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双臂戴满腕表的老头走了

(2010-07-04 17:05:33)
标签:

老海耶克

斯沃琪集团

财经

那个双臂戴满腕表的老头走了

                         ——纪念老海耶克先生

 

 

2000年的夏天,地球的那一端正举办奥运会。我所在城市最好的商场里,除了亘久不变的欧米茄雷达浪琴梅花英纳格天梭帝舵外,有了百变百搭、活泼近人的斯沃琪专柜。彼时,还是中学生的我,便惊诧于这一塑料表的美:它们一枚枚如花瓣般辐辏在类似于宝塔的展示架上,在精巧的射灯下熠熠生辉,让我目眩神迷,心弛神往……

 

 

于是,我拿出半年的稿费,买下了生平第一块瑞士表,我至今记得它的价签,398RMB。尽管那时的我还是父母身边的寄生者,我也明白用卡西欧的价钱获得“swiss made”的腕上体验,哪怕一次,也值!更何况,这还是一款有故事的表:它是为纪念悉尼奥运会而生,整个表身被做成了男子百米赛跑的橙色跑道状,表带背后更印刻着从本世纪初历届奥运会起男子百米纪录与纪录保持者的名姓。怎么形容我戴上这块表后的感觉呢?一言以蔽之,一个中学体育不达标的胖男孩,在那一刻把自己想象成了约翰逊,刘易斯、格林、阿甘……你们都一块灵魂附体吧。

 

 

也是在那一次,我记住老海耶克先生的尊容。店员把表妥帖地放在塑料的狭长盒子里,之后她还送了我一本Swatch2000spring/summer”的画册。翻开来,扉页正中一个满脸花白络腮胡子的老头憨态可掬地在冲我笑:他穿得很正式,却把两侧衬衣的袖管捋得高高,露出茂盛的茸毛,裸露的双臂上,乖乖,起码戴了不下十支SWATCH!再翻翻内文,写了很多这个牌子的故事与轶闻,我记不大灵光了,唯一条我还有印象:一枚swatch被它的主人,一位探险家,遗落在亚马逊雨林里了。两年后有人找到了它,塑料表带已经沤烂,可抹去满是泥淖的表盘,它仍在走动,滴答——滴答——

 

 

这枚SWATCH,确实是我第二块表(彼时我戴的是卡西欧的G-SHOCK),但却继而连三的成为了我的第三块表,第四块表……邦德电影四十周年纪念,我买了“来自俄罗斯的爱情”,12点位是一枚红星;2004年雅典奥运会,我收藏了28个参赛大项的logo纪念款;2006年,达达主义百年,我依然用swatch祭奠我激越狂颠的大学时光……恕我直言,2008年奥运会款真的都很一般,但是我还是买下了“青花瓷”……我想,即便戴上了劳力士,我也会继续买下去——盖劳力士,谓劳心费力者耶!而戴上SWATCH,我的心情总是响晴地像春天。

 

 

去年,当我帮爸爸准备市场营销课程的PPT时,我把以上的案例写了进去。以下,请允许我以第一人称转述,以聊寄我对那位“双臂戴满腕表的老头”遽然离去的哀思:

 

 

1,“我”流淌着高贵与荣耀的血统——“瑞士制造”,包括承载“我”的盒子和说明书都在瑞士生产,(售出时的购物袋当时产自香港);

 

 

2,“我”颠覆了你们对瑞士表惯有的刻板印象:“我”是一支塑料表,没有坚不可摧的钢铁之躯,但“我”走时准确、计时可靠;没有披金镶钻、贵气逼人,但“我”百变百搭、平易近人;

 

 

3,基于以上两点,便可解释的名字SWATCH:"Swiss made watch",and“ Could be your Second watch”;

 

 

4,让“我”回顾下“我”横空出世的背景:1964年,是此前创下了17次独占奥运会计时权的欧米茄,被日精工表击败,首次无缘奥运;而1967年,在全瑞士表计时表大赛上,精工表更包揽第410名;到了1970年,精工表在与瑞士表比拼中,共打破9项技术记录。也就是1970年以后的10年中,瑞士钟表进入了崩溃危机——那十年间,连邦德都开始戴精工的电子表了!1980年早期,整个瑞士钟表业在远东电子表革命中败下阵来……

 

 

5,“我”诞生之初,深谙事件营销之道,凡举这个星球上的“大事件”,“我”都会介入。“我”会化身为表征“大事件”的消费符码,融合进你的记忆,让你无需想起,不会忘记;

 

 

5,“我”的主人海耶克,他以自己“异数”的个性演绎瑞士腕表新的“艺术”。他没有半点“不求闻达于世,勤勉低调再低调”的瑞士山民性格,他张扬到风发扬厉,他热情到骄阳似火,他乐于敞开自己的心扉,让你听到他强健的胸音。他是一个强人型的领导者!在他拿破仑般的躯体里,毕生都激荡着法兰西统帅在阿尔卑斯山前豪情,“I come,I conquer.”

 

 

……

 

吾国晋时的陆机骈文早道,人寿几何?逝如朝霜。时无重至,华不再阳。82岁海耶克,没有在风景旖旎的CLP(青草地疗养院)颐养天年,在工作台上溘然谢幕,是刻意的吧?这会令人扼腕之余,心生嫉妒的。因为,这是“海耶克式”的离去,瞬时诠释时间的线性易逝、光阴的不可逆转、人生的变幻莫测,生命的琢磨不定。

 

 

谨以此纪念那位双臂戴满腕表老头的离去;谨以此,纪念与我素昧平生、神交既久的海耶克先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