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话谷文达1

(2010-06-10 08:23:43)
标签:

谷文达

中园

文化

“我不需要‘被’回顾”

 

BQ:现在艺术界有一种历史热,历史回顾展,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G:当然艺术界会有自己的回顾,这个回顾跟共和国的回顾是一样的去年国庆节就做了一个60年的回顾。对自己作品的回顾我没仔细想过,我一直在考虑要做对未来有价值的作品,回顾对我来说不太重要。以前中国水墨画一直在讲与国际接轨,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政治经济文化的基础,贫穷落后,没有这个推举力,走世界只是一个虚妄的民族情结。现在我们有了这个可能性,作为当代观念水墨画的始作俑者,我觉得我有责任把中国的水墨画作为国际语言推举出来。政府现在介入文化,想把当代文化作为一个政府的文化形象推出来,方方面面的条件都已经成熟了,所以这个回顾展是要推举水墨画,立意是前瞻的,不是回顾我的过去。我认为回顾过去没有意义,我的思维依然在创新在往前走,所以现在做回顾展的目标是,把观念水墨的历程展现给大家,然后让周边的艺术馆再接着往下做。5年前,有人让我写自传,我说我还没形成,怎么写呢

 

BQ:这是比较清醒的一个认识,但很多艺术家有一种要记入历史的冲动。

 

G:有些艺术家觉得,我要在美术史上定一个点,就是说这一段就是我的业绩,这个就有点焦虑了。你有业绩就自然会留下来,评论家和史论家不一定都是盲目的,也许在一段时间内会有人际关系或者政府导向的问题,但过一段时间,舆论一定会变得相对客观,当然,没有一个历史是完全客观的。克罗齐说,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都是为我所用的。我感觉我要不断的创作出新作品来充实自己,那个时候我自己就会留下东西,用不着再去焦虑我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是哪一面旗帜。

 

BQ:把园林定义成公共性的,但其实查资料就知道,苏州园林一直为文人士大夫所用,本身就有私密的性质,不知怎么看这个问题?

 

G:从文化史的角度看,在文艺复兴时代,米开朗基罗,达芬奇那样的艺术家都是宫廷豢养的,到后来,贝多芬,莫扎特时代也是宫廷豢养。那个时候有很多园林,比如凡尔赛宫,不是像现在这样,大家买门票就可以看。真正的解放是从启蒙运动开始的,启蒙运动把艺术文化从宫廷拿到了民间,和孙中山推翻清政府的性质差不多。启蒙运动之后,园林就变成了公共园林,就有了公园的概念。故宫过去也是皇家的园林,现在大家买门票进去,都可以看了。所以历史地去审视园林这一建筑,你会发现它具备从私密到公共这样一个流变的过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