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禅香雪
禅香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8,183
  • 关注人气:16,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流落在城市街头(小说)

(2009-02-12 19:24:19)
标签:

西红柿

妇人

巷子

四元

饭摊

分类: 小小说

我流落在城市街头(小说)

 

  淡淡的暮色笼罩着这个城市,饥肠辘辘的我在一个巷子游走,分不清东西南北。

  这是条古老的巷子。两边都是破旧的两层楼房,家家户户大门紧闭。门前耸立着两棵高大的梧桐,如伞盖,荫庇着沧桑的宅院。梧桐摇动身子,洒一路青翠在巷子的青石板上,满地的落蕊踩上去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声音,只能听到我恐惧的心跳和肠子山鸣般的响声。我伸手摸摸口袋,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加快步子向前走去。

  巷子的尽头是个市场,满地的菜叶尽现白日的繁闹。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收拾残局。我放眼搜寻着能填饱肚子的饭摊。可是,我失望了。这里好象和我们那个地方的市场不一样,没有供下层劳动人民随便填充肚皮的凉皮烧饼摊。我忍着饥饿继续向前走。

  “妈妈,我要回家。”

  “乖女儿。再等一会儿。卖完这些就回家。”

  我顺着声音看去。高坎上坐着一个妇女,大约二十七八岁,齐耳的短发被晚风吹得满头飞动,如河岸边的蓬草,白底兰花的短袖格外引人注目,露着脚趾的布鞋伸到一个竹笼的两边。她双手抓着笼绊。笼里是鲜红的小西红柿,一边被严实地盖着,一边露在外面。好象已经卖去一大半。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紧紧依偎着妈妈的左侧身子,坐在地上,画着圆圈。她的小脸蛋沾满灰尘,一快白,一快红,一快黑,如同戏里的花脸。

  我走上去,蹲在笼跟前,看着西红柿,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我使劲咽下去。用舌尖濡湿干裂的嘴唇,吐出一天中第一句话:“西红柿多钱一斤?”

  “一块八。”妇人笑着说,“天晚了,便宜卖了。白天还两块呢!”

  “好吃吗?”

  “好吃。很甜的。”说着从笼里拿出一个让我尝。

  我接过鲜红的小西红柿,举在眼前仔细看,半晌都不敢塞嘴里。我怕饥饿过头的肠胃尝到甜头,再也不能忍受。

  “吃吧。”妇人似有所悟地说,“没打过催红素,是自己田里种的。”

  我点点头,把西红柿囫囵放进嘴里,是甜,很甜。

  吃下第一个,就迫不及待地想吃第二个,第三个……

  “称吧。两斤。”因为我知道口袋里的钱是有限的。

  那个妇人拿起称。我说,称这边的吧。她说,好。放下称,她站起身,揭这边的封盖。

  我发现遮盖这么厚,一层一层,中间夹的西红柿并不多。取掉那些软盖子,笼里的西红柿没多少了。

  她说:“不称了。全给你吧。算两斤。”

  装袋子时,她对我说:“我真怕回家。不想回去。”

  “为什么?”

  “长年做生意的那口子就回来。我来月经了。很多。我去趟厕所。”

  说着,她站起身朝厕所走去。

  我也没多想,就自己边吃边装。装着装着,却发现那些小西红柿变成豌豆般大,好象缺肥少水的樱桃。她过来了,我也不敢吭声,心想,是不是自己这晦气的手才让这些小西红柿发生了变化?

  她提起笼,领着小女孩走了,好象忘了我还没付钱给她。

  我说等等,我给你掏钱,可她走得很快,我一下子看不到她的身影。夜色很浓,马路上没有灯,也许这条路是这个城市最偏僻的地方。我只有紧步快走,边走边从口袋里掏钱。我数着褶皱的纸币,很清楚有张二十的,两张十块的,整钱就四十。还有凌乱的毛票,我好象怎么都数不清,在中间找零钱给她,有五元的,有一元的。有的看着是一元,展开怎么又成了五元?最后终于找到四元钱,攥在手里,加紧向她那个方向追去……

  终于赶上她了,给她钱时她却说是十元。

  我说,你不是给我算两斤吗?我摸摸口袋里的钱,不敢大方。因为我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到底还要流浪多久?

  她说:“好。给四元吧。”她接过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知该走向哪里?四周一片漆黑,眼前似乎有金星在闪,我知道那是身体在报警,西红柿根本无法满足身体的需要。我想找个地方吃饭,可是这个鬼地方,我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

  我只好顺着那个妇人的方向走去。

  终于看到稀疏的灯光,有几间简陋的饭馆还没有关门。“昼夜营业”的牌灯闪着诱人的光,我走上前去,却看见那个卖西红柿的妇人和孩子。她们身后站着我闭上眼睛也能嗅出气息的我的爱人。他们三人一起说说笑笑,好不亲热。

  我差点晕过去,强忍着猫步倒退。饥饿感一下子烟消云散,退出几步远,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夜深了,我知道自己没有多余的钱住宿。我沿着昏黄的马路漫无目的的走着。脚下的路还有多长,我无法丈量。心里堵得慌,好象有千百万条虫子在爬。这个城市蕴藏着多少狡诈和欺骗,我不得而知。我不敢问路,看着身边行色匆匆的阔家公子,我的心头升起无言的悲哀!

  我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流落到这个城市的,我也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该朝哪个方向走去?

抬头一看,一个网吧呈现在眼前,闪烁的霓虹灯亮出两个大字“思梦”。我知道,我可以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度过又一个无眠的夜晚,且不用花费很多钱。

  我大步向网吧走去。

  高高的门槛把我重重摔在地上,我惊醒了。看看身边,丈夫抱着床沿,鼾声如雷。

  
    2006.4.4                                              1856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