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舜
司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441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别山诗刊》2015年秋之卷(总第36期)目录

(2015-09-29 09:05:15)
标签:

文化

分类: 收藏·存档
《大别山诗刊》2015年秋之卷(总第36期)目录

《大别山诗刊》2015年秋之卷(总第36期)目录

004 第一辑:本期头条   本栏主持:小芹

005 乡村简史(组诗)………………………………王太贵
008 建立在乡村的童话王国…………………………陈巨飞
———王太贵诗歌赏读
010 一只跳蛛眼中的世界……………………………王太贵
———简评八零诗集《忧伤的南瓜》

012 第二辑:中国诗选         本栏主持:纪开芹

013 灵山(外9首)……………………………………李少君
016 闪存…………………………………………………于  
019 梦中鹤(组诗)……………………………………周瑟瑟
022 那一晚(外12首)………………………………李拜天
025 一只野兽在我体内昼夜走动(外7首)…………南  
028 我把颜色给了蝴蝶(外10首)…………………唐  
031 致爱神(长诗节选)………………………………雁  西
034 我的春天睡眠,又多了一扇窗(外7首)………左  
036 雨天书简(组诗)…………………………………张作梗
039 内心的峡谷(组诗)………………………………老  
041 梦回文水(外5首)………………………………武  
044 坚硬的木头(外7首)……………………………李  

047第三辑:短诗三十六家     本栏主持:清零竹叶

七月的海  刘忠伟     香雪婉儿  纳兰容若  雨倾城   草果儿
楚衣         以梦为马    心的思语   李若         吴春山   穆高举
福小马     庞白           王建元     田广     海边边    止语
浮云       夜是一种白   古剑       西窗竹    该亚      于海棠
出心离尘  中明           风过有痕    叶开       胭脂小马   濮建镇
徐志亭     王秀梅        夏卿          宝宝        白衣初雪   彼岸丛林

055第四辑:泰州诗群   本栏主持:高山松 极目千年

056 野钓(外3首)……………………………………王加珍
057 诗旅安徽(组诗)…………………………………刘渝庆
060 村姑嫁给时代………………………………………吴向洋
———写给溱湖和溱潼会船
061 和春天告别(3………………………………吕建云
063 你来了………………………………………………王庆农

64          第五辑:肥东诗群  本栏主持:山野浪人 西窗竹

065 我和马湖有个约定(组诗)…………………………许泽夫
065 把卑微却有温度的粮食引为知己(外两首)………蔡兴乐
066 西安城墙根下的女人(外两首)……………………刘永祥
067 四季书(组章)………………………………………张道发
068 乡居散记(组诗)……………………………………宇  
068 分水岭上,我是一株朴素的油菜花(外二首)……王光中
069 樱花《大别山诗刊》2015年秋之卷(总第36期)目录梦(外二首)……………………………………杜  
070 恋着你,一世不变(外一首)………………………李燕红
071 荷之梦…………………………………………………周彩虹

072  第六辑:首届中国(安徽霍邱)淮河诗会稿件选登    本栏主持:穆志强 松山居士

孙玉俊  张烈鹏  沈锦绣   程东斌    极目千年  凡墨
王太贵  胡世远  穆志强   李艳        桑叶儿      纪开芹
黄圣凤   许礼荣  许泽夫   徐有亭    夜雨蔷薇    冷月
胡冠菊   黄丹丹   木子     东方煜晓  清凌竹叶   庄有禄
韦国华  碧宇

092第七辑:视角   本栏主持:白公智 蔡启发
 
093 一座城与一群人………………………………………紫  
094 以诗歌救赎……………………………………………黄圣凤

爱一座城,爱一群人
 
               
紫茗 辽宁

    
宿松,安徽西南边陲一座很小的城市,陌生、遥远,但真实,虽然从未去过,但我却早就熟知。百度了一下宿松,我就明白这个处在北纬三十度附近的群山环抱的城市,肯定也和这个纬度其他地方一样神秘而生动。而我,是因为一群人,爱上了这座城。

 

   爱上两个人的诗

    司舜和张劲松。因为散文诗创作,司舜在省内外名声响亮,他的诗名早就传出宿松。连我这个远在东北那个“嘎达”的小女人读书时代就知道了这个名字。司舜是织造美妙语言的高手,这在他的所有作品里都有显现,也在很多著名评论家的文章里经常论及。司舜交游甚广,他每到一地,都会有粉丝当场朗诵他的那些碎玉般的诗句,还没喝酒就把司舜搞醉了。真实生活中的司舜似乎被某些世俗所排斥,这不是司舜的错。名人都会遭到排斥,这是社会的错、人为的错。司舜毫不在意,不为所动,他永远都是目无旁骛,沉浸在自己语言创造的幸福世界自得其乐且不能自拔。文如其人,司舜语言的摇曳多姿、沁人心脾,这与他的好“色”绝对有关。从他的文字和有关传闻得知,司舜有两样爱好:美酒和美女,我想:他那些绝妙的诗句从何而来,是否与这两种有所关联,也许。当一大杯美酒一口灌入,司舜自己晕乎的同时,火热的诗句就喷涌而出,或者当某个场合,看着花朵一般的美女,他尽情幻想发呆的间隙,荷尔蒙增多的时候,那一刹那,灵感就会水一样汩汩而流,也许。这样的爱好应该无可厚非,是正常的心态,是人人都有的爱美之心。但如果借此歪曲司舜或者诋毁司舜,这就是不正常的举动,全国各地的“司粉”都不会正眼瞧你的。倘若你想真正了解这位当代才子,你可以拿出他任何一章哪怕极其短小的散文诗作品细细品读,你就和我一样爱上司舜这个人。不是也许,是一定。

    张劲松与司舜同龄,略小月份,外貌及神态酷似鲁迅。如果说司舜的风格像李白的话,张劲松就是杜甫。他们两个一个浪漫,一个现实,一个温暖,一个冷峻。每年《诗刊》都会以组诗的形式推出张劲松的诗作,让张劲松的诗名扬于天下。他的沧桑感、他的草根性在诗歌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与司舜一样,张劲松也好“色”,也喜欢美酒和美女。不过,两人有所不同,张劲松比司舜狡诈,比司舜智慧。张劲松喝酒看形势,如果对方力量强大,他就会首先设置情境,比如他会说出大家都知道的酒量大的朋友,告诉他们,你们认识他吗?他每次喝多了都会说:张劲松真厉害!话说到这个份上,对方还有谁没有自知之明敢与他一较高低?而对于美女,张劲松有致命武器,当美女敬酒时,他同样设置情境,要么喝酒,要么拥抱,二者选一。从不沾酒的美女大都只能屈从,只好让那个胡子拉碴、满嘴酒气的的老头给强抱了。在诗歌里,张劲松更是厉害,一位没有固定职业与固定收入的人,在最艰难的时期,陪伴他的是诗歌。他的首部诗集《难以命名的铁》可以作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当代社会,还有谁有着这样的节操。厉害,劲哥,我爱你。
        

 爱上两个人的文

吴忌和刘鹏程。吴忌应该是在宿松县城有着无法复制的面容与盛名,他仙风道骨、美髯飘飘、憨态可掬,数十年如一日,见一次就会忘不掉。他的师者风范,睿智和善,给人总是印象深刻。一位与吴忌深交多年的女作家姚岚这样写吴忌:“吴忌这个人与众不同。从来不忌讳自己的缺陷的,时而对自己的秃顶肆无忌惮地调侃一番,幽它一默,让气氛热烈起来,这让人感到吴忌的随和、自信和真诚。赞美他“智秃”也好,嘲讽他“灯泡”也行,吴忌都能笑纳。”吴忌的散文大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和哲理的芬芳。他的文字信手拈来、飘然闲适,都是很自然流露出来的人文关怀和怜悯心性。他的文字很灵,平常之物,在他的笔下总是有些与众不同。时不时弄出漂浮微妙的灵仙一般的动静,好雨、白月、腊梅、夹竹桃、绿草,这些文字如一张冷裱过的照片,像春日的柳絮,像梅子黄时的细雨,像女人裙摆的流苏,散发着清新秀丽的色彩,在忙之暇,在夜之隙,一齐涌来,在我的眼眸之间回旋。只有平和的心境,才可以写出这样恬然幽适的文章来的。吴忌是一个习惯于安静的人,喜欢独坐,喜欢无言,更喜欢思考。他时常一个人独自坐在人群的边缘,看天空,看日落,看飞鸟,看风雨,为校园的花草树木以及厕所和不锈钢旗杆等等写作颂歌。这是真正的吴忌,一个有些疲惫,孤独而沧桑的吴忌,一个因为夜深人静说尽了心灵话语,而白天却沉默寡言的吴忌。吴忌先生,您真好!我爱您!
   
 刘鹏程是吴忌的得意门生,那个年代风华正茂的师徒两人先后成为当时宿松文学的灿烂星座。刘鹏程成名很早,十几岁就是学校诗社的创始人和社长,而且多才多艺、风流倜傥。成为那个时候偶像级人物。刘鹏程的勤奋与聪颖造就了他的文学态势和今天的成就,他喝酒与先生吴忌一样可以自控,没有司舜、张劲松那样豪情万丈、视死如归。总是安静地品茗、礼貌地回敬,一副谦谦君子的美好模样。除了在博客上了解刘鹏程外,我没有其它路径,只是他与朋友间的博客评论中的片言只语,所以这里我就引用他的老师吴忌在《泊湖的密码》里一段评论:“刘鹏程一直是个诗人,早年即以诗歌写作知名于世,其所表述多钟情于童年记忆的温暖,激情青春的静美,及对湖水和棉花诗意的吟诵。色彩鲜明,意境安宁。早年文学写作诗意而唯美。这使得刘鹏程及其笔下现实的“东洪”或“下仓铺”,白日与夜晚,兄弟村姑以及雁鸟浮云,都涂着了明显简单而幸福的理想主义色彩。这充分体现在他的散文诗集《纯洁》、《在人与天堂之间》里。但人生所依附的大地或大地所承载的人生,其鲜明的纯洁或普遍的温暖都只是其表象,浸透了苍茫的乡村往往掩藏着更尖利的精神或者深刻的苦痛。文学的使命往往并不在意摹写这些外在的简单美感与温情,它必须深入到生命的底层,无论现实或记忆。当刘鹏程渐渐停歇其唯美风格的散文诗写作,转入直面现实的诗歌,执着于水乡记忆的系列散文,我们就发现其嬗变的向度明显倾向于这种使命的自觉。他渐渐触及到了大地与生命深处的“密码”。其本质则是对于大地往事的觉醒,对于生命思想的溯源。这些思想在他的散文集《水的微笑》已见端倪。而巅峰则是刘鹏程终于写出了散文《渡过泊湖》。”鹏哥,你真帅,我爱你。
   
 宿松,是中国诗歌之乡,诗人辈出、名人荟萃,像司舜、张劲松、吴忌、刘鹏程这样的成名诗人、作家还可以列出长长一串。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在这里生活而变得诗意盎然,这是这座小城最幸福、最亮丽、最让人要牢记的元素,他们是一群孤独的写作者和思考者,他们不可或缺也不可多得。他们的名字足以让小城增彩很多,他们的能量足以让小城闪亮很久。我爱这座小城,更爱这座小城里这些外表平凡却才华横溢的一群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