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14,556
  • 关注人气:22,3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星河的记忆#》Chapter 66

(2017-04-10 10:19:47)
标签:

杂谈

​​


洛兰坐到飞车上,确定没有什么遗漏后,下令智脑去商场。

飞车升空疾驰向前

洛兰趴在车窗上怔怔地看着下面渐渐远去的斯拜达宫,莫名地竟然有一点心痛不舍。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传来

洛兰反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不是她在叹息

车上有人?!

她心里直冒寒气,全身僵硬,竟然都不敢回头去看

“公主,是我。”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害怕坐在飞车后座的执政官立即道明身份

洛兰扭过头,震惊地问:“你……你怎么在车上?”

“商场人多,不安全,我护送你去。”

“辰砂呢?”

“我正好有空。”

洛兰惊疑不定不知道他是真有空还是察觉了什么

执政官的面具脸上没有任何异常,低头看着虚拟屏幕,随意地聊天,“你应该和你十七哥感情不错吧?”

“和你无关。”洛兰看向车窗外,用冷漠掩饰自己的一无所知。

执政官说“要见你的家人,辰砂有点紧张,他希望能让你高兴一点。”

洛兰打定主意不吭声从任人欺凌的奴隶到万人之上的执政官,这种“人间极品”的手段心机都不是她能应付的,与其说的越多,错的越多,不如沉默到底。

到了商场

洛兰纠结地想怎么办逃还是不逃逃的话,面对着不知深浅的执政官,实在没有把握能逃走不逃的话晚上肯定会露馅

似乎不管怎么选,都是死路一条。

机器人销售员把当季最流行的衣裙一件件拿出来给她看洛兰装模作样地看来看去其实完全没记住这些衣裙长什么样

“这件留下。”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执政官突然说。

洛兰仔细看了一眼,是她喜欢的款式,不过,她讨厌挑中它的人。她回头朝执政官灿烂地一笑,对机器人销售员说:“丑死了!不要!”

最后洛兰胡乱挑了件长裙让机器人帮她包起来

眼看着时间一分分流逝,洛兰却无计可施,执政官一直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旁,连她去卫生间,他都会等在外面。

为了拖延时间,洛兰借口渴了去饮料店喝饮料

她买了两杯饮料,琢磨着给执政官的饮料里下点药把他放倒

转念间又想到人家是3A级体能还是个基因变异的异种都不知道他现在的基因究竟是什么样更不知道什么药能对他管用,难道把所有药都放进去?

一抬头,洛兰看到他的面具脸,只能心里默默流着泪放弃了放倒他的念头

执政官礼貌地说:“抱歉,我不方便在公众场合喝饮料。”

洛兰翻了个白眼“我会请你喝饮料?阁下真的想多了!”

“你买了两杯。”

“都是给自己的。”

执政官看着两个超级大杯,声音中隐有笑意,“你喝得完吗?”

当时脑子短路,竟然为了下药方便,选了最大杯。洛兰盯着自己手里的两个超大杯,面不改色地说:“当然!”说完就想掀桌子,把饮料泼到执政官脸上去,其实她根本不渴啊!而且还是她讨厌的冰饮! 

洛兰捧着大杯子嘴里含着吸管东张西望

脑子里一会儿一个念头每个念头还没有成型就被她自己拍死了不行都不行

如果现在对面坐的是紫宴或辰砂,她都有办法。但是面对执政官,她觉得这个活死人完全没有弱点,一直以来,他面目模糊,可又存在感强大。

洛兰郁闷地瞪执政官发现他一直毫不避讳地盯着她,专注得好像他一不留神她就会消失不见。

洛兰心里咯噔一跳,他是不是察觉了什么异样?

正疑神疑鬼旁边传来杯子掉到地上的声音,洛兰循声看去,一个人正在大声责备机器人,地上洒着一滩饮料。

那种机器人是最常见的清洁机器人只会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工作,并不能和人类语言交流。

那个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机器人只是傻乎乎地站着。

洛兰看着他们发呆

她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惊慌中,她只想到自己,忘记了清越和清初还在奥丁如果她逃了她们怎么办?阿尔帝国连自己的公主都能交易,又怎么会维护两个已经送出去的侍女?

洛兰猛地放下杯子站起来朝着店外走去

七拐八绕一直走到停车坪她站定回身看着执政官“阁下打算跟我跟到什么时候?”

“送你回到辰砂身边。”

洛兰觉得肚子疼,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冰饮喝多了。

————·————·————

飞车缓缓行驶到他们面前

洛兰要上车,却突然脚下一软,向地上摔去如她所料,在脑袋亲吻大地前执政官抱住了她3A级体能的正常反应

“公主?”

洛兰痛苦地皱眉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掉到地上的包“药。”

执政官急忙打开包,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黑匣子音乐播放器。

“在……里面。”洛兰已经痛得气若游丝。

执政官探手进去把药剂包拿出来

洛兰手哆哆嗦嗦地从一排又一排压根没有任何标签的药瓶中拿出两个小药瓶

她张开嘴就想往嘴里倒

执政官握住她的手腕

洛兰要气疯了不能给你下药我给自己下药也不行吗她睁着一双被气得泪光闪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执政官,痛苦地呻吟“冷饮喝多了……肚子很痛。”

执政官放开手

洛兰吃了药,靠着执政官的搀扶,病怏怏地坐进车里,装出痛苦渐渐缓解的样子。

执政官一言不发安静地陪着她

洛兰不敢去观察他但感觉上执政官好像真的在紧张她演技应该骗过他了吧

“好一点了吗?”执政官问。

洛兰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虽然很想吓吓他,但真把他吓到送她去医院就不好了。

洛兰这会儿真觉得肚子痛了,下意识地按着肚子。

执政官问“要去医院看医生吗?”

洛兰嘟囔“我就是医生。”

“还疼吗?”

“和你无关!”

洛兰扭头看向窗外表示没有兴趣和他说话

————·————·————

回到家里时,已经来了不少客人。

洛兰急急忙忙地找辰砂,看到他衣冠楚楚,正在和楚墨说话。

她急忙冲过去,讨好地拽拽辰砂的袖子,又讨好地拽拽楚墨的袖子,示意他们跟她走。

三个人到了楼上,关好门后,辰砂问:“怎么了?”

洛兰指指自己的嗓子,一笔一画地在虚拟屏幕上写字:“我不能说话了。”

“楚墨!”辰砂立即把洛兰拽到楚墨面前。

洛兰配合地张嘴“啊——”

楚墨检查完眉头蹙到一起“有人给你下毒,怎么回事?”

洛兰很羞愧的样子“我吃错药了。肚子痛,本来是想吃止疼药和调理身体的药,结果拿错了药。

楚墨目瞪口呆,这种事情也能发生?他能把那张基因修复师的执照收回来吗?

洛兰把自己的药剂包拿给楚墨看一共五层每层都是排列整齐一模一样的小药瓶而且每个药瓶上都没有标注

洛兰点点两个药瓶示意自己就是拿错了这两瓶药

楚墨简直一头冷汗“你为什么不给药瓶贴上标签?”

“我故意的,坏人动不了我的药剂包。”

难怪会毒到自己,楚墨假笑着说:“真是个不错的主意!你自己也动不了了!”

洛兰拍拍胸脯“我绝对没问题。今天是肚子很痛,视线有点花,执政官又在旁边,搞得我很紧张。”有老狐狸为她背书整件事,这群小狐狸应该不会起疑。

楚墨终于理解了古人说的天才和疯子只一线之隔”。

辰砂关切地问“洛兰的嗓子……”

楚墨说“没事。公主已经给自己解毒了,现在只是毒药的副作用,两三天不能说话而已。”

洛兰写“别告诉我九姐、十七哥,就说我嗓子病毒感染发炎了。”

楚墨冷嘲:“在庆贺你成为基因修复师的宴会上说你被自己毒哑了?这么丢人的事情我实在说不出来!”

洛兰干笑

楚墨看辰砂神色不愉,识趣地主动离开。

洛兰写“我要换衣服。”暗示辰砂也出去。

辰砂看着她的药剂包“你到底准备了多少毒药?”

洛兰忽闪着眼睛装傻

“你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辰砂的手指在一瓶瓶药剂上滑过。

洛兰心虚地笑,藏着秘密的死刑犯,天天面对着被自己欺骗的人,的确不容易有安全感。

“这些年和我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面对一个随时随地有可能异变的怪物,你没有精神失常已经不容易了。”辰砂满面自嘲,大步朝门外走去。

不是洛兰脱口而出,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她伸手想抓住辰砂,辰砂已经拉门而出。

欢声笑语从楼下传来洛兰忽然觉得有些事是注定的解释不解释最终都没有任何意义

她收回手,门缓缓合拢,将两个人隔在了两个世界。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