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久洋
朱久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511
  • 关注人气: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336。 基督教人文主义——读《当代基督徒人文素养》

(2011-02-14 09:30:08)
标签:

转载


1文化垃圾   列文斯顿爵士称我们的时代是“没有标准的时代”,凯萨里博士则说这是“歪曲的时代”,(注一)我这个小人物只好说现今是“制造文化垃圾的时代”了。不过“文化垃圾”这个词不是我发明的,而是我读《当代基督徒人文素养》一书时学到的。这本书原来的名字叫《基督徒。艺术。真理》,这也许更有力些,更醒目一些。本书的中文版由台湾的校园书房出版社出版,原书作者法兰克.嘉柏霖(Frank E. Gaebelein)是位著名的基督徒领袖,曾担任纽约著名的Stony Brook School校长达四十一年之久,晚年时别人经常称他为“文艺复兴之士”。他为了与那些否定上帝存在的世俗人文主义者相区别,他称自己是基督教人文主义学者。他说:“在智性上,我形容自己是基督教人文主义学者。我这么说,指的是这个词原来的含义,也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人文主义;而不是现代人所说的‘世俗人文主义’。我是通才,不是专家;我的兴趣不局限于单一领域。”(第9页)

 

“基督教人文主义”,“基督教人文主义者”,好响亮的口号!我为之而振臂高呼!


难道除了世俗的人文主义之外,还有一个基督教人文主义?难道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可以同时成为一个基督教人文主义者?这不能不引起我深思,按照习惯的讲法,我是学文的,并且也非常喜欢文科。当然了,我是基督徒。

有史以来,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创造出这么多的文化产品和“文化垃圾”。我们已经被文化包围了,身前、身后,文化垃圾堆积如山。不管我们承不承认,现代人的确是生活在由艺术构成的空间中,而且这个空间不是由最好的艺术组合而成。借着数以百万计的电视机和收音机,泛滥充斥的平装书、录音机、扩音器、广告,借着在购物中心、飞机上、以及牙科诊所持续播放的罐头音乐,艺术正以空前的威力控制着我们。(第60页)不管我们知道还是不知道,自觉还是不自觉,愿意还是不愿意,我们在各方面都已经受到现代文化的深刻影响。

固然,被文化垃圾包围是可悲的,吞食文化垃圾是可怜的,但可怕的却是另一件事:一些基督徒吞下了垃圾还感觉良好。嘉柏霖严厉地抨击被赛尔丝称之为平庸之辈的势利的某些福音派信徒,这类人鄙视好音乐,认为好音乐自鸣清高。他们分不清崇拜和娱乐的不同,把严肃的戏剧创作斥为世俗,但自己却心满意足地观赏第三流的电视节目。他们喜欢阅读看似敬虔实则滥情的作品,并且分不出宗教月历式的图片和诚实的艺术作品两者之间有何差别。(第45页)这岂是一个“悲”字能了结!

在北美,虽然近年来福音派在学术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在文学艺术方面的成就仍在水准之下。反文化、反美学的倾向在福音派基督徒中依然有强烈的影响。许多基督徒困惑地问:“这个时代充满了悲剧,我们为什么要花时间谈论什么文化、美学?”嘉柏霖回答,因为文化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它无所不在,而且影响深远,是人类环境不可或缺的一环。他引用一个教授的话说,当代文化对人影响深远。我们可以看出来,一种不配被称为艺术的艺术正在塑造现代人。(第46页)更明确地说则是,一种反基督的当代文化正从各个方面影响、塑造着人们的心灵,如果基督徒不与之抗争,就是在魔鬼面前举起了白旗。




2。人的天赋是神赐给的

 


嘉柏霖提出两个重要的论点来支持自己对“基督教人文主义”的看法:他提出的第一个论点就是:人的天赋是神赐给的。他说:所有的真理都属于神。(第70页)


嘉柏霖说:天赋都是由神而来的。基督教‘普遍恩典’的教义强调,神把各样的天赋分赐给众人,信徒与非信徒都一样。(第49页)

 

嘉柏霖的论点是从基督教的创造论出发的。他说:圣经以独特的态度教导我们:任何周遭的世界都是神所创造的,我们所有的一切,包括创作及感受艺术的能力,都是神的恩典;神以至高的意志,决定赐予人这项恩典。因此,如果我们蔑视或抑制艺术能力,贬低有价值的艺术创作,认为这些都属世不属灵,就不荣耀神了。(第55页)这话使我想到了圣经中的一句话:上帝“使太阳照恶人,也照好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注二)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承认上帝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人的才能是上帝的创作和赐予。

 

《创世纪》第一章的主题就是“上帝创造”。创造的高峰是创造人。上帝“照着他的形象创造了人”。嘉柏霖根据这个基本真理指出,“上帝的形象在人里面,使人有创造或制造的能力”,尽管上帝的形象在人里面“表现出来的,也不仅是创造能力而已。但创造的确是上帝的形象的一部分,因为上帝是大师,是独一无二的创造主,所有创造性的活动都源于他。” (第65页)

 

薛华曾经说:“人以上帝的形象被造,人被造的伟大而美丽,并且在生活及艺术方面富有创造力。” (第66页)

 

人的一切创造能力和创造性的活动,都源于上帝,这就是基督徒对于人的才能,才干,天赋,天才的基本看法。

 

即使是天才,无论他如何伟大,其天赋也是上帝赐给人的。因此,不论受恩惠者是否认识上帝,不论世人怎么说,人类历史上那些最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都是上帝行使主权产生的天才,从柏拉图、莎士比亚、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到梵高,莫奈、巴哈,莫扎特、贝多芬,柴可夫斯基;从孔、孟,老、庄,李白、杜甫,到汤显祖、曹雪芹,统统如此。

正因为如此,基督徒拒绝文化垃圾,不管它是哪里制造的,我们比别人更在乎文化作品是否卓越,“因为上帝在创作大工及其他各方面,都表现出无可比拟的完美。这位上帝命令我们把天赋发挥到极致,并存感恩的心,以成果荣耀上帝。” (第45页)根据《出埃及记》第三十一和三十五章的记载,上帝不仅呼召了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且,上帝自己就是艺术的赞助人!” “人类的第一所艺术学校,是设立在上帝的百姓当中。(第57页)基督徒要创造与欣赏伟大的文化作品的根据就在此。

基督徒不能打着属灵的旗号,来否定、蔑视历史上那些最伟大的文化作品,那是上帝借着普遍恩典,来防止堕落的人变得更加堕落而赐下的精神财富。它使秩序得以维持,人类文明得以延续,文化得以提升。可惜,就连有的圣徒也不领上帝的这一恩情,奥古斯丁说:诗是“伪说之酒”,杰罗姆则称:诗为“魔鬼之食”。

不可否认,人心已经堕落了,那些最伟大的艺术家也是如此。尽管如此,“上帝仍将各样杰出的才华放入人心,用以装饰人心。假如我们相信上帝的灵是真理惟一的源泉,那么,不管真理在何处显明,我们都不应该拒绝或藐视,要不然我们就是侮辱上帝的灵了。” (第69页)这是谁说的?加尔文。 因此,基督徒应当以开放的态度包容各种文化。只有一种文化除外,那就是堕落的文化。

堕落,罪,这是认识人的天赋的第二个方面。我们绝对不能忽视人类堕落对文化的影响,这个世界被扭曲了,人的罪污染了人类活动的每一个领域,这是每天都能见到的事实。如卜仁纳所指出的那样:最接近人性与神人关系的思想和行动,如神学、哲学、历史、文学等,往往因为我们自身的乖谬,受到最严重的扭曲。在比较客观的领域,如物理、化学等,这样的影响较少。而在数学畴中,扭曲更是近乎于零。(第68页)

 

但这扭曲并非是人的才干,天赋的过错,而是罪的结果。是人的罪扭曲了人的创造力的方向,使之可以为邪恶的目的服务。换言之,人的创造力可以向两个方向发展,或者是荣耀上帝,或者是叛逆上帝。而之所以能如此,原因不在人的才干本身,而在于人的生命是以自我为中心,还是以上帝为中心。

 

嘉柏霖指出:“人的堕落是圣经里最常被误解的真理。堕落并不表示人从此在上帝眼中变得毫无价值,或者人完全失去了上帝的形象……,虽然我们里面上帝的形象已经受到无可弥补的损伤,但并没有完全毁坏。借由普遍恩典,人仍然可以有丰富的创造力。这是圣经对人的看法,也是基督教人文主义的核心。” (第228页)

 


3所有的真理都属于神

 

嘉柏霖阐述其“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另一个基本论点是:所有的真理都属于神。(第70页)

 

在自己的文章中,嘉柏霖曾经多次引用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基督教神学家——爱德华滋的两段话来论证自己的根本观点。爱德华滋的第一段话是:神是宇宙的主宰,他完美地创造万物,万物也完全仰赖他而生存。神的生命与至美,是所有生存经验、卓越成就的总和与内容。(第58页)

 

爱德华滋的第二段话是:上帝是“一切存在和美的基础以及源头……一切存在和完美都属他,由他而来,也归他。上帝和他的美在过去、现在都一样,是所有存在和一切卓越的总和。” (第91页)

嘉柏霖反复强调,接受基督和圣经为统管万事的原则,即意味着百分之百承认所有的真理都是神的真理。

 

所有的真理都是神的真理,嘉柏霖坦诚地说,自从他在四十年代认真地面对了这个真理之后,他对“教育,艺术和其他知识领域的看法,产生了革命性的改变。它为我开启了一个门,让我能整合信仰与知识。如果一切真理都属于神,那么许多人把圣俗分开的作法,就绝对行不通。虽然真理有不同的顺序和层次,但在神里面,一切的真理都合而为一了。” (第70页)

 

文化艺术,这是展现人丰富的创造力的广阔天地。对于基督徒来说,这是他诉说真理的一个手段,一条途径,如柏尔克所云:“艺术是诉说真理的基本手段”。(第73页)有一位大艺术家兼诗人曾赋诗说:


“为何要以艺术证明悠悠万事?
因为,就是在艺术的荣耀与良善中,
这是一条道路,可能

阐述真理,至少我是如此而行。” (第73页)

此人就是伟大的诗人布朗宁。在艺术的荣耀与良善中,可能阐述真理,这正是历代基督徒文学家艺术家所持守的坚定信念,并且,这是一个完全合乎圣经的信念。一切伟大的文学艺术之所以伟大,之所以“能在历史中不断引人注意,就是因为它指向真理” (第72页),而真理属于上帝。嘉柏霖谆谆劝告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了:“由上帝的灵感动而写下的圣经,本身也是一件傲视群伦的艺术品。”(第63页)

那么,艺术中的真理是什么呢?嘉柏霖认为,其标记有四个:第一,持久性。这就是说,内含真理的艺术不会向时间低头。真正的伟大经得起重复的考验(朗吉努斯在其经典作品《论庄严》中说:“真正的伟大经得起重复的考验,令人难以拒绝,甚至无法抵抗。真正的伟大留给我们清晰鲜明的记号,不易磨灭。。。当目标,生活,志向,年龄,语言都不同的人,对同一主体看法一致,当这群背景互异的人做出同样的判断时,我可以更有信心毫不怀疑地肯定这个主体的价值。”);第二,统一性。即形式与结构的一致。第三,完整性,它指的是艺术作品整体的真实无伪。第四,必然性,让人感到本来就该这样。(第8087页)这些当然都是一些部分答案,可贵的东西只在于,作者要表明,在艺术中含有真理。



4。基督徒的文化责任


早在一九二二年嘉柏霖就提出,基督教观点“本质上具有人文主义精神,中古时期经院哲学致命的错误,就是认为基督教和人文教育不相容。现代基督教学术机构最大的自我伤害,就是把信仰变成反知识、反进步的蒙昧主义。我们理想中的人文主义精神,是用最有效率的方法教学,并在学术领域精益求精” (第113页)


嘉柏霖在书中多次经常保罗在《腓立比书》中的一段名言:弟兄们,凡是真实的,庄重的,公正的,纯洁的,可爱的,声誉好的;无论是什么美德,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应当思念。(注三)你们都要思念这句话,耶路撒冷版圣经把它翻译为,心中要充满这些事。换言之,凡是真实的,庄重的,公正的,纯洁的,可爱的,声誉好的,无论出现在哪里,基督徒都应当珍惜,都应当追求,并把它融入到生命之中。

伊拉斯谟有一句名言,各科研究、哲学、修饰学都有同一目标,就是我们能认识基督,并尊荣他。这是一切学问和雄辩的最后目的。(第13页)这一句话,至今仍然没有过时。对于一切从事任何学术以及文化事业的基督徒来说,这是一个不可推脱的责任。


就个人而论,全力发挥上帝赐给自己的才能,把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极处,从而完成自己的文化使命,这是基督徒对上帝应尽的责任。“文化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也是上帝所赋予人的责任。” (第13页)这个责任,首先就是发展扎实严谨的艺术态度,坚持自己的标准。艾略特说,每一个基督徒的责任是:有意识地维持某种高于他人的水准以及评论标准。一定要记住,我们阅读的文字大部分是由不信神的人写的。(第95页)


作者发挥想象力写出作品,在自知不自知的情况下,企图全面影响读者。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事实上也都已经受到影响。。。虽然读文学作品只为了个人的兴趣(也许看电影,观剧,听音乐或欣赏其他艺术的目的也是如此),但是我们受到的影响不会只限某一特定感官。我们是各方面都受到影响;道德生活和宗教生活都会有所变化。(第95页)


就文学艺术(广义上的文化)的创作者而论,嘉柏霖反复指出,他们对上帝应尽的责任是:除了上面提到的真理的四个标记外,他们“必须根据自己的能力,追求完美,出类拔萃的表现”。 (第96页) “我们谱曲,绘画,设计,写作,演戏,演奏,都必须全力追求出类拔萃。艺术创作过层中,最棒的事就是学着把事情做好。这个道理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不从事艺术创造的人也包括在内。” (第96页)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说:“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注四)。嘉柏霖在引用了这句话后说:“在艺术领域和整个生活中,这都是基督徒最重要的责任。” (第100页)


基督徒所追求的卓越,不是以个人为中心的,而是面对着上帝。至高无上的卓越是属于上帝的,它不属于人。恰如柏拉图所说:“完美无瑕是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不完美的事物,不能作为衡量的标准。” (第131页)唯有上帝才完美无瑕,而人总是不完美的。

看到完美,卓越和伟大,这是基督徒完成其文化使命的根本动力。


怀海德说,人如果没有经常看到伟大的典范,道德教育就不可能成功。假如我们不伟大,不管我们做什么,或者事情是什么,都微不足道。(第229页)


什么是伟大的典范?“基督教人文学者一向的看法是:真实而绝对的伟大典范,是圣经所启示、道成肉身、曾在世人中间工作的耶稣基督。只有这一位有资格在各层面作伟大的典范。(第229页)




读嘉柏霖的书,更使我明白我与他是处于多么不同的文化环境中。他关注的是“基督徒的文化责任”,是基督徒的人文素养、欣赏水平,发展扎实严谨的艺术态度,以开放的态度包容各种文学艺术,(堕落的艺术除外)。他之所以持这样的态度,是因为在他背后的,是西方伟大的基督教文化以及它对西方文化的深刻影响。

但是,我们有什么呢?攀五岳,登黄山,渡长江、游黄河,漫步于苏杭二州,相聚于南京、北京,佛教文化的影响随处可见,就连不知《坛经》为何物的文人也能背一句“菩提本无树”,就连不拜佛的老太太也能道一句要有“平常心”,凡事讲究个“缘份”。

中华基督教文化在哪里呢?它有什么作品能称得上是伟大的呢?我们有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吗?我们的但丁与弥尔顿、米开朗基罗与达芬奇在哪里?我们的莫扎特与巴哈,本仁约翰与陀斯妥也夫斯基又在哪里呢?我们有的是由来已久的“反文化”倾向,并且戴上了属灵的桂冠,并且名之为“不爱这个世界”!

如果我们不在上帝面前忏悔,我们将继续放弃基督徒的文化使命。这不仅不能“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反而是将人的心意拱手交给敌基督者。


上帝啊,我们没能在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文化中彰显你的名,真是有愧于你的浩荡恩典!求你饶恕我们的罪过吧!主啊,求你像当年提名呼召比撒列一样,在千千万万爱你的中华基督徒中,呼召你的儿女站出来,用圣灵充满我们,使我们“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有能力”(注五),创造出合你心意的文化作品来,建设中华基督教文化,引人信主,荣耀你的圣名。
 

 
初稿于2002

修改于2004330

 

注释:

注一,法兰克。嘉柏霖  著,苏茜  译,《当代基督徒人文素养》,台湾校园出版社 ,台北,2002年初版,导言,第117页。以下凡引自该书皆只注明在该书中的页码。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