时评

岳阳楼

张一一

我们错怪了陈雨露——岳阳楼确曾是一座青楼


\

 范仲淹一篇《岳阳楼记》使得岳阳楼跻身“江南三大名楼”之首

我们错怪了陈雨露——岳阳楼确曾是一座青楼
我们错怪了陈雨露——岳阳楼确曾是一座青楼
我们错怪了陈雨露——岳阳楼确曾是一座青楼

\

农历九月十五日《岳阳楼记》成篇970周年纪念日岳阳十万人同诵


我们错怪了陈雨露——岳阳楼确曾是一座青楼

 

宋仁宗庆历六年(1046年)农历九月十五日,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成篇。在今年作为“千古第一名记”的《岳阳楼记》970周年纪念日之际,“江南三大名楼”之首的岳阳楼景区近日举行了十万岳阳人同诵《岳阳楼记》、召开“范仲淹国际学术大会”、举办“中国·岳阳楼”国际诗会和岳阳楼主题书画作品展等11大主题文化活动,并组织了近300名中外专家学者对人民大学前校长、现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此前所称的“岳阳楼是一家名满江湖的青楼”的观点进行了闭门群殴,只是当事人陈雨露先生并不在场,而这一帮既没有丝毫学术成就更没有任何社会知名度、影响力的砖家叫兽自说自话的这场“集体隔空批斗”,就显得有点儿滑稽可笑不伦不类。

 

身为一个寓居异乡的游子,对于陈雨露先生的“岳阳楼青楼说”,张一一先生曾怀着对家乡满满的爱,不问青红皂白拨冗撰文《驳陈雨露:岳阳楼是一家“青楼”吗》义正辞严予以反驳,时至今日,我依然对陈雨露先生有关“先天下之忧而忧之时,便是荡涤天下钱财殆尽之日”“庆历新政就是为了抓权和搂钱”“《岳阳楼记》是范仲淹写给滕子京的马屁文章”等相关论调不敢苟同,但更不赞同的是,一大群人虚张声势、倚多为胜的对另一个学术观点进行围殴,这不应该是八百里浩瀚洞庭水哺育的心怀天下的湖南岳阳人的做派和胸怀,而更为重要的是,经过张一一先生最近的认真考证,竟发现陈雨露先生“岳阳楼是青楼”之说并非凭空臆想空穴来风。

 

一年前张一一先生在撰文驳斥陈雨露先生之时,因为狭隘的家乡观念和地方保护主义思想统治了我全部的血液与灵魂,我一度忽略了出身农家的陈雨露先生历来为人的淳朴和治学的严谨,只顾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想要“打倒他”而后快,其实并不曾对“青楼”的来历和岳阳楼的历史做过太多的研究,近日一经仔细的考证才发现:我们也许真的错怪了陈雨露先生。

 

在张一一先生之流不学无术的潜意识中,“青楼”几乎成了妓院的代名词。其实不然,青楼原本是指“用青漆涂饰的豪华精致的雅舍(楼房)”,后来也作为豪门高户的代称。才高八斗的陈思王曹植的《美女篇》曾有“借问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之句。《晋书·麹允传》载,“南开朱门,北望青楼。”唐代著名诗人张籍的《妾薄命》诗有“君爱龙城征战功,妾愿青楼欢乐同。”唐朝“岭南五才子”中邵谒《塞女行》诗中有“青楼富家女,才生便有主。”清代的著名学者陈梦雷也曾写过“青楼当大道,高入浮云端。”的诗句。从本义来说,岳阳楼是一座“青楼”,似是有迹可循无伤大雅。

 

清代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南北朝时南齐的第二任皇帝齐武帝萧赜曾在自己居住的“兴光楼”上施以青漆,世人谓之“青楼”,后也泛指“帝王之居”,袁枚指出,“今以妓院为青楼,实是误矣。”

 

而从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到温庭筠的“彩毫一画竟何荣,空使青楼泪成血”,再从秦观的 “欲将幽恨寄青楼,争奈无情江水不西流”到晏几道的“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徧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青楼”的另一种含义,因为历代文人骚客更多诗词歌赋的吟咏唱和,乃至让许多后来人把“青楼”等同于妓院。而即便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是不确切的。如果说妓院是路边小旅馆,那么青楼至少应该是五星级以上酒店。中国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直须待到洞房花烛夜的既成事实,才可以真正看到男女双方彼此的模样,红盖头揭开的那一瞬间,也许个别有高兴的,当然更多人是失望的,在此之前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精神上的交流与沟通,更无从谈爱情与自由。而“青楼”则满足了古代士族阶层和知识分子追求爱情与自由的这一强烈愿望。中国古代青楼中的女子,绝非庸脂俗粉,而多是才貌双全色艺双绝诗词歌赋吹拉弹唱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中国古代著名的女诗人女词人一多半都出自青楼,她们人格自由精神独立“卖艺不卖身”大胆释放自己的个性和追求自己的爱情,薛涛、鱼玄机、杜秋娘、严蕊、李师师、陈圆圆、顾横波、董小宛、柳如是、李香兰、寇白门、小凤仙……她们这一个个作为中国古代“文艺女青年”和“表演艺术家”的风雅掌故爱情佳话,或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或脍炙人口流传千古,“青楼”不但不贬义不庸俗,更应是让人向往的诗和远方。

 

我们再说到岳阳楼。岳阳楼始建于公元220年前后,前身为三国时东吴大将周瑜、鲁肃的阅军楼并无太多疑义,后来三国一统归晋,晋政府在岳阳楼所在的巴丘这个地方设县,改名巴陵县,阅军楼失去了军事上的意义,改称“巴陵城楼”,在很长一段时期里,巴陵城楼基本处于荒废的状态,东晋时一位叫朱超的诗人,写过一首《夜泊巴陵》的诗,描述了当时巴陵的荒凉景象,其中有“古村空列树,荒戍久无楼”之句,诗中所说的荒废无人的戍楼,指的就是巴陵城楼,不过虽然荒废,也可以看出这座城楼已经成为当地一个标志性景观了。

 

到了南朝,另一位大诗人颜延之路过巴陵,就专门为巴陵城楼写了一首诗,诗中有“清氛霁岳阳”之句,这是“岳阳”之名第一次出现在诗文之中。这首诗,也成为诗歌史上有记录的第一首咏岳阳楼诗歌。到后来,我张氏先祖张说被贬为岳州刺史时常与当地名士诗词唱和,岳阳楼诗名更盛,而既然是文人骚客的聚会,叫上几个色艺俱佳的演员歌手表演艺术家们弹弹琵琶、唱唱小曲、说说相声、玩玩魔术之类自然是免不了的,唐诗一哥李白乃欣然题字“水天一色,风月无边”,既然有关风月,“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在这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时间里,岳阳楼似乎确乎有作为“青楼”的大量功能在里头。后来抗战时期,岳阳楼一度被日本占领,曾沦为烟花之地,这也是《岳阳楼志》中有记载的。

 

至于岳阳楼被远在千里之外河南邓州的范仲淹赋予“先忧后乐”的精神内涵,让岳阳楼楼以文著,跻身“江南三大名楼”之首,到现在每年有上亿的门票收入,并带动周边地区以百亿计的旅游收入,我们似乎应该感谢滕子京和范仲淹,但是,岳阳楼曾作为“青楼”的那几段历史,也无需藏着掖着讳莫如深不许人言。

 

在《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万丈光芒照耀下,其实,岳阳楼是不是所谓的“青楼”,又在什么时候曾作为“青楼”并不是那么的重要。而如果我们连一个普通的建筑物都只能有一个标准,一种声音,那么我们似乎可以不要这样一个冰冷的建筑物。正如我并不同意陈雨露先生的所有观点,但我愿意捍卫他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张一一)

 

相关链接

《驳陈雨露:岳阳楼是一家名满江湖的“青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e52060102wdah.html

作家张一一作《新岳阳楼记》颠覆魏明伦“叫板”范仲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e52060102e9at.html?tj=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