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久洋
朱久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453
  • 关注人气: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2010-06-29 17:37:27)
标签:

杂谈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前天下午,为之思想祷告很久的论坛在老上上美术馆的上上吧里顺利的开始了,原本邀请的学者中有两位没有来,我想这也是上帝的安排吧,本来一开始准备在老冉的美术馆里,后来因为工程没有完工只好另行想办法,找了好几个地方,唉!还是上上美术馆的领导好办事,老余二话不说;用吧!感恩啊!原本也没有宣传,只是私下里约几个朋友,但也哗啦啦的来了几十位,一看大多都是有信仰追求的,还有人扛着大的专业摄像设备为我们全程免费拍摄,会后更是有位企业家请我们到园中园吃饭,唉!好多的事都是没有想到的,真是活在神的爱中。

再看来的三位学者,说一句实话在艺术圈里名气不大,但他们今天所说的,确是在艺术圈里很少能听到的,我这几年也看了,听了当代艺术的各种讨论,但是能从信仰的角度去讨论去梳理的几乎没有。能给我启发,启示性的东西更是太少,大多都是在别人思考过的问题上绕来绕去,在垃圾堆里捡来捡去,有时也有点亮光,但都离本质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没有关系,我想在那个方法论里本来就没有有价值的东西,那为何不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这就让我想起在秀兰的博客里看到的,奥古斯丁说过的一句话;你们在死亡的区域中寻找幸福的生命,幸福的生命并不在那里,那里连生命都没有怎么能有幸福呢?

我还是相信你信的是什么,那么你说的就是什么,而你会做你所信的和说的。如果你没有信仰,那么你是在欺骗自己,中国当代艺术史其实也是一部阐述信仰的历史。来自社会科学院的青年学者刘悅笛说到;中国当代艺术的内在精神是从政治信仰到人文信仰和未来必然上升到宗教信仰的精神维度,他提出了后基督文化时代的来临,也谈到了建构中国艺术信仰的问题需要解决三个主要问题,第一,建立中国化的此世与天国的分立格局,第二,走向十字架的真与美的结合,第三,寻找适合于中国的宗教艺术语言。

我想一个艺术家一生就是走在寻求真理的路上,在这条路上有很多种声音,但当我们学会聆听的时候,才能听到那超自然的悲悯的,真的,善的天外之音,这是一种启示,不是做为一个人你本身拥有的情怀,这种情怀能使我们超越暴力,物质所带来的快感,也使我们看到人意志的脆弱性,所以历史你改造的不算,他由上帝掌管,因为真理不在人的手里。

再看看来自美国洛杉矶的夏训智先生,更进一步谈到了基督教信仰与艺术的当代性,他首先谈到什么是当代性,当代人类需要的当代性是什么,失去基督信仰的人是和谐的葬送者,人本主义使人离弃(基督信仰),人本主义导致当代哲学和艺术的穷途末路,他谈到只有神性能够成全和满足人性,来自神自我的启示是超越时空的真理,神本主义永远都具有当代性,普世性真理的实质,因神是自有永有创始成终的而不受地域和时间性的限制,他是从欧美国家社会文化的堕落,人本主义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伤害,谈到了只有回归神性的人,才是唯一的前途。

看看今天中国大陆的当代社会,拜物已到了一个地步,艺术是艺术家的神,更有宋庄著名批评家还继续延续蔡元培的美育代宗教的观点,说;宗教与艺术同质。这两代人学习了西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的精神方法却没有看到上帝在西方社会的重要性。历史选择这样的文化观念,但可悲的是,当代中国的艺术家们很少有先知先觉的生命,趋于眼前的利益,集体化的跟随了潮流,在垃圾堆里拼命的寻找珍珠,艺术家已完全成为资本的玩物。

最后,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北大哲学博士石衡谭先生,是从电影的角度谈到中国当代电影的神圣之维,他说,每个人内心之中有对神圣的追求,这一追求在人的活动的许多方面都会体现出来,又用奥古斯丁的话说;“主啊,你为你自己造了我们,我们的心全在你里面才能得到安息。”

他说中国当代电影最早是;一,以群体为起点的神圣追求,

1,以国家为神圣,他谈到了《南征北战》,《狼牙山五壮士》,等电影。

2,以人性为神圣,他谈到了《苦恼人的微笑》《巴山夜雨》《高山下的花环》等电影。

3,以文化为神圣,他谈到了《红高粱》《黄土地》《黑骏马》等电影。

二, 以个体为起点的神圣追求               

1,发现个体,他谈到了《十七岁的单车》《站台》《小武》《阳光灿烂的日子》等影片。

2,揭露原罪,他谈到了《盲山》这部影片,3,寻求救赎,他谈到了《天下无贼》《结果》《长江七号》等影片

4,追求永恒,他谈到了《集结号》等电影。

石先生谈到,今天我们大多的时候谈论电影,都是从文化的层面上展开的,而很少涉及到电影的神圣之维,甚至可以说电影的神圣之维在学者们的视野与讨论范围之外。

今天那些做评论的人有谁还能够从这样的角度疏理艺术史,站在我们内心对神圣,对爱,对真理追问的高度。当我想到当代著名诗人,那个可怜的海子拿着一本圣经走向铁轨的时候,我想他会想起高更的那句话;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

我想人最不同动物的品质是因为他有灵性的存在,有对永恒的追求,这恰恰是中国当代艺术最缺失的东西。

当我看到大家都默默的为这样一个小小的论坛奉献自己的时候,看到郭金平没有一句怨言的搬着椅子,看到杨大味不计报酬的跑前跑后,我的内心无比的感恩,我想这样没有花一分钱的论坛比起去年在月亮河度假村庞大的批评家年会,它算不得什么,但我相信它就像一粒种子,种在了好土地里,又如同黑夜里的小星星,虽然微弱但也能带来希望。

                  朱久洋于 2010 6 29日宋庄小堡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写给信仰与艺术论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犹大的狮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犹大的狮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