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永新
朱永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1,403
  • 关注人气:23,7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推荐: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什么? 网师一周观察 5.30-6.5

(2010-06-06 18:06:06)
标签:

铁皮鼓

苏霍姆林斯基

网师一周观察

给教师的建议

《论语》

安徽

教育

分类: 行走新教育
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什么?
——网师一周观察(15
201053065
/铁皮鼓
推荐: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什么? <wbr>网师一周观察 <wbr>5.30-6.5
    某日,干老师在咖啡厅里贴了一则公案:
  僧璨大师以白衣居士的身份造访二祖,受法得度后隐居于安徽皖公山。时逢周武帝灭佛,他往来于安徽的司空山一带,居无常处,十几年都不被人所知。
  一天,有一位年仅14岁、法号叫“道信”的小沙弥来请教大师。
  “请指示我解脱烦恼的方法。”道信说。
  “谁束缚你了?”大师问道。
  “无人束缚。”道信默立了一会儿,回答道。
  “那还要求什么解脱呢?”大师说。
  道信于此言下大悟。
  贴毕,干老师又自言自语了一番:
  “总有人诉说自己被这样那样的东西所束缚,不得解放,不能解脱,所以只能陷于平庸。所以我想借这个禅宗公案,向有此心的你说一声:谁缚你了?此刻,缚你者谁?或名声或利益或职称或考核……看似纷纭皆由外起,其实都只是一心所系。心无所系,一尘不起。解脱了,正可担当。解脱了尘累,正可担当道义。此心只似一个碗,既盛了名利,便盛不下道义。”
本周,“新教育叙事?2009年度课程资料(5本)也印出来了,过几日便可供学员自愿购买(成本价),我的床头,便始终放着其中一本由干老师解读的里尔克的《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昨晚翻来,一时兴发感动,也是心潮起伏啊!改日写出来贴在QQ空间里供大家批评。 
1
  本周二,《给教师的建议》课程结束了。
  这是网师的一门大课程,凝聚了讲师团队的心血。干老师为这门课程写了两篇大文章,奠定了基础,并参与了几乎全部授课。身为讲师,我也不敢怠慢,除了积极进行相关阅读,并将《给教师的建议》以种种方式阅读数遍之外,围绕关键概念也进行了大量的研读,每次授课,单是最后形成的讲义,通常都会在一万字左右。尽管如此,还是感觉到了许多遗憾。但无论如何,我觉得是尽力了。
  而且,这种备课,让我既深怀恐惧又深感幸福。这恐惧源于自身知识的浅薄(我对这浅薄的认识与日俱增),每每虽全力以赴,但仍然有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这幸福,首先源于苏霍姆林斯基的论述所给予我心灵的冲击,让我时时有“啊,就是这样”的感觉。而且,我也不断地借助苏氏的论述去反思网师(尤其是我自己)授课本身,不断地去回想和观察自己的女儿走过的路,以及自己曾经的教育生活。这种不断地反思、实践,以及对关键核心的反复研读、对话,使苏氏的许多论述,尤其是一些核心概念,不知不觉地化为我的信念。这是作为讲师最美的收获。这幸福,还源于整个“苏霍姆林斯基课程群”(现已更名为“苏霍姆林斯基教育学”)共同体所给予我的那种感受。我知道有一批学员一直竭尽所能,即使他们默默无言。而像“只问攀登”等少数学员,更是尽心竭力,这种响应,常常会刺激我的思考,让我感觉到思考的幸福,以及共同体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那种幸福之感。
  但我也深知许多学员在这门课程中所遭遇到的困难、困惑,以及,面对知性阅读要求时的无力感。我猜想,有个别学员或许也已经放弃了。他觉得:我不能。
  其实,当我面对《给教师的建议》这本书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能够比优秀学员的理解深刻多少,有些地方甚或有所不如。如果说我有些地方略强于常人的话,我觉得是诚实与勤勉。我经常会翻阅第92条(“我的简单经历、在职进修和我们办学的一些成绩”),想到苏霍姆林斯基的一生,并且问自己:你究竟要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什么?
  这样一想,我时常会生出羞耻之心:《给教师的建议》并非深刻的哲学著作,只是一个教育家三十多年经验的结晶,如果我不能读懂它,不能理解它的结构与概念,那么,有何颜面将自己称为教师?
  并且,我相信,存有这样羞耻之心的网师人绝对不止我一个。当我们向肤浅的阅读宣战,决心通过一种真正有品质的阅读寻找专业尊严甚至于生命意义的时候,是常常需要这样的羞耻心来自我激励的。——你可以选择放弃,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与网师人尺码相同。但一旦你决定深刻地理解自己的职业以及生命本身,就像唐僧决意西天取经,你就必须面对九九八十一难。而这门课程,只不过是取经途中的小困难而已。
  在这个过程中,你注定会遭遇另一个顽固的自己,他会挑战你,让你懈怠、放弃,但是,越来越多尺码相同的人将会穿越顽固的自己,让生命得以更新。
所以,对选修《给教师的建议》的学员来说,课程并未结束,接下来的过关作业,又是一次挑战,你做好准备了么?讲师也会在QQ群里,在过关作业提问交流帖(http://bbs.eduol.cn/post_112_417564_1.html)里等你。
 
  2  
  《论语》课程,本周第三次授课,这是另一场挑战。
  一批助讲师纷纷登场,许多梳理,虽然受到了讲师的批评,但其认真细致,仍然让大家心生敬意。
  这注定是网师的精品课程,讲师为此所付出的心血,大家通过每日一诗以及课堂上的梳理,就可以看得到。我没选修《论语》,只是一个旁听生,未敢发言。但即使如此,也时常感受到这门课程对我原有对《论语》乃至于儒家的认识的冲击(例如昨晚关于“孝”的讨论)。在这门课程里,大家看到的,是严谨、细腻、智慧、洞察,甚至可以说,是《论语》中的那些概念在活泼泼地流动。在课堂上,即使不发言,只要你认真准备过,那么,那种默然会心的感觉,的确是一种幸福。
  我在周六版(有学员称之为“网师班会”)中极少提及数学课堂。因为我没参与数学课堂的讨论,就无法描述,只知道讲师们也一直尽心尽力。而本周,也耳闻到数学课堂也在经历一些“高峰时刻”,大家也逐渐开始感受到知识的魅力,而作为讲师吸烟散人,应该也会有些成就感吧?
  尽管如此,我想,任何学员都不应该只寄希望于讲师的精彩,那种讲座式的学习是无益的,助长的只是思维的懒惰。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学员都诚实地面对学习,努力地支付“学费”。未来的网师,重要的不仅仅是有一批优秀乃至卓越的讲师,更重要的是,拥有一种朝向真理,追求卓越的网师文化,这种文化,体现于一切细节之中。
  例如本周,谟祯就很让我感动。
  他是《给教师的建议》课程的组长,负责授课记录的整理。
  说点题外话。网师授课记录的整理一直很成问题。真正好的整理,需要对授课记录进行重新消化,包括删除、合并一些发言,并适当地调整发言语序。最后,还要通过排版让好的发言浮现出来,并给记录编目。也就是说,即使在整理授课记录这样的小事上,也有卓越、优秀、及格乃至于不合格等诸多等级。组长都是志愿者,但是网师的文化是,不因为任何人是志愿者(在网师,讲师也是志愿者),工作的品质就可以降低。在这一点上,网师的要求是苛刻的:要么不承担,承担就意味着承诺,承诺就要达到相应的品质。达不到相应的品质,讲师就要耗费时间对记录进行重新处理。当然,因为是志愿者,不会存在所谓的“处罚”,但是,每一个学员都会以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树立起自己在网师中的形象,例如承担义工、努力学习等等。
  谟祯第一次授课记录整理得并不好,让我直摇头。之后,谟祯生病住院,第二次是沁心荷自愿代劳。第三次时,谟祯出院了,但是又恰逢学校活动,又是沁心荷代劳。第四次,第五次,多少都出了点问题,要么质量不满意,要么时间拖得太久。我等不及了,就干脆自己做出来。(授课记录整理得慢,会影响到讲师写授课总结)谟祯不好意思了,一连串地道歉,并且,虽然我做出来并发布了,他还是认认真真地做了一遍。到第六次的时候,也就是本周二,授课记录整理比我想象的要早。周三早晨打开电脑,授课记录已经以不同的方式发给我了,一看发送时间,是凌晨126分。打开授课记录一看,从排版到内容整理,相当的完美。很明显,是参照了成熟的授课记录,而且谟祯的这次整理(也是末次整理),是所有组长中,我所看到的整理得最好的一次。
  这下子,我蛮感动的,彻底地扭转了我对组长的“看法”。我觉得,这是一个网师课程组长的追求卓越之路。
  虽然大家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利益瓜葛,但是,诚信、品质,都是相当重要的。
  我又想起《论语》课程的助讲师们。领取了任务之后,有几位助讲师在授课时就没有出现,有的整理得比较潦草,有好几位整理得非常细致,一看就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这件事也引起了我的深思。承担了任务,就必须诚信,尽心竭力,因为有数百学员在参与授课。万一临时有事不能来,一定要想方设法地弥补或通知讲师。对这些学员来说,可能这只是小事,他们平时就是这样生活的,但在我看来,这并非小事,这样的事,在网师只要发生一次,就会让你失去讲师以及众人的信任。之后,想要重新获取信任,就必须付出很多的努力。
  网师是一种共同生活,共同生活意味着什么?
  3  
  所以,向苏霍姆林斯基学什么?向孔子学什么?这些,都不是空洞的答案或表态,而要努力地在你的一切方面体现出来,即所谓的活出来。
  只有在活出来的过程中,一切知识,无论是教育学循环,两套大纲,还是仁义礼智信诚敬敏,才会在深刻的反思与实践的同时逐渐化为信念。
  这当然需要时间。苏霍姆林斯基最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三十多年的教育经验使我深信……而我们大部分学员进入网师,还不足一年。
  在给青年诗人的信中,里尔克说:
  你是这样年轻,一切都在开始,亲爱的先生,我要尽我的所能请求你,对于你心里一切的疑难要多多忍耐,要去爱这些“问题的本身”,像是爱一间锁闭了的房屋,或是一本用别种文字写成的书。现在你不要去追求那些你还不能得到的答案,因为你还不能在生活里体验到它们。一切都要亲身生活。现在你就在这些问题里“生活”吧。或者,不大注意,渐渐会有那遥远的一天,你生活到了能解答这些问题的境地。也许你自身内就负有可能性:去组织、去形成一种特别幸福与纯洁的生活方式;你要向那方面修养——但是,无论什么来到,你都要以广大的信任领受;如果它是从你的意志里、从任何一种内身的窘困里产生的,那么你要好好地负担着它,什么也不要憎恶。
  对于未曾经历的人来说,连这段话也有些深奥难懂。但至少,我们每个人心中都藏了许多问题,这也是我们汇聚在网师的原因。我想,只有不急于寻找一个明确的答案,只有热爱问题本身,只有忍受漫长的寂寞中的摸索,才能最终将我们引向生活深处,直至“形成一种特别幸福与纯洁的生活方式”吧?
  有时候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太老了。
  本周二是儿童节,或许,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借着这种汇聚,像儿童那样始终保持纯洁之心,探究之心。
  并且,不再“长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