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久洋
朱久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535
  • 关注人气: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2013-03-12 09:18:36)
标签:

转载

感人!

   《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

               ————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转载]《行走在黄河边上的盲人》——陕北最后一个盲人说书团

 

    陕北说书起源何时,很难细考。民间传说从三皇治世时就有陕北说书。相传很早以前,有一个老汉生了三个儿子,长大后给人家当奴隶,赶牲灵,大儿子叫大黄,让奴隶主把一只手剁了,二儿子二黄的一只腿被打坏了,三儿子三黄让主人把眼睛扎瞎了,弟兄三人流落到陕北的青化县乞讨为生。一天大黄拾到两片烂木板,敲打着木板沿门乞讨,说上一些吉利话,主人便赐给他们一些残汤剩饭,有一次人家吃羊,他们捡来羊肠子,晒干绷在木板上,就弹出声音来,后来他们弟兄三人自制了琵琶,从此相互配合,边打、边弹、边唱。二黄心想大哥去世后谁来敲梆子,他灵机一动干脆把两块木板绑在腿上自打、自弹、自唱。后来老大、老二去了山西临县一带,三黄却留在了陕北,婚后生了五个儿子,并将弹琵琶的技艺传授给儿子们。老大成家后收了三十六个徒弟,将三弦传给了十八个徒弟,在榆林一带安了家,把莲花落、琵琶、三弦的技艺传授给了后人。这一民间传说足以见证陕北说书的历史久远。

 陕北最早的说书人,十有八九是瞎子或半瞎子,俗称先生或书匠。说书是他们谋生的一种手段,被人视为下贱的营生,明眼人是不说书的,很长一个时期说书便成了瞎子的专利。他们为了养家糊口,不光说书,还兼搞算命、看病、安神、谢土、保锁娃娃等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活动,长期在外,由残疾人或乞丐拖着瞎子,常年走村串户,以说书为生。随着时代的变化,明眼人也加入到瞎子说书的行列中来,给古老的陕北说书注入新的血液和活力,陕北说书在形式上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一人说唱变为两人对唱或多人走唱,所使用的乐器也不再是单一的曲项琵琶或三弦,二胡、板胡、笛子、扬琴等也参与其中,人数与乐器的改变更加拓宽了陕北说书的表现领域,同时也对书中人物的刻画和环境、气氛的渲染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现在陕北说书分为单人说书、双人说书和多人群口说书三种,曲调也有九腔十八调之说,以平调为主,辅以欢音,苦音调、武调等调式,其音乐曲调的变化在整个说书的过程中显得尤为重要,故事情节的表述,喜怒哀乐的渲染和平仄声韵起承转合,九曲十八调都能表现的淋漓尽致。

  听说书的人也别有乐趣。

    一类专听故事,一类只咂摸音乐。你若是为听故事而来,就不妨挑一稳妥的地方,比如窑掌里的柴堆上,腿一伸、眼一闭、和衣往上面一躺,张开耳朵只管听。你会听到安玉定怎么爱上李桂花,刘玄德如何巧娶孙尚香;还会听到有情人私约后花园、新夫妻大乱红绫被。好像那猫儿舔手心,好像那鸡翎扫脖颈;一阵价惊来一阵价麻,一阵价好似那葛针扎。尘世上有一百分乐趣,保你不会听到九十九分。你若是听音乐气氛的,那就不同了。首先你得离开现场,拉开一些距离才行。距离的远近,角度的低昴,因书文而异,因所处的季节、气候、时辰而异。大致说来,听书宜近、宜春、宜晴、宜夜、宜无风有月。要是说书人的擅场设在窑洞里,你则铺个棉袄躺在土佥畔上,一边看天上的星月一边听。这时琵琶声儿柔,三弦鼓儿脆,甩板木鱼带铜者,加上一天清辉,半山月影,神仙是谁你就是谁。若是听书便不同了。宜远、宜秋、宜月黑风高。最好是说书人的擅场设在沟底里的场院里,你坐在沟对面半山腰里的羊圈前。只有这样那些盆磕盆、瓮磕瓮,铜勺笊篱舞流星的热闹气氛你才可以悉数俯拾;那些杀得人头乱点地,杀得人血照天啧你马吱住我马鬃,我马要把你马囫囵吞的肃杀气氛才不致于使你受惊。你可以居高临下一夜间阅尽历史沧桑,人间纷争而安然无恙。身后那圈羊正好作为一种合理的补充,羊群里有多少故事,人世上就有多少传奇。自古以来看书的人多于听书的人。看书的人也分两类:一类是看说本人,一类是看听书人或其它看书人。看说书人关键要看说书人的眼睛。尽管说书人大多是瞎子,但那眼睛照样有看头。书文说到欢快流畅处,那眼睛是眯着的,如一弯新月,如半边柳叶,如酒鬼嗅好汉,如馋汉舔陈醋。这时候瞎子的眼睛和健全人毫无区别,你时时会把瞎子误认为常人,常人误认为瞎子。书文说到性命交关处,说书人的眉毛就突然不见了。只见两道黑条在额头上乱抖,眼眶儿缩成小小的一点不算,还使劲地向里边抽动。这时候的书文若不是猪毛刷子凉水喷,挖心割肺下酒用,就一定是热起来好象个炉中火,冷起来恰似冰上霜之类。这一喷、一挖、一热、一冷,着着都象打在说书人眼睛上。那眼睛便越缩越小,越躲越远,越陷越深,直看得人心头发紧、手脚发凉。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那眼睛还是有它张开的机会。 说书人的眼睛。总是在书文说到洞房花烛夜、男女偷情时才算彻底张开。你年轻、我骨嫩,咱二人今晚上弄不成!”“叫一声仇人你慢慢筛,花格朵朵女娃娃没撑开。这时候说书人的眼睛张得能吓你一跳。你会看见那眼睛拼命地往开睁,却怎么也睁不开,直扯得上下眼皮一齐血红,四周青筋突突直跳。这景象要放在平日,众人一定会落荒而逃。但此刻却不会。听书人早入了迷,一个个自顾不暇,谁还能顾了那些!入了迷的听书人更有看头。无论男女老少,无论你多熟悉的人,一到那种场合就和平时判若两人了。给你的感觉奇奇怪怪、难描难画,比你在澡堂遇见的熟人还古怪出十分。你会看到平时温文尔雅的人面露杀机,吃钢咬铁的人老泪纵横,面如冷铁的人俯仰大笑,巧舌如簧的人呆若木鸡。至于那些陈年光棍,热孝寡妇,下台干部,无助老妪,其喘息、抽泣、鼻翼奋张,软嘴磨呐,就更是五花八门,花样层出不穷了。 

  当然也有不动声色的听书人。他们往往是村里有威望有势力的男子和平时持重文静的少妇。他们把脸儿挺成板平,嘴角抽得生紧,一派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大家风度。其实这才是些真正听怯了书文的才子。看他们不须去看脸,只须看他们手脚的去处。只要你稍一留心就会发现那女人的怀里揣着一只大手,那男人的腿弯里藏着一枚秀脚,且那手脚都不会安静。看到这儿你就应该把目光轻轻游开,不然便俗不可耐了。要知道这是些书文之外的故事。陕北说书,书里有故事,书外有故事,说书的,听书的,看说书的,听说书的,看听书的,听看书的,不听不看不言不语混书的,人人都有无数好故事。 

 

注:图片和文章都是网络上某位老师所写,我非常喜欢便摘录于此,可惜没能知道他的姓名没能标注,请见谅。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