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寒谈起文学,就如同杨恭如谈起音乐

(2006-09-28 01:02:11)

推荐文章《20条道理正面强搞韩寒、董路、李承鹏》http://blog.sina.com.cn/u/4aed5c2501000902#comment

 

 

 

对于内心贫瘠的愚民们来说,任何一点鸡毛蒜皮都可以演变成一场乐子。赵丽华的那几首诗歌就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点鸡毛蒜皮,愚民们要来恶搞,要来争先恐后的对一个女诗人进行侮辱和伤害,要来一起制造一场以诗歌为幌子的乐子,呵呵,这个是谁也拦不住的。总得让这帮内心失血的青年找到点活着的存在感和喧哗的出口吧,要不,他们只能被自己的尿憋死了。

    如同我预料中的一样,愚民们迅速从恶搞和逗乐转向了对诗歌这一文体以及当代诗人们的攻击上来。虽然他们还只是在中学的时候读过几首徐志摩和汪国真,除此之外,他们对诗歌的一切认识都仅仅来自于中学识字课本。但就是这么一伙人,也在试图对当代中国诗歌下判决书。其中最可笑的声音来自于一头名叫韩寒的上海小叫驴。这头驴大家都认识,一个中学作文大赛的获奖者——从此就变成作家了,呵呵;一个赛车运动中最末流赛事的参与者——从此丫自称赛车手了,呵呵;一个被商人忽悠着出了唱片的小混混——哦,只听这个小混混煞有介事的说,有些东西需要用音乐来表达,呵呵,音乐你个八拉!就这么一个主儿,一个恶俗文化市场上的小商品,一个被我等出版商们(不好意思,这是我用来挣钱的职业。所以这小子的书我还是都看过的,研究研究小商品嘛,虽然基本上属于文字垃圾)卖来卖去的杂碎,因为碰巧被包装得有了点作为商品的价值,就真觉得自己是个人了。这么一头满脸蠢相的小叫驴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宣布自己对诗歌的认识,而且还是中学时代的认识(丫这辈子的智力估计都得停留在他的中学阶段了)就如同他作为一个赛车手在谈舒马赫,作为一个“音乐”“人”在谈贝多芬一样,这就叫做驴胆包天。我甚至怀疑他的愚蠢和轻浮是否来自遗传基因,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否则很难解释仅仅通过后天的商业培养就能做到如此极致而不知羞耻。

这个时代所有的驴脸下面几乎都悬挂着一颗通红的驴胆,如同上海弄堂里的女人内裤般迎风招展。“无知者无畏”嘛,因为无知而导致内心毛躁和虚无,因为毛躁和虚无带来的无聊和乏味的人生,因为无聊和乏味而恶搞,而得意洋洋,而甘愿一生做一头蒙昧的驴。

我承认,上述文字没讲什么道理,纯属人身攻击。我当然不可能跟这群恶搞的蠢货讲什么道理。我来和韩寒之流的小崽子们谈文学,就如同列侬对杨恭如讲音乐一样可笑。

 

下面这篇博文才是道理,道理讲给想听道理的朋友,驴们读到上一行就可以打住了,我禁止你们这们这帮蠢货再去翻读我黄金般的道理:

 

多么荣幸,我们的时代还有诗人

沈浩波

 

http://blog.sina.com.cn/u/4aed5c25010008ww

 

用一首诗回答跟帖群氓

http://blog.sina.com.cn/u/4aed5c25010008xv

 

 

附诗一首:一切事物都在前进

 

一切的事物都在前进

漂流在河流冲过峡谷时伟大的声音中

时光像金黄的碎叶

覆盖泅游者的头颅

少女痛苦而亢奋

如同河蚌般张开脆弱的身体

乞丐们弯着腰

埋藏在深深的泥沙里

掏出鲜红得发黑的心脏

这一颗颗圆石般的祭品

将被伟大的河流带往永远不可知的地方

还有人在惊恐的哭泣吗

在这骆驼般不倦的河流的波峰中?

 

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梦想中辉煌的诗篇

只是无数次的

怀念青春时的无知和虚妄

我们的热情并不是被一场大雨浇灭

在雨中我曾经抱着会舞蹈的天使

穿越黑暗的街巷抵达烂醉的黎明

一切事物都在前进

不断前进的河流把我带入昏庸的中年

即使我用双手紧紧抠住石壁的缝隙

即使青春的残渣如同死鱼之骨

死死卡住我的喉咙

我痛苦的叫喊依然不可避免的

加入到这河流冲过峡谷时伟大的声音中

2006-9-17

?/P>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