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横行胭脂在长安
横行胭脂在长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8,614
  • 关注人气:2,2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授奖词与获奖感言

(2014-07-13 17:43:43)

陕西青年诗人奖获得者横行胭脂的授奖词

 

  横行胭脂这些年在写作上所取得的成绩和影响是有目共睹的。她的诗歌语言有着不断刷新和自我更新的能力,带来充满新意的阅读体验;她的抒情,绵长而执拗的诉说,甚至决绝、极端化的表达,则有着极强的艺术感染力。作为一个外省人,她对诗意长安的认同表现出无比的豪迈和自信。

  

    横行胭脂的获奖感言

 

  感谢活动主办者,感谢尊敬的人们,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奖颁发给我。

  米沃什讲:在诗歌中,波西米亚宣布自己的异议,试图以它自己不同的价值标准,甚至以不同的服装,来反对中产阶级庸夫俗子,并把人分成值得接受艺术圣餐的精英和只配吃普通面包者。

  而我,无疑是后者,只配吃普通面包者。

  前些天读《塞纳河畔的沙龙》《美国艺术史话》《塞尚之后》,使我惊恐。我差点羞愧得搧我一个耳光。如果我是一个街边烤面筋的人,我把面筋烤好,就是艺术。如果我是一个修锁的人,我把大千世界的锁修好,就是艺术。偏偏我是一个想通过文字来接近艺术的人,在大师面前,我的所谓的艺术就会崩溃。

  作为一名妇女,除了与男性一同经历世事,还要生育、哺乳,还要写诗,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似乎又有点了不起。因为:除了生存,我还在竭力窥视美与幻想,还在反抗疲惫、猥琐、呆滞、生如同死的人生。虽然我的写作没成什么大气候,但依赖写作,至少避免了我成为倔强的泼妇。

  过去的两年,是我最艰难的两年,疾病迫使我与写作拉开距离,一度无法读书与思考。疾病对身体是摧残,对心灵反而是促进。疾病暗暗培养了我的心灵。我学会了拒绝喧嚣,不再那么疲惫地写作,不再应付刊物约稿,不再关注任何奖项。我安静,安宁,但又积蓄了无限的热情,这无限的热情反映在我已经完成的三首千行长诗中。

  生活的耐心铸造诗篇。如果阿赫玛托娃于1935年轻生,就不会有《安魂曲》,如果她于1946年轻生,就不会有《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我在忍受疾病中耐心地生活和写作,以此向大师们致敬。

  从江汉平原来到陕西,在这里度过了二十年的时光。长安的洗面奶,异乡的皮肤,我热爱这两种陌生品质的亲密接触。我终将在这片黄土地上老去。如果真有来生,我愿诞生在长安的铁匠木匠或瓷器匠的家中,从一个看铺子的女孩慢慢成长为妇女,珍惜妇女的价值。

  微风吹动的长安,理应把诗歌当成一种英雄的、能改变未来的力量来看。让诗意弥漫长安大地,让田野中的野兽都感知到这一点。西方人抱怨说:“工业革命是我们这个行星中发生的最糟糕的一件事。”在大工业大物质大蛮力的诱导中,诗歌能否给人们建造一个野花的庄园、心灵的旷野,这取决于诗人们是否义无反顾地付出努力。

  感谢诗歌,让我有机会仰望一个深情的世界。我热爱世间的悲苦和你的欢颜。谢谢大家。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