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处处留心皆学问

(2007-04-24 08:54:40)
    今天早晨上语文早读时,学生复习《于园》一文,突问问题:“老师,您讲的怎么和教参书上的不一致呢?”
    “怎么不一样呢?拿来你的书本让我看看。”
    原来《于园》最后一句:“至于园中可无憾矣!”此句教参书中是这样讲的:(这样的假山石)安置于园之中就不会使人不满意了。看来这句话学生确实用心思考了,因为这句话如果照此解释,句读就应该如此:至/于园/可无憾矣!而我在讲课时一再强调为:至于/园/可无憾矣!既然学生提出此问题,一是表明学生有了敢于怀疑的精神,二是此句应该存在一定的争议。可我感觉我的理解也无什么差错呀!我是这样想的:
    此句不应单独去理解,应把它放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方能判别其究竟该如何去读、去解。此句前有这样的句子: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至于园可无憾矣!其实选入课本时还删去了中间几句话,原文是:“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胎于石,娠于磊石之手,男女于琢磨搜剔之主人,至于园可无憾矣。”(瓜洲各个园林亭榭,都是凭借假山而有名声的。这些假山在自然山石中怀胎,在匠人手中孕育,在主人的巧妙构思中诞生,(这样的假山石)安置在园林之中就不会使人不满意了。)很显然,文章是说明石头因到了瓜洲诸园林,方有名声。所以这里的“至于园可无憾矣”就不仅仅是到了“于园”中的石头“无憾”,而应该是瓜洲所有的园林中的石头“俱”“无憾”。因此,我认为还应该读成:至于/园/可无憾矣!也就是:安置在(瓜洲各个)园林中就不会使人不满意了。
    看着学生疑惑的目光,看来是我的解释还不足以使之信服。于是我说:“这样吧,我与其它几位老师探讨一下,再说吧。”回到办公室,两位老师俱认为应该是:至/于园/可无憾矣!也能阐述具体的理由。心仍不甘,上网吧,结果搜到一篇这样的文章附在下面与诸同行共商:
巧用心意破疑难

             ——例谈文言文译句思路

           

    苏教版七年级下册第三单元主题为“建筑艺术”。其中选取了介绍中国古代建筑典范黄鹤楼和于园的佳作:唐代阎伯理的《黄鹤楼》和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的《于园》,统称《短文两篇》。对其中一些句子,许多同学百思不得其解,教材和一般参考书对此不是避而不谈,就是闪烁其词。不少老师在讲解时也难以自圆其说。笔者从文本变更、建筑特点、修辞技巧、人物关系等方面巧用心意,破译了这些难题。

一、留意文本变更

1、“亦荆吴形胜之最也”

    教材中,该句是全文的结束语。这句话翻译成现代汉语不难,但对“亦”的理解,若不了解原文全貌就易误解。原文在该句后还有“何必濑乡九柱,东阳八咏,乃可赏观时物,会集灵仙者哉?”读过原文,我们知道阎伯理将黄鹤楼与濑乡的老子祠,东阳的八咏楼并举,通过烘托,突出黄鹤楼为楚地吴地山川胜迹中的最美处。

    倘不看原文,只看教材注释①,就会产生作者将黄鹤楼与岳阳楼、滕王阁并举的误会。(注释①: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蛇山的黄鹄矶头,与滕王阁、岳阳楼并称江南三大名楼。)

2、“至于园可无憾矣”

    对这个句子的主语和句读,理解上均存在分歧:主语是人,还是石?句读该这样划:“至/于园/可无憾矣”抑或应这么分:“至于/园/可无憾矣”?

只要留意一下原文,两个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教材结尾:“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至于园可无憾矣。”原文则是:“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胎于石,娠于磊石之手,男女于琢磨搜剔之主人,至于园可无憾矣。”(瓜洲众多的园林亭榭跟于园一样都是凭借假山而有名声的。这些假山在自然山石中怀胎,在堆砌山石的人手中孕育,在主人的精细构思中诞生,这样的假山石安置在园林之中就不会使人不满意了。)主语显然是石,句读应该是“至于/园/可无憾矣。”

二、着意建筑特点

1、“重檐翼馆,四闼霞敞”

    该句对黄鹤楼的建筑结构作了具体描写。理解该句,应把握黄鹤楼唐代的建筑特点。“重檐翼馆,四闼霞敞。” 其中的“重”指“两层飞檐”(唐代的黄鹤楼高二层,有两层屋檐);“ 翼”名词作状语,“像鸟儿张开翅膀一样”;“霞”“云霞”,言门之高;“敞”“宽广,轩豁”,言门之宽。全句译为“两层屋檐像鸟儿张开翅膀一样翘在房舍之上,四面的大门高大宽敞”比较合适。

黄鹤楼兴废建毁多达20余次。现在我们见到的黄鹤楼,建于1981年7月,1985年6月正式对外开放。它高五层,其建筑特点是各层大小屋顶交错重叠,翘角飞举,仿佛是展翅欲飞的鹤翼。难怪大家看着网上今日黄鹤楼的图片,会把“重”理解为“重重叠叠”。

2、“人走池底,仰观荷花反在其上”

    几乎所有的资料都译为“人们行走在池塘的底部,抬头仰望池塘中的莲花反而好像在天上”。池塘里长者莲花,显然有水,人如何在池塘底部行走?难道穿着潜水衣吗?

    如果你着意于园的建筑特点,就恍然大悟了。于园建于明万历年间。该园设计为园中园,入园为一水面,须经湖心岛才能进入内园。湖心岛以湖石堆叠,幽阴深邃,曲折,上岸经回廊,有大厅,过一两依亭,一面为水,一面可入后园,有一四面厅,后为大型墙山,体现“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的意境。“人走池底”其实是人行走于“湖心岛”上。

三、注意修辞技巧

1、“事列《神仙》之传,迹存《述异》之志”

    该句运用了互文修辞,直译为“这一事迹在《神仙传》《述异志》都有记载”就行。没有必要译成“有关这件事记载在《神仙传》上,有关事迹还保存在《述异志》上”。

 

2、“耸构巍峨,高标巃嵸”

    本句对仗工整,互文见义。“构”者,“架”也,说黄鹤楼的总体架构;“标”者,“树梢”也,引申为“末端”,指“黄鹤楼楼顶”。“巍峨”“巃嵸”均指建筑物(黄鹤楼)高大、高耸。此句可以这样理解“这座矗立的楼宇,高高耸立,气势雄伟。”

注意了句子采用的修辞手法,理解起来易如反掌。

四、在意人物关系

“葆生叔同知瓜洲,携余往,处处款之。”

    “葆生叔”是“葆生的叔父”,还是“我的葆生叔叔”或者“我的叔叔葆生”?

    笔者查阅有关资料,证实“葆生叔”其实不是“葆生(张联芳)的叔父”,而是张岱的叔叔张联芳本人。

   1、张岱《陶庵梦忆〈仲叔古董〉》:“葆生叔少从渭阳游,遂精赏鉴……”表明“仲叔”就是“葆生叔”。

    《陶庵梦忆》(卷二)《焦山》:“仲叔守瓜州,余借住于园,无事辄登金山寺。” 这里所叙之事和《于园》背景完全一致,佐证了“仲叔”就是“葆生叔”。

《陶庵梦忆》(卷五)《范长白》也提及“葆生叔” :“步月而出,至玄墓,宿葆生叔书画舫中。”

    2、南开大学出版的《百科全书》:“……清代文学家张岱在《陶庵梦忆》中写道:‘葆生叔同知瓜州,携余往,主人处处款之……’。其中,葆生叔乃是瓜洲当时的同知,官任扬州司马。原名张联芳,山阴人。学者推测,葆生叔是张岱对张联芳的尊称,张联芳应该就是张岱的同宗父辈之人。”

    3、浙江绍兴文理学院中文系教授佘德余《家庭社会个人作为——关于<张岱家世>的前言》:“祖父和叔父辈都是极风雅人物,布置园林,搜罗珍玩,犬马声色之乐,并不拘束于他,他的仲叔葆生还和他一起斗鸡,赌博……”明确指出“葆生叔”就是张岱的仲叔张联芳。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心意到,难题解。只要我们有心探求,巧用心意,就会抵达“.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美妙境地。

 

转载于:http://www.rdsz.net/oblog312/user1/440/default.html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桃树下的姑娘
后一篇:QQ有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桃树下的姑娘
    后一篇 >QQ有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